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吸金罪與罰:6年260人死於自拍 生命不如張照片?
2019年01月09日09:10

  原標題 網紅吸金的罪與罰:6年260人死於自拍,真實版《禁入直播》正在上演...

  來源 獵雲網

  編譯 逐夏

  生命僅值一張照片嗎?

  今年3月,一對叫Vishnu和Meenakshi Moorthy的年輕夫婦在Instagram上貼出了這個問題。這對夫婦來自印度,但一直在矽穀生活工作。他們是軟件工程師和旅行博客寫手。

  該張圖片中Meenakshi坐在大峽穀的一塊岩石邊,配文為:我們很多人,包括你的真愛,都是敢於嚐試站在懸崖與摩天大樓邊緣的粉絲......,我們的生命真的只值一張照片嗎?

  10月他們在約塞米蒂國家公園240多米的高處摔下身亡。那時他們正站在懸崖邊緣,很大可能是在為發Instagram拍照片。

  Moorthy夫婦的童話生活以悲劇而告終,但他們的故事卻成了全球抵抗社交媒體聲譽日漸增長且危險的趨勢的一部分。在過去8年里,在尋求與死亡對抗情景的人們中產生了一種亞文化。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在社交媒體上獲得點讚、粉絲的追捧、並吸引更多的粉絲關注他們。

  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2011年,一個名為Tom Ryaboi 的加拿大人在多倫多的一幢高樓邊緣懸晃著腳,並垂直向下拍了一張圖片。他將該圖片發佈在Flickr、Reddit及500px等圖片分享網站上,照片迅速走紅了。

  Ryaboi給該圖片取名為“我會讓你出名”。但反而這張圖片讓Ryaboi名聲大噪,更推動了“爬樓攝影(rooftopping—人們盡其所能爬到高樓或高塔等高處上拍照)”現象的傳播。

  “爬樓攝影”作為侵入城市隱蔽的分支已存在數年。但社交網絡將其從個人刺激感的追求轉變為公共攝影與錄像。腎上腺素激增是此轉變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則包括獲得點擊率、點讚量、吸引關注者、甚至獲得報酬等。隨著“我會讓你出名”圖片的走紅,社交媒體新星“超膽俠”誕生了。2014年,Vitaliy Raskalov和Vadim Makhorov爬上了上海中心大廈,並在GoPro上發佈了視頻,該視頻現已有超過7300萬的點擊量。

  在那之後,新生代的Instagram、YouTube及其他社交平台的用戶都開始冒著生命危險去拍攝那些令人驚心的危險絕技照片及視頻。土耳其一項媒體分析報告顯示:從2014年初到2015年末,冒險去拍圖片及視頻造成的死亡及受傷人數大約翻了三倍。

  危險絕技有很多種形式,如高樓上或懸崖邊擺姿勢;在火車、汽車或摩托車上下,里或邊上做各種魯莽的行為;與野生動物互動;各種危險的愚蠢行為;狂吃行為等等。

  很容易將這種趨勢歸為年輕人的魯莽與愚蠢。但有些圖片真的是美得驚人。比如俄羅斯模特Angela Nikolau在Instagram上發的照片與視頻之所以令人驚歎其之美,某種程度上就是因為其中的危險。

  如Nikolau一樣,很多冒險者都經驗豐富,技巧熟練。但他們的一些模仿者就不是了。

  死亡人數上升

  一項發表於《家庭醫學與初級護理雜誌》(Journal of Family Medicine and Primary Care)上的研究發現:2011年10月至2017年11月期間,約有259人死於自拍。記者對該報告進行了深度報導,但該數字可能會產生誤導。

  心理學家及作家Tracy P. Alloway表示:數字中的很多人並不是社交媒體的重度冒險者或有輕度傾向的冒險者,而是在自拍時意外死於事故中的普通人。事實上維基百科存有一份在自拍時死亡或差點死亡的人的名單,其中大多數死亡的人並不是社交媒體重度冒險者。

  舉個例子,一個叫Prabhu Bhatara的印度人在參加完婚禮後回到奧里薩邦的家中發現了一隻熊。他不顧朋友的建議就以那隻熊為背景開始自拍。悲劇的是他被熊咬死了。這樣的事例就被加進了“自拍致死”的數據中。但是Bhatara並不是社交媒體刺激的追求者,他只是一個做出了不幸選擇的普通人。

  同樣,很多常為社交媒體冒險的人也並不是在自拍,也許他們就是被他人拍照的模特。這類別的死亡也不應被歸於自拍致死。自拍致死的數據都是基於媒體報導的,而有些自拍致死事例卻並未被報導。

