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萬州公交墜江後的71天:傷痛與反思
2019年01月07日07:57

  原標題:重慶萬州公交墜江後的71天:傷痛、誤解、“人肉”與反思

  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實習生 李凝暉

萬運集團新購置的22路公交車。該車裝有安全門,已投入運營。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攝
萬運集團新購置的22路公交車。該車裝有安全門,已投入運營。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攝

  2018年10月28日,行駛在重慶萬州長江二橋的一輛22路公交車突然越過道路中心實線,撞到對向一輛小轎車後,墜橋沉江。

  15人被奪去生命。

  事故發生當天,小轎車女駕駛員鄺女士因被誤認為逆行導致慘劇發生而受到網友攻擊。真相大白後,網友向鄺女士道歉。

  很快,持手機打砸公交駕駛員冉某的女乘客劉某平被“人肉”,其工作的窗簾店受到波及,被迫關門更名。

墜江事故發生後,22路公交車的車廂內貼上了“干擾駕駛-涉嫌犯罪”的標語。
墜江事故發生後,22路公交車的車廂內貼上了“干擾駕駛-涉嫌犯罪”的標語。

  據萬州警方通報,劉某平和冉某的互毆行為與危害後果具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係,兩人的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涉嫌犯罪。

  事發兩個多月後,劉某平的母親近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女兒有罪,但罪不至死。她希望公交公司能夠公佈女兒自上車起至公交墜江長達34分鍾的完整監控視頻,瞭解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那一步的。

  作為受害乘客家屬,萬州藍天救援隊副隊長周小波一再表示要“勇敢面對”。過去幾個月,他夢到過父親好幾次,其中一次是公交墜江後,父親正在水裡拚命往岸邊遊。

  現實中,周小波的父親因為搭乘這輛22路公交車遇難。周小波希望,逝去的15個生命能引起公眾對公共安全的足夠重視。

  肇事女乘客前一晚喝酒未開車

  2018年12月28日下午,萬州的氣溫只有4℃。

  老劉頭戴針織帽、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旁的取暖器發著亮光。

  翻過年,老劉就將年滿85歲。耳背的他把電視聲音開得很大,即使隔著防盜門,也能聽到電視的聲音。

  這是老劉二女兒買的房子,一百多個平方,三室兩廳。站在陽台上能看得到長江。

  房間里只有老劉和78歲的妻子老範。原本,他們的小女兒劉某平也住在這裏——兩個月前的某天早晨,劉某平走出家門,搭了一輛公交車後,換乘冉某駕駛的22路公交車。

  老範告訴澎湃新聞,劉某平有一輛代步車,平時都是開車去江對岸的壹號家居館上班。事發前一天(週六)晚上,劉某平跟朋友在外聚餐,由於喝了酒,她未開車回家。

  “如果她開車去(上班)……”話沒說完,老範沉默了一陣。

  當天中午,公交車墜江的消息傳到老兩口耳中。因為女兒要經過長江二橋,兩人撥打女兒電話以求心安,但電話始終無法接通。

  隨後,大兒子告訴他倆,出事的公交車是由南向北過長江二橋,妹妹應該不會在那輛車上。從線路上看,劉某平由北向南過長江二橋到單位更近一些。

  儘管大兒子說的有理,但社區工作人員和派出所民警陸續登門詢問情況,還是讓老兩口深感不安。那一晚,兩個老人都沒睡著。

  2018年10月31日深夜,墜江的公交車被打撈上岸,真相也很快浮出水面。

  據萬州警方通報,2018年10月28日上午,換乘22路公交車後,劉某平發現自己坐過站,要求司機冉某停車,冉某並未停車。隨後,雙方爭執逐步升級。當車行駛至長江二橋上時,劉某平持手機砸向冉某,冉某放開方向盤還擊,劉某平再次用手機打冉某……當天10時8分51秒,冉某用右手往左側急打方向,最終導致公交車墜江。

