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攝影技術的演變歷程 照相機的200年消亡史
2019年01月07日08:27

  打開微信掃一掃支付,拍一段寵物視頻上傳抖音,用淘寶拍照識別商品。在攝影術誕生後 180 年的 2019,鏡頭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歷史上第一張照片曝光要 8 小時,曾經拍照還要衝洗膠卷,而如今手機標配鏡頭,哢嚓按下快門,一張照片就出爐了。攝影技術是怎麼演變到如今這個階段的?有哪些公司和產品推動了演變發生?演變帶走了什麼,留下了什麼?帶著這些疑問,我們回顧了一番攝影技術的演變歷程。

  攝影走向大眾

  世界上第一張照片要追溯到 193 年前。第一次工業革命期間,歐洲科學家們通過研究增進了對感光物質和物影成像的理解。1826 年,從小對發明很感興趣的法國人尼埃普斯,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利用日光蝕刻法拍攝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張存世照片:《窗外風景》。

▲ 這是經過修復的照片,原來的照片根本看不出細節
▲ 這是經過修復的照片,原來的照片根本看不出細節

  尼埃普斯曝光了足足 8 個小時才獲得了這張照片。為了改進曝光成像時間,他找到了舞美設計師達蓋爾。兩人一起合作改進技術,最終於 1839 年發佈了達蓋爾攝影術。這是人類歷史上攝影技術真正的開端。

▲ 達蓋爾拍攝的《巴黎寺院街》是世界上第一張被售出的照片
▲ 達蓋爾拍攝的《巴黎寺院街》是世界上第一張被售出的照片

  在隨後 50 年間,儘管攝影技術一直在縮短曝光時間上演進,誕生了濕版攝影工藝和干版攝影工藝,但整套攝影設備依然非常笨重、且不易攜帶。

  《中國攝影》一篇文章這樣描述 19 世紀中期流行的濕版攝影法,‘攝影師外出拍攝時必須攜帶著遮光的帳篷、化學藥品、玻璃片、笨重的支架以及一壺水,全套裝備通常是整整一馬車’。

▲ 馬車是濕版攝影法的標配
▲ 馬車是濕版攝影法的標配

  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根本負擔不起,學習成本也很高。讓攝影變得輕便、並且走向大眾的人,是喬治·伊斯曼(George Eastman)。

▲ 喬治·伊斯曼
▲ 喬治·伊斯曼

  1880 年,在銀行工作的伊斯曼辭去了職務,專心研究照片拍攝技術。他嚐試用一種透明的材料作為曝光底片,並且於 1884 年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款膠卷底片。為了推廣膠卷,他在 1888 年又推出了一種傻瓜式的盒式照相機。

▲ 胸前的就是柯達盒式相機拍照
▲ 胸前的就是柯達盒式相機拍照

  伊斯曼給自己的照相機和膠捲起名為‘柯達’,因為‘聽起來就像相機快門聲一樣幹脆’。伴隨著‘你只需按動快門,剩下的交給我們來做’這句著名的口號,柯達盒式照相機和膠卷正式推向市場。

▲ 1888 年在紐約刊登的柯達相機廣告
▲ 1888 年在紐約刊登的柯達相機廣告

  這句口號不是一句空話。沒有任何經驗的消費者,借助柯達盒式照相機,也可以輕易拍出一張照片。他們只需花 25 美元購買柯達盒式照相機後,只需按下快門,待拍完 100 張底片再花 10 美元寄回柯達,由工廠衝洗、印製照片並裝幀,再把相機裝入新膠卷後連同照片寄回。

