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少女隆鼻死亡,涉事醫院母公司曾欲衝刺IPO
2019年01月07日11:52

原標題:19歲少女隆鼻死亡,涉事醫院母公司曾欲衝刺IPO

醫學在進步,人們的觀念也在變化,曾經被“妖魔化”的整容,近年來以醫美的名號走入了大眾視野,且該領域已有獨角獸企業誕生。完成了E輪融資的新氧、D輪融資的更美APP都是醫美方面的創業公司,投資方包括蘭馨亞洲、經緯中國等知名機構。

新氧發佈的《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中國醫美市場規模已超2200億,未來五年中國醫美仍將保持20%以上的年增速。

潛力與亂象並存於醫美這片土壤中。近日,19歲女大學生夏某某在貴州利美康整形外科醫院做隆鼻手術後死亡一事,引發多家媒體報導。大眾對於隆鼻手術是否存在危險、醫美的潛在風險等話題的關注度也隨之增加。

醫院公佈的死因“惡性高熱”到底是什麼來頭?涉事醫院是何背景?醫美該怎麼選擇醫院?尋找中國創客採訪多名專業整形醫師、麻醉師、法律專家,對這些問題做瞭解答。

據瞭解,惡性高熱是一種麻醉併發症,發病率約五萬分之一,而致死率達80%以上,主要跟個人體質基因相關。此外,隆鼻手術本身的技術難度並不大,主要風險來自於麻醉。而這家涉事醫院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旗下公司曾因違規廣告被罰。

治療惡性發熱的藥物國內未獲批上市

多家媒體報導稱,大二學生夏某某由家屬陪同在貴州利美康整形外科醫院進行隆鼻手術,術後麻醉複蘇時出現四肢強直痙攣、體溫升高,醫院搶救無效後未通知家屬,私自轉院至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距離進手術室七小時後,等在手術室外的夏某某家屬收到了女兒麻醉過敏死亡的消息。

隨後貴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醫院發表聲明稱:“顧客在手術後出現‘惡性高熱’症狀,我院考慮此次意外的發生為麻醉併發症,但一切以司法鑒定的結果為準。”

家屬對於這一結論不予認可,目前,貴陽雲岩區衛計委已介入調查。

我們先來瞭解一下這一“奪命”誘因。麻醉圈知名微信公眾號“基層麻醉網”介紹,惡性高熱是致死率極高的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疾病。

如果不能及時診斷、不能立即靜脈注射特效拮抗藥丹曲林、不用冰塊加冷生理鹽水物理降溫,病人就會出現肌肉水腫壞死、肌蛋白溶解、血鉀升高、心律失常,進一步發展會導致腦水腫、全身凝血障礙(DIC)、腎衰竭及心力衰竭,甚至死亡。

惡性高熱可發生在麻醉誘導期,術中或麻醉複蘇恢復期的幾小時內。一旦發生暴髮型惡性高熱,沒有丹曲林死亡率高達80%,十分致命,且發病迅速。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麻醉科一名從業八年的主治醫師介紹,治療惡性發熱的藥物丹曲林,目前在國內還沒有獲批上市,全北京也就約三家醫院有來自美國捐贈的丹曲林。

“如果確實如醫院所說事故原因是惡性高熱的話,醫院和醫生都沒有責任,因為這是正常的麻醉併發症,跟個人體質、家族遺傳有關係,說明她的染色體就攜帶這種基因,做其他手術麻醉也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他解釋:“這不是手術技術上的問題,也不是醫生的過失。”

但他強調,醫院在事故發生後沒有告知家屬情況,私自轉院搶救,這是嚴重違規的。

“麻醉引發的併發症有用藥引起的過敏性休克、呼吸道感染、肺水腫、喉痙攣等,如果處理不好也可能致死,但如果是在正規醫院,一般要處理這些問題不難。”

死者家屬並不認同惡性高熱的說法。目前,夏某某的死亡原因還要等司法鑒定結果。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研究員朱巍表示,首先要界定涉事醫療機構是否有資質,醫生、麻醉師等是否有執業資格證,如果沒有資格,那就是非法行醫,涉及刑事責任,假設醫院有相關的資質,就要按照《侵權責任法》中的醫療損害責任確定死亡原因到底是什麼,有過錯要承擔責任。

