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還挺燒錢的,導演親自淘舊報紙
2019年01月05日07:46

  《大江大河》將於本週五收官,該劇在北京衛視播出後,收視率穩坐全國省級衛視黃金劇場電視劇第一名,豆瓣評分高達8.9,是2018年播出的電視劇中評分最高的一部。《大河大河》由導演孔笙和黃偉聯合執導,該劇所還原、營造出的時代感也成為業內標杆式的作品,日前兩位導演接受媒體採訪。在執導《大江大河》之初,黃偉就與孔笙達成了“一致意見”:“我們用最樸實、真實的一種表現手法去闡述這部戲。”孔笙說,拍一部現實主義題材的劇,如果拍的不像那個年代,這個戲的真實性就會減價。據瞭解,《大江大河》第二部的劇本正在創作中,第二部將由黃偉獨立執導。

  題材:有一種積極向上、要變化的狀態

  《大江大河》的故事從1978年開始,編織出了一幅改革開放初期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個體戶、政府官員相互交織的社會網絡。侯鴻亮曾經表示,這部劇展現的是改革開放以後三個不同經濟形態下的三個人物,“他們像我們生活當中的涓涓細流,最後都彙集在大海中去。”

  在題材的把握上,孔笙坦言,改革開放不僅是他們這代人的回憶,也可以讓年輕人多瞭解一點中國這些年來所經曆的發展變化。在孔笙看來,儘管劇中有一些苦難,也有一些悲情的色彩,但是整體氣質是向上的,改革開放打開了國門,國家不停有新鮮事物出現,這些事讓人很興奮,“有一種積極向上、要變化的狀態,這也是我們想抓住這個戲很主要的一個點。”

  《大江大河》因為人物關係線多、矛盾複雜多變,“小雷家村”線和金州廠線分別被觀眾戲稱為“村鬥”、“廠鬥”。黃偉坦言,想表達的並不是一種明爭暗鬥或者說是爾虞我詐,“在那個時期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對於工廠里所遇到問題的處理方式不同,我覺得不存在鬥爭,實際上所有人都在為金州廠的命運做思考,只不過出發角度不同。”

王凱飾演的宋運輝。圖片來自網絡
王凱飾演的宋運輝。圖片來自網絡

  有人認為宋運輝的職場之路像“爽劇”,黃偉認為相比收穫結果,宋運輝艱難成長的過程更為有意義,“我們是站在宋運輝角度上去親身感受這段曆史。一個年輕人從學校出來,步入社會走進工廠,他所看到的、聽到的都是我們要表現的,至於最後讓觀眾感覺到爽或者怎麼樣,這是人物成長的過程。”導演也希望借助改革先行者們的奮鬥曆程,對當下的年輕人有所觸動、有所啟發。“宋運輝的經曆對現在的年輕人有一定的意義,那個年代年輕人的堅韌不拔,是對每一個活在當下的人,都可以有參照的地方。”

  風格:不管哪一種類型的戲,情感是共通的

  作為推出過《闖關東》《北平無戰事》《父母愛情》《琅琊榜》《歡樂頌》等行業標杆之作的製作團隊,以侯鴻亮為首的“正午陽光”多年來始終堅持“品質第一”的原則。《大江大河》將個體命運嵌入曆史的車輪中,再現了改革開放的先行者們在這個特殊曆史階段的掙紮、覺醒與變異。很多觀眾提到,“正午陽光”回歸正劇風果然看得更過癮。對於導演而言,執導年代跨度大的當代題材,和古裝、都市情感類作品相比,是否更得心應手?對此,孔笙表示,說到得心應手,無非是自己所經曆過的事情會熟悉一些。“我們拍《歡樂頌》中很多大家都熟悉的內容,我們也會諮詢一些年輕人,包括職場的小孩,和他們座談,聊年輕人喜歡的東西。”在孔笙看來,不管是哪一種類型的戲,情感總是共通的,把故事講好,把人的情感展現真實,大家就會接受。

