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屢逼哭演員 劉天池為何看重“天性解放”?
2019年01月09日00:09

原標題:屢屢逼哭演員 劉天池為何看重“天性解放”?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9日電(任思雨)“好演員的春天來了嗎?可能是機會更多了,但是這個春天的門檻應該更高一點。”近日,劉天池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專訪時說。

  作為中央戲劇學院的表演老師,她執教二十年,帶出鄧超、文章、白百何等知名演員;同時,她也是活躍在綜藝節目的表演指導,在《演員的品格》中,她率領專業教師團,對59名新人演員們進行培訓。

  在她的眼中,好演員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表演教師劉天池。來源:視頻截圖

  好的表演是什麼狀態?

  讓觀眾忘記你的存在

  “將自己完全蜷縮,感覺像要把自己縮在一個盒子裡一樣,全身繃緊,一層一層感覺有鋼絲勒自己,再像彈簧一樣彈開,隨時爆發出你最大的聲音!放到自己最放鬆的狀態,回憶你最熟悉的房間、你最熟悉的床,可能很久都沒回去了,順著自己身體走,放開你自己……”

  在最近播出的一期《演員的品格》里,表演老師劉天池正在指導新人演員們“天性解放”,剛還在開玩笑的幾個年輕人,在引導下快速陷入了大起大伏的情緒,癱倒在房間各處痛哭。

  劉天池默默地抱著躲在窗簾後的學員,安撫他們的情緒。“我老覺得自己像個劊子手,他們完了之後我也會哭,但我知道,只有一次一次折騰他們,他們才能真心真意地去面對角色。”

劉天池引導學員們“天性解放”。來源:視頻截圖

  她希望在這檔節目里打開表演的“大門內部”:通往戲劇學院的大門太嚴實了,但另一面,藝術殿堂內的東西從來沒有給大眾看到過。所以,她和團隊想對感興趣的年輕人們做一個普及:表演藝術這門學科到底是什麼?

  她在節目里告誡新人們,演員就是一項重新和自己對話的過程,日常生活當中看似非常自然的事物,也要像新生的嬰兒一樣重新學習,保持敏感度。一位學員評論說,“上她的課,我覺得我的身心撕碎了、重組、再撕碎、再重組,讓我感到內心裡最柔軟的那個地方”。

  在劉天池的理解中,一個好演員的定義,就是他在表演時會淡化了自己的身份,化作另外的一個人,讓別人看了感同身受,“簡單來說,好的表演其實是讓觀眾忘記了你的存在,而是那個劇中的角色”。

  “第五年的實戰教學”

  演員需要一直地研磨

  2013年,在中戲擔任表演教師的劉天池收到張藝謀的邀請,請她擔任電影《金陵十三釵》的表演指導,指導一批沒有接受過專業表演訓練的新人演員。

  那時,劉天池要求劇組搭建一個特殊的排練室,擺放上世紀30年代的老物件,再讓演員們穿著旗袍打麻將,幾天過去,她感覺新人們的狀態明顯不一樣了。

電影《金陵十三釵》海報

  之後,劉天池便常被邀請擔任一些影視劇的表演指導。2016年,她開設了“劉天池表演工作坊”,幫助學生們實現從準演員到演員的“過渡”。

  因為她發現,以前劇組有八個月到一年的時間讓演員們創造角色,但現在兩個月就要拍一部戲,最後挨罵的還是演員。“作為一個學生剛剛推開這個門檻,就像一個廚師剛學會了炒菜這幾招,你讓他上來就去米其林,我覺得這有點難為他了。”

  她請來了很多專業老師,讓學員們用三個月全脫產的時間,早中晚上課,“我願意做的就是說叫做‘第五年的實戰教學’,讓他們變成一個演員,能夠在劇組完成好的角色創作,同時也給導演或製片人減輕一點負擔”。

  在節目里,她帶隊的專業老師團安排了密集的表演課程,包括聲樂、台詞、表演、戲曲等等,在嚴格的演藝訓練之外,老師每一堂課都要現場點名,學員們脫下的鞋子都擺放整整齊,不認真聽講的人會被罰站。

來源:視頻截圖

  劉天池理解的 “演員的品格”,除了職業道德和職業技能以外,還有演員的素養。對文學、心理學、哲學、美學,乃至於包羅萬象的社會當中所有這些學科有所瞭解,才能在身心靈三個維度都達到一個作為演員的標準。

  她在微博里寫道,演員即是戰士,不是一時的快樂,而是需要一直地研磨。

  好演員的春天到了?

  門檻應該再高一點兒

  “舞台就是那麼神奇,還記得我大一那一年,剛剛入學的我,第一次走進北京人藝的劇場,當聽到場鍾敲響時,我不由自主的哭了,也是從那個瞬間開始,我愛上了它……”

  對於表演,劉天池有著充沛的情感,她的老公——著名演員祖峰佩服她,曾說比如一個現階段可能沒有被打開、自信甚至任性的學生,她都可以熱情地包容、耐心地教導。

  “教師其實是一個傳道授業解惑的陪伴者,甚至是一個影子默默無聞的,但是一群人都會眼巴巴看著你,你能夠給他一些你的經驗,讓他在這條路上可以走,這個快樂感我覺得是演員無法達到的。”

徐崢在節目中說,“好演員的春天到了”。來源:視頻截圖

  近兩年,國產現實題材的劇集獲得關注,一些演員靠作品再次翻紅,劉天池作為表演老師,她參加的節目也引發了人們對於演技的大討論,很多人都在說,“好演員的春天到了”。

  不過,在她看來,這個“春天”的門檻應該更高一點兒,而不是下去一批上來一批就叫春天。

  “奔向春天的時候應該是萬物生長的,就像竹子破土而出,它長的前三年都看不見,可一旦破土而出,它會在三個月之內竄出十多米。所以好演員是那三年的根基,是不是?”

  “一個紮實的人才有權利進入春天。”劉天池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