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檔:國產電影為何靜悄悄?
2019年01月03日16:19

原標題:賀歲檔:國產電影為何靜悄悄?

關注中國電影的觀眾可能會發現,2018年賀歲檔檔期(每年11月底到12月底)上映的國產電影,乏善可陳。2018年的賀歲檔,國產電影靜悄悄、冷清清。

先有賀歲片,後有賀歲檔。賀歲片的說法,來自於香港影壇。1980年代香港影壇的鼎盛時期,每年年末市場就會推出幾部喜氣洋洋、鬧哄哄、適合全家一起觀看的電影,諸如《八喜臨門》《家有喜事》《花田喜事》,用以“賀歲”、迎接新年到來。

《紅番區》海報

1995年成龍的《紅番區》是第一部以賀歲片的名義引進內地的香港電影,8000萬的票房成績讓效仿者前赴後繼。1997年12月24日,馮小剛執導的賀歲片《甲方乙方》上映,最終斬獲3600萬票房,一炮而紅,這部電影被看作是內地賀歲檔的開端。緊接著是1998年的《不見不散》、1999年的《沒完沒了》,再到後面的《大腕》《手機》《天下無賊》《私人訂製》,馮小剛+葛優成為賀歲檔的重要標配和票房保證,賀歲檔也愈發成熟穩定。自此每年常會有幾部重點製作的國產電影在賀歲檔上映,12月最後一週都會掀起一波觀影狂潮。

《甲方乙方》海報

《天下無賊》海報

《私人訂製》海報

賀歲檔一度是最重要的電影檔期,也是一線大導演的“專屬檔期”,除馮小剛外,張藝謀、陳凱歌、徐克、薑文都是賀歲檔的常客。比如張藝謀的《英雄》《滿城盡帶黃金甲》《金陵十三釵》《長城》,陳凱歌的《無極》《趙氏孤兒》,徐克的《龍門飛甲》《智取飛虎山》,薑文的《讓子彈飛》《一步之遙》,都選擇在當年的12月賀歲檔上映。每年的票房冠軍也常出自賀歲檔,比如2011年的年度票房冠亞軍《金陵十三釵》《龍門飛甲》,2012年的年度票房冠亞軍《人再囧途之泰囧》《十二生肖》。2013年之後,賀歲檔雖然不再產生年度票房冠軍,但名導加持、大片雲集的局面仍未改變,2013年的《私人訂製》、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2015年的《尋龍訣》、2016年的《長城》,票房成績都位列當年國產片票房排行榜TOP5。賀歲檔影片除了大IP、大卡司、大製作公司的基本屬性外,類型上也以喜劇、動作和特效大片為主,契合年前的“闔家歡”基調。

《英雄》海報

《無極》海報

《人再囧途之泰囧》海報

《長城》海報

相較之下,2018年的賀歲檔真是怎一個冷清了得,大導演、大製作集體缺席,宣傳方面也是起步晚,投入少,曝光弱。在經曆了11月的大盤低潮之後,整個12月上半月竟無國產大片“救市”,只有《狗十三》《冥王星時刻》等小眾文藝片苦撐,還有各路沒什麼水花的小成本電影爭相廝殺。直到12月最後一個禮拜,國產賀歲片才將集中發力,“傳統四大”出品的賀歲片《天氣預爆》(萬達)、《武林怪獸》(博納)、《葉問外傳:張天誌》(光線)、《雲南蟲穀》(華誼),以及影視新貴出品的《來電狂響》(新麗)、《地球最後的夜晚》(華策)紛紛上映。

《地球最後的夜晚》海報

《天氣預爆》海報

只是,這幾部賀歲新片,無論是製作體量、卡司、口碑和票房,和以往的賀歲大片都不是在一個量級上的。《武林怪獸》《斷片之險途奪寶》票房未破億,《天氣預爆》《葉問外傳:張天誌》《雲南蟲穀》票房均1億多,《地球最後的夜晚》雖憑藉營銷首日拿下2.61億元票房,創下文藝片開畫記錄,但次日僅收穫1100萬元票房,比首日下滑96%,昨日票房僅186萬,再暴跌83%,都是史上最強跌幅。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最後竟是翻拍自意大利《完美陌生人》的《來電狂響》成為賀歲檔國產片最大贏家。而就口碑而言,僅《來電狂響》《地球最後的夜晚》豆瓣評分及格,《天氣預爆》4分,《雲南蟲穀》3.6分,《武林怪獸》3.9分,《斷片》甚至低至2.6分……慘不忍睹。