  《大江大河》以優美細膩的鏡頭語言著稱,劇中也有不少沒有台詞但信息量豐富、感情細膩唯美的長鏡頭、空鏡頭。這種精緻的鏡頭語言和節奏,是否會對一些普通觀眾形成一道“審美門檻”?對此,孔笙表示,要相信觀眾的審美,“現在韓劇、英劇、美劇都有很多好的作品,很多年輕人在看,在審美的高度上還是要相信多數人的。我們也不是想做高端或陽春白雪,但是希望在大眾的基礎上往高要求、高標準里做一點。”

  拍攝:這個戲也算是比較燒錢的戲

  《大江大河》的故事時間跨度大,如何還原時代質感、營造真實的故事情境,成為兩位導演最先需要面對的難題。孔笙感慨:“因為它離我們太近了,也就是40年前、30年前的事情,我們這一代人還有些清晰的記憶,所以我們的主創人員、製片這邊,都是帶著一種情感,帶著一種致敬的心情去拍攝。當然拍攝的要求會更高一點。”因此,孔笙也感歎,拍的挺辛苦,“這個戲也算是比較燒錢的戲,因為有些場景確確實實是需要重新搭建。中國發展太快了,很多四十年前的場景都找不到了,村子是重新搭建的,整個一個工廠的大廠房裡我們搭建了很多工廠里的家、工廠里的辦公室、會議室。”

  除了場景,導演對道具和服裝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據飾演宋運萍的童瑤回憶,連女演員紮頭髮的皮筋樣式、怎麼扣扣子等細節導演都提出了具體要求。孔笙對此有著堅定的看法:“我們拍一個現實主義題材的劇,希望觀眾能夠認可它,而如果你拍的不像或者不是那個年代,這個戲的真實性就會減價,所以我們就特別想讓觀眾都能夠回憶起那個年代的事情,還有一種親切感。我覺得這可能比你編織一個特別的情節還要起作用,因為它會很感人。”

  黃偉在拍攝過程中還親自淘了一些道具,像劇中1977年10月21日的報紙、尋建祥的錄音機和磁帶。“我和孔導用自己最真誠的那一面,用最專業的手段去闡述這部戲,相信觀眾應該會看到。”

  《大江大河》首次啟用了變形寬銀幕鏡頭,將畫面比例從原本的16:9變成了現在的2.66:1。加寬後的畫面可以承載更多的信息量,更好的還原年代氛圍並刻畫細節。“現在觀眾家裡的電視都越來越大,對寬屏的障礙變小了。”在孔笙眼裡,新的技術手段不但是創作的載體更是態度的體現——“我們採用新的手段和新的方法,是表達我們對這個題材和對這個戲的態度,我們是認真對待了我們所做的《大江大河》。”

  人物:人物設計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

  劇中每個人物不同階段的形象設計都經過了細緻考量,將書中的江河奔湧生動地呈現在了螢屏上。據孔笙介紹,既然《大江大河》是從1978年開始寫起的劇,每一年國家的高速發展、經濟的發展以及人民群眾生活的改變,都應該在劇中有所體現,幾個主要人物身上的設計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比如雷東寶在劇情後期要騎摩托車,楊巡到了開市場的時候,自己有一個那個年代前蘇聯的小拉達汽車,“這些變化會帶給人物一些新的東西。包括宋運輝從青澀到成熟,一步步當科長,當處長,變化是一點點都能看到的。”

楊爍飾演的雷東寶。圖片來自網絡
楊爍飾演的雷東寶。圖片來自網絡

  這些變化除了依靠道具設計外,還有演員的努力。孔笙說,楊爍會隨著劇情中雷東寶的人物軌跡發展,一點點把自己變胖,“最後楊爍還給自己加了一個‘小胖肚子’放在衣服裡邊,因為他覺得自己不夠胖。”

