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孟非:父母對兒女婚姻的介入,分寸感特別重要
2019年01月06日08:07

原標題:專訪|孟非:父母對兒女婚姻的介入,分寸感特別重要

2019年春節大型“全息催婚現場”即將來臨。

江蘇衛視於2019年1月6日起每週日21:10上新大型原創代際相親節目《新相親大會》,節目請雙方父母同時坐鎮相親現場,為兒女擇偶做“場內指導”。

《新相親大會》

主持人孟非說,“未來親家”面對面,“戲劇衝突可能會大一些”,節目可能會更好看,至於“孟爺爺”的風格嘛,以不變應萬變。

“可能就是我吧,看上去哪個圈子也不屬於”,孟非一邊系圍巾一邊說。

說任何話都顯得輕描淡寫,其實大腦中已經轉了幾個來回。在新節目開播前,澎湃新聞記者在南京孟非的工作室見到了他。

做《非誠勿擾》9年了,迎來送去的人不少,唯一這盞“大燈泡”依然閃亮。他的工作室牆上掛著一幅書法作品“隨遇而安”,角落里冰箱上擺著一張照片,是當年他和《非誠勿擾》第一年所有編導的合照,民國風,坐在中間的孟非一身白衣很顯眼。從團隊合照的氣場看,能夠回憶起當時節目剛播時的火爆程度。

看過一次《非誠勿擾》的現場錄製,從頭到尾,除了男嘉賓表演才藝要換衣服,基本就是現場直播的水平,節奏行雲流水,一句廢話沒有,導演喊結束時,孟非把麥一遞,用最快的速度“逃走”。提到這兒,孟非得意於自己曾有過十年新聞主播的底子,但他也承認,自己有社交恐懼症,因此也抗拒主持頒獎典禮和大型文藝晚會。

《非誠勿擾》

相對《非誠勿擾》,《新相親大會》不僅要尋找適應電視表達需求的單身青年,還要爭取他們的父母也能接受陪兒女上電視“找對象”。 帶著爸媽來相親,主張自我意識的這一代年輕人真能適應嗎?陪子女一起相看“對象”,爸媽會否喧賓奪主要求掌控選擇主權?步入婚戀主流人群的90後與95後,對戀愛結婚有著怎樣的憧憬?一批不惑之年的父母,對理想女婿/兒媳又有怎樣的希望……

這麼多年,相親的舞台上站滿了形形色色的人,可“孟爺爺”認為自己歲數越大,‌‌越不認為哪些東西是怪。‌‌看多了之後,覺得‌‌其實都挺正常。“‌‌當那些特殊的個案出現時,我認為‌‌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它的合理性‌‌和成因。”‌‌

“愛好和能力是兩回事,我自己沒有發現我有哪方面的特長,‌‌如果有的話就是聽別人說話,‌‌因為我的工作大多數時候‌‌聽別人說話,‌‌只有會聽才有可能會說。”‌‌孟非對自我的清晰認識大概是他最突出的優點,即便能做到十也只談到七八,或許留白讓呼吸更自由,令思考更單純。

《新相親大會》

【對話】

澎湃新聞:《非誠勿擾》是2010年開播的,第九年了,為什麼還熱衷做“電視紅娘”?

孟非:這件事跟我個人出發點沒有一點關係。如果沒有收視率了,誰都不看了,我再熱衷,你認為電視台會讓我做嗎?不是我熱愛相親,是因為他們把這活兒給我了。

澎湃新聞:會有那種厭倦期嗎?

孟非:我覺得今天咱們這個社會‌‌特別不習慣一種‌‌不變,‌‌大家恨不得‌‌每個季度都是新的,‌‌每年都會出現一些眼花繚亂的新生事物。‌‌但我覺得,這個世界的多樣性在於‌‌,既有‌‌眼花繚亂的新生事物,‌‌也有一些穩定持續存在的事物,‌‌都有價值。‌‌新生事物過快的消失,說明它本身的生命力有問題,‌‌‌‌我說這個話並不是帶有某種優越感,‌‌曇花一現也很美,有的連曇花都比不上。到現在為止,《非誠勿擾》在全國的市場份額‌‌收視份額還在前三,‌‌說明有非常穩定的受眾群,‌‌沒有理由把這樣的節目停掉,只要觀眾看咱們就做。‌‌現在又有新的更細分的市場。‌‌比如說‌‌帶父母來,‌‌我們當時‌‌‌‌也是嚐試。‌‌但發現從各方面‌‌反響都很好。‌‌‌‌

《非誠勿擾》的後續故事

澎湃新聞:看了很多形形色色的父母,有些什麼建議‌‌給他們?‌‌

孟非:‌‌父母‌‌對下一代婚姻的‌‌介入‌‌,分寸感‌‌特別重要。‌‌我認為‌‌在這個問題上的兩種極端都不可取。‌‌一種是‌‌“我的婚姻誰也不要插手”,‌‌說什麼都不聽,‌‌沒必要。‌‌聽聽父母的建議有什麼不好?‌‌另一種也不可取,‌‌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一定是不幸的,“如果我爸媽不能接受,我再愛這個人我都不‌‌考慮”。這兩種態度我認為都不是太‌‌理性。‌‌

澎湃新聞:這麼多年中國人婚戀觀有變化嗎?

