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萬字呈現張小龍4小時現場分享:永遠跟用戶在一起
2019年01月10日01:27

  來源:職人社

  2019 年 1 月 9 日,在微信公開課 - 微信之夜裡,騰訊高級副總裁、微信創始人張小龍(Allen Zhang)現身,從 19:40 到 23:44 進行了連續 4 個小時的公開分享。這也是繼之前 8 小時騰訊內部分享之後,張小龍對外最完整的一次分享。

  張小龍說「演講」是一個專業的事情,他更多是以一個產品經理的身份跟大家聊聊天。跟以往微信公開課分享不同的是,張小龍這次分享從微信 7.0 版本說開,回顧了微信過去幾年的主要變化節點,幾乎涵蓋了最核心的所有功能,非常精彩,一氣嗬成。

  以下是@職小醬 團隊同事們邊聽邊整理的原文,若有遺漏或錯別字還請諒解。

  關於微信 7.0 的改版

  今年是微信的第八年,微信現在已經是一個日活(DAU)10 億級別的產品,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里程碑,因為這可能是國內互聯網歷史上第一款 App 有這樣的 DAU 數量級。我們每一個改版都面臨的巨大的壓力,因為每天可能會有 5 億人跳出來說不習慣,說有很多問題,還有 1 億人教我怎麼做產品,並且還有 8 億人說看不懂[因為看見,所以存在]這句話的意思。這個時候我們就知道,我們不能讓用戶投票來決定我們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那樣我們可能什麼都做不了。

  首先有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是好的產品?我相信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基本的共識。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變現、是流量。很多人都不關心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產品。這就是為什麼微信是這樣的,有很多大家不理解的內容?為什麼微信不搞活動設計?以前我也解釋了,微信並不是克製,微信的詞典里沒有「克製」這個詞。我也觀察到,很多產品被誤導了,如何去獲取流量。因為,很多人也會在微信抱怨這一點。但微信堅持的是,如何做一個好的產品。

  有一次,我問一個同事,瀏覽量最大的頁面,是Google的還是哪個頁面?其實在 PC 時代,最大瀏覽量頁面是 IE 瀏覽器 404 的一個頁面,那為什麼微軟不在這個頁面內放一個廣告呢?同理,為何微信不在啟動頁放一個廣告?其實大家可以想一個這樣的問題。

  微信 8 年了,你每天花在微信上的時間可能比家人、朋友還多,如果你花了很多時間,那它就是你的朋友。如果我們選擇在微信開屏頁放廣告的話,在你需要跟他說話之前要先把你朋友臉上貼的廣告撕下來,這是很難接受的。

  我以前研究,為什麼Apple的設計那麼好?喬布斯是從哪裡學到這些的?我也讀了很多關於Apple設計的書,後來發現Apple的很多設計理念借鑒了另一個設計師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他提出的關於好的設計 10 個原則,我在這裏分享給大家。

好的產品是有創意的

好的產品必須對人有用

好的產品是優美的

好的產品是容易使用的

好的產品是含蓄的,不招搖的

好的產品是誠實的

好的產品會經久不衰

好的產品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好的產品是環保的,不浪費太多資源的

好的產品儘可能少地體現設計(少即是多)

  在微信 7.0 上線的時候,很多人在朋友圈吐槽和質疑。其實,在迭代這個大版本的時候,我自己使用了幾個月,是交替的使用的。兩個月下來,我發現我完全適應了,完全不想再回到老版本去了,那我相信我們的用戶也是可以適應 7.0 新版的 。

  為什麼要做微信?

  我想跟大家講一下微信初期的一些想法,也就是我們的「初心」。但是「初心」太氾濫了,我換一個詞,就叫原動力吧。

  # 第一個原動力,是要做一個好的、與時俱進的工具產品。

  我們當時已經把 QQ 郵箱做到了一個很好的狀態,並且在裡面逐漸加了「閱讀空間」這樣的產品,因為當時博客還比較流行,可以在裡面做 RSS 訂閱閱讀。

QQ郵箱內的閱讀空間界面
QQ郵箱內的閱讀空間界面

  後來我們看到 Twitter 的模式覺得很好,也加了在裡面發「廣播」的功能,這比新浪微博還要早很多。

QQ郵箱內的「廣播」功能
QQ郵箱內的「廣播」功能

  我對於工具還是有著執念的,當我畢業的時候從最基礎的代碼開始寫 Foxmail,就像一塊磚一塊磚的搭建它,然後在套上一個殼子,親手給它寫使用說明書、填充安裝包的時候,這是巨大滿足感的。對於微信,我們也是希望能做一個提高效率並且與時俱進的工具,做一個自己會喜歡用的小工具。因為我自己不怎麼用 QQ。直到看到了 Kik 這款產品,我就給 Pony 寫了一封郵件,這是真實的情況。不過網上有傳一些假的段子,說我去了什麼寺廟,這是沒有的事。其實微信剛開始做的時候,就十個人的團隊,包括兩個Android、兩個 iOS、兩個 Symbian、兩個後台、一個UI、一個產品畢業生,還有我。

  現在回顧微信早期,我慶幸做了兩件正確的事情:

  一是沒有完全的導入手機通訊錄或者 QQ 好友,而是讓早期微信用戶自己選擇,要在微信裡面選擇添加哪些 QQ 好友。因為當時也比較擔心來自運營商的壓力,一開始並沒有放開讓用戶全部導入通訊錄。

