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西岸第四能爭冠?沒了占士才知道真殘忍
2019年01月07日14:23

湖人舉步維艱
湖人舉步維艱

  全場僅得到86分,全場投籃命中率只有36.8%,22分脆敗對手,這就是洛杉磯湖人這場比賽的發揮。在木狼的主場標靶中心,他們又一次交出了令人失望的表現。

  明尼蘇達的冷風始終在吹,直至吹進洛杉磯湖人每一名球員的心裡,讓他們的狼狽最終無處躲藏——這片場地之上湖人已經遭遇了對對手的七連敗。洛杉磯湖人上一次作客戰勝明尼蘇達木狼,還要追溯到2015年3月26日。那一年,勒邦-占士還沒有捧起讓他獲得“我是史上最佳”這種強烈幸福感的冠軍獎盃;那一年,那個男人也還未展開浩浩蕩蕩的退役巡演。

  就在十多天之前的聖誕大戰,脆勝衛冕冠軍金州勇士後的興奮仍有餘溫,縱然全隊上下都在表達這隻是一場普通的常規賽,但攻下硬仗讓當時還處在西岸第四的湖人收穫了已步入強隊行列的美好幻想,然而近六戰五負,排名跌至西岸第八,現實對湖人的回應又是這麼的不合時宜。

  在與明尼蘇達木狼比賽之後,湖人教練禾頓對球隊的表現做出了評價:“在我們恢復健康之前,你必須帶著一些激情和鬥志在這個聯盟中打球。即便健康時期贏球已經夠難了,所以傷兵滿營時你需要加倍努力。”

  禾頓以這樣的方式激勵全隊,但從他的字裡行間你也能讀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無奈——傷病,是掣肘湖人最主要的原因。

  此時,我們討論的點依舊要回到聖誕大戰洛杉磯湖人與金州勇士的那場焦點戰,如果時光倒回這或許是湖人最想避免的一場比賽。比賽第三節,勒邦-占士在一次進攻中腹股溝拉傷隨後退出比賽。出於對34歲老將的保護,生涯出勤率超過94%進入了觀察名單。

  同樣,那場比賽也成為了朗度休戰之前的最後一場比賽。在貢獻了15分10次助攻的雙雙表現後朗度接受了無名指韌帶修復手術,復出的時間直奔二月。

  傷病之下的衍生出了最殘酷的事實:自勒邦-占士因傷休戰之後,洛杉磯湖人在過去的六場比賽中進攻效率僅為99.4,排在同期聯盟的倒數第一。

  勒邦-占士與朗度的傷停是湖人絕不願看到的,失去兩位進攻端的組織者讓他們在西岸的處境岌岌可危,但在當時從另一種角度考慮,這也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洛杉磯湖人的賽程即將過半,在占士身邊學習半個賽季之後年輕人們到底成長到了怎樣的程度,讓他們在不依靠占士的情況下參與到比賽中無疑是一個寶貴的檢驗機會。

  起初的陣痛在所難免,湖人接連敗給帝王、快艇,然而失敗無法完全掩蓋住湖人追尋的亮點。凱爾-古斯馬的出色發揮沒有令支持他的人失望,對陣薩克拉門托帝王,砍下全場最高的33分9個籃板,也追平了自己本賽季的最高分;對陣洛杉磯快艇,斬獲全隊最高的24分8個籃板5次助攻。

  失去勒邦-占士與朗度後的第三場,湖人在主場成功復仇帝王止住了連敗的頹勢。古斯馬、恩格林、波爾以及哈特合砍74分彷彿成為了一個信號,在逐漸適應後他們正步入正軌。

  不過新的考驗很快來臨,四天前洛杉磯湖人與俄克拉荷馬雷霆比賽的第二節,凱爾-古斯馬在湖人隊醫的陪同下返回了更衣室,隨後他被確認為腰背部挫傷持續缺陣。

  在已經缺少了兩位控場達人的艱難處境後,湖人又失去了現有陣中攻堅能力最強的球員,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不那麼順遂的境況往往需要整個團隊更加高昂的鬥志,就像重複在禾頓口中的——“我們不能坐在這裏為自己找藉口。我們需要設法參與競爭,努力打球,給我們贏球的機會。”

  但很可惜,至少最近幾場比賽你很難在湖人身上看到他們對勝利的渴望。

  在與雷霆的比賽一系列混亂的進攻場面葬送好局後,鏡頭對準了看台上的三位神情凝重的大佬,湖人總經理羅勃-佩林卡、湖人運營總裁魔術師-莊遜和因傷休戰的勒邦-占士顯然對球隊最後兩分鐘的發揮不太滿意。

  只是,三人嚴肅的態度沒能激發出年輕人們的神勇發揮,更無法阻止洛杉磯湖人的一瀉千里,迎接他們的是又一波三連敗。

  執迷單打、末節頭鐵的布蘭登-恩格林為湖人此前的失利埋單,也成為了球迷反復開會的對象。而這場比賽恩格林的發揮依舊難以令人滿意,16投5中只得13分,比賽早早進入了垃圾時間。

