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09到2019,Yeezy的故事你還有多少不知道
2019年01月03日11:58

  從2009年開始,Kanye West這個名字逐漸進入大眾的視野,因其與Nike聯名推出的球鞋系列Nike Air Yeezy一鞋難求的火爆場面而名聲大噪。究其成功的原因,首先可能是Nike的營銷功底,但人們認為更重要的也許是Kanye West本人的設計給它帶來了話題性。

  直到2019年這第一個工作日,這個名字已經從限量球鞋的代表轉換為潮流符號,不論是與世界體育巨頭們的合作,還是以個人名義推出的潮流新品展覽,抑或是設計精良的昂貴服飾系列,都離不開他成長曆程中對設計的高標準要求以及對球鞋、音樂等黑人文化的深刻理解與熱愛。

  1977年6月8日,在美國佐治亞州的亞特蘭大,這個黑人說唱文化的發源地,隨著一聲啼哭,Kanye Omari West誕生了。父親是一位攝影記者,而母親則是一位大學英語教授。在他三歲的那年父母離婚,他隨母親搬到了美國第三大城市芝加哥,在就讀於奧克朗郊區的波拉瑞斯高中之前,他還曾經隨母親搬到中國南京生活了一段時間。此後他在美國藝術學院選修了一些課程,進入芝加哥大學後因為專注音樂的製作而主動退學。

  再後來他進入奢侈品牌Fendi進行實習,認識了日後同樣大紅大紫的Virgil Abloh,Kanye對他來說亦師亦友,他也對Kanye的設計風格有所影響。與此同時,他本人在音樂上的深刻造詣令他從2000年開始以Roc-A-Fella唱片製作人的身份參與製作專輯,並且一度和Jay-Z等已經成名的音樂大咖合作獻唱曲目。自2004年2月發行個人第一張錄音室專輯,到今天Kanye已經獲得了21座格萊美和7張公告牌專輯,這也讓Nike看到了Mr。 West身上閃光著的商業價值。

  在密切的會晤中,Kanye向Nike展示了自己對於球鞋的設計理念以及理解,而彼時Nike在籃球上風生水起,正是需要進一步占領潮流市場,為此不光需要的是模特或者是靈光一現的設計師,Kanye一人身兼數職,從設計到宣傳都親力親為,兩位巨頭一拍即合,史上最具話題性的潮流系列就此拉開了序幕。

  Nike Air Yeezy 1的誕生,融合了無數次修改、討論和精簡的精良設計。從草圖到數十個Prototype的改正,到最後成為一款可以上市的作品,這個過程著實不易。這雙鞋主要是由Nike當時的創意總監Mark Smith主要設計,因為設計一款鞋,需要考慮很多技術上的因素,所以Kanye給出自己對於外形和材質的建議,Mark Smith的責任就是把Kanye的點子,加入製鞋人專業的技術考量,把設計藍圖和原型事物利用Nike的高端生產線和高級工藝得以實現。

  從外形來看,鞋子的下半部分完完全全就是80/90年代的老學校風格,這個年代被稱為籃球之神的Michael Jordan所統治,不論是籃球場上還是腳下的鞋子,後掌開窗式可透視Air Sole正是從Air Jordan 3代到6代的經典特徵,即便這個科技從今天的眼光來看來舒適性能已經完全無法和現在的科技相比,但就其美觀和經典的角度來講確實無可替代。

  1977年出生的Kanye深受佐敦文化的影響。當然鞋子不能一味致敬經典,Kanye也表示他對於上世紀經典電影回到未來里那款前衛的Nike Air Mag的發光鞋底十分喜歡,所以希望能夠在他的鞋里也用LED。但是經過討論之後,由於對於技術和成本上的考慮,最終上市的版本還是決定選用螢光橡膠來做製作鞋底。