  二是沒有在早期就瘋狂推廣它 ,這樣讓它可以有了健康發展的空間。直到微信 2.0 的時候,我們才發現數據有了比較平衡的增長,才逐漸投入了一些推廣資源。

  微信把自己定位成一個生活方式的工具是比較合適的,這是從工具層面說的,本質上微信還是一個工具。

  # 第二個原動力:幫助創作者取得價值。

  在微信上線一年多的時候,我們就想到,微信會取代短信。這時候就意識到我們會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收取信息和服務的通知,就像當年 SP 的機會。但是我們知道,短信是不可控的,就像垃圾信息會很多一樣。那之前所有的人都認為服務通知就應該這樣發的,但是我很清楚,那是不會帶來一個有效的市場的。因為它一定會劣幣驅逐良幣,讓市場變得糟糕。如果我們只發送你需要的信息呢,就能讓市場變得好。這就能讓用戶端和服務端連接起來,我們想到這個點的時候是非常興奮的。我當時還給 Pony 發了消息,具體 Pony 回了什麼已經不記得了,大概就是說那還是會有垃圾消息該怎麼辦。

  從公眾平台開始,我們就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做這個平台的出發點是什麼?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出發點,我們就會像大量運營商一樣, 做一個流量分發平台。我們不想做成一個 SP 的核心平台。如果平台它只是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時候,它是短期的,是不會長久的。如果一個平台可以造福很多人的時候,才是有生命力的。

  做公眾號,我們主要思考的是幫助什麼人解決什麼問題,解決信息不對稱帶來的弊端,之前你需要在一個人流量很大的地方,租一個店舖來賣東西。但是在互聯網里,服務質量是有優勢。好的服務的人去觸達用戶,讓用戶更容易去連接到他們,這是互聯網帶來最大的目的。

  公眾號出來會怎麼樣呢?我們當時舉的最多的一個例子,如果一個盲人只會按摩,我們怎麼用公眾號的平台幫助他?讓他的顧客可以找到他,然後享受他的服務。

  我們一直以這個例子來展開討論,再小的個體也有他的品牌。 因為這個公眾號就是他的品牌,這個平台不是以用戶騷擾的方式推進的,而是只有認可他的人才會去關注他。

  這就是我們的原動力在哪兒?我們用盲人按摩來舉例是因為,他們在創造價值,但是沒有互聯網消除信息不對稱的機製的話,他的價值是體現不出來的,我們的平台目的是讓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價值,這就是微信作為平台來說,他的原動力所在。

  幾個月前,我看到一個朋友在朋友圈里發了一個二維碼,說現在的盲人按摩師居然可以通過二維碼來發展業務了。看到這個按鈕我特別開心,這跟我們當初想像的場景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公眾號這種平台類型的 ,我們都認為在幫助創造價值的人體現出來獲得他們該有的回報,這是平台的目的。

  關於用戶使用時長

  大家用了這麼多年微信,會發現微信消息是沒有發送狀態的。為什麼會這樣呢?當時我們就想清楚一點,發送完信息,你就可以關掉手機屏幕,可以去做別的事情了,這是最高效的方式。當你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去看信息發到了什麼狀態的時候,這就不是一個高效的方式了。為什麼很多產品增加停留時長?互聯網是為了提高效率的,而不是讓他消耗在這裏的。

  幫助用戶在最短的時間,獲得最有用的信息。 對一個搜索引擎的工具來說,他搜索第一個結果就是他需要的,這就是最高效的。當然娛樂是不一樣的,比如看電視劇的時候,用戶往往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在裡面。

  有很多人和我們說,現在應該考慮如何增加用戶的留存時長。2010 年是眼球經濟,當時有個很有趣的現象,一篇內容被裁成很多頁,然後每一頁都有一個廣告 ,這樣頁面就可以很長 。但這些並不是幫助用戶提高效率的,而是給用戶製造了一些障礙的。

  關於停留時長,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朋友圈從剛發佈到現在,每個人的好友越來越多,因為好友越來越多,我們認為用戶就會花更多時間去看朋友圈的內容,我的好友多了我的內容多了,我就停留更多時間,微信是否鼓勵發朋友圈的事情? 但是我們的數據告訴我們,結果不是這樣的。從 2012 年發佈朋友圈到現在,從統計的總數來說,時間是沒變化過的,平均每個用戶在朋友圈每天花費半個小時。

  我們發現,人是有趣的動物,他會自己調節時間,他不會因為多和少來花費他的時間,他會控製,刷的快或者只看自己感興趣的,也都是花差不多相同的時間。用戶並不會按內容來分配時間,我覺得這是合理的。花更多時間,讓社交效率變低了,會讓用戶離開。

  我們不會用停留時長來衡量 app 的價值,我們每個人都只有 24 個小時。

  幾年前的一個版本,微信啟動頁有很大一句話是,放下手機多和朋友見面。我們更關心的是,找一個東西、找一個小程式、看一篇文章,是不是儘可能短的完成這件事情,為了提高這個效率,我們千方百計去解決這個事情。 我想和誰說話,但是找不到他了。這很糟糕。 如果有一個聯想能力,就可以幫助你在腦子短路的時候,就可以去幫他找到這個人,這是我們要做的重要的事情。

