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考報名APP添巨堵 澎湃:耽誤的可能是考生一輩子
2019年01月07日11:41

  原標題:調查|藝考報名APP添巨堵,“千軍萬馬”難報名的背後

  “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這句話過去用來形容藝術類高考是非常形象的,而在這些天,改成“千軍萬馬難以報名”倒也恰如其分——由於藝考報名得用APP而導致“藝考能不能報上名全靠運氣”,這一後果是,對於準備極久的藝術類考生來說,這耽誤的可能就是一輩子。

  “我們是2019屆的美術藝考生,今年正好遇上藝術考生改革,明年就正式改革取消綜合類大學的校考了。 正值重要關頭,一個名為藝術升的APP壟斷了藝術生十幾所院校的報考通道,然而此APP並不作為,全國數十萬藝考生擠他們的土豆服務器。 報名一些美術學院,系統不停崩潰閃退,能不能報到自己方便的考點全都看運氣。”這是一位藝考生昨晚發出的親身經曆。

  這一事件的一個背景是,在前些天(2018年12月27日),教育部印發了《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下簡稱《要求》)——這如同預告著新一年的藝考即將開啟,其中要求藝術類本科提高文化課錄取分數,以及除經教育部批準的部分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外,高校美術學類和設計學類專業一般不組織校考等等,釋放出了規範藝術院校招生等趨勢。

  對於藝術報考何以“添巨堵”與教育部這一政策的變化,“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進行了調查與採訪。

往年的藝考中,等待入場考場的藝考生們
往年的藝考中,等待入場考場的藝考生們

  App報名添巨堵,藝術類高考報名靠運氣?

  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系統的管理,藝術類考試這些年開始試行App報名,這原本是一件好事,減輕了現場確認的負擔。由於”App“藝術升”與主要美術學院進行了合作,目前絕大多數美術類考生都通過這一App進行報名。

  然而在這些天,一些考生和家長則表示極其“頭痛”,並表示,這完全而且事實上就是真正的“添堵”。有藝考生表示,通過藝考報名App“藝術升”進行報名頻頻遭遇卡頓,甚至出現兩天都報不上名的情況,“連報名考試的機會都不給嗎?

  一位藝術考生昨晚通過微博說:“我們是2019屆的美術藝考生,今年正好遇上大改革,明年就正式改革取消綜合類大學的校考了。所以我們這一屆美術生只有一次的機會報考自己心儀的大學。 然而正值改革的重要關頭,一個名為藝術升的APP壟斷了藝術生十幾所院校的報考通道,然而此藝術升並不作為收黑心錢,讓全國70多萬藝考生擠他們的土豆服務器。 昨天報名魯迅美術學院和湖北美術學院,系統不停崩潰閃退,能不能報到自己方便的考點全都看運氣。我們畫室全體學生五點鍾就起來死守他們報考通道了,本以為是靠手速沒想到是靠血統。今天更可怕,西安美術學院和天津美術學院共同在6點鍾開啟報名窗口,軟件直接崩潰,不停閃退,封禁賬號,亂碼。一個小時過去了,兩所學校報上名的考生只有兩百多人。所有人從天黑等到天亮,就陪著軟件頁面轉圈圈。 ”

1月6日,考生通過App報名湖北美術學院一直處於數據加載中,難以報名
1月6日,考生通過App報名湖北美術學院一直處於數據加載中,難以報名

  一位湖北美術學院的教師向“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證實了此事,並表示,她知道的是幾位學生從昨晚一直守著,看著手機頁面的藝術升App轉圈處於加載中,一直到今天淩晨三點左右才報上名。

  也有考生透露,這一名為藝術升的APP可以辦理vip卡,單價不菲,據說可以加急審核,高考預算,然而其實所說的其他功能什麼報考指南高考預算不少是假數據,並不可信。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獲悉,由於教育部上週推出的2019年藝考政策調整,全國藝術院校減少、考點削減,一些熱門院校網報系統一開通,就“瞬間報滿”,不少考生反映“系統響應速度緩慢,並出現長時間點擊按鍵不反應的情況。”且藝考恰逢春運期間,通過App在就近考點未報上名,就不得不帶著畫具去外地考點,增加了考生和家長的心理和經濟上的負擔。

