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老闆被刑拘 天津何以成為“傳銷聖地”?
2019年01月10日07:39

  原標題:“但凡有點醫德的,都不會在權健干多久”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在天津誕生的權健集團

  是中國保健品市場和直銷行業的縮影

天津權健醫院住院部
天津權健醫院住院部

  權健神話及其背後的“傳銷聖地”

  《中國新聞週刊》記者/周群峰 楊智傑

  本文首發於總第884期《中國新聞週刊》

  “涉嫌傳銷犯罪和虛假廣告犯罪,老闆被刑拘”。成立14年來,天津權健集團遭遇最大危機。

  1月7日,權健事件聯合調查組發佈消息,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另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取保候審。

  “束某某”即束昱輝,51歲,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製人。

  2018年12月27日,天津市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展開核查。五天后,調查組發佈事件處理的階段性進展,稱該公司在經營活動中涉嫌以上兩罪,公安機關已依法對其涉嫌犯罪行為立案偵查。

  同時,相關部門採取行動,依法查處取締不符合消防安全規定的火療養生場所,集中打擊清理整頓保健品亂象。調查組表態,絕對不允許打著直銷的旗號幹著傳銷的勾當。

  這家靠1000多元一雙鞋墊、負離子衛生巾、火療等神奇產品(技術)發跡的公司,短短十餘年時間,迅猛擴張為橫跨保健品、醫療、化妝品、金融、體育、房地產等多個行業的集團公司,年銷售額近200億元。

  與此同時,關於權健的虛假宣傳、傳銷、詐騙等質疑聲、指責聲從未間斷。因涉致傷、致殘、毀容、致死案件,權健集團屢屢成為被告。

  在“傳銷聖地”天津誕生的權健集團,是中國保健品市場和直銷行業的縮影。藉對權健案的查處,該行業或將迎來一次整頓契機。

2018年12月26日,天津權健公司總部禮堂在位經銷商大會進行綵排。
2018年12月26日,天津權健公司總部禮堂在位經銷商大會進行綵排。

  “金字塔”上的暴富夢

  2016年9月,時年21歲的山西陽泉人王坤明退伍,在家待業。他一個朋友的父親,是權健永成系統陽泉市負責人。

  根據不同提成模式,權健公司分為永成、永愛、博愛等29個系統,每個系統又分多個團隊,每個團隊最終會成為一座獨立的“金字塔”結構。

  有一天,這位朋友找到王坤明,稱可以通過父親介紹,讓他加盟權健學習火療,並稱這項技術是中醫魂寶,顧客頗多,“一個月幹好了,有 20萬收入”。

  這一年10月,王坤明拿著23800元,跟朋友的父親見了面。這些錢用來買權健保健品,買了以後才能加盟。他用這筆錢買了靈芝孢子粉(1086元/盒)、本草清液(2500元/盒)等。“都特別貴。”王坤明回憶說。

  在朋友父親安排下,王坤明到當地一個火療工作室,拜師學藝。開始時,老師給人做火療時,王坤明站在旁邊觀摩,有時幫著練一下手。半個多月後,老師稱他可以出師了。

  王坤明沒想到,如此深奧的中醫技術竟然這麼好學。“就是把酒精倒在顧客身上,先點著,再用床單蓋住。”

  加盟後,按照規定,他每個月都要去天津的權健總部或者江蘇的華東總部培訓。權健永成系統的負責人會租來一輛大巴車,每次培訓3~10天,來回路費、食宿費學員自理。“其實就是每個月去接受一次‘洗腦’。”

  每次開會,權健內部的授課老師都會講權健的發家史,以及權健產品的神奇療效。有時,一些皇冠級別的經理或大使,會滿含熱淚地講述自己原來多貧窮,又如何通過權健改變了命運。