  關於小程式

  現在有很多公司在做小程式。三年前我說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今年各大互聯網公司推出了小程式。我們並不擔心這種競爭,雖然大家做的是同一個東西,代碼接口都是一樣的,我們並不認為這會對我們造成很大的威脅。 團隊、能力、性格不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差別,你做這個事情的原動力是什麼,如果只是希望借由小程式這樣的載體去做一個流量的生意,我自己是不看好的,如果只是讓自己好,不讓別人好的事情都不會太長久。

  讓創造價值的人獲得回報,我們都是圍繞這個點展開的。其他人來做這個的話,這和我們的原動力是不同的,很多人會看不懂小程式為什麼要去中心化,如果你發現微信的原動力就知道小程式這樣的做法。如果不去中心化的話,遊戲我們自己壟斷了話,就沒有外面開發者的事情了,這樣整個生態就沒有了。前不久有一個第二大的遊戲公司找到我們說想做小程式,怕我們出同款滅掉他們。我們不會這麼做。

  但這裏我要說一下,大家認為我們對投資的公司是有所傾斜的,我們對平台的保護還不夠好,我們團隊在未來會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資源做這個事情,我們是一視同仁的。

  這裏再簡單地回顧一下小程式,已經三年了。看起來還挺慢的,其實是在我們還沒有完全想清楚的時候就發佈了,這並不是微信的風格,我們從來不會發佈一個我們沒有做出來的東西。但我們想給團隊一點壓力,如果我們不公佈的話,我們就知難而退,有很多事情是不可行的。當有一天我在公課上面說,我們要推出小程式這個服務的時候,當天晚上我們就討論,我們小程式會有那幾種死法?會遇到哪些障礙是跨不過去的。為什麼小程式是未來?很簡單地來說因為 app 需要安裝,網頁的體驗也不好,小程式是最友好的一種界面。

  在公眾號里,我們做了一些辦法,任何一個人排版寫的文章,都有一定的質量;在小程式里,我們限定了一個空間給你來用,以至於你不會做的亂七八糟。

  在小程式這件事情,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生態, 不是一個 to C 的產品來馬上驗證這個是成還是不成,我們經曆了公眾號的過程,使得第一波進來的以流量紅利來的,我們寧願這個口是逐步打開的,對於他的用戶或者微信的用戶來說是有價值的,慢慢進來的。所以到今天,我也不認為小程式是非常成功,他也在逐步完善。我最近也看到了很多正面的案例,線上線下都有,線下是一些連接器,線上這樣的案例就更多了。

  起初我們設想的小程式使用場景:線下是通過掃碼獲得的,在線上是通過搜索和社交去獲得的。社交現在大家是用起來的,對於搜索來說,是我們做的還不夠的地方。之前我們做過一個試點,搜索一個航班號就能展現出這個航班號,我們的目的是通過搜索直達小程式內部的數據,這是線上使用小程式的一個方式。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這個事情,不過我們團隊目前已經投入了一些資源有一些成果。

  這是小程式和 app 的區別,你沒辦法搜索到 app 的內部數據,每個 app 是一座孤島。而在小程式的體系里,我們是有能力搜到小程式的內部數據的,一些 demo、新聞資訊的小程式,通過搜索就能搜到小程式裡面的內容了。

  小程式的體系也在不斷完善中,比如用戶的評價體系、好友曾經訪問過、買過、評價過,包括對搜索做更好的排序,這也是我們正在做的。

  關於小程式召回的問題,也是很多開發者關心的。剛剛有一個人吐槽,能不能每一個小程式都能發通知,只能說一切皆有可能。並不是我們不願意去發通知,而是說,這到底會帶來什麼好處?發通知是好的,但是當所有的小程式都在發通知的時候,他就是不好的。現在你每天可能都會收到無數的 app 的通知,你不再理會任何的通知了。如果小程式也一樣可以隨便發通知,我相信你會收到幾百條各個小程式的通知,你開發的小程式發的通知也沒人看了。

  單純的發通知這個能力,並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必須是用戶能接受的情況下,你能發通知下去。在用戶點「我需要」的時候,可以發 1-3 條過去。這可能也會有局限性,對於小程式的召回和留存,我們現在有下拉、加星標的功能,但是這裏還有更多的優化空間。

  我們不是站在開發者的角度看問題,而是儘可能在 C 端的角度去逆推他。微信 7.0 版本里有一個強提醒,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用戶與用戶之間的提醒,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做這個功能的目的是更多的覆蓋線下的場景,我在排隊,我掃一個二維碼,就有一個強提醒,後續我可以收到幾條提醒通知,我都不需要去關注一個號,只是為了一次性的提醒去掃一個碼而已,強提醒的本意是希望他用在線下,甚至小程式里設置一個強提醒。

  對於小程式和用戶之間的聯繫,還是一個未完成的狀態,我們不希望用一種粗暴的消息推送的方式去做。

  關於小遊戲

  接下來講一些小遊戲的想法,小遊戲做到現在從商業的角度來說是挺不錯的。現金的收入超出預期。但是對這個結果,我個人並不是特別滿意,它離我的期望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們不是希望獲得更多的現金的回報,而是高質量的原創的能力不是很多,大家都是在一輪一輪洗用戶的流量,這回歸到我們的原點的話,小遊戲的原動力是什麼?

  公司並沒有要求我們做一個小遊戲的平台,也沒有規定我們要通過這個獲得多少的收益。我們為什麼要做小遊戲這樣的平台,我們希望他走到哪裡去?

