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電視演講下戰書 府會雙方幾無任何妥協跡象
2019年01月09日20:30

  原標題:特朗普電視演講“下戰書”,府會雙方幾無任何妥協跡象

  “這是一場人道主義危機,一場心靈和靈魂的危機。”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懇切地向美國民眾解釋自己提議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牆”的初衷。

 視覺中國 圖
 視覺中國 圖

  據美聯社報導,特朗普在當地時間1月8日晚上9時(北京時間9日早晨10時)發表了長達8分鍾電視演講,敦促國會通過57億美元的修牆撥款請求,以結束美國政府長達半個多月的“關門”危機。

  約四分之一的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從去年12月22日淩晨開始陷入停頓,約80萬聯邦政府員工工作受到影響,迄今已持續18天。

  特朗普在演講中著重強調了非法移民對美國家庭造成的傷害。

  “我見過幾十個有親人被非法移民拐走的家庭。我曾握過這些母親的手,擁抱過這些痛哭流涕的父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眼中的痛苦,他們顫抖的聲音,以及他們深入骨髓的悲痛。在國會履行職責之前,還有多少美國人民要繼續為此流血?”特朗普在講話中如是說。

  特朗普頗具煽情色彩的講話並沒能說服民主黨人。眾議院議長、加利福尼亞民主黨眾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民主黨參議員舒默(Chuck Schumer)在特朗普演講完畢後立即做出聯合回應,他們指責特朗普“劫持美國人民”、“製造危機”,並呼籲重新讓政府開門。

  “我們和總統都想要邊境安全,但是我們不同意總統大多數的做法,應當將政府關門和邊境安全分開,不該讓美國人為政府關門買單。”舒默表示。

  橢圓形辦公室發出“宣戰書”

  週二晚間(8日)的演講是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以來首次在橢圓形辦公室發表電視講話。特朗普此舉引發了一些爭議,《紐約時報》8日援引批評人士的話稱,這間常用於宣佈戰爭或其他重大國家安全危機的場所正變成一個渲染政黨之爭的平台。

  坐落在白宮西翼的橢圓形辦公室建造於羅斯福時期,象徵著美國總統的權力。美國曆史上所經曆的多次戰爭都是由時任總統在這間辦公室內通過廣播或電視發表戰爭宣言的,如越戰時的甘迺迪、海灣戰爭時的老布殊、科索沃戰爭時的克林頓。

  長期追蹤美國總統曆史的哥倫比亞廣播(CBS)記者科諾勒(Mark Knoller)指出,若不算對國會的演講,特朗普在週二晚間之前只對全國發表過五次正式演講,其中三次是電視直播,包括介紹兩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還有宣佈向阿富汗增兵。

  在特朗普發表演講之前,輿論及媒體都在猜測他是否會利用此次講話宣佈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6日報導,在國會與白宮就邊境牆撥款談判陷入僵局之際,特朗普公開表示他正在考慮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借此避開國會的財政權,推進在美墨邊境修建牆。

  據美國廣播公司(ABC)報導,白宮一名高級官員此前透露,在發表電視演講前最後幾小時中,特朗普一直在對演講稿進行修改,他並不確定是否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而副總統彭斯在8日上午接受《早安美國》節目採訪時也表示,總統尚未做出決定,“這是他正在考慮的事情。”

  但利用宣佈緊急狀態換來修牆資金可能會伴有嚴重的政治後果。美國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發言人埃文霍蘭德5日發表聲明稱,總統這方面的權力應該用於發生戰爭或真正緊急狀態的時候,濫用該權力來建造毫無作用的邊境牆不僅在法律上不可行,也將招致國會的挑戰。

  儘管特朗普思索再三後放棄在演講中威脅或宣佈美國進入緊急狀態,但他無疑在利用橢圓形辦公室的電視轉播首秀讓公眾相信,邊境的局勢是一場真正的危機,建造一道有形的屏障是解決非法移民問題的唯一辦法。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也表示,“特朗普這次演講更像是一個宣戰書,他將移民和築牆問題理解為美國的人道主義危機——這涉及到國家的根基和國運,是一個沒有妥協可能的議題。”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之初就開始鼓吹非法移民“威脅論”,並將修築邊境牆做為主要競選承諾。去年11月中期選舉前夕,特朗普再打移民牌,將中美洲移民“大篷車”渲染為“邊境危機”,強化非法移民“入侵者”和“罪犯”的形象。而在最新的演講中,特朗普再次老調重彈,列舉非法移民犯在美國所犯下的罪行——鬥毆、強姦、謀殺、毒品走私,並稱少數裔是受非法移民危害最深的群體。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8位國會領導人將於9日下午晚在白宮就結束政府關門問題繼續進行談判。如果仍未談攏,刁大明認為,特朗普可能在10日視察美墨邊境的時候宣佈重大決定。

  雙方誰先讓步?