  這起事故,導致包括劉某平、冉某和其他13名乘客在內的15人喪生。

  遇難者家屬:夢見父親往岸邊遊

  周小波的父親周大觀就在這輛公交車上。

  確定這一噩耗時,周小波已經在救援現場工作了三天。

  作為萬州藍天救援隊副隊長,周小波是最早一批趕到現場的救援人員,也是最後一批撤離的救援人員。

周小波近照。受訪者供圖
周小波近照。受訪者供圖

  周小波告訴澎湃新聞,父親被葬在萬州區武陵鎮老家,與狗年正月去世的母親“團聚”。

  葬禮那天,數百人前來送行,這讓周小波心頭一暖。

  處理完父親的喪事,周小波歸隊。此後,他像往常一樣上班、訓練、參與救援。

  “夢到過他好幾次。”周小波說,這幾個月,他仍住在父親的老房子裡。有一次,他夢見公交墜江後,父親正在水裡拚命地往岸邊遊,醒來後才意識到,這不過是自己心中的“美好願景”。

  經曆過此事後,周小波更加直觀地感受到救援工作的重要。一直以來,他都是盡最大努力執行每一次救援任務,但在公交墜江事件的救援中,自己既是救援者,又是遇難者家屬。周小波切實體會到,這樣的悲劇對家屬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救上來一個人,就挽救了一個家庭,有什麼能比生命更重要呢?”周小波說。

  無論是乘客劉某平還是公交車司機冉某,周小波都未選擇憎恨:“事情已經出了,怎麼埋怨、怎麼責怪都沒有用,重要的是勇敢面對和反思,讓生者警醒。錯過一站就錯過一生,這樣的事不能再出了。”

  周小波希望,各方能吸取公交墜江的慘痛教訓,“15條生命,代價太大了”。

  肇事者母親稱女兒“嘴上不饒人”

  官方公佈事故原因和車輛內部監控視頻後,乘客劉某平成了眾矢之的。

  她的身份證號、家庭情況及詳細住址、工作單位、兒子姓名、照片等真實資料全部被“人肉”。

  在社區工作人員的建議下,劉某平的父母搬到朋友空閑的房子住了一個多月。朋友知道他倆的苦處,租金分文未收。

劉某平的臥室
劉某平的臥室

  劉某平的母親老範說,自己有三個子女,大兒子56歲,住在萬州,沒有固定工作;二女兒條件稍好,在北京定居;小女兒劉某平的狀況不好,前夫脾氣暴,兩人婚姻生活很不幸福,小雨(化名,劉某平獨子)很小的時候兩人就離婚了。

  2016年,劉某平的一套老房子終於賣了出去。她用賣房的錢付了首付,在萬州按揭了一套房屋。

  老範說,出事後,銀行打算把房子收回。後來具體怎麼處理的,她和老伴都不清楚,“這些事情都交給小雨處理了,我們年紀大了,也說不上話。”

  老範還告訴澎湃新聞,小雨本來在重慶主城的一家公司上班,事發後,小雨辭職回到萬州,打算過完春節再出去找工作。

  老範坦言,小女兒劉某平性子烈,屬於嘴上不饒人的那種人。不過,老範一直希望公交公司能公佈自女兒上車起至公交墜江的長達34分鍾的完整監控視頻。

  “我就想知道,她到底說了啥,駕駛員說了啥,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那一步的。” 老範說,她看了已公開的一小段視頻,女兒是有打砸舉動,但沒有搶方向盤,車輛還是在駕駛員手上控製。

  在老範看來,女兒危害公共安全,坐牢是應該的,但罪不至死。冉某作為駕駛員,一車人性命都在他手上。即使乘客鬧事,他可以把車停下來,還手也好、打110也好,難以理解他最後為何要急打方向盤。

  駕駛員同事:無法理解冉某急打方向盤

  冉某急打方向盤的動作,也讓他的多名同事無法理解。一名公交駕駛員說:“為啥這麼做,只有他(冉某)知道,別人誰會知道呢?”

  在萬州22路公交多名駕駛員印象中,冉某脾氣不算暴躁,但屬於個性強的人。

  “他(冉某)來(22路隊)有一年多了,沒聽說他跟哪個乘客吵過架。”一位駕駛員表示,冉某當過兵,跑過長途,後來才開的公交車,車技嫻熟。

  貼在22路調度室的一張《22路車車輛順序表》顯示,冉某和曹先生搭班駕駛“渝F27085”公交車。事發後,曹先生被安排到同線路其他車輛,頂替離職的同事。

22路公交車上的安全門。
22路公交車上的安全門。

  澎湃新聞瞭解到,出生於1976年的冉某初次領取機動車駕駛證是在1994年。也就是說,冉某18歲時就取得駕照,至事發時已有24年駕齡。

  此前有多家媒體公開報導,冉某曾於事發當日淩晨5時24分使用某K歌軟件唱了一首《再回首》 。在冉某的同事看來,這個舉動並無異常。

  一位駕駛員告訴澎湃新聞:“上早班的話,4點多就起了。說明不了什麼問題。”