  在內部我的分享是,小遊戲的原動力是關於創意的平台,什麼是創意的平台?就我覺得,我們跟大家理解小遊戲和外界對於小遊戲的理解是不太一樣的。現在流行的做法是,一款遊戲套上小程式的殼子就變成小遊戲了,我們自己並不是這樣來理解小遊戲的。它應該是一個體現創意的地方,而不是所有人都在玩天天愛消除。創意的平台是:遊戲是載體,他可以承載各式各樣的創意,很多人會看中短篇小說,現在的人不看了,但是小說的創意還在,我們希望小說的創意可以體現在小遊戲里。

  除了小說我們還可以在很多領域去體現,我們經常用一個案例來說,我希望小學生能花很少的時間,開發一個小遊戲,給班里的同學來用。這個小遊戲是他想像出來的,創造出來的。所以我和我們的團隊說,在往後一點說,不是我們的收入上漲,而是有多少遊戲是關於創意的,是一年以後,特別多的遊戲是從來沒有做過的遊戲的人做的,一直做遊戲的人的思維反而受到局限性。

  我是用這樣的維度來衡量小程式是否成功的,創意得到該有的回報,那麼這個平台才能變得真正的很有價值,這是讓我們用戶使用的時間更多的,給他們帶來的價值也是最大的。

  所以,做到這樣一個目標還是很難的,但是我覺得任何一個平台都要有一個夢想所在的。因為沒有這樣的夢想,單純做流量生意,就會慢慢把自己耗光,然後這個事情就結束了。

  我們希望在小遊戲平台看到的小遊戲都是耳目一新的。更多的是一種藝術上的體驗。玩一個小遊戲才是正經事。

  關於公眾號

  關於公眾號的事情,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因為很多人在做方面的創業,並且公眾號的流量紅利沒有了。但是紅利一直都不是我們考慮的範圍。最近我們做了一些特別大的變化,包括公眾號改版和看一看裡面的好看。

  簡單回顧公眾號歷史的時候,很多人利用這樣一個流量口獲得了巨大的粉絲。當時公眾號有一個特別好的現象,我之前分享過一個數據,閱讀量的 80% 來自朋友圈的轉發,20% 來自訂閱號裡面的。因為這符合「二八定律」,20% 的人去主動獲取優質內容,80% 的人從其他人的挑選中受益。

  幾年下來,用戶接受信息的渠道更多了,質量上沒有更多好內容的話,粘性就會降低,我們想他遇到什麼問題,我們做了一個改版,我們發現他的數據並沒有變化。我們自己分析的話,這並不是我們改版怎麼改的問題,對於改版來說只是幫助用戶梳理的效率。閱讀的效率變高了,瀏覽更方便了,本質並不是看文章的效率問題,而是內容是否有吸引力。

  我們自己盤點發現,我們對於內容吸引力要更加強,好的內容才是根本,從平台的角度來說,好的平台應該是好的內容創造者來創造好的內容。這比 blog 時代內容創造更多,當時的那一批博主,他們好像不多了,這個現像是我們的機會所在。平台的責任在於一種機製讓更多的人產生更多的優質內容,我們對他的吸引力不夠大。這也包括我們通過「合議」的機製打擊洗稿。劣幣驅逐良幣,讓平台的優質內容越來越少,怎麼讓平台產生更多優質內容是公眾號平台做的重要的事情。

  去年我們做了一個公眾號的 app ,很多人對這個有很大的希望,這是幫助公眾號的發佈工具而已。就像 QQ 空間一樣,每個人去寫日誌。我們後來沒有做到這個事情,並沒有通過一個 App 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平台應該吸引更多的人來創作文章。

  另外一個是社交傳播,在微信早期,通過分享來閱讀的人是大多數,主動去看的是少數,這是很好的比例分配。

  關於社交和朋友圈

  微信是一個社交工具,微信能夠有 10 億的用戶是因為它本質是社交工具,那可能大家對於社交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我想說,社交的起源是什麼?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我的想像是,在很久以前,如果人都是一個個的個體的話是沒有社交的,當人變成群體動物的時候,社交就產生了,人在群體或者社區里最大的訴求是什麼?不要被群體所排斥。 所以這就有語言,他必須去和人說話。如果沒人理他,就被社會排斥了,無法生存了。他說什麼呢?他必須說對社區有價值的話,才能被社區珍惜。

  這個習慣延續到現在,大家在朋友圈發一些照片之類的,大家會在朋友圈精心挑選照片發在上面,以前我在知乎提過一個問題,溝通的本質是什麼?這個是肯定沒有答案的,但是我自己給自己找到了一個答案,從社交產品的本質來說,把你自己的人設強加給對方的過程。你都在有意無意地希望別人接受、認可你傳遞出來的關於你自己人設的信號。

  這是方便我自己的對於社交的象形,再引導到朋友圈,你把自己的人設,帶給所有的人。你強硬的把自己的人設塞到所有人腦袋里的時候,你希望你的朋友認為你是這麼一個人。即使你在推廣你的人設,你不會放一些你不認同的東西。這對於美化你是有幫助的。很多人還會問一個問題,我朋友圈為什麼只能發照片不能發文字,文字會比較曲折一點,你要推人設的話,你就需要一個更方便的方式去強調你的人設。文字比圖片是困難的,拍照是容易的。所以為了幫助他表現好他的人設,讓他選最輕鬆的工具去表現自己就好。在發微博的時候,我都會想,我要表現什麼,當我已經想好我要表現什麼的時候,我就會把已經寫好的都刪掉。因為我已經想好了就沒必要發出去了。