  鞋子上半部分的亮點還是由高聳入雲的鞋幫和一條覆蓋鞋面的魔術貼組成,超高的鞋幫令人不禁聯想到在80年代NBA賽場上那個中鋒的黃金年代普遍穿著的中鋒鞋,魔術貼的設計同樣為了牢牢鎖定腳面,儘管官方沒有說明這是一雙籃球鞋,但是鞋子的設計確實讓人在籃球場上躍躍欲試。鞋子發售之前Kanye West就穿著鞋子頻頻在公眾場合出現,在演唱會上親身示範為鞋子造勢。

  儘管Kanye在這雙鞋子上的話語權不是絕對的,但本人的光環加成加上上腳,Nike工業設計的典範與特殊的營銷手段,這才真正出現了第一雙真正意義上供不應求的超級限量球鞋,球鞋的推出大獲成功,一共發售的3款配色每款售價為225美元。總共以限量的方式發行了3000雙。儘管價錢高昂,但是還是一開售就被瘋狂搶購,瞬間售罄。 現在在ebay平台中,這雙鞋的價錢已經飆到大概1500美元左右。

  Kanye West本人的名聲紅極一時,Nike這個品牌也是博足了眼球,雙方在第一次合作中都嚐到了甜頭,這直接促使了系列第二款的誕生。

  Nike Air Yeezy 1的火爆可以說式讓2代的推出顯得勢在必行,其實早在1代發售的時候Kanye West就說過自己還有一些很棒設計圖因為成本和商業需求沒能得以實現,而這些未披露的鞋款中極可能會採用其中一款做為Nike Air Yeezy 2的設計。

  儘管消息從Kanye嘴裡說出時確實讓鞋迷們翹首以盼,但事實是最終沒有選用任何一款留下來的設計。就像上一代的鞋子是由Kanye和Mark Smith共同操刀一樣,這雙鞋也是由Nike設計師Nathan VanHook和Kanye一起設計的。無論鞋子的設計語言還是細節上都可以看得出還保留並且借鑒了第一代的基礎。

  Kanye West自己是一個的古埃及文明愛好者,同時他也想法設法把這些元素揉進自己的愛鞋之中。比如鞋舌上印有的鷹頭人身的日月之神HORUS,還有鞋身側面後半部分的形似蛇鱗的鷹隊翅膀的紋路,還有鞋後跟鞋迷們津津樂道的波浪紋,同樣也是來自尼羅河特殊的水流波紋,鞋身內側圍繞著Swoosh Logo的三角形則來自古埃及人建造的方尖石塔。

  Kanye天生的時尚嗅覺結合他對自己作品的高要求促成了這雙青出於藍的作品,市場的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切,開始發售3分鐘全部售罄,而二級市場中Nike Air Yeezy 2第三色“Red October”在ebay等外國網站的最高成交價已經達到了15000美元,如此神賜靈感加工業嚴謹的設計,Kanye West的作品又一次在市場和球迷檢驗下名利雙收。

  從2018年回望Nike Air Yeezy 2發售的年代,鞋子的火爆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2代發售之後Kanye West與Nike不愉快的分手,Nike之前不給予Kanye完全自主的設計權利這一導火索終於爆發,Kanye憤而出走最大的對手adidas,從上帝視角來看,現在球鞋市場的火爆正歸功於這一次當時看來有些不成熟的決定,這又是另外一段令人津津樂道的故事了。

  當Nike Air Yeezy 2還處於設計階段的時候,Nike和Kanye之間的博弈已經被放到桌面上了,較少的分成和對於鞋子設計的分歧,不能擁有百分之百的話語權令空負一身才華的Kanye難以忍受,Kanye在離開Nike之際甚至放話再也不會推出全紅色的鞋子,這讓人不禁聯想到Nike Air Yeezy 2“Red October”。與此同時另一位業界內的巨頭adidas已經和他安排接洽。

  2014年7月初,adidas將與Kanye West進行長久深度的合作,創辦獨立運動品牌adidas + KANYE WEST,adidas承諾這將會是一個兼具街頭風格和運動功能的全面系列。此外adidas集團還將在美國總部組建專屬的員工團隊並開設實體商店,據悉合同份額將超過1000萬美元。分成的到位與完全的自主權,adidas將Kanye當作自己的Michael Jordan,這讓我們的潮流之神得以安心推出一些驚世駭俗的潮流聖物。

