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評委曾認為《等待戈多》作者不是合適得主
2019年01月11日17:22

  原標題:諾獎評委曾認為,《等待戈多》作者貝克特不是合適得主

  愛爾蘭作家塞繆爾·貝克特因為《等待戈多》而舉世聞名,這位荒誕派戲劇的代表作家於1969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為:“由於他具有新奇形式的小說、戲劇作品,使現代人從貧困的境地得到了振奮。”然而據英國《衛報》報導,近期公開的諾獎評選檔案顯示,就在貝克特獲獎的前一年,瑞典學院還在考慮貝克特的作品是否符合諾貝爾文學獎的精神。

  塞繆爾·貝克特(1906—1989),愛爾蘭著名戲劇家、小說家、詩人,荒誕派奠基人之一。1969年因其作品“以新的小說和戲劇的形式從現代人的窘困中獲得崇高”而獲諾貝爾文學獎。

  據諾貝爾本人的遺囑,諾貝爾文學獎的榮譽將授予一位在文學方面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的最佳作品的作者。獲獎者由瑞典學院成員決定,評議過程需要保密50年才可對外公佈。近日公佈的1968年諾貝爾文學獎評選檔案顯示,除了當年獲獎的川端康成之外,進入最終決選名單的作家還有塞繆爾·貝克特、法國作家安德烈·馬爾羅、英國詩人奧登。

  1月9日,新京報記者從瑞典學院處獲悉,1968年評選討論過程已經公佈,有多家國際媒體提前預約獲得了部分檔案文件,目前瑞典學院官網還沒有公佈任何消息。而據英國《衛報》得到的檔案材料,當年評委會主席安德斯·奧斯特林曾評價道:“對於塞繆爾·貝克特,不幸的是,我們必須對他是否符合諾貝爾的遺囑精神而存有懷疑。”

  奧斯特林說他不懷疑貝克特戲劇的藝術效果,但與他的作品相比,斯威夫特類型的厭世諷刺與萊奧帕爾迪類型的激進悲觀主義擁有一顆“強大的心臟”,奧斯特林認為這是貝克特作品所不具備的。1964年,奧斯特林抨擊了《等待戈多》可能獲諾貝爾文學獎的猜測,他認為該作獲獎是一種貝克特式的荒謬。

《等待戈多》劇照
《等待戈多》劇照

  雖然奧斯特林本人不認可貝克特,但貝克特依然是當年的熱門人選,其他評委會成員認為他的作品展現了人類的同情心。奧斯特林保留個人意見,而與諾貝爾文學獎失之交臂的貝克特,也於次年獲得了這項榮譽。作為愛爾蘭文學代表作家,貝克特的成就已然被世人所認可,而他與其他作家的交往是文藝史研究者感興趣的課題之一,去年貝克特與作家、哲學家拉多米爾?康斯坦丁諾維奇的書信被斯坦福大學圖書館收藏,該校藝術史學者Pavle Levi認為這封信為他們研究歐洲文學複雜的知識網絡提供了新途徑。

貝克特與拉多米爾·康斯坦丁諾維奇的書信
貝克特與拉多米爾·康斯坦丁諾維奇的書信

  1968年評選文件的公開讓大眾得以獲知許多當年的評審細節:老舍並不在當年提名名單之中;除川端康成之外,三島由紀夫與西脇順三郎都獲得了提名。評委會主席奧斯特林心目中的獲獎首選是法國作家安德烈·馬爾羅,儘管當時馬爾羅位居法國文化部部長;奧斯特林還認為把獎項授予川端康成“應該會證明是公正的、受歡迎的”,同時表示奧登也有資格獲獎。

  50年的保密期意味著我們直到2062年和2066年才能獲知莫言和鮑勃·迪倫獲獎始末;到2068年,我們才能瞭解瑞典學院應對性醜聞的具體細節。為諾貝爾文學獎提供資金支持的諾貝爾基金會希望瑞典學院評獎機製能夠透明化,基金會執行主任Lars Heikensten說,瑞典學院長期培養了一種封閉的文化,這終將會在某個時刻受到挑戰。

  作者 呂婉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