  對於朋友圈這樣的社交產品來說,這是很有用的,但是也帶來一些副作用。比如,你發一個旅遊的照片,如果你發好幾次的話,大家就會覺得你經常旅遊。人設推廣有作用也會過頭。因為你是用來推廣人設的,你很難表達你真實的時刻。如果你在朋友圈表達很開心,我們以為你每天都很開心,我們在朋友圈看到的都是你最好的狀態。

  在座的很多人都是業界的人,大家都在逃離朋友圈,但是互聯網圈子有一個最大的弊端就是以為自己瞭解全世界的人。我和大家透露一下朋友圈的數據,朋友圈從發佈到現在也有 6-7 年了,其實有一個數據一直在增長,沒有停下的勢頭。每天 4.5 億,總共 100 億次,現在是 7.5 億人,每天進去十幾次。每天 4.57.5 億人進去是什麼概念,他就變成一個基礎功能,基礎功能怎麼理解,這是用戶完成一個任務,社交任務。他可能這一天在房子裡完全沒有出門,即使你沒發,但是你還會看或者點讚評論去完成這個社交任務。

  朋友圈承載了最高效的社交工具,所以才有很多人去持續使用。這裏大家可以思考一下,為什麼 6-7 年的時間,大家還是持續在用朋友圈?我們在線上的社交是線下社交的一個映射,我們想清楚了線下的社交是怎麼做的,線上的社交方式也是最有效的。

  如果沒有互聯網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呢?吃飯、聚會、跨越地理和時間才能做到,這有點低效。

  朋友圈本質是開創了新的社交的場所,它不只是一個時間流,它是一個廣場,你每天從一個廣場走過的時候,你會看到有三五成群的人在廣場不同的地方,對應每一條朋友圈,你在這三五成群的人停一下,聊幾句。這樣的過程當你把所有廣場走完,你就把所有的朋友今天都打了一個招呼,看到他們做什麼,或者參與了討論。

  朋友圈有一個關鍵的點,你看到的都是共同的好友,這樣才能討論起來,所以這往往是 3 個人以上的討論。

  所以我們一直也在想,當我們在某一個社交工具裡面壓力過大的時候,應該有一種新的方式,可以進行沒有壓力、更放鬆的自我表達行為。這裏也很矛盾,我們既需要一個人表達得很放鬆,但是最放鬆的時候是一個人自己對自己說話,這樣說話又沒有什麼社交回報。所以現在有一些人把朋友圈設置成「三天可見」,他自己是沒有壓力了,但其他人可能會因此跟他反目了。我想簡單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這個「三天可見」的功能?作為一個設置里的開關,永遠都是很少人來設置,這一點做過產品的人都知道。但我發現,微信裡面有超過一億人設置成這樣(職人社註:應該是指曾經用過時間設置的人而不是單指「三天可見」),這是遠遠超出我的預期的。為什麼會這麼流行?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重新做朋友圈,會怎麼做?我會這樣做,有朋友圈,但是沒有個人相冊(或者說是私密的,別人看不到的)。我拍一個照片發朋友圈,同時保存到我的私密的相冊裡面。也就是說,朋友圈跟相冊是相互獨立的,是兩個概念。只不過當時做的時候,把兩個東西混在一起了。現在有了「三天可見」,讓設置這個功能的人更加勇敢地發朋友圈。我相信未來幾年,大家依然離不開朋友圈,因為確實還沒有出現一個更高效率的社交工具。

  關於視頻動態

  說到個人相冊,就引申出一個問題 —— 視頻動態,或者說時刻視頻。為什麼我們做了「視頻動態」?

  對於起名字來說,微信起名字的習慣是最通俗易懂的,而不是我們選擇一個強加給用戶。但是在選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們耗時很久,因為我們發現這個很難描述。我們希望這是一個既能表達自己,又能獲得效率的社交方式。

  發佈 7.0 版本之後,行業裡面有一些評論說微信終於加強在視頻上的投入了。微信怎麼可能去做某個垂直技術領域的事情,微信是在做基礎的通訊社交平台這件事情。視頻對於微信來說只是載體之一,開闢一個全新的朋友圈之外的社交模式。如果說做視頻的話,微信里的視頻一直都很大,朋友圈或者聊天里的視頻都是在增長的。

  所以我們不是要做視頻模式,我們要做新的輕鬆的社交模式出來。

  Twitter 是一個很偉大的產品,它其實影響了後來很多產品的形態,比如微博。Twitter 和微博是 PC 時代的東西,有誰還記得他們的發新推的引導語是什麼嗎?如果它問你在做什麼,你肯定是敲鍵盤,你正在輸入。他只能問你在想什麼?我們仔細想一下,我們記錄一個正在發生事情的時候,我們只能說,你在想什麼?這是微信和其他產品本質的區別,因為微信是一個手機 App,我們不需要很強的 PC 客戶端。這也是為什麼在移動端有搖一搖,但是 PC 是不可以的,也做不到。手機端的 app 是可以記錄你在做什麼。你在路上走,拍個照片;你在電腦前,你只能說我在整理照片。這是本質的不同。