可以肯定的是,醫院私自轉院違反了醫學倫理的告知義務,在倫理方面要承擔責任。同時還可能涉及虛假宣傳,此次事件中的消費者如果手術前受到虛假宣傳、承諾性的保證等,手術出現問題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可以要求幾倍賠償。

隆鼻手術存技術與麻醉意外風險

事件發生後,對於醫美風險的討論也不絕於耳,一名打算去做隆鼻手術的女生告訴尋找中國創客,她被嚇壞了,本來覺得只是個微創手術,沒想到會鬧出人命。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的一名醫生介紹,隆鼻手術大致分為兩類,一類以假體為主,包括矽膠膨體medpor等人工材料,另一類以自體組織為主,包括耳軟骨、肋軟骨、鼻中隔軟骨等。一般根據患者的基礎條件、既往手術史、審美要求等可以進行不同選擇,比如矽膠+耳軟骨,膨體+肋軟骨等。

“假體植入手術操作簡便,患者創傷小,手術時間也短,但只要是假體,就不得不面對排異、移位、感染等潛在風險,此時假體必須取出;以自體軟骨為主的手術,脫離了假體,相對安全可靠,但手術對醫生的要求很高,手術的難度和時間遠超假體手術,不存在排異風險,但有自體軟骨吸收、變形的可能。”他告訴尋找中國創客。

他表示,總體來說,隆鼻手術是一項精細複雜的操作,因為鼻子的外形改變對面部整體的影響非常大,不僅要求醫生有好的審美,還要有優秀的技術。另一方面,隆鼻手術的風險大多集中於鼻子本身,危及生命的大出血等意外很少發生。

但因為假體手術在局麻下完成,肋軟骨隆鼻通常在全麻下進行,因此還多了麻醉意外的風險,以及採取肋軟骨時損傷胸膜造成氣胸的風險。

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證手術安全,多名專業醫生給出的建議都是:一定要去正規醫院。

“正規醫院專業的麻醉科是非常強大的支撐,一旦出現問題醫院設備齊全,第一時間可以積極解決。”上述麻醉科醫生強調,“一定不能圖便宜,像這樣的隆鼻手術在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費用約五萬,案例中的收費是兩萬多,雖然說價格不能作為最終的參考因素,但為了便宜選擇私人機構是不可取的。”

涉事醫院旗下公司曾屢遭處罰

利美康的公司介紹中稱,其是經貴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註冊的省內唯一一家民營三級專科醫院,公司主要從事以整形外科、口腔科、激光微整科、綜合科及其他為特色的整形美容服務。

據天眼查顯示,此次涉事的貴州利美康外科醫院(貴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醫院),隸屬於新三板公司貴州利美康外科醫院股份有限公司(利美康,832533.OC),公司成立於2004年3月9日,法人代表為駱剛。夏某某的隆鼻手術主治醫生、該院院長張智毅則為該公司董事。

利美康於2015年6月在新三板掛牌交易,也被稱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2017年利美康曾宣佈已進入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輔導階段,欲衝刺IPO,後於同年12月,公司終止了上市輔導。

2015年至2017年三年間,利美康又通過三輪定向增發共融資11980萬元,投資方包括北京中世融川股權投資、貴州中城融信投資、海通開元、國信證券等。從天眼查可以看到,目前,利美康市值4.02億元人民幣,董事長駱剛占股24.35%,為第一大股東,張智毅持有4.41%的股份,為第四大股東。

近年來,該公司高速擴張,已在深圳、北京、遵義等地開設9個分院,在省內外擴張近二十家門店。但同時,利美康旗下一些公司也屢次被罰,涉及違規廣告宣傳等。

天眼查經營風險欄提示,2017年9月,北京利美康岩之畔醫療美容門診部有限公司因“醫療機構診療活動超出登記的診療科目範圍”被北京市衛生部門處罰;2018年7月,利美康旗下控股子公司都勻利美康醫療美容有限公司因“廣告中含有虛假內容”而被黔南州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

從財務數據上來看,2018年利美康利潤大幅度下滑。2018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9月,利美康當年的總營業收入為2.5億元,同比增長13.57%,歸母淨利潤為1319.1萬元,同比減少47.88%。

此前,多彩貴州網曾報導,利美康“提出了‘333’戰略目標:計劃在2023年實現300家連鎖店、年產值達30億元以上、市值達300億元”。

新京報記者 唐亞華 編輯 魏佳 校對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