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點名指控鈕承澤】拍床戲貼胸貼上陣 柯奐如:對方僅使用了保險套
2019年01月07日07:00

導演鈕承澤上月被指涉性侵新片《跑馬》女工作人員,鈕承澤以雙方「正朝男女朋友方向進行的關係」作辯解,後來他被檢方諭令以150萬台幣(約港幣39萬元)及限制其住居、出境、出海保釋。後來亦有不少人公開自己被鈕承澤涉嫌以不同程度的方式去侵犯的經歷;包括07年自導自演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就傳出迫柯奐如全裸跟他拍床戲。

星期日柯奐如在fb撰文,寫下當時的經過。她未有指名道姓,但各家媒體都相信,文中所指的「對方」就是鈕承澤。她說當時接到「對方親自打來的邀請電話」時,心情是「眼神發亮、臉頰發燙、心情興奮的難以形容的熱切心情。」

而當時拍攝床戲時,「為畫面設想、身體不希望留有痕跡,全身僅貼了胸貼,就上場」,不過對方卻說:「他不會放進去。我相信對方是想令我安心,但其實這句話不需要說。」據悉男星為免有身體接觸,拍全裸床戲時會在下體「黐膠紙」,戴安全套屬不尋常。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From:微博/明星愛街拍

 

柯奐如回家洗澡,不快感覺隨即而來:「和對方過於親密的體膚接觸、那溫度、感受、記憶,全面向我襲來。當時我覺得自己好髒,我拼命地想洗掉那觸感、那記憶,所有的一切。」、「那晚,我唯一想到的方式,就是請男友和我發生關係,甚至粗暴一點也無所謂,我希望能藉此覆蓋掉對方在我身上、腦中的記憶…」

拍攝過程受盡屈辱,這段床戲卻全遭刪走,柯奐如在文中反問:「若影片其實是可以以這樣的形式呈現,那當初真的有必要付出如此多來完成嗎?那對我的心理來說,是二次傷害。」

柯奐如指,鈕承澤有連番向她道歉,但對道歉是否由衷十分懷疑:「後來只要是和電影相關的活動,只要看到你,明明那裏還有我想走近打聲招呼的、我的朋友,我只能自行選擇走避。把自己隱蔽。我感覺我是那做錯事的人。」

From:微博/中時電子報新影視頻道

From:微博/中時電子報新影視頻道

From:微博/時光網Mtime

From:微博/時光網Mtime

From:微博/時光網Mtime

From:微博/娛樂有飯

From:微博/娛樂有飯

From:微博/ETtoday星光雲官方微博

From:微博/ETtoday星光雲官方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