《來電狂響》海報

《海王》海報

《蜘蛛俠:平行宇宙》海報

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賀歲檔都是國產電影的“保護月”,荷李活的分賬大片與這個檔期沒什麼緣分。但2018年賀歲檔破天荒地引進了荷李活大片《海王》,甚至比國外的上映時間還提前了一個禮拜。很顯然,《海王》、包括之後的《蜘蛛俠:平行宇宙》,都帶有“救市”的味道,12月清冷的國產電影清單讓人憂心於其是否一改11月的低迷局面——這關係到600億元的票房任務,只能借助荷李活大片打一針強心劑。終於12月票房有驚無險地突破40億元,全年票房也如願突破600億元;但12月,僅《海王》《蜘蛛俠:平行宇宙》兩部荷李活電影的月度票房占比就超過50%,其餘近50部大大小小的國產賀歲片也才占50%。

2018年賀歲檔國產片的糟糕表現,讓這個檔期徹底從四大檔期中被擠出,賀歲檔無電影可賀歲。問題出在哪?

從樂觀角度看,賀歲檔權重和地位的下降,是中國電影市場做大做強的必然結果。回望2003年中國電影產業改革時,國產故事片產量只有140部,全國電影票房僅有10億元。那個時候,電影院稀少,電影銀幕不足,觀眾沒有形成穩定的觀影習慣,電影市場的整個體量非常小,每年的電影產出嚴重不足,尚無法填補每一個檔期的空缺。賀歲檔的效應起來了,低頻率的觀影群體只有在這個時間才會走進電影院,這就造成了大量電影都往賀歲檔擠,個別年份賀歲檔的產出甚至可以占到全年電影票房的三分之一。

但自2003年後,中國電影保持30%的增長高速發展,2010年票房總額突破100億元,2013年突破200億元,2015年突破400億元,2016年突破了500億元,2018突破600億元,國產故事片產量也高達902部。短短十幾年間,中國電影的市場規模擴大了60倍。這意味著電影產量增多,銀幕數增多,觀眾增多,觀眾觀影頻次增多。市場的增長不是單一地依賴於某一個檔期,而是全面開花,賀歲檔與其他檔期之間的差距自然不斷縮小。

不過,這也並非意味著國產電影徹底不依賴檔期了。低頻觀影人群不在少數,比如我國全年人均觀影次數僅1.2次(與美國的人均3.8次有顯著的差距),很多人一年只看一兩部電影,他們只有在個別檔期才會走進影院。以前是賀歲檔,那麼如今呢?

《西遊·降魔篇》海報

2013年,周星馳的復出力作《西遊·降魔篇》於大年初一上映,最終豪取12.46億票房,一舉成為當年的票房冠軍,春節檔從賀歲檔中細分出來,強勢獨立成檔,大年初一也成了“最強一日”。2014年的大年初一有《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澳門風雲》,2015年有《天將雄獅》《澳門風雲2》,2016年有《美人魚》《澳門風雲3》《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2017年有《西遊·伏妖篇》《乘風破浪》《功夫瑜伽》,2018年也有“四大金剛”:《捉妖記2》《唐人街探案2》《西遊記女兒國》《紅海行動》。2018年大年初一“四大金剛”同時破億,單日觀影人數超過3168.5萬人次,單日票房最終超過12億元,這是全球的單日票房新高。最終,春節檔有兩部電影票房30億+,分別位居年度票房冠亞軍,春節檔晉陞為最強檔期。

春節期間走進影院已經成為“新民俗”,春節檔的市場潛力大於賀歲檔,大量資源開始流向了春節檔,賀歲檔被冷落。與國產電影靜悄悄的賀歲檔相比,2019年春節檔容量爆倉,大年初一一下子就聚集了《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神探蒲鬆齡》等多部重量級大片。

應該承認,檔期對票房是有助益作用,不過決定成敗的,從來都是電影本身的質量。春節檔這樣的熱門檔期,依舊有不少電影淪為炮灰;而傳統意義上的某些冷門檔期,也可能產生像《無名之輩》這樣的爆款。因此,對於業內“賀歲檔是否會消亡”的焦慮,筆者倒相對淡定,竊以為,只要有好電影,就不愁沒有好檔期。並非先有好檔期,才有好電影,你看無論是《甲方乙方》之於賀歲檔,還是《西遊·降魔篇》之於春節檔,好電影都是一個檔期成型的起點;與其說是檔期成就了電影,毋寧說優秀的電影創造了火爆的檔期。

可見,2018年賀歲檔的慘淡,不能全怪春節檔的吸虹效應,更應該反思的是這個檔期電影本身的質量。一批評分兩三分的電影紮堆上映,觀眾怎麼會有觀影的慾望?冷清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嗎?如果真的憂心於賀歲檔的生死存亡,就麻煩先把賀歲片拍好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