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洋垃圾禁令”執行一週年東南亞“接盤國”不堪重負尋對策
2019年01月11日02:03

原標題:中國“洋垃圾禁令”執行一週年東南亞“接盤國”不堪重負尋對策

本報記者 吳睿婕 廣州報導

導讀

僅2018年1月至7月,馬來西亞就從美國、日本、英國、澳州、新西蘭及歐洲部分國家進口了75.4萬噸塑料垃圾——約等於10萬頭大象的重量。泰國、越南也不例外。

2018年1月,中國進口洋垃圾禁令正式開始執行。禁令讓美國、英國、日本等向中國出口塑料垃圾的“大戶”措手不及,他們無一例外瞄上東南亞,讓其“接盤”,結果是2018年東南亞國家進口洋垃圾數量激增。

隨之而來的,是嚴峻的塑料垃圾治理挑戰。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因為該地區垃圾處理和回收能力不足,多數東南亞國家正面臨考驗。“由於缺乏處理技術和環境保護,(洋垃圾)對當地產生了直接影響。”雪梨大學可持續未來研究所所長Monique Retamal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在此情況下,一些國家逐漸警覺。相比從洋垃圾中獲取經濟利益,它們開始更加關心環境治理。1月8日,菲律賓棉蘭老國際集裝箱碼頭(MICT)有關負責人稱,其將於13日把2018年8月由韓國運來的6500噸塑料垃圾送回韓國,這也是菲律賓政府最近幾個月內第二次要求韓國回收垃圾。

而自2018年年中開始,東南亞各國逐漸出台對進口洋垃圾的限製措施。記者綜合採訪獲悉,各國傾向於禁止進口洋垃圾;與此同時,提高自身廢品處理能力、開拓循環經濟市場也將很快被提上日程。

東南亞各國被垃圾“淹沒”

2018年1月,中國的“洋垃圾禁令”正式開始執行,各垃圾出口“大戶”的廢物隨即轉移到了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Retamal一直研究東南亞可持續消費目標,她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印尼、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已經被(這些塑料垃圾)淹沒”。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馬來西亞分部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僅2018年1月至7月,馬來西亞就從美國、日本、英國、澳州、新西蘭及歐洲部分國家進口了75.4萬噸塑料垃圾——約等於10萬頭大象的重量。

泰國、越南也不例外。Greenpeace於2018年1到6月收集的數據顯示,美國2018年對泰國的塑料垃圾出口飆升近2000%,達9.1萬噸;對越南的塑料垃圾出口增加46%,達7.1萬噸。英國向馬來西亞出口的塑料垃圾也增加了兩倍多,從2017年前4個月的不到1.6萬噸增至2018年同期的逾5萬噸。

面對突然湧入的洋垃圾,東南亞本是照單全收,因為固體廢品和塑料垃圾的確有循環利用經濟價值。“部分廢品可為生產行業提供二次原料,這是循環經濟和可持續發展的邏輯。”國際回收局局長Arnaud Brunet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該地區漸漸不堪重負。一個重要原因是東南亞各國的固體廢物管理、垃圾處理能力與循環利用水平遠未達到國際標準。“(垃圾)已成為(東南亞各國的)負擔,因為它們缺乏處理能力,處理廢物的往往是家庭作坊。”Retamal說。

時隔一年,東南亞各國在這方面仍未取得太大進展。在多數地區,固體廢物回收基本處於“無組織、無紀律”狀態,更不必提循環利用。“技術差距、技能差距、國家政策扶持力度不足、投資資金不足,都是(這些國家)需要認真思考和落實的問題。”新加坡國立大學循環經濟工作小組主席Seeram Ramakrishna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此外,各國家和地區關於處理各種固體廢物的方法的法律和條例也沒有跟上新的形勢變化。”

以馬來西亞為例,Greenpeace的研究表明,這些洋垃圾在馬來西亞並未被回收利用,而是任其腐爛,或者填埋、焚燒。Greenpeace馬來西亞公眾參與活動家Heng Kiah Chun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2018年馬來西亞民眾多次舉報非法焚燒現象,很多垃圾被棄置填埋場,露天焚燒,“中國洋垃圾禁令實施前,我們沒有收到過公開焚燒投訴。”

禁令出台但力度不夠

在此情況下,一些國家開始警覺。2018年5月,越南臨時禁止進口塑料廢料,因為中國禁令實施後,湧入的塑料廢料已令該國兩個港口“不堪重負”;2018年10月,泰國宣佈2021年前禁止進口塑料垃圾;幾乎同時,馬來西亞政府也表示將禁止進口所有不可循環再造的固體廢物,確保馬來西亞不會成為“發達國家的垃圾傾倒場。”

各國自己也開始限塑。2018年12月,印尼峇里島頒布限塑令,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製品,首都雅加達也打算效仿。

不過,總的來說,面對洋垃圾,東南亞國家仍停留在喊話階段,一些限製只是暫時的,或者未能落地。“除非它們能夠製定標準,否則未來可能會重新進口廢物。”Retamal說,“但我認為東南亞當局很難監管進口產品的質量,也很難對小型家庭作坊實施環境標準,最後,當局可能會發現完全禁止廢物進口更為簡單。”

記者亦在採訪中獲悉,各國面對“洋垃圾”想法不一。即便同一國家內,某些地區和城市也比其他地區和城市更具主動性。“東南亞地區目前採取的措施是下意識反應,只解決了部分挑戰。各國有必要作出更系統的努力。”Ramakrishna表示。

但分析者認為,由中國開始逐漸蔓延至東南亞地區的這一波洋垃圾禁令潮,可以倒逼垃圾出口大國,甚至所有國家反思,共同減少塑料使用、提高塑料質量及循環利用率。Retamal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若未來所有國家都禁止進口廢物,必然要求每個國家都要處理自己的廢物,發展回收材料市場。“循環經濟可以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新的企業以及更好的健康和環境,循環經濟思維將是未來幾年乃至幾十年經濟增長新的驅動力。”Ramakrishna說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