  很快Kanye與adidas Original便推出了我們熟知的“Yeezy Boost 750”,一次成型的高端麂皮搭配最新的Boost緩震科技,低調卻不失新潮的外觀完全體現了球鞋領域的超高製作水準與Kanye在設計方面的天賦,暗藏的野心,或許還要加上一點點對Nike的報復之心,發售之後同樣也是掀起了鞋市的腥風血雨,7000美元難求一雙的情況也比比皆是。

  在推出adidas Yeezy Boost系列球鞋的同時,Kanye West與adidas Originals也正式發佈了Yeezy Season 1系列,整個系列旨在為注重奢華生活品質的人群提供簡易低調並且易於搭配的服飾。此後推出的Yeezy系列服飾都以此理念為設計,2016年的Yeezy Season 3在紐約麥基迪遜花園舉辦,龐大的觀眾群體令其成為當時史上最大的發佈會。此後系列整體以奢華面料加上歐洲純手工製作完成,oversize的風格和破壞的設計代表著街頭,不過系列高昂的價格也令大部分人望而卻步。

  正因為所周知的Kanye本身的超高人氣,在鞋子的高額銷售上人們往往忽略了Kanye愈發純熟的營銷手法。鞋子製作消息的發佈,到鞋款細節的馬賽克圖,加上大手筆送給各路名人買手的操作與老婆Kim Kardashian的話題性,adidas Yeezy boost在博人眼球上比那個網絡不那麼發達的時期甚至更勝一籌。順水推舟Kanye再接再厲陸續推出了adidas Yeezy 950, adidas Yeezy Boost 350,adidas Yeezy Boost 350 V2與adidas Yeezy Powerphase等令人趨之若鶩的熱銷鞋款,這樣的銷售策略和產品本身的過硬令雙方賺的盆滿缽滿。

  回望整個2018年,除了把adidas Yeezy Boost 350 V2的配色出到難以為繼以外,Kanye又將老爹鞋的概念玩到極致,推出了多個配色的adidas Yeezy Boost 700和adidas Yeezy desert 500,不得不說結合當下的熱點融合黑人音樂的元素正是Kanye的拿手好戲。

  離開鞋子本身,很多人都說Kanye West是個很瘋狂的人。從格萊美頒獎禮上搶奪Taylor Swift的話筒;到前些年從演唱會上當著數萬歌迷的面扔下話筒直接宣佈抱病回家;再到剛剛過去的2018年多次公開表示支持 Donald Trump在社會上造成軒然大波。拋開事情熱度的本身在一個普通人看來他可能真的只是個出名的神經病罷了。

  然而adidas CEO Kasper Rosted 在早先和《Business Insider》的訪談中提到 Kanye West確實有些不尋常的行為存在,然而其將這些費解行為歸因於Kanye West的“創造力”,作為一個天才必定有一些不同於常人的地方,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當你和這類具有高度創造力的人們打交道,他們確實會有些截然不同的行為模式,但這和他們所創造的是平衡的。”

  時間的車輪已經轉到2019,Kanye West又爆出多雙新的設計鞋款包括adidas Yeezy Basketball,adidas YEEZY BOOST 700 VX 甚至像adidas Yeezy 451這種外形非議不斷的爭議鞋款。與此同時,與這個星球上一樣炙手可熱的說唱歌手Drake之間的世紀Beef,使得Kanye與未來可能轉投adidas陣營的“公鴨”聯手造“椰子”之路變得撲朔迷離。

  2019年是Kanye West從2009年開始製作第一雙Yeezy的第10年,世界潮流浩浩蕩蕩,而在這個風口諾大的節段,天才與瘋子一念之間的Kanye West能否為潮流歷史填上濃重的一筆,讓我們作為見證者和參與者拭目以待。

  ▲這可能是Nike Air Max 98誕生21週年以來最驚豔的開場

  ▲2018,你買過最滿意和最不滿意的東西分別是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