  冉某的同事稱,冉某並不經常跟大家一起聚,“他跟戰友聚得多些。”許多同事也只知道冉某住在周家壩一帶。

  《華西都市報》報導顯示,十多年前,冉某一家就從農村搬到了城里,但一直沒有買房,日子過得比較緊巴。由於和妻子的關係不好,最近幾年,冉某都是一個人跟著父母一起生活。再加上冉某的哥哥以及冉某的侄子,一家五口擠在約80平方米的租住房。

  上述報導稱,冉某無不良嗜好,不打牌,生活開支也很節約。每年夏天,他會網購魚竿和餌料,抽閑暇時間去長江邊釣魚。釣得的魚,都提回家給父母吃,捨不得賣。儘管收入不高,冉某每個月都要拿給父母1000元孝敬老人。

  另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冉某的好友李清(化名)曾表示,冉湧活潑開朗,平時愛好健身、唱歌、釣魚,也很愛結交朋友。即使是喝酒,也很有分寸。

  “平時他不喝酒,只在輪班休息時喝酒。”李清稱,冉某身體健康,加上平時健身,沒聽說患過什麼疾病。在平日聊天時,也能感覺到他很討厭違章、變道、超速的行為。

  “被逆行”的女司機和“被圍觀”的店舖

  冉某急打方向盤後,22路公交車越過道路中心實線,撞到一輛由北向南正常行駛的雪鐵龍牌紅色小轎車。

  紅色小轎車的駕駛員是鄺女士。

  在後車行車記錄儀畫面未被公佈前,鄺女士一度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網傳鄺女士逆行致使事故發生。

  鄺女士的丈夫熊先生此前接受採訪時稱,妻子也是受害者。事故發生後,鄺女士就被警方帶走詢問情況,“網上攻擊她的人很多”。

  鄺女士的大伯在三峽中心醫院附近開了一家茶葉店。他告訴澎湃新聞,過去有時間的話,鄺女士會到店裡坐坐,公交墜江的事情發生後,她再沒來過,“那輛車子被撞報廢了”。

  鄺女士的大伯還透露,鄺女士的工作和生活已逐漸恢復平靜。因為從事酒類銷售行業,年底,正是她最忙的時候。

  面對澎湃新聞的採訪,鄺女士和丈夫選擇沉默。唯有鄺女士的微信個性簽名似乎有所表達,上面寫著“人生有得有失,心境且平且淡”。

  “躺槍”的除了鄺女士外,還有重慶市煥豪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煥豪公司”)。

  網傳劉某平開的窗簾門店,指的就是煥豪公司。煥豪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事發前,劉某平的確在該公司上班,但其不是老闆,只是一名店員。

  劉某平被“人肉”後,煥豪公司關門歇業數日,後換了招牌重新營業。前述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現在運營一切正常,“網上說我們店被砸了,那也是假的”。

  確保“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執行到位

22路調度室的《路隊日誌》。每名駕駛員上班前都要先閱讀安全提示並簽字。
22路調度室的《路隊日誌》。每名駕駛員上班前都要先閱讀安全提示並簽字。

  22路,是萬州汽車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萬運公司”)公交分公司運營的一條環線,線路開通至今已有6年,全線36個站點,運行一圈需60-90分鍾不等。

  事發前,22路配有公交車20輛,駕駛員40名。“渝F27085”公交車報廢、冉某死亡後,該線路兩名駕駛員離職。

  在賸餘的37名駕駛員中,只有1名女性;駕駛員年齡多集中在40歲以上,年齡最大的54歲,年齡最小的36歲。

  周堯從1991年就開始跑長途,上海、廣州、溫州是他常去的目的地。2014年,周堯轉崗至公交分公司,在28路開了一個月的車後,轉到22路工作至今。

  周堯介紹,該路隊實行對班製,早上最早4點多就要起床,晚上最晚11點多才能到家。如趕上一早一晚上下班,都要打車。周堯大概估算,每個月打車上下班要花費100多元。而據22路多名駕駛員稱,他們的月工資僅有3300多元。