  我們並不知道這些年來有多少人死於這種冒險的社交趨勢,只知道死亡與受傷人數在不斷上升。所以自拍致死的研究仍是這一趨勢的合理代表,也是獲取數據的最佳來源。自拍致死的主要原因是自拍時溺水,其次是運用交通工具(火車汽車等)自拍,以及高空自拍墜落。

  社交媒體冒險文化因國家而異。全球自拍致死一大半的案例都發生在印度。排名第二第三及第四的國家則分別是俄羅斯,美國及巴基斯坦。大多數自拍致死的印度人都是嚐試在高處拍照時摔落死亡的。其他很多死亡案例是由於“火車漫遊(train surfing)”,這是在印度非常火的一種現象,國家地理雜誌都曾對其做過報導。

  如同預測的那樣,美國這類死亡大多數則是由槍支造成的。一個近期發佈在YouTube上的視頻新聞報導顯示一名男子在射擊場安全員巧妙干預前,使用槍支指著他的一個朋友來自拍。

  自2014年以來,YouTube和其他社交網站見證了一波又一波危險的“挑戰”,包括“挑戰大火(讓自己身上起火)”及“吃汰漬洗衣球挑戰”等等。顯然,這些“挑戰”是由社交媒體上的模仿和競爭驅動的。

  社交媒體驅動的其他絕技包括:危險駕駛或騎自行車摩托車、攀爬或觸碰電線、在鐵軌上擺姿勢、用槍、手榴彈及其他武器擺姿勢、和在有巨浪的沙灘或岩石上拍照。

  有些因自拍而死的人在社交平台上有很多粉絲,如爬樓攝影者吳永寧和俄羅斯少年Andrey Retrovsky。他們都死於高空攝影中,但在社交平台上卻粉絲頗多。YouTube紅人Ryker Gamble、Alexey Lyakh及Megan Scraper也加入了YouTube旅遊欄目,並開通了名為“生活嗨起來( High On Life)”的Instagram賬號。

  YouTube的旅遊欄目以異國安全休閑活動及冒險絕技如從屋頂跳入游泳池、劃皮艇至下水道、與鱷魚摔跤等為特色。在英國哥倫比亞,一位叫Scraper的女生從瀑布跳下跌至一危險的游泳池中,Gamble和Lyakh嚐試救她,但不幸的是三人都死了。

  加拿大說唱歌手Jon James在其MV中也表演了一些冒險絕技。他的本意是為將社交媒體冒險的亞文化與表演相融合,但他本人卻於10月份在飛機機翼上拍攝視頻時摔死了。雖然社交媒體明星有時會死於這種冒險活動,但更大的問題是觀眾很可能會通過網絡看到這些行為並進行模仿。

  極端天氣愛好者及《憤怒的星球》節目主持人George Kourounis對冒著生命危險自拍深有體會。他的Twitter頭像就是他在極其危險的火山前的自拍照。

  該自拍是在瓦努阿圖安布里姆島的馬盧姆火山口拍攝的。該火山口溫度極高,若不是穿有防護服,Kourounis可能幾秒都活不下去。在此高溫下他的攝像機有一部分都被融化了。粉絲們也試圖效仿他去火山口自拍。儘管Kourounis阻止不了人們模仿他,但他希望大家可以像他一樣嚴肅對待安全問題。

  顯然,危及生命的絕技是魯莽的,但還有一個重大的問題。

  危險的工作

  一年前,一位名為Jay Swingler的英國YouTube用戶表演了一項危險絕技。他在頭上套了一個塑料袋與呼吸管,然後用膨脹的石膏將頭粘在了微波爐里。因為石膏粘住了他的頭與微波爐,導致他無法將頭從微波爐中抽出,最後用了一組醫護人員才幫助他把頭從微波爐中抽出來。

  這很蠢,是不是?但Swingler卻在視頻發佈三天后獲得了7萬的新粉絲。截至至今,該視頻瀏覽量已超570萬,Swingler的TGFbro欄目關注粉絲更有450萬餘人。現在他的欄目的部分收入來自商品買賣,如銷售印有“幼稚”字樣的帽子與帽衫。

  其他人則是利用冒險活動的社會影響來賺錢。一家名為Breach Apparel的服裝公司聲稱該司的產品是為搬家工人、冒險家和探險家們設計的功能性服裝。該公司的模特也常出現於各種爬樓及酷跑運動場景中。

  塔夫茨大學英語系講師Ricky D. Crano表示:社交平台上發佈的危險圖片是市場力量推動高風險自拍宣傳的鮮明代表,更是數字時代個性(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創業者)的典型。冒險成了個人品牌的一部分。必須與他人競爭才能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發佈的照片或視頻。

