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扣扣被判死刑:父子和兩個破碎的家
2019年01月08日19:08

  原標題:張扣扣被判死刑:父子和兩個破碎的家

  張扣扣的36歲生日,是在看守所中度過的,就在開庭前兩天。

  1月8日上午九時,張扣扣故意殺人、故意毀壞財物案在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漢中市中院官方微博“漢中中院”對該案庭審過程進行了全程圖文直播。

  張扣扣坐在被告人席上。他的頭髮剃得很短,露出青色的頭皮,上衣是一件黑色的圓領衣,臉上沒有太多表情。

  下午5時40分,法院一審宣判,張扣扣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張扣扣不服判決,當庭提出上訴。

  這是距離案發的第330天。

  對寡居的張福如來說,臨近古稀之年,將面臨兒子死刑的陰霾;而王家的生者在兇案後,離開村中祖宅,連逝者三人的墳塚也刻意避開本村。

  一年前的那場劫難,同時扯碎兩個家庭的平靜。

  庭審結束後,羈押車駛出法院。

  一審當庭宣判死刑

  一個人的信息,在法庭上彙集成簡短的幾句概括:姓名張扣扣,曾用名張小波,1983年出生,漢族,初中文化,案發前在外務工,無前科。

  在檢方的起訴書中,描述了那場殺人事件的導火索和案件經過。

  1996年8月27日,因鄰里糾紛,被告人張扣扣母親汪秀萍,被時年17歲的王家第三子王正軍傷害致死。四個月後,王正軍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2018年春節前後,張扣扣發現王正軍在家過年,便先後購買、準備好帽子、口罩、單刃刀、玩具手槍、汽油瓶等作案工具伺機報復。

  2018年2月15日大年三十那天,包括王家大兒子王校軍、三兒子王正軍在內的王家十餘人上山祭祖,返回行至村委會門口的村道時,張扣扣先後將王正軍、王校軍捅刺至死。

  接下來,張扣扣進入王家院子,持刀捅刺70歲的王自新。後用汽油瓶點燃了王校軍的車。

  案發兩天后的2018年2月17日,張扣扣到公安機關投案。

  1月8日的庭審現場,在辯護律師對被告人提問環節,張扣扣提到主動投案的原因,“我考慮到跑也跑不掉,長痛不如短痛,就去自首了。”

  檢察院對張扣扣提起公訴的罪名有兩項:故意殺人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

  1月7日晚,張扣扣的辯護律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對檢方起訴指控的張扣扣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辯護重點主要圍繞量刑展開,考慮到張扣扣有自首等情節,希望法院能從輕處罰。

  由於案件社會影響重大,證據材料較多,本次開庭前,漢中中院分別於2018年的11月和12月組織兩次庭前會議。

公訴人在庭審中。圖片來自漢中中院微博
公訴人在庭審中。圖片來自漢中中院微博

  第一次庭前會議後,王家書面申請撤回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合議庭評議後裁定予以準許。放棄賠償,這就意味著王家人希望能重判張扣扣。

  辯護律師請求對張扣扣作案時的精神障礙程度出具鑒定的申請被駁回。公訴機關認為其在作案前、作案中及作案思維清晰,精神狀況正常,對自己的行為有辨認和控製能力。

  在公訴人發表意見環節,公訴方認為:被告人張扣扣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犯罪手段特別殘忍、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且主觀惡性極深,罪行極其嚴重,應當依法予以嚴懲。

  自行辯護時,張扣扣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並非源於對社會和工作的不滿。他向法院陳述,“如果我媽不死,我的命運也不會因此改變。”

  辯護人鄧學平的辯護詞中,更多地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表達意見。

  “他有非常悲慘的童年,媽媽在他懷裡斷氣,眼睜睜看著屍體解剖,對他心理造成很大的創傷”,鄧學平認為,幼時的經曆,對他成年後的人生軌跡和選擇產生非常強烈的影響。”