▲ 柯達工廠里,衝洗底片的女工
▲ 柯達工廠里,衝洗底片的女工

  傻瓜式的操作、較低的學習和金錢成本,讓柯達盒式照相機在市場取得很大成功,以至於伊斯曼都把 1881 年成立的‘伊斯曼干版公司’改名為‘伊斯曼柯達’。

▲ 伊斯曼柯達早起的總部
▲ 伊斯曼柯達早起的總部

  1900 年,柯達又推出售價僅為 1 美元的勃朗寧(Brownie)盒式相機,讓更多人都能負擔得起。自此,照相機變成大眾消費品,大眾攝影時代來臨。

▲ 勃朗寧(Brownie)盒式相機
▲ 勃朗寧(Brownie)盒式相機

  35 年後,柯達又推出了經典的彩色膠片柯達克羅姆(kodakchrome), 推動攝影進入彩色時代。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1985 年 6 月那張著名的封面《阿富汗女孩》,正是馬格南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Steve McCurry)用柯達克羅姆膠片拍攝的。

  1963 年,柯達再次推出革命性產品系列——傻瓜相機 Instamatic。這一系列產品將膠卷盒製作成獨立暗盒,可以在任何自然環境中打開相機後蓋更換膠卷,並且具備自動曝光功能,讓消費者操作完全‘傻瓜化’。

  發佈第二年,Instamatic 銷售 750 萬架,創下了照相機銷量的最高記錄。20 世紀 60 年代和 70 年代期間,Instamatic 共銷售了 6000 萬台,成為柯達最賺錢的產品系列。

  得益於多款產品成功,柯達在 20 世紀 60-70 年代的地位如日中天,成為攝影的代名詞。根據 HowMuch.Net 網站的統計,如果考慮通貨膨脹因素,1967 年柯達的市值高達 1770 億美元,僅排在 IBM 和 AT&T 之後。哈佛商學院 2005 年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截止 1975 年,柯達壟斷了美國 90% 的膠卷市場以及 85% 的相機市場份額。

  在柯達巨大光環之下,寶麗來的創新顯得尤為珍貴。1948 年,寶麗來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即時成像相機 Polaroid 95,拍照之後一分多鍾就能顯影,開創了‘寶麗來’這個品類。

  當時,柯達並不擔心寶麗來會成為自己的對手,還為寶麗來生產了 20 年膠卷。沒曾想,寶麗來後來通過接連推出新品、降低價格門檻的方式,逐漸走向大眾,成為年輕人群體中的潮品。柯達不得不在 1976 年推出自己的即時成像相機和膠卷,但最終因寶麗來的訴訟退出了這個市場。

  如果說柯達讓攝影平民化,寶麗來則是讓攝影即時化、分享化,就像今天的 iPhone 和其他手機,讓人們拍完照片後可以馬上分享出去。事實上,喬布斯也確實非常欣賞寶麗來的發明者埃德溫 · 蘭德(Edwin H。 Land)。喬布斯曾對為他寫自傳的沃爾特 · 艾薩克森說,他和蘭德一樣,十分尊敬‘人性和科學’的結合。

  直到今天,寶麗來所開創的寶麗來品類,依然在年輕人中非常受歡迎。有意思的是,Instagram 圖標設計靈感,也是來自寶麗來的 OneStep 彩虹機。

▲ 左是 Instagram,右是寶麗來 OneStep 彩虹機
▲ 左是 Instagram,右是寶麗來 OneStep 彩虹機

  數碼相機和手機的萌芽

  在柯達如日中天的 20 世紀 60、70 年代,正孕育著數碼相機和手機的未來。

  1969 年,貝爾實驗室的科學家維拉·博伊爾(Willard S.Boyle)在上司要求下,和喬治·史密斯一起在短短幾個月之內,發明出來了電荷耦合元件(Charge-coupled Device,以下簡稱 CCD),能夠將光學影像轉換為電子信號,自此奠定了數碼相機的根基。

  有意思的是,博伊爾和史密斯原先發明 CCD,是作存儲用途,但後來卻因 CCD 在相機領域的貢獻,兩人在 2009 年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同樣是 1969 年,阿帕網(ARPANet)正式投入運行。阿帕網是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署組建的計算機網絡,最初只有研究機構、大學和軍事機構才能進入這個網絡。阿帕網相關技術後來成為互聯網的基礎,而互聯網徹底改變了大眾使用相機的習慣和目的。

