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維爾三世時隔11年重返哨兵冠軍賽 只想好好享受
2019年01月03日15:30

霍維爾三世將時隔11年再次參加哨兵冠軍賽
霍維爾三世將時隔11年再次參加哨兵冠軍賽

  香港時間1月3日,再沒有哪場美巡賽,比哨兵冠軍賽的參賽資格更難獲取。關於這一點,查爾斯-霍維爾三世(Charles Howell III)深有感觸。

  美巡賽2018年最後一杆,他推入15英呎小鳥推,在第二個加洞贏得RSM精英賽。那讓他成為最後一個獲得卡帕魯瓦冠軍賽資格的選手。

  對於霍維爾三世而言,那代表著11年後第一次重返毛維島。

  “從某個角度而言,那感覺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霍維爾三世說,“從某個角度而言,那又彷彿是昨天。”

  當他過來的時候,一切看上去如此熟悉,從順著曲克鬆護衛的公路進入麗思卡爾頓酒店,到站在種植園山地球場俯瞰太平洋震撼的景觀,甚至隨處可見的蝴蝶標誌都是那麼熟悉。

  接著他開始數數。

  自上一次來卡帕魯瓦已經有11年時間。霍維爾三世那之後打了340站比賽才再次取勝,即便是那一場勝利也不容易。他必須要在最後四個洞抓到3只小鳥,才能在海島進入延長賽。當製勝推杆進洞的那一刻,他跪到了地上,顯示出他卸下了多麼大的包袱。

  勝利將他送入了天堂,對霍維爾三世而言首先是美國大師賽。他在佐治亞州奧古斯塔長大,父母仍舊居住在距離奧古斯塔國傢俱樂部不遠的地方,可是過去六年,他都只能通過電視收看美國大師賽。

  然而卡帕魯瓦也有一些特別的東西。

  “你看我周圍的人,我進入了什麼樣的陣容——Justin-托馬斯、馬克羅伊。你心說:‘好傢伙,我也能參加這場賽事,’” 霍維爾三世說,“有段時間我曾經想也許我再也不會取勝了。我度過了很好的生涯。我很驕傲自己的表現。如果生涯那樣結束了,也是好的。”

  然而現在,霍維爾三世想的便是這會開啟什麼。

  新一年本週四在一座擁有最寬闊球道,最大果嶺,大起大落,可以在毛維島和墨洛卡伊島(Molokai)之間看到駝背鯨的球場上啟動,達斯汀-莊臣是衛冕冠軍。

  這是每個人希望一年開始的地方,除非賽程,又或者需要休息卡在其中。這是為什麼僅有泰格-Tiger Woods、菲爾-Phil Mickelson和Justin-羅斯三位2018年的冠軍沒有參賽的原因。自2005年,Tiger Woods再也沒有打過卡帕魯瓦。他因為贏得巡迴錦標賽,結束五年腰部手術製造的掙紮而獲得資格。直到最近幾個星期,他還考慮要過來參賽。

  達斯汀-莊臣和Justin-托馬斯連續第四年參賽,這是美巡賽現存的最長取勝紀錄。他們知道要奪冠不容易,即便偶爾情況下,他們讓勝利看起來容易。

  “如果不是那麼難,我一定已經贏得更多場了,”達斯汀-莊臣說,“是的,非常困難。美巡賽上有許多優秀的選手。任何一個星期任何一個參賽的選手都有機會取勝,因此要取勝是非常困難的。”

  上一次霍維爾三世在卡帕魯瓦的時候,參賽陣容之中包括10位現在已經在打冠軍巡迴賽的選手。他頭髮之中沒有灰色的斑點,他還沒有孩子(今天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7歲)。那是馬克羅伊轉職業的第一個完整年份,Tiger Woods還只有13場大滿貫勝利。

  他已經聽到很多次,他理應擁有比現在3場美巡賽勝利的更多勝,可是他在海島的勝利仍然人氣很高,因為他必須等很長時間才能迎來下一場。許多期待導致他喪失了客觀認識。霍維爾三世生涯的獎金仍舊累積了3700萬美元。這樣一種穩定性絕大多數球員都希望擁有。

  “當我去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Oklahoma State)唸書的時候,我不知道有一天能到美巡賽打高爾夫。我去了這裏看自己行不行,那是我最好的嚐試,”他說,“如果你對我說我能在美巡賽上打20年,從不丟參賽卡,我會毫不猶豫接受。有時候,我們喪失了客觀認識。”

  在飛過來之前幾天,霍維爾三世在郵箱之中找到了一封熟悉,被低估的信件。那是因為海島取勝而獲得的美國大師賽邀請函。

  他上一次出戰家鄉的賽事要回溯到2012年。

  “這是你能得到的最好聖誕節禮物,”他說,“我還沒有想過,因為如此長時間沒有進,我已經忘記了他們會這樣做。在我們居住的這個現實世界,我很吃驚他們還沒用短信發佈邀請函。”

  他從來沒有如此渴望打美國大師賽,主要是女兒安斯利(Ansley)和兒子蔡斯(Chase)能夠看一看球場,在三杆洞競賽中當球僮,並在最神奇的一週去奧古斯塔,而不是去拜訪他們的祖父母。

  他比另外兩次更感恩可以來到卡帕魯瓦,就像他對這一屆美國大師賽的態度不同於另外8次一樣。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那場比賽。它總是具有傳奇色彩。” 霍維爾三世說,“我想打好,也許我會過度準備。這一次,孩子們可以在那裡參加三杆洞競賽,我要盡全力享受賽事。”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