  有消息稱,有杭州的考生,因為最初沒有通過App報上湖北美院在杭州的考點,而選擇報名武漢考點,此後湖美杭州考點臨時增加了名額,考生再報杭州考點時,卻被系統告知“顯示專業衝突,不能報考”。湖北美院招辦的回答是,“考生在時間不衝突的情況下可以選擇在多個考點考試”,如果不能報名應該是軟件問題,建議聯繫App客服。而App的回答則是,“我們只是報名端口”。

  不僅給考生技術上的困擾,更是心態的影響。在被認為是相對最公平的高考中,因為一款App的技術尚不成熟,為藝術類考生添了巨大的堵。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今天上午就此電話採訪藝術升App方面,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藝術升App是由“杭州亦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創辦,與一些美術學院的報名是合作關係,他同時承認App對於報名的巨大增量確實預估不足,“合作並不是從今年開始,去年前年都很好,但這兩天的報名非常卡頓是事實,主要也是政策調整後,導致一些考生恐慌,報名量太多,之前從來沒有過,比如昨天有一個時段1秒35萬次,昨天中午日活30多萬人次,而目前中國藝術類考生也不過五六十萬人,相當於五分之二的考生都在瞬間上了這一App。”

藝術升公佈的報考人數峰值的部分圖表
藝術升公佈的報考人數峰值的部分圖表

  藝術升App方面其後發出的公告表示,1月6日淩晨6點,西安美術學院和天津美術學院同時開通報名,開通瞬間每秒最大併發連接數28萬,是3號6點的14.14倍,持續增加至晚上23點每秒最大併發連接數達到34萬,是3號9點的17倍,“由於排隊人數過多,服務器的響應能力嚴重不足,導致藝術升報名系統出現了擁堵,擁堵發生後,公司也啟動了技術緊急預案,至1月6日17點系統逐漸恢復,由於之前系統在線排隊用戶較多,消化用戶隊列需要一段時間。目前報名已經恢復。”

  不過截止到“澎湃新聞”發稿時,對於報名不再擁堵的信息並未完全得到考生的確認。

  提高文化分,藝考不再是進大學的“捷徑”

  事實上,App報名擁堵的背後除了技術的滯後,也在於藝術類招考政策變化導致藝考生心態的變化,“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注意到,教育部去年底就此發出的《要求》進一步提高了藝術類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要求,指出省級招生考試機構應因地製宜、分類劃定、逐步提高藝術類各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控製分數線。其中,藝術類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製分數線依據錄取批次合併進展的不同,將分別不低於當地高考二本線的70%或者75%,對於專業特別拔尖者,高校高水平藝術團降文化課錄取的比例減少,後年起將徹底關閉這一“綠色通道”。

  上海逸夫職校校長沈藍對”澎湃新聞“表示,她從事中等藝術類教育多年,在她看來目前政策的變化還沒有真正落地,考生也多在觀望階段。雖然她讚同提高文化課分數線,並認為這是通常的甄別文化素養的一種方式,但也希望教育部未來根據不同地區的高考政策做到因地製宜。

  記得多年前,曾有美術院校的教授詬病“畫得好的文化課不過,招來的研究生不會畫畫”,由此曾引發過有關藝術類考生文化課水準的爭論。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所說的是“研究生階段的教育”,本科階段更多的是通識教育,提高文化分實為應當,“文化課不好才去考藝術”的觀念也正在發生變化。

2019年1月5日,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初試現場
2019年1月5日,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初試現場

  而且,近幾年中央美院、中國美院等美術類標杆性院校的專業考題,也不單關注繪畫本身,而更重視綜合能力的考核。

  比如,2019年1月5日,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初試舉行,所謂的“三位一體”是指建立學業水平測試、綜合素質評價和統一選拔考試的多元化招生考試評價體系。今年中國美院計劃面向浙江省招收“三位一體”本科生115名(其中藝術類專業75名,工業設計專業40名)。

  其中“圖像與媒體”藝術大類是報名最火熱的專業,總共招生計劃數是15名,但報名的考生超過1000人,招錄比接近1:70;此外,“非藝術”考生也可報考工業設計專業,這意味著美院不再是藝術生獨霸的市場,對於文化課好的學生來說,進入美院的機會也變多了。