  1975 年,伊斯曼柯達的史蒂文·賽尚(Steven Sasson)基於 CCD 發明出了全球第一部數碼相機。是的,讓柯達走向衰落的數碼相機,誕生在柯達。

▲ 史蒂文·賽尚和第一台數碼相機
▲ 史蒂文·賽尚和第一台數碼相機

  和所有消費者設備的始祖一樣,第一部數碼相機完全看不出會大範圍流行的潛力:解像度僅為 100X100,從拍攝到寫入要 23 秒。整機重 3.6 千克,是如今流行的專業數碼單反Canon 5D3 機身重量的約 3.8 倍。

  除了上面這些,第一部數碼相機還有個缺點:只能拍攝黑白照片。不過,僅僅一年後,同樣任職伊斯曼·柯達的布萊斯·拜耳(Bryce Edward Bayer)解決了這個問題。他發明了拜耳濾鏡(Bayer Filter),得以較低成本讓 CCD 記錄下彩色信息。

  第一部數碼相機被發明出來的前兩年(1973 年),第一部手機 Dyna TAC 在Motorola的實驗室里誕生,馬丁·庫帕成了‘手機之父’。有傳言,馬丁·庫帕用手機打的第一個電話,正是打給了上文提到的貝爾實驗室。當時,貝爾實驗室正和Motorola在通信領域展開激烈競爭。

▲ 馬丁·庫帕和第一台手機
▲ 馬丁·庫帕和第一台手機

  事實上,柯達在數碼相機這個領域還有好幾個第一。1991 年,柯達推出了第一部面向民用數碼單反 DCS100 ,採用Nikon的膠片相機機身,售價在 1 萬至 2 萬美元之間。

  1994 年,柯達聯合Apple推出第一款消費級數碼相機——QuickTake 100,可連接 Mac 使用,售價 749 美元。由於柯達擔心影響自己的膠片業務,才沒有用自己的品牌命名。

  今天你很難想像,1992 年至 2000 年間,數碼相機市場是柯達的天下。通過改造Nikon或Canon膠片機身,加入 CCD 傳感器,柯達在專業數碼單反領域佔據了統治地位。溫哥華太陽報成為世界上第一家全部採用數碼相機的報紙媒體,也得益於柯達的推動。

  但最終,由於沒有設計和生產機身的能力,柯達在後來的競賽中被Nikon和Canon超越。

  手機攝影時代

  手機和數碼相機在 20 世紀 70 年代中期被發明出來後,兩者各自發展,手機的歸手機,相機的歸相機。直到 1999-2000 年,手機和相機才狹路相逢。

  2000 年,Sharp在日本聯合運營商 J-Phone(現在的軟銀移動)推出了全球首款拍照手機 J-SH04。

  這款手機的鏡頭只有 11 萬像素,沒有自動對焦,沒有閃光燈。在鏡頭附件有一塊小鏡子,方便自拍。售價將近 500 美元的 J-SH04 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多少關注,但啟發了其他手機廠商,開啟了拍照手機的大門。

  此後幾年里,手機廠商不斷提高鏡頭的像素。Sharp在 2003 年發佈 J-SH53,將鏡頭像素提高到 100 萬;Samsung在 2006 年推出 SCH-B600,將鏡頭像素提高到 1000 萬;Nokia在 2012 年發佈 808 PureView,將鏡頭像素提高到恐怖的 4100 萬。

▲ Nokia 808 PureView
▲ Nokia 808 PureView

  另一邊,相機廠商在 2000 年左右定下了專業級單反和卡片機兩條腿走路的發展基調。

  1999 年 6 月,和柯達合作破裂的Nikon,為了搶 2000 年雪梨奧運會的窗口,發佈了旗下第一款主打運動攝影的數碼單反 D1。Nikon D1 雖然是台 APS-C 畫幅的相機,有效像素也只有 266 萬,但由於當時數碼單反動輒數萬美元,而Nikon D1 機身 僅需 5580 美元,讓很多新聞媒體喜出望外。

  2000 年,Canon推出了第一款採用 CMOS 傳感器的數碼單反 D30。雖然 CMOS 傳感器在畫質上要遜色 CCD 不少,但是有易於製造、成本低等特點。Canon此後依託於 CMOS 傳感器得到了快速發展。

