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持成空頭支票 趙薇哥哥食言減持唐德影視套現760萬
2019年01月09日07:38

原標題:增持成空頭支票 趙薇哥哥食言減持唐德影視套現760萬

1月4日晚間唐德影視收到了深交所關注函,董事趙健等人承諾的增持成空頭支票,反而反手減持被“關注”,深交所要求唐德影視說明趙健是否存在誤導或忽悠投資者的情形,是否存在通過披露增持計劃炒作股價、損害中小投資者利益的情形。

2018年,唐德影視黑天鵝不斷,包括捆綁的演員負面纏身、陰陽合同風波等,受此影響,唐德影視的市值已經大幅縮減六成。同時,也是唐德影視股東的趙薇一家也過得並不太平,趙薇夫婦也連連撤退,辭去了不少公司職務。有媒體報導稱,趙薇夫婦二人已經開始在香港進軍實業,投資養豬。

增持變減持,趙健及其前妻等股東減持

去年3月20日,唐德影視迎來首發限售股份解禁,當時申請解除股份限售的股東有吳宏亮、李釗、陳蓉、趙健、張哲、王大慶、北京鼎石源泉投資諮詢中心、范冰冰、趙薇、北京鼎石睿智投資諮詢中心(有限合夥)、張豐毅、霍建起、盛和煜共計13名股東。當時唐德影視的股價維持在20元左右。

2018年下半年,A股市場走熊,陰陽合同風波下,影視股普跌,2018年6月末,唐德影視的股價也從20元以上跌至約12元。

2018年7月2日,唐德影視披露《關於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計劃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宏亮,董事趙健,董事、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李蘭天,董事、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鄭敏鵬,監事付波蘭、監事鬱暉、副總經理李民,副總經理王智強,副總經理李歡等增持人,準備在未來六個月內通過證券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額合計不低於1億元,並承諾在增持期間及在增持完成後的六個月內不轉讓所持公司股份。

不過9月27日,董事趙健、持股5%以上的李釗就披露了減持計劃。而增持成了空頭支票。

在承諾增持後的接下來的5個月裡,上述高管們並沒有按計劃完成增持。去年12月13日,唐德影視再度發佈公告宣佈,因增持人尚未能實施增持計劃,擬將增持期限延長至2019年4月30日。增持期限從6個月延長為接近10個月。2019年1月2日,唐德影視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同意了上述延期事宜。

但是,就在臨時股東大會同意高管們延期增持的當天,唐德影視宣佈,增持人之一趙健於2018年12月24日通過大宗交易減持公司股份120.0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30%,減持均價為6.38元,套現超過760萬元。

1月4日晚間,深交所向唐德影視發佈關注函,詢問唐德影視增持計劃無法按照原定期限完成的具體原因,同時要求唐德影視說明,2018年7月2日首次披露增持計劃時,是否就增持資金來源及增持計劃的可行性進行了充分的分析和論證,如否,是否存在誤導或忽悠投資者的情形。對於趙健減持的情況,深交所要求唐德影視說明趙健於2018年12月24日減持公司股份的原因,是否違反了其做出的承諾,是否存在通過披露增持計劃炒作股價、損害中小投資者利益的情形。

實際上,趙薇的前嫂子,也就是趙健的前妻陳蓉也是唐德影視的股東,其也在減持。去年12月4日晚間,唐德影視公告稱收到股東陳蓉提交的《股份減持計劃告知函》,自公告之日起三個交易日後的三個月內,陳蓉擬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不超過480.45萬股,即不超過唐德影視總股本的1.21%。

根據唐德影視公告,陳蓉已經在12月24日減持了479.95萬股,減持均價為6.38元,套現超過3000萬。

去年9月披露減持計劃後,唐德影視股東李釗在2018年12月10日至2018年12月20日期間一共減持了5次,合計減持600萬股,5次均價最低是6.31元,最高是7.03元。減持後,李釗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

與此同時,唐德影視大股東的質押比例居高不下。2018年8月2日,唐德影視公告,吳宏亮已經補充質押,質押累計股份占他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8.68%。截至2018年12月24日,李釗質押了自己持有的1848.44萬股股份,占他持有唐德影視股份總數的99.98%。

捆綁的多名演員負面纏身,唐德影視業績下滑

在股東紛紛減持的背後,是唐德影視2018年遭遇多隻“黑天鵝”。第一隻“黑天鵝”來自於《巴清傳》。

2018年3月29日,《巴清傳》男主角高雲翔在海外傳出性侵風波,截至當日收盤,唐德影視市值蒸發8億。

在2018年半年報中,唐德影視更是詳細披露了這部暫緩播出的電視劇對於公司的影響。半年報稱,鑒於電視劇《巴清傳》主要演員受到相關傳聞影響,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電視台對於該劇的排播通知,若該劇未能在2018年播出,公司本年度經營活動現金流會因此受到不利影響,進而可能影響公司對其他影視劇項目的投資進度。

據公告,雖然公司目前從未收到主管部門關於限製播出電視劇《巴清傳》的通知,同時該劇購片方亦從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銷合同的請求,公司仍不能排除未來該劇購片方因未能與公司就更換主演達成一致或該劇被主管部門限製播出而要求變更或撤銷合同的風險。據分析,一旦合同撤銷,或產生7億壞賬。

禍不單行。2018年5月24日至5月28日,崔永元在幾日內集中爆料范冰冰涉嫌偷稅漏稅、陰陽合同等問題。范冰冰不僅是唐德影視的股東,她的《武媚娘傳奇》等多部作品也由唐德影視出品,同時,她也是《巴清傳》的女主角。