  民主黨和特朗普似乎都堅持自己的立場不動搖。參眾兩院的民主黨人一致反對為修牆提供資金。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稱這是不道德的行為,並明確表示,她希望保持目前對修牆的法律禁令。與此同時,特朗普聲稱邊境地區存在危機,並表示,除非民主黨批準50億美元以上的修牆資金,否則政府可能會關閉“數年”。兩黨還進行了一場相互指責的遊戲,雙方都將政府財政僵局歸咎於對方,同時試圖逃避對自己的指責。

  在過去,比如1995-1996年冬季、2013年秋季和2018年冬季的政府關閉,兩黨通常在一黨明顯占下風或放棄的情況下,才會就重開政府的達成協議。但這種“同意”並不意味著妥協,而是反對方對協議說“不”的政治代價相對較高。2013年10月,共和、民主兩黨因奧巴馬醫改法案的分歧導致政府“關門”,當時民眾將僵局歸咎於共和黨,迫使其答應民主黨所擬的預算法案,同時調高了公共債務上限。

  在政府“關門”危機下,黨派的勝利不是靠提出更好的政策,而是靠獲得更廣泛的公眾支持。正如美國政治學家謝茨施奈德(Elmmer EricSchattschneider)在上世紀給這些政黨所提出的戰略一樣,“觀察民眾,因為民眾起著決定性作用。”

  隨著此輪政府停擺時間的不斷拖長,民眾已經開始聽到無薪工作和被迫放假的政府工作人員努力維持生計的故事,也很快開始抱怨退稅延遲、貸款受阻、無法結婚、國家公園人手不足、食品補助削減、機場排隊過長等會影響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美國商會8日致函國會,敦促國會和特朗普政府重開政府,“政府關門正在損害美國人民、商界和經濟。”

  據美國Politico新聞網最新民調顯示,近一半(47%)的選民認為,政府“關門”主要是特朗普的責任,33%的人指責國會中的民主黨人,另有5%的選民將矛頭指向國會中的共和黨人。此外,大多數美國人認為,邊境問題還沒有達到特朗普所描述的“危機”程度。

  雖然目前民調呈一邊倒趨勢,但刁大明教授指出,特朗普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受多數支持的總統,目前的支持率只能代表他仍守住了核心選民的支持。“這次演講的關鍵是向這群支持者進行動員,為他後續可能做出的一系列極端行為創造更穩定的民意基礎。在美國當下的極化政治中,三、四成的民意基礎不是多數,但卻足夠、夠用、穩定。”

  共和黨是否繼續支持特朗普在修牆問題上的一意孤行也是影響未來走勢的重點。民主黨目前倡議“兩步走”的政府“關門”解決方案。1月3日,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通過了兩項法案,一項以目前的水平為國土安全部(不包括該部門第七項邊境支出法案)提供資金至2月8日,另一項為其他8個目前關閉的聯邦政府機構提供資金至9月底(即財年結束)。

  參議員少數黨領袖舒默在對特朗普演講的回應視頻中也表示,他希望“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下,兩黨通過一項立法,要求政府重新開放,同時允許有關邊界安全的辯論繼續下去。沒有理由因為政策差異而傷害數百萬美國人。”

  隨著地方和國家媒體聚焦政府關門日益嚴重的後果,可能會有更多身在“搖擺州”的共和黨人支持民主黨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向特朗普施壓要求重啟政府。特朗普似乎也嗅到了正在出現裂痕的共和黨聯盟,他計劃與副總統彭斯一起在週三(9日)前往國會山參加參議院共和黨議員每週的政策午餐。

  “雖然到目前為止看不到任何妥協的跡象,但來自黨內和民眾的壓力可能會推動特朗普盡快做出決斷,比如說通過緊急狀態的方式解決問題。”刁大明教授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