重慶這事太重要了 這條“通道”從山城直通東盟
2019年01月11日14:32

  原標題:重慶這事太重要了,人民日報都報了!

  來源:人民日報

  1月7日至8日,中新互聯互通項目聯合實施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及共建“陸海新通道”主題對話會在重慶舉行。

  “陸海新通道”利用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經貴州等省份,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

  2018年,重慶至東盟國家之間貨郵吞吐量約7400噸。中國西北地區的洋蔥、蘋果、高原夏菜、中藥材等,開始成為東南亞國家市場上的“緊俏貨”。

  這一通道的戰略性進一步提高,其建設重點從打造中國西部與東盟利益共同體,擴展到帶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合作。

中國與新加坡在重慶果園港片區打造的中新多式聯運基地,為“陸海新通道”提供了多式聯運產業載體。2017年年底,首列從重慶果園港始發的中歐班列開行,中歐國際貨運大通道與長江黃金水道無縫銜接。重慶果園港航拍圖。 張錦輝攝
中國與新加坡在重慶果園港片區打造的中新多式聯運基地,為“陸海新通道”提供了多式聯運產業載體。2017年年底,首列從重慶果園港始發的中歐班列開行,中歐國際貨運大通道與長江黃金水道無縫銜接。重慶果園港航拍圖。 張錦輝攝
重慶果園港一角。 暨佩娟 攝
重慶果園港一角。 暨佩娟 攝

  1月7日至8日,中新互聯互通項目聯合實施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及共建“陸海新通道”主題對話會在重慶舉行。來自中國重慶、貴州、甘肅、青海、新疆、雲南、寧夏等西部12個省區市,及新加坡、越南、泰國等東盟國家政商界的近400名代表為“陸海新通道”發展建言獻策。

  “陸海新通道”是中國和新加坡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該通道利用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經貴州等地,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向北與中歐班列連接,利用蘭渝鐵路及西北地區主要物流節點,通達中亞、南亞、歐洲等區域。重慶市中新示範項目管理局局長韓寶昌表示,“陸海新通道”已與中歐班列和長江黃金水道實現聯通,並已初步實現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有機銜接。

  “使中國西部的交通和物流成本能與沿海省份競爭,從而釋放中國西部的潛力”

  自上世紀90年代起,中新兩國先後開展了中新(蘇州)工業園區、中新(天津)生態城和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等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作為其中最年輕的成員,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聚焦金融服務、航空產業、交通物流、信息通信等重點領域。截至去年12月,中新雙方共簽約140個合作項目,總金額逾219億美元,一批戰略性、示範性項目落地。

  “陸海新通道”主要通過國際鐵海聯運線路、國際鐵路聯運線路和跨境公路運輸線路三條縱向線路,使重慶與中南半島實現連通。“這將使中國大部分區域與東南亞、歐亞大陸、非洲等相連接,大大提高貨物的通行速度。”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說。

  大山大水,曾是重慶開放路上難以跨越的阻礙;交通物流,是重慶對外開放的一大痛點。如今,貨物從阿聯酋杜拜的港口出發,穿越馬六甲海峽,一個月後抵達廣西欽州港,就能經鐵路快速抵達重慶。其他西部省份的貨物在被運到重慶後,將繼續借助其中一條線路運輸到中南半島,這依託的正是重慶的多式聯運物流樞紐功能。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陸海新通道”的三種物流組織形式均已實現常態化運營,其中鐵海聯運班列共發運805班,國際鐵路聯運(重慶—越南河內)班列共開行55班,重慶—東盟跨境公路班車共開行661班,服務網絡已從越南、老撾、緬甸延伸至泰國曼穀、柬埔寨金邊,以及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東南亞地區。

  2018年,重慶至東盟國家之間往來旅客約166萬人次,貨郵吞吐量約7400噸。中國西北地區的洋蔥、蘋果、高原夏菜、中藥材等,開始成為東南亞國家市場上的“緊俏貨”。

  新加坡貿易與工業部部長陳振聲認為,與以往不同,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及共建“陸海新通道”不是複製新加坡的某個成功模式,而是新中雙方共同創新探索符合現實需要的運營模式,這種合作符合新中雙方提升互聯互通、加強合作的一致願望,有助於雙方提升競爭力,共建繁榮經濟。“通道的參與者越多,聚集貨運量越高,規模經濟效應就越大,成本也就越低,這使中國西部的交通和物流成本能與沿海省份競爭,從而釋放中國西部的潛力。”

  “諸多期盼讓各界看到區域經濟一體化、國家和地區間和諧互利共贏的積極前景”

  “陸海新通道”此前被稱為“南向通道”,在提出1年9個月後,於2018年11月更名為“陸海新通道”。業內人士認為,這一變動凸顯了“陸海新通道”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銜接,這一通道的戰略性進一步提高,其建設重點從打造中國西部與東盟利益共同體,擴展到帶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合作。如今,“陸海新通道”目的地已覆蓋新加坡、日本、澳州、德國等全球六大洲71個國家和地區的155個港口。

  中國—東盟商務理事會執行理事長許寧寧認為,未來應將通道建設與東盟國家自身的經濟發展規劃、東盟智慧城市網絡建設等內容有機結合,“中新兩國可與越南、泰國等有關國家在第三國合作共建物流園區,打造第三方市場,以帶動地區實現更大發展”。

  泰國駐華大使畢力亞對本報記者表示,作為今年的東盟輪值主席國,泰國將努力把《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與“陸海新通道”相對接,促進更大程度的互聯互通。

  “柬埔寨希望能夠參與到‘陸海新通道’的建設中來。”柬埔寨駐重慶總領事馬瓦納說,“我們期待‘陸海新通道’建設可以將重慶到河內的鐵路線延伸至柬埔寨,這將有效促進柬埔寨與重慶之間的貿易往來,使柬埔寨的大米、胡椒、水果更好地進入中國,重慶生產的筆記本電腦、農業機械等也能更便捷地運至柬埔寨。”

  “諸多期盼讓各界看到區域經濟一體化、國家和地區間和諧互利共贏的積極前景。”正如中國—東盟中心秘書長陳德海所說,通過共商共建,“陸海新通道”必將發展成為區域聯動、國際合作的通道,為沿線國家和地區人民帶來更多切實好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