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達爾·皮查伊:冷面Google的溫情掌門人
2019年01月08日21:49

  來源:商業中文週刊

  位於加州山景城的Google總部大樓Googleplex,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簡單的辦公室橫跨了整個二樓。在房間的一頭,咖啡桌周圍擺放著一張沙發和幾把椅子,桌上陳列著幾個小雕塑,其中包括一個木製恐龍,它是Chrome瀏覽器的非正式吉祥物。佔據屋子另一頭的是一台很大的跑步機辦公桌,不過皮查伊很少用它。他說:“我發現自己很難一邊走路一邊寫郵件。我不太擅長同時做幾件事情。”

  這可是個問題,因為如今作為Google的首席執行官,非常需要世界冠軍級的一心多用技能。在管理全球市值第二大公司的同時,皮查伊還要應對差不多每週都會發生的政治攻擊和文化紛爭。自從他在兩年前被任命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接班人以來,他就不得不應對一系列問題:員工抗議美國總統的移民政策;和廣告主之間就YouTube上不恰當的視頻長期僵持不下;監管機構開出的創紀錄罰金;圍繞性別不平等展開的爭論;以及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強烈的一種感覺:太大、太強的科技巨頭—最主要的就是Google—也許太不在意數十億用戶對它們的信任。

  還有假新聞問題。在過去幾個月中,調查人員把目標瞄準Google、Facebook和Twitter,調查它們對於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真假難辨的新聞環境起到了什麼作用,這場選舉可能受到某外國政府的影響。和矽穀其他公司一樣,Google向聯邦調查人員移交了證據,這些證據顯示,2016年,俄羅斯攪局者在YouTube、AdWords和Google公司的其他幾項服務平台上購買了政治廣告;來自這幾家公司的代表於11月1日在國會作證。皮查伊坐在沙發對面的椅子上說:“顯然有些不該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所以我們應該解決這個問題。任何時候只要我們一犯錯,就完全暴露在全世界的眼皮底下。”

  生長於印度金奈的皮查伊於2004年加入Google。接下來的十年中他表現傑出,忠誠又有耐心,負責該公司最受歡迎的一些服務,例如Gmail、Chrome瀏覽器和Android系統(Android)。2015年,他的老闆佩奇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組建了一家新的母公司Alphabet Inc.,將他們的主要精力放在未來主義項目上,例如無人駕駛汽車、高空網絡氣球和延長人類壽命。他們讓皮查伊負責Google的搜索和廣告業務,這部分業務給Alphabet貢獻了超過99%的收入和全部的利潤。

  皮查伊利用這個機會重塑了Google的使命,採用了這個搜索引擎誕生20年以來最引人注目的一種方式。他大力宣揚人工智能的作用,讚美它的前景一也就是先進的計算機做出獨立決策的能力。這些決策也許很小,比如何時在日曆上標註一次約會;也許很重大,比如一隻資產數十億美元規模的對衝基金要如何交易。無論是哪一種,人工智能往往都會激起人們的強烈反應。公眾擔心人工智能只會進一步減少就業崗位,為了緩解這種憂慮……

  ……

  撰文:Mark Bergen、Brad Stone

  編輯:孫昊然、鄒世昌

  翻譯:楊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