  第三節比賽4分30秒,在利用贊特拿的掩護後恩格林殺向籃下,然而他並未獲得很好的出手空間,面對面前的唐斯以及身旁的威金斯,恩格林的強行拋投被兩人聯手扇飛。

  這一回合猶如恩格林近期災難性發揮的縮影,也充分暴露了他平均水準之下的閱讀防守的能力,第三節他再次交出4投0中這樣不及格的答卷。

  客觀而論,儘管發揮欠佳,但若將所有引發球隊失利的問題歸咎到布蘭登-恩格林一個人的身上未免有失公允。洛杉磯湖人這一段的掙扎之中,沒有任何一名球員可以獨善其身。

  朗素-波爾的發揮起伏太大,他能在上一場與紐約人的比賽中甩進五記三分得到17分,也能在今天的比賽中4投0中,一分未得;祖殊-哈特在與雷霆的比賽中摘下了15個籃板,卻始終找不回自己外線的存在感。三連敗期間,哈特在三分線外合計22投只有4中,命中率僅僅18.2%。

  如果說前兩場惜敗於雷霆和紐約人給湖人眾將的感觸更多的是遺憾,那麼今天輸給明尼蘇達木狼則應該是羞恥。恩格林、波爾與哈特三人在第三節彼此謙讓合計10投0中,誰也不肯率先成為帶動球隊吹響反擊號角的英雄。

  面對維基斯的防守,恩格林的強行單打不中,隨後被威金斯打成反擊二加一;

  朗素-波爾突到籃下無法出手,隨後慌亂的傳球出現失誤;

  祖殊-哈特推起了反擊,卻被緊貼著的祖殊-奧科吉狠狠蓋掉;

  這次受阻讓哈特很不服氣,緊接著進攻中他將所有的力量用於與奧科吉的對抗上,結果導致身體失衡後上籃再次被唐斯蓋掉。

  這些莽撞、慌亂、缺乏思考的回合交織成此時難看的場面,也讓蘭斯-史提芬森感到萬分不解:“我認為我們仍然有能力贏球,我們必須相信這一點。我感覺我們的球員現在不相信這件事。我們讓球員傷缺的藉口影響到自己。我認為我們可以憑藉現有的陣容贏球。只是必須拚命打球。”

  而泰臣-贊特拿也擁有著與史提芬森相同的觀點:“說實話,我們應該更好地投入競爭,一個回合接一個回合,我們必須全力競爭。在當前的局面下,我不認為我們全力以赴地投入了競爭。”

  在兩天前洛杉磯湖人不敵紐約紐約人之後,蘭斯-史提芬森在接受採訪時用一段充滿責任感的發言收尾:“我必須擔起責任。我要承擔全部重任。必須擔當那個老將的角色,擔當那名領袖,要帶動我的隊友,這樣我們就能贏下這些比賽了。”

  這段與史提芬森如今角色有些衝突的發言招致了一些不屑的目光,然而比史提芬森以領袖自稱發言更諷刺的是,在被木狼痛揍的比賽中,全隊上下最有領袖氣質的恰恰是被人們取笑的蘭斯-史提芬森。全場出戰27分鐘,他得到了全隊最高的14分和6次助攻,只是這樣的貢獻根本無法將球隊拽出泥潭。

  原因無他,多年的曆練造就了史提芬森更強的心理承受能力,也讓他更能理解禾頓賽前對全隊的動員——“我們經歷了許多傷病,那些傷員們對我們非常重要,但我們必須為球場上的彼此而戰。這很令人沮喪,但沒人會可憐我們,是時候振作起來。”

  主力缺陣,人員短缺,真正被寄予厚望的年輕人們又無法在逆境中用信唸點亮自己從而站出來給與球隊幫助,這就是洛杉磯湖人此刻的窘迫處境,而且看上去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與明尼蘇達木狼的比賽之後,蘭斯-史提芬森在在Instagram上傳了一張自己的比賽照片,並配上了文字:“我知道有時候事情看起來會很難,但一定要記住:在每一個黑暗的夜晚之後,都有一個光明的白天。所以不管有多困難,都要挺起胸,抬起頭,去解決困難。”

  史提芬森流露出他信念的文字像極了保羅-科埃略所著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那句經典——最黑暗的時刻,出現在黎明之前。而這本讀物,正是勒邦-占士上個賽季瘋狂季後賽之旅最近的見證者。

  洛杉磯湖人此刻的艱難算不上巨大的困境,隨著勒邦-占士以及朗度和古斯馬的回歸,人員齊整的他們會漸漸找回戰鬥力,戰績也會重新攀升。但勒邦-占士的確應該考慮將這本著名寓言小說的觀後感分享給湖人的年輕人們,他們需要認真思考的是究竟該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比賽,又該以怎樣的方式展現出自我的追求。

  畢竟,傷兵滿營之下的失利對於湖人的球迷而言並非無法接受,只是人們希望看到的是即使拚盡全力仍然與勝利擦肩,而不是以一種放棄自我的混亂姿態淪為任人宰割的羔羊。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