  人是環境的反應器,你遇到什麼樣的環境,你就有什麼樣的反應。純粹的反應器是低等作用,但是對人來說,環境是怎麼樣的,你就會怎麼樣想問題。你在電腦里看到的信息就是你的環境。你在電腦里輸入什麼東西是你在電腦環境里看到了什麼東西。但是你拿到手機的話,你拿到的是真實的環境,你做出的放映是真實環境的你反應,你不是在回憶,你是在經曆。

  從另外一個點上,你可以看到,朋友圈和之前記錄文字的環境是不同的。微信的視頻是希望自己和這個真實的世界,以及你對真實世界的反應。這是在電腦前面做不到。

  記錄這個真實的世界是比較難的,很多人是沒有記錄或拍攝這個需求的。比如你翻一下自己的手機,裡面其實沒多少視頻,拍了很多照片也不會再去看。但有了微信之後,你需要和別人分享這個東西你才會去看。假設我們要做一個 app,這個 app 是記錄我的人生或者這個真實的世界,這個 app 是做不起來的。

  因為真實所以你有需要,視頻動態不會做一個視頻記錄,微信也不會做視頻的小相冊,讓別人來看到,那樣你只會挑最好的 3 個視頻放在那裡。那是裝飾你的,不是真正的記錄。

  我們想做的是,讓一個人記錄他的真實狀態。這是和朋友圈不同的。視頻動態現在還是 0.1 版本,但是我們是有很多耐心去做好這件事情。我們的能力是,通過社交化的設計,用戶拍視頻的時候能夠獲得社交的好處或回報。

  有一個朋友在微信上問我,他放了一個視頻在視頻動態里,為什麼保留一天就不見了,為什麼不能保留下來。我就告訴他這是朋友圈的反面 ,這是最真實的,不一定是最美好的視頻。我說你看一下,發送視頻的按鈕,叫「就這樣」三個字。我們為了讓你勇敢的發,必須是點你頭像進去,下拉才能看到,來減少你發視頻的壓力。如果一個產品需要我這麼多的解釋的話,說明真的還做得不夠好。

  朋友圈是每個人展現最美好的一面來獲得他人的認可,但視頻這裏是通過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也能獲得他人的認可。我們會花時間去打磨它,推進這個產品。就像小程式一樣,花兩三年變成一個生態。我們會花好幾個月去打磨視頻這個產品,將來視頻會取代照片被更多發送,變成更多被採用的載體,因為視頻比照片包含的信息量大。

  對於產品來說,最終的走向是讓一個用戶讓他在壓力最小的情況下,去拍一些東西記錄他自己和真實的世界,同時他也有足夠的動力去記錄這個事情。「讓大家有動力」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一個難的事情。

  前兩天有個同事發朋友圈,說 Allen 給我這個很普通的視頻點讚,但對我來說這個視頻並不普通,因為它很真實,讓我知道他所處的環境,就像看電影一樣。也許他卻認為今後要拍更多更好的視頻來讓 Allen 點讚,所以說明我們的產品還不到位。我希望以後大家能更自然的記錄身邊發生的真實的世界。

  視頻動態還有很多可能性,我們內部也在持續地想。比如,如果發視頻的時候,有一個屬性叫「公開讓不是好友的人也能看到」會怎麼樣?這是一個頭腦風暴。

  關於閱讀方面的一些思考

  閱讀可能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前不久有一篇公眾號的文章,翻出了我 2010 年發的一條飯否,要做大眾的閱讀產品。可能是從 QQ 郵箱里閱讀空間到做微信的一個時間,我知道做一個大眾的閱讀產品是很睏難的事情,尤其是用戶在 2-5 億的時候。而且人的本性是不願意閱讀的,或者說是不願意學習的。

  當年我們在郵箱里做閱讀空間做的是不錯的,但是那還是一個很小眾的群體在使用。朋友圈第一個版本里,就可以發表其他的地方的文章到朋友圈里,包括其他 app 生成的文章。同樣根據二八理論,大部分人是不願意讀的,所以是少數的人採集文章,給大多人的來看。

  朋友圈的本意是互相展現自己生活推廣人設的地方,而不是閱讀的地方,閱讀是輔助的部分。其實大家在朋友圈推薦文章也只是推薦符合你人設的文章,更多的還是通過轉發文章代表自己的意見。所以這幾年下來的話,整個公眾平台來自朋友圈分享的會越來越少,這也很正常,朋友圈的停留時間就 30 分鍾,朋友的朋友圈信息會高於他們推薦文章的信息。

  同時對於閱讀來說,你需要有一個固定的時間去看,你有 10 分鍾的時間你才會去看文章,所以像我們訂閱號的盒子一樣,他其實有很多紅點,其實大部分紅點是無用的,因為當你收到的時候你在忙別的事情,因為你不喜歡看紅點,你就點進去把他消掉在出來。

  這就給我們留下一些機會,在朋友圈之外閱讀的圈子。這就是「看一看」裡面的好看,目前來說朋友圈有兩個板塊,一個是好看,一個是機器推薦。 我們團隊有兩個方向的嚐試,一個是社交的,一個是機器推薦 。但是效果不是特別好,會遇到一些瓶頸。有一次開會,我就和同事說,這要做一個取捨。要麼用戶喜好看什麼就推薦什麼,要麼就做一個小眾的嚴肅閱讀場所。這兩個對大家來說都挺痛苦的。團隊不希望說用戶比較迷信,就一直推一些迷信的內容給他,雖然這對於完成 KPI 是好的,但是我們是不願意這麼做的。因為大家都是有惰性的,不願意去嚐試和學習新的東西,那我們怎麼辦呢?我們就嚐試通過社交推薦的辦法。