  權健體系分為代表(1星-5星)、初級經理、中級經理、高級經理、鑽石經理、皇冠經理、皇冠大使七個級別。做到皇冠大使級別的人,手下會員能有幾千到幾萬人。

  根據聽課人的不同,授課內容也有差異。對初次加盟的新人,主要講權健的美好前景,對加盟一段時間後,由於賠錢有些迷茫的人,就會多講一些勵誌的故事,給他們“緊緊思想”。

  授課者還會告訴學員,權健內部有推廣獎、培育獎、福利獎、合作獎等多種獎勵方式,“前途非常光明”。

  火療老師還讓王坤明拉2個人加盟權健,說拉一個人進來是義務,拉兩個人會拿到一筆合作獎(750元)。此後每發展一個會員,都有相應提成和獎勵。但是整天賠錢不見收益的他,感覺老師一直在給他“畫餅”。

  王坤明稱,做火療對外宣傳是免費做,其實顧客需要花168元買一個火龍液,一個床單,一壺酒精。做的時候,還會讓顧客買其他保健品,也會遊說他們加入權健“一起幹”。

  王坤明的母親患有慢性腎衰竭、尿毒症,靠血液透析維持生命。他聽人說權健產的麥芽糖可以調理身體,還是抗癌神藥,就讓母親服用,沒想到用了5天后,母親突然吃不下飯,被緊急送到當地醫院。

  醫生讓王母趕快停掉權健麥芽糖,因為這款產品中磷酸氫二鉀含量過高,腎衰竭、尿毒症病人服用後會鉀元素急劇增高,嚴重時甚至會危及生命。

  學習火療技術三個月後,就可以去天津權健總部考火療的從業證書。由權健負責考試發證,國家認可。

  最終王坤明沒拉來一個人頭,卻發現有人不斷退出,全國多地不斷出現權健火療事故。於是他遲遲沒有去考證,並於2017年12月退出權健。

  他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他在權健幹了一年多時間,不僅分文未掙,他前後加盟時的費用,加上每個月去權健培訓的費用,總共搭上了四五萬元。

  一些高級別的權健加盟人員也有人退出。高峰是權健“永成”系統的皇冠大使,手下會員最多時有數千人,分十多個層級,他個人最高每月收益達四五萬。他告訴澎湃新聞,2017年年底,他感到市場越來越難做,收益下滑,遂決定退出。

  據他透露,權健的模式就是以實體企業和產品為“展示”,通過洗腦等鼓動手段,為渴求快速致富的人營造了一個近在咫尺的奢華夢境。這個夢境通過炫麗的酒店、豪華的直升機和無處不在的權健醫院等實體強化。

  但底層會員“90%的人都靠刷信用卡過日子”,他們一邊遊說著親朋好友,一邊做著發財夢。他說,在權健工作,賺錢的途徑只有一個,就是持續發展更多的會員,讓自己站到金字塔的頂端。

  權健內幕被曝光後,王坤明把一些新聞鏈接發給老師。老師卻越來越不耐煩,稱丁香醫生犯下了一個天大的錯誤,欠中國人一聲對不起。“無論未來多少年,我都將繼續做權健,義無反顧。”

  王坤明說,這些人就是成就權健帝國的信徒,“都是徹底被洗腦的人”。

黑龍江一家權健養生館內的火療項目。
黑龍江一家權健養生館內的火療項目。

  醫院的“生意經”

  在權健的商業體系中,醫院是很重要的部分。

  2012年12月15日,內蒙古4歲女童周洋之父週二力,被人接到權健集團,董事長束昱輝為患有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的周洋開了中藥秘方。

  束昱輝當時跟週二力稱,權健正在建一個亞洲規模最大的腫瘤醫院。束昱輝說的這個醫院,即權健(天津)腫瘤醫院。

  權健資料顯示,該院位於天津市武清區京福公路78號。醫院按三級腫瘤專科醫院規劃建設,占地300畝。一期、二期工程總建築面積11萬平方米,設置床位2000張,總體設置床位數10000張。醫院現開設有內科、外科、中醫科等二十六個臨床和非臨床科室。2014年,該院獲核發二級腫瘤專科醫院的醫療執業許可證,同年9月20日正式面向全國營業。

  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這家醫院實際上就是莆田系醫院的升級版,只是外衣比莆系略光鮮。

