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述評 | 老建築的可持續保護
2019年01月11日13:40

原標題:獨家述評 | 老建築的可持續保護

孫紹波/畫

姚麗萍/文

3年前,這面破裂的牆,可以伸進一隻拳頭;現在,兩隻;以後,颱風季節若再來幾趟大風雨,不堪設想。

這面破裂的牆,長在一處老建築上。這處老建築,是233處受損優秀曆史保護建築中的一處。目前,申城1058處優秀曆史建築中有233處不同程度受損,其中,10處受損嚴重,受損老建築多為非公產權。

16年前,在全國各地大拆大建的風潮中,申城老建築保護地方立法從無到有,推動保護觀念變革,搶救了一批老建築。16年後的今天,重新審視製度供給,無論是公有產權還是非公產權,老建築如何才能得到一視同仁的可持續保護?

233處損毀修繕不力,多為非公產權,為何?原因在於:一方面,依據現行《上海市優秀曆史建築和曆史風貌保護條例》,由產權人承擔建築的保護、修繕、組織搶險等責任,但現實中,如果產權非公,往往會牽涉一大家子海內海外眾多人口,產權人因為產權情況複雜拒不履行法定責任,房管部門無法採用強製措施,修繕進展遲緩,損壞卻是加速度。另一方面,即便產權人願意履行修繕義務,卻無力承擔巨大費用,而非公產權優秀曆史建築保護不在各級財政的法定預算科目當中,難以得到財政資金補貼。

老建築,特別是非公老建築年久失修受損的背後,既有資金短缺,也有政策缺失、監管缺位,亟需製度供給創新,切實防止城市曆史文脈流失。

一個關鍵問題是:非公優秀曆史建築,財政出資修繕保護,可否進入法定規範;在財政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行保護路徑?

幾年前,重慶市的老建築保護新政,很讓全國各地文保同行豔羨。在重慶,優秀曆史建築,產權無論公有還是非公,都可以得到財政資金的有力援助,而且,伴隨社會經濟發展,專項保護資金隨GDP同步增長。

社會發展了,城市富裕了,老祖宗留下的大宅院,不能拆,更不能變成“破落戶”。財政資金,修繕公有產權老房子,天經地義,參與修繕非公產權老房子,情理法理,一樣說得通——畢竟,老房子,無論產權屬性,都是城市文脈,都是公共文化產品,保護髮展文化遺產,建設共同精神家園,義不容辭,保護條例,當修則修。

老建築保護,是全社會的共同事業,必須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努力形成文化遺產保護的強大合力和長效機製。多年來,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申城老建築保護的共識逐漸形成,保護意識日益增強。

1998年,市十一屆人大代表朱誌榮在調查中發現海派老屋不堪承受“歲月之重”,即提交議案,建議為保護優秀曆史建築立法。2002年1月28日,同濟大學十餘位建築學和法學專家為老建築保護致函市人大常委會;同年4月18日,《上海市優秀曆史建築和曆史風貌保護條例》立法聽證會舉行。2003年1月,《上海市優秀曆史建築和曆史風貌保護條例》實施。此後,立法後評估表明,若發現某幢建築具有曆史文化價值,71.9%的市民表示會向規劃、房地或者文管部門提出保護建議;若發現有危害保護建築的行為,82.9%的市民表示會積極舉報;78.9%的受調查市民認為,“利用服從保護”的原則深入人心。事實上,近年來滬上發生的老建築破壞事件的最初被發現,也都出自市民舉報。

同時,更多保護路徑也在探索中。因為年久失修,個人會不會出錢修繕房子?立法後評估顯示,37.1%的優秀曆史建築產權人表示自己“會出錢”,50.9%的人表示“願意出一部分,但希望得到資金補助”。為此,評估建議政府職能部門探索多元化、市場化投入機製,製定鼓勵措施,吸引民間資本投入保護。事實上,在公共財政之外,慈善基金之於老建築保護,也有用武之地。當“扶貧幫困”有了充分的社會保障製度托底之後,進入全面小康社會,面對人民群眾日益旺盛的精神文化需求,面對傳承中華文明的事業需要,推動形成文化遺產保護的強大合力和長效機製,都有待慈善公益事業開疆拓土。

迄今,申城已擁有1058處市級優秀曆史建築,覆蓋全市16個區。保護老建築,就要想方設法讓它們好好“活”著,無論它們的產權是“公”還是“非公”——因為,它們都是這座城市最有辨識度的家國記憶,無可替代。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