  關於社交推薦,我發現大家對於他的理解不夠深,我自己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呢?我自己很相信,通過社交推薦來獲取信息是最符合人性的,在現實里,我們接納新的信息並不是我們跑到圖書館、書店去獲取。相反,我們都是聽到周邊的人推薦來做的決定。就像這些年我讀的書,都是受朋友的影響來讀的。我看的電影並不是按照我的興趣去做一個榜單,很多都是朋友推薦。

  另外一個心理在裡面,當週圍朋友都說這個值得去看,你沒看就覺得自己 out 了。我對於推薦的認知是,推薦可能是將來越來越難的因素,我們很難評價什麼是好的內容,什麼是不好的內容,社交的推薦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點是,他是一個系統,是一個很複雜的內部循環的系統,什麼意思呢? 舉個例子,如果通過我們機器的推薦,你可能會走偏。

  社交系統是有糾錯能力的系統,現實世界里,你總是去買一個保健品,如果有一個人說你這個保健品有問題,你可能就會想一想,這是一個內部平衡系統。那我們要做一個讓所有人都閱讀的大眾化的閱讀產品的話,我覺得只有基於社交推薦去做這個產品,才可以人人閱讀。這是社交的延續。是因為社交而產生的閱讀,而不是為了學習而閱讀。

  所以這一塊看起來和我們的預期比較符合的,整體是好的。在措施上我們是保守的。只有當這個用戶有 5 篇文章被推薦,才有可能出現在 list 有一個紅點。

  既然是一個社交閱讀,就會打上一個社交的烙印,你很可能會推薦強化你人設的東西,而不是內容特別好的東西。這個問題我們也不是特別的擔心,因為社交關係是複雜的,特別是微信的好友、同事等等。反而你會看到不同的圈層,不同的位置,他們都在看什麼?這些很多都是你自己不會看的,都是超過興趣之外的,但是因為這是你好友在看的,你會產生興趣偶爾去看一下。 好看這裡面的信息,也跟朋友圈的轉發不一樣。還有很多人會擔心,我和他的觀點不同,總轉發我不感興趣的,所以我就把他屏蔽了。但是我不太擔心,因為這是少數勤奮人才會做的事情。

  另外一點是,雖然他推薦的文章是你不感興趣的,但是並不妨礙你去觀察他在看什麼,幹什麼。這是一個打開世界的窗口。

  很多的人認為,社交推薦受你朋友圈的影響,你看的東西被限製住了。這個時候,我們在社交推薦里看到的東西也代表了,我能看到的全部信息。但是我覺得,這裡面的全部信息,有一點是好的,當你關係越來越複雜朋友越來越多,被推薦給你的越來越多,那你可以借他們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

  很多人認為「好看」這個功能很粗糙,因為他不是原生代碼寫的,也是為了方便我們去快速的迭代這個產品。關於信息流,我不想用標籤來定義這是什麼東西,就像我們現在做了視頻動態,我們並不是說我們做了視頻功能,而是我們做了一個讓用戶去展現他的功能。我們並不考慮什麼是信息流,而是用一個合理的方式去展現信息。

  關於 AI

  我們特別重視 AI 這一技術,我們也投入了很多精力在做 AI。我看過一篇文章總結的特別好,這裏分享給大家,那篇文章舉了一個例子,醫生會被 AI 醫生取代掉,因為 AI 醫生會連到雲端知道所有問題,一個人類的醫生不管讀過多少書看了多少病,都不能和雲端的數據相比的。這個時候,我們對於它做的事情,是並不知道,也不能說它是我們的工具,相反我們可能是它的工具,如果雲端出了問題,那可能這些 AI 醫生就會難以找到突破口。

  之前我們對於工具的定義,是傳統中的那個工具,工具是被人來駕馭的。我之前看過一個報導說,哦寧國是怎麼定義工具的,喬布斯跟人定義電腦說的一段話,就像自行車一樣,某一種動物是跑的最快的,當我們有了自行車的時候,我們是比跑的更快的動物跑的更快的,PC 其實就是這樣的工具,他會讓人類變得跟強大一些。這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工具,人去駕馭工具,人會變得更強大。我們都知道 Google 的 AI 很厲害,但是 Google 的員工反對把這些技術用到軍方,最後 Google 是妥協了。對駕馭人的功能來說,我們還是需要警惕。

  有時候我們在思考用戶的時候,就感覺用戶是陌生的人群,和我們不是一類的,但是微信我們要提醒自己,我們自己就是用戶,我們希望施加在用戶身上的,可能最後也會施加在我們自己身上。

  每一句話,都是有它所在的場景的。我們對用戶的態度必須是善良的態度,而不是套路的態度,這種善良是基於理性的善良,善良本質是一種能力。這不是一種道德上的善良,只有我們對用戶是一種真正理性的善良,用戶才會長期的留在我們用戶里。