2018年5月24日,唐德影視的市值尚為71.12億元,在事情持續發酵之下,6月24日,唐德影視市值跌倒50.16億元,市值一個月內減少29.47%。

2018年8月11日,唐德影視向媒體表態稱,堅決抵製影視行業存在的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不遵守合約等亂象行為。但是這也未能挽回公司股價和市值,隨後,唐德影視的市值還在不斷下跌。

到2018年9月24日,陰陽合同事件發生4個月後,唐德影視市值跌到37億元。截至今年1月7日收盤,唐德影視市值為28億元,相比於2018年5月24日,市值已經跌去6成。

早在2015年,唐德影視就在年報中指出,公司在和范冰冰、趙薇等藝人長期合作過程中,引入該等演藝人員作為公司的直接或間接股東,使其與公司利益趨於一致,引導產業鏈上下遊的重要資源在上市公司平台上與公司業務進行有效結合。

2015年,唐德影視實現營業收入5.3億元,同比增長31.80%;歸母淨利潤1.1億元,同比增長30.98%。當年,唐德影視的電視劇業務實現收入3.68億元,主要來源於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傳奇》首輪衛視追播、二輪、三輪及四輪衛視播映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轉讓收入。

到2017年,唐德影視實現營業收入11.80億元,同比增長49.79%。當年,唐德影視在電視劇業務方面的收入主要來源於范冰冰的另一部作品——2017年首次發行的《巴清傳》等衛視播映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轉讓收入。

目前,唐德影視最新披露的財報停留在2018年三季報。這份財報顯示,唐德影視2018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6.14億元,同比增長16.07%,淨利潤1.00億元,同比減少17.77%。而具體到第三季度來看,唐德影視營業收入報1.18億元,同比減少45.34%,淨利潤報1008.98萬元,同比大幅下跌83.67%。

趙薇夫婦從多公司“撤退”後去哪兒了?

2018年對趙健、趙薇兄妹來說並不太平。2018年4月16日,證監會公佈對萬家文化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和相關人員市場禁入決定書,駁回趙薇夫婦、龍薇傳媒、萬家文化及相關當事人的申辯,最終決定對黃有龍、趙薇、孔德永分別採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同時,對萬家文化、龍薇傳媒責令改正,並給予警告,而且分別處以60萬元罰款;對孔德永、黃有龍、趙薇、趙政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

事情是源於2016年底,萬家文化公告,龍薇傳媒擬以30.6億元收購萬家文化29.14%的股份,除了6000萬元的自有資金,賸餘資金均為借款,杠杆比例高達51倍。

根據2017年11月證監會的表態,龍薇傳媒在自身境內資金準備不足,相關金融機構融資尚待審批,存在極大不確定性風險的情況下,以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且貿然予以公告,對市場和投資者產生嚴重誤導。這一舉動引發市場和媒體的高度關注,致使萬家文化股價大幅波動,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

在證監會最終處罰決定公佈後沒多久,2018年7月,趙薇完全退出了龍薇傳媒經營管理層。天眼查信息顯示,7月30日,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和負責人出現變更,趙薇退出,如今由彭勝凱擔任法人代表。

不到一個月之後,2018年8月29日,杭州普霖投資管理合夥企業也開始辦理清算註銷手續。這家公司原本準備參與上市公司萬家文化的定增,趙薇持有公司99%的股份,而清算組組長就是趙薇的哥哥趙健。如今,天眼查顯示,普霖投資已經註銷。

與此同時,趙薇老公黃有龍也在撤退。

早在2017年11月,趙薇夫婦就已接到了證監會處罰通知。由於當時黃有龍還是港股上市公司雲峰金融的非執行董事,上市公司還發佈公告稱,黃有龍不參與本公司之日常運營,董事會相信黃有龍被處罰事件將不會對公司業務或運營造成任何不利影響。而在2018年1月11日,黃有龍就辭去了這家公司的非執行董事職務。

到了2018年4月17日,港股上市公司順龍控股披露,黃有龍由於市場禁入決定書及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原因,已辭任公司主席及執行董事以及董事會提名委員會主席職務。根據順龍控股公告,黃有龍共計持有順龍控股67.5%的股權。此前,黃有龍擔任順龍控股執行董事及主席等多職。

儘管趙薇、黃有龍在不少公司“撤退”,但趙薇仍然參與著至少18家公司的經營,她在註冊資本3.6億元的心怡科技、註冊資本1.1億元的合寶文娛集團、註冊資本1.1億元的蕪湖中星汽車銷售公司分別擔任股東,也是北京珠寶盒餐飲公司的副董事長、上海星星商務諮詢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與此同時,有媒體報導稱,趙薇夫婦如今已經在香港開始投資養豬業,旗下公司名為“豬連必和”。

1月8日,記者在香港公司處綜合查詢系統看到,豬連必和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5月8日,是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在營業。而天眼查信息顯示,除了這家開在香港的公司之外,還有一家深圳豬連必和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黃邦銀,最終受益人是劉輝山和吳佳瓊。

值得一提的是,黃邦銀不僅是深圳潤民現代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創始人,也和黃有龍有過交集。2018年4月17日,黃有龍剛剛退出順龍控股,4月20日,順龍控股公告稱,黃邦銀已獲委任為公司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及董事會提名委員會主席。

公告顯示,黃邦銀從事執業律師和投資銀行法律業務近10年後,2008年投身生豬養殖業,創建潤民集團有限公司,並為潤民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兼總裁,這是一家提供生豬全產業鏈產品及服務的公司。

新京報記者 林子 編輯 嶽彩周 徐超 校對 賈寧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