孟非:我認為八九年的時間,‌‌社會的婚戀心態‌‌還不足以成為一個代際現象。‌‌我不認為今天和十年前相比,‌‌觀念發生了某些變化。‌‌城鄉、‌‌地域、‌‌年齡的差距,‌‌不同家庭背景的差距可能更大一些。‌‌

澎湃新聞:很多年輕人哪怕養貓養狗,‌‌都不想結婚生孩子,還有雲養貓雲養青蛙……這是不是一種變化?‌‌

孟非:我不覺得某些新生事物的出現具有‌‌時代的代表性。這樣的狀況在多大範圍內存在?‌‌具不具有一定代表性?‌‌很難說,因為我沒有掌握這樣的大數據,‌‌但‌‌出現就有它的合理性,‌‌也值得尊重。‌‌

今天的日本已經非常‌‌鮮明地出現了‌‌低慾望時代。‌‌不結婚‌‌不生小孩,‌‌不要同居,不要買房,‌‌懶得換車,不想消費,慾望已經控製到極低。我認為中國的年輕人沒有這個趨勢。可能會存在一些大城市‌‌‌‌非常時尚人群,‌‌而更大多數的‌‌比如說公務員群體,‌‌普通的職業白領,他們仍然存在著(傳統觀念)。‌‌馬上過年了,家裡邊也會催婚,這個現象可能更普遍一些。‌‌甚至在某些南方省份里結了婚必須要生兒子,勢力頑強到‌‌跟一千年前一樣。

澎湃新聞:有人談戀愛的時候會說,‌‌為了下一代要找一個好的基因。

孟非:我特別不喜歡這麼說的人……

婚姻里我還是相信愛情的。‌‌導致婚姻可以考慮很多因素,‌‌但情感因素是第一位的,這是我堅持認為的。當然你說我為了過更好的生活,‌找個有錢的老公可以少奮鬥20年,這不犯罪,但我個人不欣賞,‌‌我也不建議大家這麼考慮。‌‌選擇一個更好經濟能力的丈夫‌‌和選擇一顆優質的精子,本質上是一樣,‌‌都不是以感情訴求為第一前提。‌‌我不認為顏值是第一位的,我認為一個有趣的大腦更重要,一個人‌‌有內涵,有人生閱曆,是個有趣的人,這一點他可能就是優質的基因,但你不能說我得找一個‌‌胚胎就是這樣的。

‌‌台上有對父母,‌‌每次‌‌看到女嘉賓的時候都說,‌‌‌‌我們老兩口‌‌都是教授,你看我們家的基因,看到每一個女嘉賓都是我們家的基因……我就覺得這不是一對老夫妻,而是行走的基因庫。

‌‌在相親的時候,人總要強調一些‌‌會被人記住的自己的優勢。‌‌我的感受是,當過度強調某一方面的時候,‌‌這都會形成問題。‌‌最不應該的‌‌是忽略情感因素。‌‌如果我對你沒有產生那種‌‌性別之間的荷爾蒙的關係,你跟我說你的兩個博士也好,你的八塊腹肌也好,你的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也好,大部分沒有意義。

澎湃新聞:《了不起的孩子》是不是你職業生涯的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孟非:其實‌‌蠻難弄的。‌‌節目不是給小孩看的,是給大人看‌‌的。他們更喜歡看到‌‌像我這樣的老男人在跟一些三歲四歲的孩子在一起,會形成什麼樣的局面。‌‌我們以前習慣看的是我們小時候看的兒童節目,奶聲奶氣的跟小孩說話,你想過小孩的感受嗎?‌‌他會覺得一個50多歲的人,跟我說一樣的口音,怪不怪?‌‌我覺得孩子就是孩子。‌‌跟未成年人溝通,‌‌我只習慣於這樣的方式,‌‌我沒有辦法做親切和藹,跟狼外婆一樣的那麼溝通。‌‌澎湃新聞:‌‌你跟女兒從小也是這樣溝通的?

孟非:嗯,和節目當中沒太大差別。‌‌她在上幼兒園的時候,我跟她說話‌‌就用成年人的方式。‌‌姿態上‌‌平等,‌‌我更願意說你需要我幫忙嗎,‌‌而不是我幫你把什麼事都做好。‌‌包括到現在為止,我們關係也是這樣,‌‌願意跟我聊,‌‌可以陪你聊到天亮,‌‌但我不會主動說,親愛的,‌‌有什麼事咱們聊聊。這其實就是我說的分寸,你在去‌‌別人需要溝通的時候去溝通,效果是最好的。

‌‌澎湃新聞:有個新聞,一位家長因為輔導作業最後‌‌出家了。

孟非:我發了這個微博。‌‌多有意思!‌‌我說你看這個媽帶孩子做作業做出家,‌‌剩下就是爸爸。‌‌接著就是爸爸也出家了,‌‌然後家長會‌‌通知就去到廟裡邊,‌‌等父母來開會的時候,很像一個法會,那麼多尼姑和尚……這個才叫怪現象!

