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若英及《後來的我們》被訴不正當競爭 片方回應
2019年01月08日19:02

  原標題:劉若英及《後來的我們》片方被訴不正當競爭,片方回應:誹謗

  繼退票事件後,女星劉若英執導的電影《後來的我們》再惹“麻煩”。1月7日,網友“出品人布衣翁”曬出數張截圖,稱已將劉若英及《後來的我們》片方多家公司訴至法院,訴由系不正當競爭。

  上述網友曬出的武漢中院司法公開網上服務平台截圖顯示,該案原告系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及自然人黃乾生,被告則包括劉若英、葉茹婷及霍爾果斯英兒電影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

武漢中院司法公開網上服務平台上顯示的案件信息,該案被告包括劉若英
武漢中院司法公開網上服務平台上顯示的案件信息,該案被告包括劉若英

  針對此事,《後來的我們》電影官微於7日19點52分發佈聲明稱,武漢某公司今日在微博散佈法院資訊截圖,控告《後來的我們》片方,其提告內容不實。聲明還稱,武漢某公司一系列相關動作已構成事實誹謗。

  1月8日,網名為“出品人布衣翁”的翁宏才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介紹,他們有相關證人,也有雙方往來郵件等作為證據。不過,翁表示目前暫不方便向媒體提供相關證據,“光律師費和訴訟費也得好大一筆錢,如果我們沒有相關證據,也不會起訴他們。”

  劉若英等被訴不正當競爭

  1月7日,認證信息為“華語傳媒董事長、出品人、攝影師翁宏才”的新浪微博用戶“出品人布衣翁”,在其微博發文稱:“劉若英‘借’《後來的我們》賺的盆滿缽滿,有沒有考慮到我們被侵權者的感受,忍無可忍,無需再忍,起訴了。”

  該條微博配圖為四張武漢中院司法公開網上服務平台截圖,截圖顯示,武漢中院於2018年12月4日受理該案,案由為不正當競爭糾紛。原告為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及自然人黃乾生,被告則包括劉若英、葉茹婷及霍爾果斯英兒電影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

  “出品人布衣翁”隨後又發佈數條內容相近的微博回應網友,“我們創作了電影劇本《後來》並進行主創策劃,購買了歌曲《後來》的版權並使用授權。通過劉若英的經紀人、電影《後來的我們》的總策劃、總製片人葉茹婷,聘請劉若英做該片導演。但劉若英、葉茹婷剽竊了我們的劇本及擬拍項目拍攝了電影《後來的我們》。”

  針對此事,電影《後來的我們》官微於7日19點52分發佈聲明稱,武漢某公司在微博散佈法院資訊截圖,指控《後來的我們》片方,其提告內容為不實指控。

  上述聲明還稱,“本片方在此重申,《後來的我們》是根據短篇小說《過年回家》改編的故事,知識產權上從未侵害任何其他個人或公司權益。武漢某公司一系列相關動作已構成事實誹謗。本片方已採集相關證據,將即刻對其提告,對本片方相關不實指控所造成的名譽損失,必追究其責。”

  片方律師聲明稱不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

  1月8日13點55分,電影《後來的我們》官微再次發聲“硬氣回應”:“電影《後來的我們》,依法採取一切必要的法律手段,堅決追究侵犯名譽權行為的法律責任。創作者的合法權益和名譽,不容惡意踐踏。”

  上述回應還配發了一份律師聲明,該聲明稱:“近期,網絡上出現“電影《後來的我們》被告不正當競爭”的信息。在此基礎上,部分媒體及個人為博取公眾關注,在沒有進行調查核實,且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於網絡上發佈了大量不實信息。對影片《後來的我們》的出品方及劉若英女士、葉茹婷女士等人進行惡意詆毀、中傷,且上述不實信息已經被大量的閱讀及轉載,嚴重侵害了影片《後來的我們》出品方、劉若英女士、葉茹婷女士等相關公司和個人的合法權益。”

  該聲明稱,關於被訴一事,電影《後來的我們》出品方尚未收到法院送達的相關法律文書,對此事並不知情。出品方現已委託律師進行核實並瞭解相關情況,如屬實,將積極應訴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上述聲明還稱,影片《後來的我們》系根據劉若英於2010年創作的小說《回家過年》改編而成,該小說已經發表於劉若英的散文集《我的不完美》一書中,小說著作權由劉若英享有。影片《後來的我們》在創作、策劃、拍攝、發行等環節均依法合規,不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

  關於“出品人布衣翁”的相關言論,上述聲明表示,其於微博中發佈和傳播了大量不實信息,甚至誹謗劉若英女士、葉茹婷女士剽竊了其劇本及擬拍項目,進而拍攝了電影《後來的我們》。針對於此,電影《後來的我們》出品方要求立即刪除相關不實信息,並作出公開道歉,消除不良影響。

  去年曾訴至法院

  1月8日下午,網名為“出品人布衣翁”的翁宏才通過電話向澎湃新聞介紹了此事經過。工商檔案等信息顯示,翁宏才系武漢華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

  翁宏才表示,武漢華語公司曾與武漢光亞文化藝術公司簽訂過相關合作協議,聯合出品電影《後來》,並請人創作了劇本。他們曾通過相關人士,聯繫到劉若英團隊,商議合作事項,並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給劉若英團隊發去了電影《後來》的劇本,但雙方最終未能合作。

  翁宏才向澎湃新聞介紹,在此過程中,他們雖未和劉若英團隊簽訂合作協議等文書,但有相關證人知情,也有雙方往來郵件等作為證據。不過,翁宏才表示,目前暫不方便向媒體提供相關證據,“光律師費和訴訟費也得好大一筆錢,如果我們沒有相關證據,也不會起訴他們。”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裁定書顯示,2018年5月22日,湖北高院曾對一起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立案。該案原告為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武漢華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被告名單則與此次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一致,為自然人劉若英、葉茹婷及霍爾果斯英兒電影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裁定書顯示,武漢光亞公司、武漢華語公司曾將劉若英等訴至湖北高院,案由繫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

  湖北高院(2018)鄂民初44號民事裁定書顯示,對上述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湖北高院於2018年5月22日立案。原告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武漢華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在法院依法送達交納訴訟費用通知後,未在七日內預交案件受理費。

  2018年6月15日,湖北高院裁定該案按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武漢華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撤回起訴處理。

  對此,翁宏才向澎湃新聞解釋稱,他們和律師團隊商議分析後,決定不打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又經過幾個月蒐集證據等準備工作後,重新以武漢光亞文化藝術公司和項目製片人黃乾生為原告,以不正當競爭糾紛為案由,重新提起訴訟,索賠7000萬元,“最終索賠多少,也得看對方態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