  心理學家Alloway則表示發佈置自身於危險中的照片的驅動原因很可能與其他社交行為(如發佈照片上癮及持續自拍等)的原因一樣,都是因為自戀與身份認同感。舉個例子,自戀者覺得他們並不受自然法則的影響。

  發佈危險圖片會引起多巴胺分泌量增一倍,更會獲得很多點讚、點擊量,並吸引更多粉絲。《瞭解宇宙的猿類》一書作者Steve Stewart-Williams讚同該行為的動機很普通,就是因為人們喜歡炫耀,追隨他人,以及人們渴望腎上腺素激增的原因。

  Stewart-Williams表示刻意冒險行為很可能來源於人類進化的過去。平均來說,男性尤其在成年初期,要比女性更愛炫耀更愛冒險。這種現像在雄性後代比雌性後代多得多的物種中十分常見。在史前人類社會中,後代較多的男性也都願意冒很大風險去追求地位與名望,今日的危險圖片追捧者們就好比這些男性。

  反對措施已開始實施

  有些地方的警方為公共安全已開始打擊危險攝影。Ryaboi 表示香港已開始實施嚴格措施。

  2015年,Ryaboi本人在多倫多的一場爬樓攝影中被捕。警方試圖以他為典型告誡公眾,但結果卻讓爬樓攝影在加拿大變得更受歡迎。最終警方不得已撤銷了對他的控告。

  印度果阿邦及其他地方正在建立“禁止自拍區”,但其有效性值得質疑。俄羅斯內務部甚至製作了傳單、視頻與網站來警告公眾冒險為發社交狀態而攝影攝像是危險的。傳單及網站上寫著一張酷酷的自拍很可能會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同時還列舉了很多嚐試捕捉刺激的自拍時可能會死亡的簡筆畫。

  現在一些尋求刺激的社交圖片或視頻已被禁止發佈,發佈的用戶也會被罰款。一位從15歲就開始玩火車漫遊的俄羅斯Instagram及YouTube用戶則通過使用化名,並戴面具來隱藏勸其身份。

  社交網絡是罪魁禍首嗎?

  Stewart-Williams表示社交媒體激大了普通的社會競爭,這會把人們推向極端。因為人們不僅僅是與周邊的人競爭,更可能是在與全世界的人在競爭。更糟的是,走紅的視頻都很極端,所以人們更是在與地球上最極端冒險的人競爭。

  Crano則表示在社交平台上獲勝的誘因並非偶然,而是經過設計的產物。這些誘因才剛浮現,但對企業的創收至關重要。

  他還提到,以企業責任為由雖然很充分,但用反對優先考慮股東責任的要求來駁斥這種說法很容易。

  Google里一位負責YouTube政策的發言人也表示YouTube主張反對在網站上發佈有害內容。Google將從冒險者是否專業、是否經過訓練並採取預防措施、行為是否輕易就能被未成年人模仿、視頻在本質上是否具有教育性、紀實性、科學性或藝術性等方面進行綜合考慮。

  例如,YouTube很可能會刪除用上膛的槍指著別人來自拍的照片或視頻。但它會允許報導上述例子的新聞報導發佈。

  Google將與心理學家、兒科醫師、急診室醫師和其他人等商議該政策。

  同樣,Twitter禁止自殘及其他鼓勵他人傷害自己的行為,如Twitter會將違反了其規則的“吃汰漬洗衣球挑戰”等危險挑戰相關的推文刪除。在多次違規之後,Twitter賬號就會被禁停。Twitter的發言人表示公司政策會隨著用戶行為及趨勢的變化不斷進行修訂。

  Facebook並沒有接受採訪要求。

  美國一所大學和印度的兩所大學共同研究了一項名為“從拍照到死亡:瞭解社交媒體上的危險自拍”的項目。參與該項目的研究員Hemank Lamba表示:最好的解決方式增加公眾對該風險的認識。技術也可提供幫助。項目組正在研究一項科技干預措施。該科技將通過鏡頭來識別用戶是否處於危險中,比如在高空中或接近駛來的車輛時自拍。該科技還會利用深度學習來識別危及生命的圖片。

  很容易想像,有一天社交網站如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等很可能也會用這樣的技術來標記那些在危及生命的情況下拍攝的照片和視頻。但此刻為在社交媒體上出名的冒險行為變得越來越極端,死亡人數似乎也在上升。隨著公眾逐漸開始意識到社交媒體上存在的上癮、浪費時間和抑鬱風險等潛在危害,希望公眾也能慢慢認識到冒險行為所帶來的身體上的傷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