  關於微信支付

  有同事跟我反饋,說我在公開課上很少提到微信支付。其實很少提到,是因為它做得特別好了,用戶意識不到才是最好的服務,潤物細無聲是最好的一種產品體驗。

  這裏跟大家同步兩個變化,一個是關於紅包,在春節期間我們會在企業微信里上線一個「紅包封皮」的能力,企業用戶可以申請,並且可以發給微信好友。

  第二個變化是,現在發紅包變成了赤裸裸的金錢交易,脫離了情感因素,金額越大表明心意是不對的。所以會想辦法在紅包里加情感因素,比如添加表情來體現自己的心意。

  在微信支付里,有一個功能叫親屬卡,很多人可能沒有用過,這也說明我們有些功能的入口確實是太深了。我自己就在用,體驗很好,尤其是每次父母花錢的時候,我就感覺每一筆消費都是一份孝心。

  另一點是我在內部也講過多次,微信的卡包做得不夠好,卡和券是很大的品類,雖然現在不怎麼用銀行卡了,但錢包里還是會放很多線下消費的卡,卡包一直想承載這一塊,最近會做一些新的改變,通過消費行為與電子端自動關聯,與線下消費做一些連接的通道。

  關於企業微信

  說一下企業微信,企業微信作為公司內部溝通的工具,場景會小很多,只有延伸到外部的時候才有更大價值,所以如何跟微信打通的研究,所以企業用戶里包含微信用戶的群會有限製。

  企業微信新的方向是「人就是服務」模式。比如訂機票,改簽或延期需要客服才能完成。現在微信里雖然會有快遞員的微信好友,但往往不知道該聯繫那個快遞員,或者快遞員已經離職了,因為沒有身份的背書。還有微商現象,微商的存在是基於線下的社交關係獲得背書,如果在朋友圈里看的有人買東西我們可能會買,在電商 app 反而不會。企業微信里的人作為很重要的資源可以是一個服務。比如汽車出了問題,我們可以找店員微信,或小程式,或 app,或網頁。大多數人會直接找店員,因為與人的交互是更方便的。如果該店員有一個企業微信的話,他背後包含的是一個企業服務。就像點進公眾號主頁里有菜單服務,如果點進企業微信對話裡也有企業服務的話,通過這個人把服務帶到微信里,那麼這個人就代表了這個服務。這就是企業微信的方向:讓每個人代表企業提供服務,並提供人的背書,讓人和企業都更被認可。

  我覺得現在微信到了 10 億用戶的一個關口,用戶有多少不是一個特別重要的事情。很多人會把用戶數作為一個指標來看自己的產品。我自己是不太這樣認為的。微信的目標從來不是擴大用戶數,事實上,我們考慮的是能提供什麼給現有的用戶。因為人數總是有限的,服務才是層出不窮的。在過去,10 年算一個時代。移動互聯網以來,3、5 年就算一個時代了。時代更快,催生出的需求迭代就更快了。我們估計不到還有多少用戶數可以增加,但可以估計到未來會有更多需求。找到未來的需求是才是微信在 10 億關口要做的事情。

  我們其實也在線下做一些嚐試,目前給廣州的用戶做一些嚐試。所以下一階段,更多的是圍繞微信,通過不同的 App,建立互相關聯的形態。 就像微信讀書一樣,雖然把讀書放在微信裡面也是可以的,但是放在一個獨立的 app 里獨立運作是更合適的。

  微信的未來

  很多人都會問,微信下一步要做什麼?我今天花了很多時間,講微信的出發點、過去是怎麼做的。關於未來,現在確實是一個時間點,微信成立剛好 8 年,用戶達到了10 億。微信要開始面對下一個 8 年的新的挑戰。這不是來自競爭對手的挑戰,而是來自於用戶。每一年的用戶在變化,如果 3-5 年就是一個時代,那我們面對新的用戶會很快產生的新的需求。如果我們一直堅持自己的原動力,怎麼走也不會走的太偏。 有時候我回顧微信這些年,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很多人問我們,微信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我覺得不一樣的是,我們一直在思考做事情的意義是什麼?我知道很多團隊是不問做事情的意義的。說老實話,微信團隊從成立到現在,從來沒有朝著 KPI 去工作。對於團隊來說,大家養成了一個習慣,我們做的每一個功能,每一個服務都有意義。如果純粹是為了流量來做,而想不出能給用戶帶來什麼價值,那這個功能是沒意義的、不長遠的。每一件事都去思考其意義,這是支撐我們走到現在很重要的理由,也幫我們做了正確的選擇。這是產品和功能背後我們思考的意義。

  微信的夢想是什麼?從個人和用戶的角度來說,是成為最好的工具;從平台角度來說,是建立一個讓創造者體現價值的市場。在強和單來說,我們選擇單的這一邊。我們認為這個市場是非常活躍,競爭激烈的市場。即便面對未來,我們也很少覺得威脅會來自競爭對手。我們的競爭對手是我們自己,是否有能力提高自己。

  我很高興可以和微信團隊一起做了微信這個產品,能有 10 億用戶感到非常驕傲。內部人說我很獨裁,那我就承認好了。我看到很多外面的產品,他們可能是非常民主的,接受任何人的意見,但是他並沒有自己的人格,因為承載了太多人共同的想法,最後支離破碎。我覺得,任何一個產品,團隊都應該有一個很強的認知,這樣造出的東西內在才是一致的。

  之前在公開課分享都是只講某個方面,今天集中講了很多,也超時了很久,謝謝大家的支援!

  用最後一句話來作為結尾,也送給大家:萬物之中,希望至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