  在拍攝方式上,《大江大河》是順著拍的,孔笙說,順著拍的原因不是刻意的,“因為這個村莊是我們自己搭建的,它要一點點的變化,人們開始擺脫貧困,有錢了肯定要先建房子,那房子就得有變化,牆、地、路,都要有變化,所以就順著拍。”黃偉認為搭建實景和順拍對演員表演也大有裨益,因為“能夠給演員提供一個更流暢的人物走向,他可以從故事開頭順著一直走到結尾,這裏頭髮生的每一件事情,在他心理上都能有一個很強大的支撐。”

  董子健:我和楊巡一樣是不會輕易認輸的人

  與宋運輝和雷東寶在國營經濟和集體經濟的浪潮中奮力拚搏的經曆不同,挑扁擔賣饅頭、收電線開電器城的楊巡(董子健飾),是個體經濟的縮影。1980年,溫州發出了全國第一批個體營業執照,這個創新舉措,讓無數的個體商販開始“走出去”,也由此誕生了中國最早一批的“萬元戶”。《大江大河》中,楊巡從賣饅頭起家開始,在翻滾向前的時代中,手忙腳亂投奔商海創業,踩過陷阱,也遇到過感情挫折,在生意場上一路摸爬滾打艱難前行,赤手空拳地走出一條創業路,成為個體經濟中的佼佼者。

  在觀眾眼中,這位小貨郎“精明能幹腿勤快,吃苦耐勞嘴又甜”,而在董子健眼中,楊巡更是一個“晶瑩剔透”的人。“我和楊巡一樣,也是一個對自己喜歡的事情不會輕易認輸的人。比如拍戲的時候,每次都會有不一樣的困難,但是我喜歡拍戲,就從來不會認輸。每個人都曾有過低落的時刻,但我們都是比較樂觀的,面對困難會迎難而上。”

  摸爬滾打,絕處逢生,從賣饅頭花捲到遠走東北探尋生意經,再到批發電線經營電器城,楊巡的創業之路,可以說是每一個改革開放初期創業者的縮影。董子健總結說,楊巡代表了當年大多數個體經濟的形象,那種打不倒,樂觀的精神是一直持續到今天仍然存在的。“而且我覺得楊巡的目光是永遠放在遠方的,不會因為眼前的事情停下來,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出類拔萃的原因。”

  出道便憑藉《青春派》獲得“第21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新人獎”的董子健,可謂起點頗高。儘管在演技上已備受業內外人士的認可,但首次涉足小螢屏出演《大江大河》中楊巡一角,還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挑戰。“電視劇和電影是有區別的,台詞量和表演方式會有些不同,因為楊巡要談生意,一場戲的台詞就能蓋過我一場電影的台詞,所以是會有些焦慮和緊張。”令董子健感動的是,孔笙和黃偉兩位導演給予了他很大的鼓勵和支持,願意等他,也樂意給這位“螢屏新人”更多嚐試的機會,“兩位導演對我特別寬容,大家都很照顧我,會讓我很放鬆,包括爍哥也是,他會經常給我講戲。”

  《大江大河》是一部聚焦改革開放前十年的當代題材劇目,為還原曆史,有“處女座劇組”之稱的正午陽光團隊實地搭建了小雷家村,村里幾乎戶戶有人居住,甚至飯桌上的菜都“沒有什麼油水”,劇組給大部分演員下達了“減肥”的任務。劇中,楊巡有一場焚燒假冒偽劣電器設備的重頭戲,這場戲不僅是關乎楊巡命運的關鍵轉折點,也是董子健在拍攝中記憶最深刻的一場。“我沒預想到火燒起來的溫度可以達到那麼高,劇組給我做的那個腫起來的道具手都被烤化了,包括離火更近的攝影師都在抖,但都還在堅持,所有的群演也在等著,我就想我一定要把這場戲演完。”這個為了生計做過倒爺、賣過電器,“總是被打倒、被騙,卻又總是能站起來”、被董子健評為“韋小寶”式的人物,讓他尋找到了一種新的力量。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