澎湃新聞:‌‌‌‌‌‌家長為什麼都這麼焦慮?

孟非:‌‌‌‌這個病在於什麼呢?‌‌我們的社會的文化氛圍,‌‌‌‌都在追求成功。‌‌要做成功的商人,成功的官員,成功的主持人,成功的藝人。所有的父母都喜歡問孩子,今天你學到了什麼?‌‌哪個家長問寶貝你今天開心嗎?‌‌沒有人問這個。‌‌開心有什麼,你整個童年開心了,‌‌你的成年就完蛋了!‌‌我們要什麼?含辛茹苦,‌‌熬得十年寒窗,終有成功的那一天,這就是我們所有的奮鬥的‌‌原因。為什麼孩子要報那麼多班,因為要全面碾壓所有的小朋友。‌‌最耳熟的那句話,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從子宮裡面就要開始叫優選,從基因開始,一切都是為了選優。我們的教育裡邊最缺少的兩種東西:藝術的養成,愛的培養。

澎湃新聞:我覺得孩子應該有發呆的時間,什麼事情都不幹。

孟非:‌‌我們成年人都沒有發呆的時間,‌‌你不覺得我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填滿,‌‌所以我們也這樣要求孩子。‌‌當我們要求孩子你別玩手機了,我們是不是一天到晚看手機?‌‌所以‌‌孩子最多學到的東西,不是哪個學校,‌‌不是他的什麼興趣愛好,上什麼大學學了什麼專業,‌‌而是他有怎樣的家庭環境,‌‌父母的恩愛讓他們學到的是家庭幸福有多重要,‌‌是否相信愛情。

孟非年輕時也是頭髮很濃密的

澎湃新聞:‌‌網上會有一些你的負面東西,比如前一陣上《朗讀者》,有人說你坐姿不好,‌‌還有說你開的麵館性價比不是很高,挺貴還不好吃。你一般怎麼面對?

孟非:‌‌我的麵館開業整整一年多時間,每天平均排隊一個半小時,‌‌週末要排兩個小時到兩個半小時,‌‌還是那個價格,還是那個味道,‌‌這種狀況持續了快兩年,‌‌那些人怎麼不說呢?‌‌任何一個事物‌‌都有發生發展過程,‌‌‌‌不想跟任何人去‌‌解釋和辯駁。‌‌‌‌網上‌‌天大的好事,‌‌24個小時過去了,‌‌再大的‌‌壞事還有更不好的事把它帶走。‌‌所以,好好做自己的正經事,開飯館‌‌對我來說叫不正經的事,玩玩的,‌‌我又不是搞餐飲的,‌‌一時心血來潮搞了這事,天天排隊也挺好的,生意不好關了,‌‌那還能怎樣?‌‌我還是做我的主持人。

澎湃新聞:‌‌賺錢嗎?

孟非:‌‌一開始賺了很多錢,到後來不賺錢了之後,弄到最後就什麼都沒做了。我的愛好真不是特別多。‌‌

澎湃新聞:‌‌你其實應該去做一檔脫口秀節目。

孟非:‌‌不想再弄這些事了……不求聞達於諸侯。

澎湃新聞:‌‌或許是現在太懶了。‌‌

孟非:我的一生都很懶。‌‌‌‌我今天獲得的所有東西都是被人‌‌逼著走出來,‌‌沒有一件事是我努力爭取的。‌‌對我來說,‌‌在我這個歲數我做過的節目和我的同行比起來,‌‌真的是很少。‌‌我十幾二十年沒做過幾個節目,‌‌一方面是懶,一方面是挑剔,‌‌還有一方面是對自己能力的‌‌擔心。‌‌你看難得上個央視節目,人家說我坐姿不好,‌‌不夠我煩的。‌‌

‌‌澎湃新聞:《四大名助》‌‌我覺得特別好看。

孟非:‌‌我特別同意你說的,這是這些年做的節目當中我最喜歡‌‌的節目,‌‌其他節目做的都會有點累,這個節目‌‌特別好玩,‌‌也比較符合我的性格。‌‌因為有四個人(主持)的,‌‌他們三個說話我就可以走神兒。

‌‌澎湃新聞:你認為自己最好的狀態是什麼?

孟非:‌‌好好守著‌‌自己本職工作。‌‌單位安排我做什麼,就把它做‌‌做好,做的比他們期望的‌‌更好。‌‌‌‌‌‌今天的觀眾可能更需要‌‌像《偶像練習生》那樣的節目,而不是像我這樣的節目。‌‌‌‌‌‌做一個節目做了九年,‌‌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哪天它不紅了,也是一份工作。‌‌所以人得經得起(時間的安排),‌‌你得好好安安靜靜地守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