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尾酒療法”可治療近視,專家:並非人人適合需要醫生指導
2019年01月05日13:24

原標題:“雞尾酒療法”可治療近視,專家:並非人人適合需要醫生指導

聯合OK鏡(也稱“角膜塑形鏡”)及低濃度阿托品治療近視,是近視防控領域中的“雞尾酒療法”,但並非人人適合。

1月3日-6日,由複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主辦的第八屆“關愛近視,微笑論壇”在上海召開,聚焦國家近視綜合防控實施方案。上海市眼視光學研究中心主任、複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副院長周行濤教授表示,“雞尾酒療法”是上海角膜塑形鏡研究團隊日前發佈創新性研究成果,對於快速進展期的近視患者,可以顯著減緩單純使用角膜塑形鏡控製近視效果不佳者的近視發展速度。

不過,這種治療方法並不適用於所有人。周行濤解釋,OK鏡目前僅僅只能對一半的近視患者有效,同時一般針對8週歲以上的人群才能使用。周佳奇博士表示,考慮到阿托品眼藥水會有一定的副作用,“雞尾酒療法”必須是在醫生的指導和監測下進行。

周行濤指出,近視防控任務並非階段性,注重兒童青少年整個發育期的長期有效的管理,而這種管理模式需要醫療、教育及家庭共同協作參與。

治療:僅一半近視患者配戴OK鏡治療有效果

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的屈光發育檔案數據顯示,截至目前,2017-2018學年上海市中小學視力不良率為57.0%,其中小學46.9%,初中76.8%,高中 89.5%。

“目前我國近視發生低齡化、高度化的現象日益嚴重,在日常工作中經常可以看到學齡前兒童首診即有400度、500度甚至更高度數的近視,中學生的高度近視率也在上升,高度近視可帶來不可逆性的視力損傷和失明風險。”周行濤表示。

如何有效地遏製這種趨勢?周行濤指出,角膜塑形鏡也被稱為OK鏡,如今已經在青少年群體中應用越來越普遍,而OK鏡可以降低近視度數,源於鏡片特殊的逆幾何設計,使角膜上皮發生“遷移”,重新分佈,形成了一個由角膜上皮組成的“凹透鏡”,暫時性改變角膜形態,矯正近視,保持視力清晰。

“在控製青少年近視發展方面,很多研究顯示,配戴OK鏡可使近視增長速度減緩50%~60%,是目前所有光學矯正方法中效果最顯著的一種。”周行濤表示,“但OK鏡目前僅僅只能對一半的近視患者有效,同時一般針對8週歲以上的人群才能使用。”

如何更有效地讓OK鏡發揮作用?來自複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方面消息稱,早在2015年,醫院視光學科就已成立由周行濤教授、瞿小妹主任醫師領銜,薛楓、周佳奇、陳誌博士為核心成員的上海角膜塑形鏡研究團隊,團隊日前於CLAE雜誌發表一項創新性的研究成果,即對於快速進展期的近視患者,聯合OK鏡及低濃度阿托品治療,可以顯著減緩單純使用角膜塑形鏡控製近視效果不佳者的近視發展速度,發揮了1+1>2的治療效果,該報導在國內外近視防控領域引起了極大的反響,是近視防控領域中的“雞尾酒療法”。

周佳奇進一步強調,考慮到阿托品眼藥水會有一定的副作用,“雞尾酒療法”必須是在醫生的指導和監測下進行。“目前,低濃度0.01%阿托品眼藥水副作用小一點,可以在小朋友自己近視控製不佳的情況下,比如一年近視增加超過50度的情況下考慮使用。少部分小朋友點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可能會出現怕光、近距離看不清等情況,至於全身症狀目前很少有報導,但不能僅僅只是依賴藥物忽視了平時用眼習慣和戶外活動。”

而對於一些家長認為的“滴阿托品眼藥水可以預防近視”的說法,專家予以了駁斥。“低濃度阿托品治療僅僅只能用於近視人群,發病前使用是沒有用的。”瞿小妹表示。

除了採用常見的激光手術治療近視外,複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視光中心主任醫師王曉瑛教授還指出一項最新技術,即眼內鏡技術。

“眼內鏡技術是一種高端近視矯正手術,把一個帶度數、很柔軟的晶體植入到患者眼睛里來實現視力矯正。這一技術可以在不切削角膜的前提下,只需要5-10分鍾,就可以幫助患者擺脫近視困擾,重獲優異的視覺質量,目前已經受到越來越多近視患者的關注。”她進一步指出,眼內鏡手術主要是幫助那些原本沒有辦法接受激光手術的患者或是圓錐角膜矯正視力很差(在病情穩定的情況下)、度數超高的患者。

防控:建立屈光檔案探索近視防控“閔行模式”

戴眼鏡會讓近視度數越戴越深嗎?

上述專家均表示,這是很多家長的誤區,關鍵原因還是在於孩子的用眼習慣不好,跟眼鏡本身並沒有關係,而且戴和不戴,近視都有可能加深,不戴的人會加深的更快。

周行濤表示,近視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現代社會病,現代閱讀、交流和工作方式的改變,使更多人以室內和網上學習和工作為主,我們在無法改變現代學習和生活模式的同時,探索針對高危人群的干預,特別是防治人群向高度近視發展,顯得尤為重要。

2018年8月底,《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發佈,明確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

“近視是可防控的眼病,防控任務並非階段性,要注重兒童青少年整個發育期的長期有效的管理,而這種管理模式需要醫療、教育及家庭共同協作參與。”周行濤進一步指出,目前醫院已專門成立“上海市眼視光學研究中心”,同時與閔行區政府正在共同探索合作近視防控“閔行模式”。

瞿小妹表示,上述模式即先為區域內的以中小學生為主的青少年群體建立屈光檔案,目前建檔率已達到95%以上,同時在轄區內對中小學衛生老師、社區醫生、非公醫療單位、誌願者及機構開展專業的近視防控培訓,開展近視篩查,並就如何科學用眼進行宣教等,通過上述機構和人士再逐步滲透到學校、家庭、幼兒園等,“一旦發現疑難、特殊、高度近視合併其他異常的患者,將直接轉至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醫院眼視光學博士鄭克醫生曾多次前往學校授課宣講“如何預防近視”,他指出,如今小朋友近視率上升原因,主要還是跟近距離用眼太多有關係,還有就是用眼姿勢不正確,“經常有家長反映,小朋友關了燈還在看手機和平板電腦,做作業時頭低得很低,有些還會歪著頭寫字,這些不好的用眼習慣都會加深近視。另外現在數碼產品普及很快,小朋友經常手機平板不離手,不但增加了近距離用眼的時間,還減少了戶外活動的時間,這些都是不好的因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