辯護人在庭審中。圖片來自漢中中院微博
辯護人在庭審中。圖片來自漢中中院微博

  控辯雙方在發表第二輪辯護意見時,公訴人建議對被告人判處死刑。

  張扣扣做最後陳述。他對所做的事情供認不諱,並兩次致歉,一個是對被害人家屬,另一個是指給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他說,“希望能夠得到諒解。”

  庭審持續近六個半小時後,15時22分,審判長宣佈休庭。

  庭審中,張家人主動委託律師向法院轉交4萬元的賠償金,希望能對失去三條人命的王家進行經濟上的補償。漢中法院官微顯示,在休庭期間,被害人親屬拒絕就民事賠償部分進行任何形式的調解,也不接受張扣扣親屬的任何賠償。

  17時23分,庭審繼續。漢中市法院一審宣判:張扣扣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張扣扣不服判決,當庭提出上訴。

  庭審結束後張扣扣律師鄧學平接受媒體採訪(1)。

  庭審結束後張扣扣律師鄧學平接受媒體採訪(2)。

  寡居的父親

  開庭前,張家獲得了六個人的旁聽資格。但張扣扣的父親張福如和姐姐張麗波不在其中。

  張福如家,是這個季節村里少有的,屋裡既不燒火也不開電器取暖的人家。

  1月初,漢中地區室外最高溫只有五六度,夜間跌至零度。家裡偶有客人來,手凍得發僵,坐著坐著便不自覺開始搓手。

  已到臘月,張福如的外套是一件不算太厚的藍色中山服。老漢堅持說自己身體好,不怕冷,“下地幹活穿多了還出一身汗。”

  貼身的棉毛衫外還套著一件毛衣——如果僅憑肉眼看,更準確的描述是“一些零碎的舊毛線織物”。

  這樣的細節不經意被外人看到,他有些不好意思,“你看,前面是好的,後面也是好的,還能穿呢。”

  他寶貝這件衣物的真實原因是:那是妻子二十幾年前親手給他織的,也是她生前留下不多的物件之一。

毛衣是妻子生前織的,張福如已經穿了20多年。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毛衣是妻子生前織的,張福如已經穿了20多年。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1996年8月27日,張福如的妻子汪秀萍死於與隔壁王家兄弟的那場撕打中,家中無母,張家的兩個孩子長大後,也大多奔波異鄉。

  女兒張麗波嫁人後和丈夫在石家莊做米皮生意,直到2018年臘月回村探親--那時,距離她上一次回家已相隔七年。兒子張扣扣先是到新疆當兵,退伍後在多地兜轉打工,也是偶爾回家,直到去年出事。

  二十多年來,68歲的張福如大多一個人寡居在家。他極力維持,將家中裡外打理得體面、乾淨。

  2007年,家裡蓋起新房的第一層,6年前又加蓋了二樓。房子是特意為兒女修建的,外牆是統一的白色浮紋瓷磚,朱紅色大門上印著一對金色福字。

  做飯用的柴垛齊齊碼在門口右側,一捆一捆都用黃麻繩繫好。夏季打下來的穀子曬好堆在堂屋的角落,有的已經裝進編織袋待售。現在行情不太好,老漢想再等等,“三千斤穀子,現在賣一塊二一斤,太低了”,他的理想價位是一塊四。

  臨近年關,張福如請人殺了家中唯一一頭豬,肥肥白白的肉塊疊放在竹筐中,連豬圈都特意清理過。

  兒子殺人後,張福如在村里變得沉默。這一年,他甚少同村人閑聊,也不大愛串門。別人不太敢主動來問張扣扣的案子,只是偶爾碰到張福如經過,雙方便點頭問個好。

  張扣扣被羈押後,無人傾訴的獨居生活,有時會讓張福如對周圍的一切變得敏感。

  有時他在家,會從裡面閉上門栓,有人敲門也不開,“誰知道他是來幹什麼的?”

  張福如說,前一晚他接到一個中年男人的電話,對方說要帶他去漢中市最好最隱蔽的酒店,這讓他很警覺,“扣扣的案子馬上開庭,他帶我去那種地方想幹嗎?”