  這所醫院成立初期,曾通過多個渠道希望與該分會展開合作。“我們始終對此無任何回應與態度。”

  2018年12月28日,《中國新聞週刊》看到,該院門診樓一樓門前的LED顯示屏上,不停滾動著一句宣傳語:我院從2018年12月15實行醫保藥品零差價,熱烈慶祝我院開通異地醫保聯網結算業務。

  權健腫瘤醫院門診部正門附近,有一塊展示板,上面寫了一句束昱輝的名言:把沒有說成有,是騙人;把沒有做成有,是能力。

  與很多醫院掛號難排長隊不同,這家裝修豪華、外觀大氣的醫院沒多少人氣,門診大廳冷冷清清。

  2014年12月1日,葉濤來到這家醫院入職當外科大夫。此前,他在一家外省醫院有過七年從醫履曆。

  葉濤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這個醫院開始時不缺病號,很多都是權健各地的經銷商帶過來的。“我開始的時候一天能掛上百十號人。”

  當時幾乎每天都有外地的經銷商來醫院參觀,大巴車一車一車拉過來,這些權健經銷商成了醫院的活體廣告。

  多位權健經銷商表示,他們每次來天津,除了參觀權健總部,去權健腫瘤醫院參觀學習也是固定環節。聽課時,老師會講權健醫院的秘方多麼神效,救活了多少人等,讓他們回去多做宣傳。

  醫生每個月也都要去權健自然醫學產業基地參加培訓。講課內容涉及束昱輝的發家史,以及怎麼把權健秘方、保健品等賣給患者等。

  權健腫瘤醫院的秘方除了治療癌症,還治療糖尿病、痛風、牛皮癬等各種疑難雜症。

  關於開藥方法,葉濤以癌症為例介紹說,開藥都是“基礎方加秘方”:基礎方都一樣,在此基礎上再加針對不同癌症的秘方。一個秘方上萬元,便宜的也得幾千元。

  這個醫院非常混亂的一點是,科室分工不明,只要能說服病號買秘方,五官科的大夫也可給內科的病人開秘方。葉濤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對待一些癌症初期的病人,如果有希望,應該勸人家做手術或化療等,但這個醫院規定,所有進來的患者,都要給開所謂的中藥秘方,否則醫生在醫院就會被邊緣化。

  據他介紹,該院醫生的收入與開出醫院秘方藥的數量直接掛鉤。“一個醫生每個月最少也要開出幾十萬元的秘方藥。”在這種規定下,能說會道的醫生業績就好一些,收入也高一些。

  葉濤舉例稱,跟他共事的一位吳姓醫生,雖然業務能力不高,但是很會忽悠,業績也最好,據說,該醫生最多的時候一個月能開出五六百萬元的秘方藥。

  葉濤自稱曾給一個癌症病人開出接受放療的治療意見。結果,帶這個病號來的權健經銷商就去向束昱輝告狀了。“之後,給我安排的病號越來越少了。”

  由於很少有住院的病號,權健腫瘤醫院把內科和外科合併了。醫院在排值班表時,內外科僅安排一個醫生。“我的執業範圍是外科,如果看內科的病人屬於違規,當時我就和內科主任產生了分歧。”

  在這家醫院幹了10個月後,他向醫院遞交了辭職報告。“但凡有點兒醫德的,都不會在這兒幹的時間太長。”

  而據國家衛健委全國醫療機構系統查詢顯示,權健腫瘤醫院的醫療執業許可證的有效期是2014年3月25日~2015年3月25日。

  針對該院的醫療執業許可證是否過期的問題,2018年12月29日,天津市武清區衛生健康委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這個醫院是有醫療執業許可證的,“(我們)這邊是按正規流程走,按時對其註冊更新的。”

  資料顯示,權健名下目前共有四家醫院: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成都權健醫院、鹽城權健腫瘤醫院以及遼寧權健腫瘤醫院。

  天津何以成為“傳銷聖地”

  中國一家反傳銷機構負責人張陽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權健事件給中國直銷企業敲響了警種,直銷牌照不是他們搞傳銷的護身符。