  “事情出了之後,我們壓力還是很大,畢竟發生在我們路隊。”周堯說,儘管並不願意總想起此事,但私下裡同事間還是會談論,也有親戚朋友過問,每天開車也都要從出事的地方經過。

  澎湃新聞瞭解到,事發後不久,22路所有駕駛員被叫去“一對一”談心,每月例行的安全教育也強化了對乘客搶奪方向盤等危害公共安全行為的處置培訓。

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公交分公司組織開展“公交駕駛員應急、突發事件處置及職業素質教育”專項集中培訓。 微信公眾號@百年萬運 圖
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公交分公司組織開展“公交駕駛員應急、突發事件處置及職業素質教育”專項集中培訓。 微信公眾號@百年萬運 圖

  萬運公司公交分公司總經理助理牟晶介紹,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該公司組織開展“公交駕駛員應急、突發事件處置及職業素質教育”專項集中培訓, 241名公交車駕駛員分兩批全部參加到位。重慶三峽學院心理學講師康嚴昱對應急、突發事件產生的原因、處置流程和措施、安防技能知識、職業心理疏導和職業素質教育等方面進行了細緻講解。

  另據萬運公司微信公號“百年萬運”刊文,2018年11月9日,萬運公司召開2018年第四季度安全生產委員會擴大會議,傳達學習近期各級安全工作會議和領導指示精神,詳細安排部署“10.28”公交車墜江後企業安全生產整改整頓工作。

  會上,萬運公司黨委書記陳雲曉要求立即開展公交車駕駛員安全從業補課教育,確保“與乘客發生爭執,必須立即停車,不商量”要求到位;“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執行到位。基層各單位要配套做好駕乘矛盾的處理化解和駕駛員的人性化管理工作。

  同線路司機:只要一方冷靜,都不至於發生危險

  在周堯看來,公交墜江事故發生後,線路駕乘關係和諧了不少。

  “我親身體會,這兩個月坐我車的乘客非常規矩,也有禮貌多了。”周堯告訴澎湃新聞,以往人們乘車遇到不順心,時常罵罵咧咧。現在情況好一些,至少坐過站不會再強行要求駕駛員停車了。

  與此同時,周堯也希望,無論駕駛員還是乘客,儘可能地換位思考。

  他舉例說,在起點站,駕駛員會在發車前5分鍾將車門和顯示屏打開。但來一個乘客會問一句“師傅,是這輛車走不?”來一個乘客問“是這輛車走不?”

  “我們每天不知道要回答多少次,同樣的問題問多了,你說你有意見不?有時我們沒回,或者點個頭乘客沒看到,他就說你是啞巴。你氣不氣?”周堯有些無奈。

  他還舉例稱,22路早高峰的發車間隔為10-15分鍾一班,如果前一班車人少、跑得快些,後一輛車人多、跑得慢些,某個站點的乘客就會等得更久些。乘客等久了可能就會對駕駛員發火。而駕駛員也感到很冤枉:發車時間間隔不是駕駛員製定的,他們只能按照規定執行。

  這段時間,周堯也在反思,儘量心平氣和跟乘客解釋。他認為,只要有一方冷靜,都不至於發生危險。

  澎湃新聞瞭解到,最近兩個月,萬運公司除了加大對駕駛員的教育培訓,還通過加裝設備等方式最大限度保證乘客安全。

  萬運公司設備技術處處長周義介紹,截至目前,萬州已購置17輛裝有安全門的公交車,具體為2路車8輛、3路車5輛、6路車3輛、22路車1輛。

  12月27日下午,澎湃新聞在萬運公司見到了這輛裝有安全門的22路公交車。

  2018年12月28日,公交墜江事故發生兩個月後,一輛22路公交車行駛在萬州長江二橋上。

  記者注意到,新車駕駛室左側沒有車門,駕駛員只能通過安全門進出駕駛室;安全門分為上下兩個部分,上半部分為有色合金橫向欄杆,下半部分為透明鋼化玻璃。駕駛員進入駕駛室後,會立即將安全門關閉並上鎖。