  他說最難過的,是外面的人“編排”(方言,指說閑話)他去世的老婆,說她是“村里最愛罵人的女人”。在張福如眼裡,農村婦女普遍文化水平低,“不都是這樣嗎,你決(罵)我一句,我決你一句。”

  “消失”的王家人

  有好幾次,村民張開嚴(化名)站在自家院子裡,望著一路之隔的對面王自新家,心裡不是滋味,“以前回來看到對面都亮燈,現在看對面是黑的,空的。”

  2018年的臘月三十中午,王家老父王自新、長子王校軍、三子王正軍在祭祀完祖先後,回程途中被張福如的兒子張扣扣持刀殺死。王家二兒子王富軍因在女友家過年,未回老家躲過一劫。

  張王兩家的屋宅相鄰,站在張福如家的二樓,就能看見王家院子的全貌。

從張家二樓望出去,能看見王家的院子。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從張家二樓望出去,能看見王家的院子。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兇案之後,王家人刻意避開這個是非之地,搬離了這裏。按照慣例,王坪村的村民去世後,大多會被埋在附近的四坡山,土生土長落葉歸根。但王家逝者三人的骨灰墳塚,都被家人葬在遠離本村的別處。

  王家人甚少接受媒體採訪,與村中親人的聯繫也不多。過去一年里,王家老母親楊桂英回過老宅幾次,每次都匆匆來去,當天收拾好就離開。

  大約在三個月前,張開嚴看見楊桂英獨自回來,她說取點東西就走。看她一個人著實有些可憐,張開嚴一家便邀她到家中吃飯。

  席間,楊桂英提起了王家兄弟的欠債。

  張開嚴轉述楊桂英的話說,老三王正軍生前做生意虧了很多錢,找大兒子借了10萬,二兒子也幫著貸了20萬,另外還找親戚們借了些,總共三四十萬。得知王正軍和王校軍死後,怕借出的錢收不回,一位債主把王家人告上了法庭。

  新京報記者曾於1月6日下午打電話給王家二兒子王富軍,得知是媒體來電,他說自己“沒時間”,隨後便掛掉電話。

  村里人聊起王家那些欠債,說如果債主上門,王富軍“是肯定還不起的”。2018年初,王富軍在接受《界面》採訪時曾說過,自己是碑壩林場的一名普通工人,離了婚,在單位一個月有3千多元的收入。2016年時,他通過大額信用卡貸款,幫三弟借過20萬元。出事後,這筆債由王富軍自己來背,因為貸款用的他的名字。

  如今,王家的老宅無人打理,一片頹敗之景。

事發後,王家老宅已無人居住。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事發後,王家老宅已無人居住。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門口的背篼用化肥塑料袋壓著,積了厚厚的灰。門上那對福字褪成白灰色。對聯應該是去年春節時貼的,底部還是狗年的圖案。但也只剩下下左側那張,掉色的對聯上半截被撕落大半,聳拉著只露出最後兩個字:平安。

  只有緊閉的大門上那把新鎖,泛著金屬的黃光。

  風波中的村莊

  在鎮上問路,說去三門村,不如直接問張扣扣家在哪裡來得更清晰。當地人都知道“那個發生大案的村子”,手一抬,“往王坪走,順著路一直往前就到了。”

  這裏最新的行政名稱叫新集鎮王坪村,是過去的三門和竹廠庵兩村合併後的新村。

  還有不到一個月就是傳統春節,沉寂許久的村莊迎來一年中最熱鬧的時節。外出打工的青壯年帶著孩子們陸續回鄉,他們從深圳的製造廠、張家口的米皮店、新疆的建築工地趕回老家。

  散佈在全國各地的漢中米皮店,很多都是新集人開起來的。這門和家鄉美食相關的手藝,幫助他們在一個個陌生的城市立足,也回饋給新集鎮“面皮之鄉”的美譽。

  在歸鄉人眼中,過去這一年村子的外觀變化不大,他們調侃,“就算再過五年回來,也還是這樣。”