  張陽稱,在國外,傳銷是一種比較常見的銷售方式。但這個概念進入中國後,逐漸背離了本質,被異化。

  1990年,作為中國首家官方認可的傳銷公司,美國雅芳公司登陸廣州。此後,多種名目的傳銷公司在中國遍地開花。

  但與國外相比,其產品的品質和市場需求被弱化,從業者熱衷於拉人頭,發展下線,傳銷被稱為“老鼠會”“神秘鏈”。

  1998年4月21日,國務院頒布第10號文件《關於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決定全面禁止一切形式的傳銷經營活動。但之後不少地方的企業開始披著直銷的外衣,繼續做傳銷之事,其中天津尤為典型。

  中國商務部官網顯示,目前商務部一共向91家企業頒發了直銷牌照,其中8家在天津。

  天津也早早地搶占了直銷版圖的一角。1993年,美國華裔商人陳上吉將尚赫集團的業務拓展到國內,投資1000萬美元成立天津尚赫保健用品有限公司。

  這一年,35歲的李金元從河北滄州老家來到天津荒草遍野的武清開發區,成立天獅經濟發展總公司,這也是後來天獅集團的前身。20多年後它成為天津規模最大的保健品直銷企業。

  1994年,天津天使力聯合製藥公司(後改名為天士力)與天津美通藥業有限公司相繼成立,起初,兩家公司旨在醫藥領域,無意於保健品直銷。2005年,由天士力控股的金士力友佳成立,以直銷方式銷售本企業及控股公司生產的保健食品、化妝品、日用品,並於2006年拿到天津第一個直銷企業牌照。至於美通,根據《中國直銷》雜誌的梳理,該公司幾經易名,於2008年涉足保健品市場,成為如今天津8家直銷企業之一的天津鑄源健康科技集團。1996年9月,另一家直銷企業康婷生物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在天津市西青區成立。

  權健的成立相對較晚,正式成立的時間是2004年。

  天獅和權健總部所在的天津武清區開發區,是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園區,1991年設立。為招商引資,入區的企業可以享受從國家層面到天津地方的多重鼓勵政策。

  除了武清區以外,靜海區也是直銷企業相對集中的一個地方。公開報導顯示,自2008年至2014年6月,靜海區工商、公安機關累計集中開展打擊傳銷行動近 400 次,累計取締傳銷窩點1300個,解救被限製人身自由人員300名。

  “經濟ke”援引某反傳銷人士的話,解釋傳銷在天津集中的原因:從地形來看,天津郊區主要由農田和民宅組成,對於傳銷組織來說,這樣的環境便於隱匿,也便於監禁;而靜海東鄰天津濱海新區,武清以西則是北京通州區,都有大量急於找工作的大學生,容易招攬這些人。

  張陽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天津之所有淪為中國的“傳銷聖地”,有曆史淵源,區位優勢、交通便利、以及現實背景等多方面原因。

  相對大多數省份,沿海的優勢讓天津更早接觸到傳銷概念。而早期直銷(或傳銷)企業在天津落地、發展壯大後,又為當地類似組織培育了大量“人才”。

天津權健總部的一處外牆上的標語:我們努力一時 她們幸福一生。
天津權健總部的一處外牆上的標語:我們努力一時 她們幸福一生。

  天津早期的直銷企業中,以天獅集團為代表。資料顯示,該集團是一家橫跨生物科技、健康管理、酒店旅遊、教育培訓、電子商務、國際貿易、金融投資等諸多領域的跨國企業集團。2018年8月29日,全國工商聯發佈的“2018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顯示,天獅集團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營企業中位居第3,董事長李金元被稱為“津門首富”。

  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以來,以“天津天獅”名義進行的活動,引發各類刑事案件達2781例,共致155人死亡。

