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的課堂:大山深處的“點燈人”和“追光者”
2019年01月11日13:08

原標題:兩個人的課堂:大山深處的“點燈人”和“追光者”

  新華社瀋陽1月11日電(記者於也童、姚劍鋒)汽車在公路上奔馳了近100公里,又緩緩在盤山路上前行了1個多小時,在被密林環繞的山窪子裡,記者總算到達了目的地——遼寧省鐵嶺市蓮花鎮硯台村的硯台小學。

  天寒地凍北風吹,小寒時處二三九。在零下20攝氏度的冷空氣中,佇立在大山深處的兩排教學門房更顯孤寂,唯有空地上一面迎風招展的紅旗和煙囪上緩緩吐著的白煙正靜靜訴說著這裏的故事。

  走進教學門房,這裏唯一的老師扈誌生正在給唯一的學生——三年級的孫曉鋒上課。教室的窗戶上封著塑料防止冷風侵襲,暖暖的陽光隔著玻璃傾灑下來,照耀到孫曉鋒認真而專注的臉上。

  10歲的孫曉鋒的課桌旁有一個帶筒的地爐子,每天一早,扈誌生都會早早生起火。眼瞅著地爐子中的煤塊要燃盡了,扈誌生趕緊拿起工具又續了些。“我每天6節課,語文、數學、體育等基礎科目都是我教,第一節課8點開始,下午3點準時放學。”扈誌生說。

  蓮花鎮硯台村地處大山深處,硯台小學是這裏唯一的學校。由於山區交通不便,這裏沒有外來學生。近年來,村里的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有能力的家庭就把孩子一起帶走到外面讀書,或者轉到鎮上的學校。自2017年9月起,孫曉鋒成了這裏唯一的學生。

  雖只有一名學生,54歲的扈誌生依然勤勤懇懇。他每天都認真備課、教學、生爐子、打掃衛生。明明可以去環境更好的學校工作,扈誌生卻選擇留下來。“我從21歲開始就在這裏教課,對這裏有感情啊,捨不得學校,也捨不得孩子。”扈誌生說,“只要曉鋒還繼續讀書,我就會一直教她。但如果她六年級畢業了,還沒有新生來上學,學校就要關了。”

  深山的教室里,除了粉筆在黑板上寫字的聲音,靜得只剩下師生倆的呼吸聲和風吹聲。課間的時候,扈誌生批改作業,孫曉鋒就在教室裡踢毽球,形成一道和睦的風景線。“有時也會覺得無聊、寂寞……”孫曉鋒說,沒有其他孩子在自己總是覺得很孤獨。

  不同於略顯簡陋的教室,孫曉鋒的桌椅卻是嶄新的。“這是我們蓮花鎮派出所所長劉君,還有一群愛心誌願者共同為學校捐贈的,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扈誌生說。記者注意到,孫曉鋒正在上課的教室隔壁,還有一間嶄新的教室,牆麵粉刷一新,教室的一角有一個書架,上面擺著許多課外讀物,還有文具。

  “冬天冷,這個新教室對我們爺倆來說太大了,等天氣回暖了,我們就搬回去。”扈誌生笑著說,“大山裡的孩子渴望知識,只要學校還在,我就會一直教下去,只要學生需要我,我就會一直堅守。”

  轉眼午後3點,到了放學的時間。因為兩家離得近,師生倆每天都一起上下學。山嶺巍巍,雲霧繚繞。扈誌生和孫曉鋒走在被積雪覆蓋的山路上,孫曉鋒穿著紅色的棉服,蹦蹦跳跳,將清冷的山路點綴得格外好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