  Nikon D1 和Canon D30 的推出,不僅打破了柯達在數碼單反領域的統治,也讓很多搖擺不定的相機廠商,堅定了研發數碼單反相機的道路。與此同時,數碼相機也在往小型化、傻瓜操作化發展。Canon PowerShot 系列、卡西歐 Exilim 系列等相機,都助推了這股潮流。

  2008 年,Apple推出了 iPhone 3G,這是第一款支援 App Store 第三方應用程式的 iPhone。得益於Apple這一轉變,才有了圖片社交平台 Instagram、圖片編輯軟件 Snapseed 等一眾影響了數碼攝影的 App。

▲ iPhone 3G 上的 App Store
▲ iPhone 3G 上的 App Store

  同年,Nokia賣出 4.6 億部帶鏡頭的手機,超過了柯達賣出膠片相機的數量,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相機製造商’。

  經過前幾年的鋪墊和積累,2010 年成為手機攝影和數碼相機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這一年,iPhone 4 發佈,雖然後置 iSight 鏡頭只有 500 萬像素,但通過軟件操作界面和優化算法,讓手機拍照的用戶體驗和成像質量上了一個台階。

  和 iPhone 4 採用同樣 CMOS 傳感器的Motorola Atrix 4G,成像質量完全不同與之相比。其他 Android 手機廠商開始覺醒,跳出像素之爭,在鏡頭、處理器、優化算法等方面發力。

  同年,Instagram 誕生,讓普羅大眾用手機拍攝的照片,有了一個可以分享的移動原生平台。此外,海外主流運營商開始規模建設 4G,圖片和視頻傳輸變得更快更便宜。

  也是這一年,全球數碼相機出貨量達到頂峰——1.21 億台,隨後逐年下跌。而在 2003 年-2010 年,數碼相機幾乎每年都維持著正向增長。

  另外一個標誌性事件是,2011 年 6 月,發佈僅一年、像素僅有 500 萬的 iPhone 4,超越Nikon發佈 3 年、像素有 1200 萬的 D90,成為 Flickr 上最受歡迎的拍照設備。2004 年成立的 Flickr 是一個照片存儲和分享平台,聚集了大量的專業攝影師和攝影發燒友。

  Nikon D90 長期以來都是 Flickr 上最受歡迎相機,iPhone 4 的超越意味著手機攝影逐漸被專業攝影師群體所接受。

  一年後,專業新聞機構開始在正規報導中採用 iPhone 拍攝的照片和 Instagram。2012 年,桑迪颶風肆虐,《時代》雜誌先驅性地以 Instagram 為主陣地,找來五名專業攝影師,讓他們在《時代》的 Instagram 上發佈新聞照片。其中一張照片甚至被選作《時代》的封面。

  也正是在 2012 年,一代相機巨頭伊斯曼柯達宣佈破產重組。

  時至今日,鏡頭已經成為手機標配,單反相機仍被專業工作者青睞,低端卡片機幾乎銷聲匿跡。掌握了廣大消費者拍攝這一動作主導權的,從傳統相機公司變成了科技公司。2017 年,Snap 上市時,自我定位為‘一家相機公司’,雖然它並沒有生產過一個鏡頭。抖音、快手以及一眾直播 App,吃的也是手機鏡頭普及的紅利。Instagram 更不用說了,幾乎是手機攝影的代名詞。

  但在科技公司看來,手機鏡頭用處不止拍照。2017 年,Apple在 iPhone X 上引入 3D 人臉識別,鏡頭變成了身份驗證裝置。同年年,Apple和 Google 相繼推出 AR 開發者套件,鏡頭變成了虛擬和現實融合的入口。在 Google Lens 和 Google 翻譯里,鏡頭又變成了圖像識別器。

  柯達在推廣盒式照相機和膠卷時用的廣告語是:‘你只需按動快門,剩下的交給我們來做’。如今科技公司們能幫用戶做的,已經不止是呈現一張照片了。

  本文來自愛範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