  早期,很多人從天獅集團中“學藝”後選擇獨立門戶。多個信息源證實,權健集團老闆束昱輝早期就在天獅從業。權健成立後,多名天獅員工也跳槽到權健任高管。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最早落戶天津的這些直銷(或傳銷)企業,以及從中分流的其他企業,培訓的“徒子徒孫”越來越多,他們不停耕耘著天津這塊土地,使得這塊土地越來越適合做直銷(或傳銷)。同樣是傳銷,在天津的接受程度要高於其他地區,說服人加入的成本也要小很多。這樣的環境,又容易吸引其他的傳銷從業者,這樣天長日久,形成了惡性循環。

  除了曆史淵源,天津區位優勢也很明顯,離北京較近,交通發達。這既便於傳銷組織更快地接收信息,也便於外地從業人員來“培訓學習”。傳銷企業發展壯大後,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會要求學員不斷外出學習培訓。

  張陽介紹,中國有“南派傳銷”和“北派傳銷”之分。南派以廣西北海為中心,北派以天津為重災區。相對而言,南派傳銷強調以資本運作為主,以自願為主;北派傳銷則在洗腦過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毆打等暴力控製。

  他稱,近年來,南派傳銷組織也不斷向天津轉移,東北的一些零散的傳銷組織南下時,也往往落腳天津。

  張陽認為,除了上述因素,一些現實因素也是天津出現傳銷聚集的背景。在這類企業發展早期,當地監管部門對其危害認識不足,預判不夠,疏於管理。待其發展壯大後,又在政績上對其有了依賴性,對其打擊的內生動力不足。

  《2017年度直銷企業發展及監管情況分析報告》提到,國內直銷企業2017年共招收直銷員5276361人,同比增長60%;直銷培訓員2888人。為社會提供大量就業崗位。

  工商資料顯示,權健公司是天津的納稅大戶,2016年納稅金額為1.23億元,2017年納稅總額1.47億元。

  武清開發區大部分工廠門口並沒有太多門店,但在權健周邊卻有不少飯館和生活用品的店舖。一位曾在權健工作的直銷人員提到,每年從各地被帶到權健總部參觀的人特別多,開會期間權健集團人山人海,這些人來到當地需要吃、住、行,會帶動周邊很多產業的發展。

  天獅不僅有保健品、化妝品的直銷,旗下業務還有天獅學院、奧藍際德酒店等產業。在天獅位於武清的產業園區可以看到奧藍際德溫泉渡假酒店、國際酒店與商務酒店。

  天津市場監督管理委員會發佈的《2015年直銷行業發展報告》提到,截至2015年底,天津市的直銷服務網點694個,直銷員68869人,直銷培訓員73人,年度經營總額1516541萬元。

  天津市工商聯在全市民營企業中每年都會開展“健康成長工程”活動,在今年的評選中,康婷、權健入選“2018依法納稅100強”,排名分別是第2、13名。安利天津分公司是“促進就業100強”的第一名,權健、天獅、康婷、安利也入選“社會責任(捐贈)100強”。

  而在另一方面,傳銷企業對公關尤其是政府公關,相比其他行業需求更為強烈,這表現在對當地重要項目的支持上,也表現在對主管官員個人的公關上,這些因素都使得在打擊這類企業的違法違規行為,地方政府不夠堅決。

  1月6日,央視發表評論稱,位於天津武清區的“直銷一條街”,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一直火爆到這次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特別是公安部門出面查處後,才告“一日關門”。不得不問一句:是誰,在涉嫌傳銷的小火苗剛剛起來時,不但不迅速撲滅,還為它擋風遮雨,讓其火勢蔓延至今,燒壞市場,燒出人命,幾成尾大不掉之勢?

  “不得不說,有關部門並沒有因為傳銷出現的新變化而提升監管理念和手段;更不得不承認,還有監管機構和監管人員,利用監管手段的落後和模糊地帶,客觀上已經淪為傳銷行為和傳銷組織的保護傘。”央視如此點評。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消費者協會副會長劉俊海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整頓傳銷行為,當地監管和執法部門還要提高傳銷人員和其機構的違法成本,降低其違法收益,確保他們的違法成本高於違法收益。另外要降低消費者維權成本,確保維權收益高於維權成本,解決消費者“為了追回一隻雞,殺掉一頭牛”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