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花塔 內有乾坤
2019年01月09日04:10

  古塔 尋蹤(下)

  說起“海上絲綢之路”的遺蹟,除了承擔入穗航標的“雙塔”琶洲塔和赤崗塔,鬧市區中還有一座古塔,那就是坐落於六榕寺當中的花塔。花塔內有藏有八層暗層,樓梯也暗藏“機關”,作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這座花塔還留有蘇東坡、王勃等名人的墨寶,更添傳奇色彩。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沈亦霖 通訊員張曉思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統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嵇沈玲

  空中俯瞰塔似蓮花 塔磚皆為北宋古物

  六榕寺原名寶莊嚴寺,花塔原名寶莊嚴寺舍利塔,是梁武帝在537年下令興建。971年,花塔被大火焚燬,直到1086年才重建,此後花塔又經曆多次重修。建塔之初,曇裕法師將其經由“海上絲綢之路”從扶南(今柬埔寨一帶)迎回的佛舍利供奉在塔基地宮,宋代重建時曾發掘出佛舍利,與其他珍寶一同藏在原處。

  六榕花塔保留了宋代建築的形態,也是嶺南地區現存最高的宋代古塔,高57.6米。據唐代王勃的塔碑文記載,以前這是一座四角六層的方塔,而現在則是八角九層。雖然外觀有九層,但塔內還有八層暗層,加起來共有十七層。從外部看,整座花塔像是花朵疊成的一根花柱,塔頂則像一朵花蕊。從空中俯瞰,整座塔就如同一朵盛開的蓮花,所以被街坊稱為“花塔”。

  花塔正面朝東,是仿樓閣式磚木結構,塔身除斗栱及樓層、欄杆用木製外,其餘大部分用磚砌就。據寺內工作人員介紹,花塔原是青磚外牆,民國時期重修,將外牆刷成了灰白色,此後就一直延續。別看外牆是石灰,裡頭可是另有乾坤。2000年修葺花塔時,塔壁間曾發現印有“廣州淨慧寺寶塔磚勸首林主簿並轉運司監勸史首王”的磚銘,原來,整座塔的磚頭居然全是北宋時期的。

  記者跟隨工作人員進入塔內,只見每層塔身外層都有迴廊圍繞,各層層簷以碧綠色琉璃瓦覆滅頂,簷頂微翹,形如飛鳥展翅,八個簷角每個都懸掛著銅製的吊鍾。而樓梯穿過塔壁,幽深的樓梯上還有層層疊疊、具有規整幾何花邊的樓梯頂,就如往下傾斜的拱門一般。對此,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辦公室主任尚傑告訴記者,這種樓梯頂在古塔建築中普遍存在。

  登花塔有訣竅:上塔順時針,下塔逆時針

  據介紹,花塔的樓梯和樓層都有“機關”。如繞著塔身外層迴廊逆時針走,要整整走完一圈,才能找到正確上樓的樓梯。迴廊中有數個入口通向塔內,記者進去一看,發現這裏就是所謂的“暗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登花塔有訣竅:“上塔順時針,下塔逆時針。因為塔有八面,人進入塔中便好似進了八陣圖,繞完八面才能找到上樓的梯口。”

  二層以上外廊的木欄杆是仿宋式鬥子蜀柱勾欄式,木材大都為宋代留下來的。這些木材要在桐油裡長時間浸泡,使之變沉變實,才能不易點燃,也能保存很久。但一旦起火,火勢就難以控製,是一把“雙刃劍”。

  在塔心室,記者看到了花塔最珍貴的部分——千佛柱。這是一根矗立於塔端中央的塔心柱用銅柱,表面貼金箔,柱身密佈1033尊浮雕小佛像,如同一根衝上雲霄的“定塔神針”。千佛柱鑄於1358年,高9.14米,連同塔頂上的金色火焰寶珠、雙龍珠、九霄盤、覆盤和8根鐵鏈等整串構件,重逾5噸。

  登塔憑欄遠眺,珠水綿延、綠樹成蔭,讓人心曠神怡。北宋時期重建的花塔,在數百年的歲月中都是城中的最高點,稱得上廣州曆史最悠久的地標。

  王勃曾在此塔留下絕筆作

  蘇東坡也留有“六榕”墨寶

  六榕寺山門上有副對聯,上聯“一塔有碑留博士”,下聯“六榕無樹記東坡”,分別記述了六榕寺與唐宋兩位著名的大文豪的淵源。“東坡”指的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坡,“博士”則指“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

  王勃的《滕王閣序》廣為人知,但其曾在花塔留下絕筆作,卻鮮有耳聞。花塔南面有一條碑廊,第11篇碑刻便是王勃寫下的碑記《廣州寶莊嚴寺舍利塔碑》,共四塊,重刻於1992年。據記載,這篇文章原被刻於碑石豎在花塔旁,但清代時,石碑失傳。

  王勃為何會為花塔寫碑記?原來,675年,王勃出門探望在外地為官的父親,途經廣州時,適逢寶莊嚴寺舍利塔剛修葺一新,寺內僧人請他撰寫重修碑記,王勃欣然題寫了3200字的《廣州寶莊嚴寺舍利塔碑》,這是中國文學史上至今已知的最長的塔銘文,也是研究寺塔曆史沿革的重要史料。遺憾的是,在寫下這篇碑文的第二年暮春之際,王勃拜別父親王福疇,乘船回鄉,卻在南海遇到颶風,王勃不幸溺水驚悸而死,年僅26歲。而他的遺作《廣州寶莊嚴寺舍利塔碑》也永遠留在了廣州。

  400多年後,另一位大文豪蘇東坡也在此處留下了墨寶。1100年,因烏台詩案被貶嶺南的蘇東坡獲得大赦,奉召回京。他途經廣州時,見寺院中有六株榕樹,綠葉如蓋,盤根錯節,氣勢不凡,書下“六榕”二字,落款為“眉山蘇軾題並書”。蘇軾所書“六榕”手跡,成為六榕寺的一件重要文物,也讓“六榕寺”這個別名在民間口口相傳。1874年寺廟再次重修,廣東巡撫張兆棟撰寫了《重修六榕寺佛塔記》,正式改名為六榕寺。

  如今,六榕寺內已看不到蘇東坡所見的六株榕樹,但為紀念蘇東坡與六榕寺的淵源,後人又補植了榕樹。花塔簷下掛著一塊木刻匾,上書“六榕”二金字,據說,手跡刻在一塊木匾上,明代時就已腐壞,現在的牌匾是拓印下來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