  據中國美院方面介紹,工業設計專業強調“藝術功底”、“美學”和“審美眼光”,注重培養學生的創新設計思維能力,人文、科技與美學的綜合素養,學生未來可從事創新產品與服務的研發與設計,多學科跨界設計的組織與管理等工作。因此工業設計專業複試的考察內容將是創意思維能力的開放性測試,需要考生平時的積累。同樣,中國畫考題是唐代詩人王維的詩句,更是需要考生一定的文化素養。據悉,2019年中國美院的招生考試將在2月15日-2月18日舉行。

  但就《要求》所設定的“分別不低於當地高考二本線的70%或者75%”,也有相關人士認為需要看各個學校專業和文化的比例後再做論證。

  據此前媒體報導,中央戲劇學院日前召開了2019年本科招生工作新聞發佈會,會上介紹,2019年中央戲劇學院共設戲劇影視美術設計專業、戲劇導演方向、演出製作方向共計8個招考方向。值得注意的是,這8個招考方向今年的文化課錄取分數線較去年全部有所提高。中央戲劇學院教務處介紹,今年針對8個招考方向進行了分數線的調整,其中舞台美術系下設的6個招考方向,分數線劃定的標準從考生所在省藝術類文化課控製分數線調整為不低於一本線的75%,導演系的戲劇導演方向、藝術管理系的演出製作方向,文化課分數線由原來一本線的80%調整到85%。

以往的美術類閱卷現場
以往的美術類閱卷現場

  不建議組織“校考”,統考命題希望能甄別繪畫功底

  《要求》指出除經教育部批準的部分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含部分藝術類本科專業參照執行的少數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術學類和設計學類專業一般不組織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級統考成績,不再組織校考。

  這可以視作對藝術類考試的一種規範,也儘量杜絕曾曝出的極個別的泄題事件,但這讓原計劃組織組織校考的學校一時之間拿捏不定,一些省市的考點校考學校列表也遲遲未出,讓部分考生不得不調整報考計劃。

  就上海而言,美術類院校統考已有多年,《要求》的變化對本地考生的報考計劃影響不大,但據說2018年上海的統考相對簡單,這使得真正接受過美術科班訓練的和突擊學畫的考生拉不開差距,所以今年也多有呼籲的聲音,希望2019年的統考能從在命題中拉開梯度,能區分出考生的差異。

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初試現場
中國美術學院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初試現場

  教育部政策本身也是規範管理、完善製度、加強監督,切實提高人才選拔質量,就學生而言,練好專業和文化技能是王道,基本功紮實是毋庸置疑的。

  延伸閱讀:緩解藝考改革帶來的變化 ,考生和家長支招

  據相關藝術類公號透露,1月3日,上海戲劇學院網報系統開放後僅1小時42分鍾,上海兩個考點美術設計類容量均已報滿。半小時後,隨著部分未按時繳費的用戶被剔除,系統又釋放出一部分容量,並且在接下來的10分鍾里被搶光。翌日,上戲臨時調整閱卷安排,新增1月20日一整天的考試時間,當天再一次被一擁而上的考生瓜分殆盡。而這,只是今年“搶報大戲”的一個開端。

  1月5日早上六點整,魯迅美術學院2019年校考開始網報,由於全國所有省份考生同一時間通過同一款App藝術升軟件報考,系統響應速度變得極為緩慢,大量考生和家長遇到長時間點擊按鍵不反應的情況,杭州考點在1個小時的時間里即宣佈報滿,經魯美招生辦確認,杭州考點擴容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今年新增的大連考點可以繼續接受考生報名,而春運期間高昂的考務費用卻令很多考生卻步。……

  由此一個報考App的使用將引發出赴外地參加考試的費用遠遠大於本地考點,部分考生考務支出猛增;盲目報名導致“棄考率”和“重複拿證率”提升,拿到合格證的考生將更容易被錄取等問題。

  1月6日,藝考App報名一直處於卡殼狀態,院校報名名額仍為考生保留,西安美術學院等也增加了考點。

  然而,這並沒有緩解“搶票”的緊張情緒,一些考生和家長呼籲:

  1。目前藝術報名的App只是第三方軟件開發商,而報名時間卻只有幾天,希望由相關部門來統籌管理的。

  2。提升類似藝術升App的軟件後,一些初審可以通過軟件實現。

  3。希望藝術院校依考點區塊限製報考,緩解一些藝考中心城市本地考生“一票難求”的現象。

  4。 官方盡快公佈各省校考詳細時間安排。(澎湃新聞記者 黃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