  但發生這樁震驚全國的殺人事件後,多少讓村子有些不一樣了。

  在陝西省外,漢中成為張扣扣案的地標。在河北打工的張洋(化名)說,別人一聽他來自漢中,會主動問,“知道張扣扣不?”他沒好意思直說,那就是我鄰居。

  影響範圍再縮小到村子裡。張扣扣的一個未婚堂弟,長輩們想給他介紹個外村的女生,那邊聽到男方來自王坪村,連連拒絕“算了算了。”

  在網上,有人把張扣扣案稱作替母複仇,但村里不少人覺得不準確,他們更願意將整件事中立地評價為“那個悲劇”。

  在村民們的敘述里,王家、張家,原本都在村里有著不錯的口碑。王家兄弟和睦,張家老父勤快、兒子聽話,村民們都能零零散散說出些與兩家相關的故事。同住一個村,多少都有過互相幫襯和愉快相處的經曆。

  事實上,村民們對於張扣扣案有著說不清的複雜感情。

  一方面,他們感慨,背著三條人命的張扣扣審判的結果幾乎是定局,“神仙也救不了他”、“開庭了生死一句話”,但這些話之後,更多地跟著帶有轉折的惋惜,“可惜個娃,挺好個娃”、“本性真不壞,他就是犯了渾事”。

  村民們更願意相信,張扣扣舉刀殺人,大多源於童年陰影。總結下來,是兩家人之間的小矛盾沒處理好,沒被重視,最後引發大禍。

  印象中的兒子

  張扣扣出生時,張福如32歲。平日裡,張福如說話語速很快,一秒鍾能蹦出好幾個帶著陝西方言的字詞。但在父親這個角色,他變得不善言辭。

  早些年,為了養家,張福如還在村里做些木工,最遠的活兒做到鄰近的高台鎮胡家塘。過去這一年,農村的新房陸續蓋得差不多了,木匠活減少,他便回歸務農的本行,種稻子和玉米。

張福如已經68歲,他在院子裡翻兒子的照片冊。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張福如已經68歲,他在院子裡翻兒子的照片冊。新京報記者杜雯雯 攝

  一直以來,張福如都未曾教過兒女做農民的核心技能:種地插秧。他想著,“教人太費工夫,不如自己幹得快”,其實,內心深處有私念,“希望他們以後不要種地。”

  張扣扣供述了這些年在外的經曆,他稱1999年7月初中畢業,半年後在新疆打工一年,年底回家。從2001年12月17日到2003年11月,他在新疆的一個武警部隊服役兩年,之後至2014年他因找工作,多次被騙入傳銷組織。他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有一年,他和村里幾個同輩,被慫恿到河南學挖掘機,結果被騙入傳銷窩點,他當時就想“以後要碰到騙他學挖掘機的人,非要整死那人“。

  2017年5月到8月他在太平洋斐濟島國打工3個月,在國外條件差,吃得也不好,工資也不高,公司領導還愛罵人,於是他又回到了老家。

  張扣扣稱,這些年他在外打工多次被騙,生活、工作也不太順利,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錢,但是他這些年來也沒有掙到錢,手頭上也沒有多少存款,平時也是勒緊褲腰帶生活。思想上壓力非常大,臘月十幾日為了安裝電表的事情和他父親大吵了一架,吵完架心裡火很大,心想過了年不知道到底該幹啥,現在生活不如意,打工也看不到希望。

  有一年冬天,張扣扣給父親買回一件衣服,鮮紅的顏色。老漢覺得彆扭,到最後也沒穿,“我穿那個衣服不對頭!”兩人僵持鬥嘴了半天,氣得張扣扣甩出一句,“不買了,以後都不買了。”

  張扣扣與父親間鮮有親密、深層的對話,比如,“扣扣從來不和我說感情的事。”

  唯有一次,兒子曾主動向他“示弱”。

  沒能闖出成績,還被騙入傳銷組織,傲氣的年輕人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一天,張扣扣撥通家裡電話時帶著試探的語氣,“爸爸,我能回來嗎?真的能回來嗎?”

  在家的老父親只擔心孩子的安全,哪裡真的會在乎損失了幾文錢,他衝著電話那頭的兒子大聲喊,“真的,真的,快回來。”

  新京報記者 杜雯雯 編輯胡傑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