  周義表示,安全門的設計是經過廠家反複論證過的,既能最大限度防止乘客對駕駛員的干擾、又不遮擋駕駛員視線;同時,乘客也能隔著欄杆觀察到駕駛員有無異常。

  周義介紹,安全門統一由宇通集團生產,每扇門的採購價為3000元。公司在萬州有331輛公交車,除了17輛是更換的新車外,賸餘314輛車會在今年春運前全部加裝安全門,僅加裝安全門這一項,企業就要支出近百萬元。

  除了安全門,萬運公司還將在公交車上安裝安全主動防禦系統。

  配備該系統後,駕駛員在駕駛中分神(看手機、低頭等)、打電話、抽菸、脫崗、超速、打哈欠、換人、左顧右盼等都會被預警提醒 ,並進行自動抓拍存檔。

  上述防禦系統還能夠自動檢測車輛行駛異常狀態,如車道偏離、車道保持能力下降、前向碰、低速碰撞、車距檢測與警告、急加速、急刹車、高速過彎、側翻等都會及時預警,並通過高動態彩色相機進行高清錄像。

  澎湃新聞注意到,包括22路在內的多條線路的公交車上,都在顯著位置貼上了“干擾駕駛 涉嫌犯罪”的提示語。萬州長江二橋橋面也已裝上隔離欄和高過人行道的水馬隔離墩,防止車輛越線行駛或衝上人行道。

  多地發文保障公交司機安全駕駛

  萬州公交墜江事故也在全國層面掀起對公交車行駛安全的重視。

  2018年12月13日,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召開道路交通安全專題視頻會議,通報《國務院安委會關於加強公交車行駛安全和橋樑防護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有關情況。

  會議強調,要提高老舊橋樑和防護欄安全防護標準,編製升級改造技術方案和技術指南,綜合考慮橋樑結構安全、運行狀況、防撞標準、改造條件,科學合理製定防護設施設置方案。統一規範公交車駕駛區域安全防護隔離設施安裝標準,推動現有公交車全部加裝、限期整改,新出廠公交車按新標準安裝。

  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深刻吸取重慶萬州“10·28”公交車墜江事件教訓,進一步加強公交車行駛安全和橋樑防護工作。

  《意見》要求,要進一步加強公交車安全運行保障,健全完善公交車駕駛區域安全防護隔離設施標準,組織對在用公交車駕駛區域安全防護隔離設施進行安裝改造。在重點線路公交車上配備乘務管理人員(安全員),加強安全防範。對駕駛員開展心理和行為干預培訓演練,提高駕駛員安全應對處置突發情況的技能素質。

  《意見》指出,要運用多種方式,加強對《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中關於公共安全相關條款的宣傳和警示告誡,曝光一批典型案件,引導社會公眾自覺增強安全意識和規則意識。加大違法懲處力度,對以襲擊毆打駕駛員等方式干擾安全駕駛的犯罪行為,明確適用刑法的具體規定,嚴格偵辦查處。同時完善獎勵機製,鼓勵乘客勸導和舉報干擾公交車正常行駛的違法行為,對見義勇為的先進個人要予以大力表彰褒獎和宣傳報導。

  澎湃新聞檢索發現,各地也相繼出台政策,保證城市公交駕乘人員安全。

  2018年12月27日,湖北省政府辦公廳印發《湖北省城市公交生命防護裝置整治專項行動工作方案》,要求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現有城市公交車輛(含租賃)駕駛區域安全防護隔離設施安裝工作。

  據中新網2018年12月26日報導,福建省將進一步完善公交車安防措施,推進公交車乘務管理人員(安全員)配備,已配備的地方在2019年上半年優先將公交車乘務管理人員安排在途經人員密集區域的重點線路,未配備的地方爭取2019年底前完成配備。

  據北京青年報2018年11月17日報導,北京公交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未來三年,北京所有公交將配置駕艙隔離門,保護司機安全。同時,公交集團正在運營車輛上推廣“主動安全預警系統”,當司機有超速、違規並線等行為發生時,系統會進行提醒,從而降低車輛發生事故的幾率。

  2018年11月13日,江蘇省交通運輸廳下發關於加強公交等客運車輛運行安全保障工作的通知,對省內城市公交、城鄉客運、鎮村公交、班線客運、旅遊客運車輛系統提出安全保障要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