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創建“負面清單”吸引社會資本“下鄉”: 農村建設用地使用權可作價入股
2019年01月03日01:43

原標題:江蘇創建“負面清單”吸引社會資本“下鄉”: 農村建設用地使用權可作價入股

本報記者 王海平 南京報導

在踐行鄉村振興戰略上,江蘇又有全國性領先舉措。

1月2日,江蘇省《關於引導社會資本更多更快更好參與鄉村振興的意見》(下稱《意見》)開始實施,目的是在堅持“共享共榮、互利互惠”基礎上,引導、調動、服務、保護工商資本進入到鄉村振興戰略中去。

從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過去的採訪看,鄉村振興最大的矛盾在於城鄉區域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但是,解決這一主要矛盾的力量卻集中在城市(鎮)。因此,調動工商資本的積極性,是加快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措施。

結合之前中央和省級有關鄉村振興的文件要求,按《意見》精神,江蘇希望工商資本加速進入到加工、旅遊、生活服務、農業生產、優質高效農業、科技裝備業等8大產業中去,通過做大做強做優產業彌補農村短板。

江蘇省社科院農發所副所長張立冬博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總體上《意見》有兩大作用:一是通過一攬子支持政策為社會資本下鄉提供了全方位支持,並且穩定了投資農業農村的預期;二是明確了鼓勵社會資本下鄉的領域,而且通過負面清單製度避免了以往出現的問題。

建立社會資本投入“負面清單”製度

《意見》明確了社會資本進入鄉村的投資重點領域、支持的政策體系、搭建投資對接服務平台和提高組織保障水平等4個方面,其核心在於,綜合運用財政、土地、金融、稅收等政策手段,構建支持社會資本投入鄉村振興的政策體系。

《意見》一大創新之處是建立社會資本投入鄉村振興“負面清單”製度。也就是,除明確的“美麗宜居鄉村、鄉村產業集聚發展、鄉村旅遊業、鄉村生活服務業、農業生產服務業、優質高效農業、綠色循環產業、農業科技裝備業”等8個重點投資領域外,其他不得進入。

這是因為,從過往的經驗看,社會資本進入農業農村時,容易發生侵犯農民利益、侵害農村集體產權等情況,或在執行中改變土地用途、破壞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等現象。

另一方面,過去社會資本大部分未進入其更具優勢的產業鏈後端等領域,沒有很好地發揮將小農戶融入到現代農業中去的作用。

連雲港灌雲縣一位副縣長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以往雖然在部分文件中屢次提出要鼓勵社會資本投資農業農村,但一直沒有劃定邊界,也未能明確相應支持政策。因此,從大的層面看,社會資本下鄉後的慣性容易導致農地非農化和非糧化,甚至引發了個別地區的不穩定因素。

基於此,《意見》明確,嚴禁以發展休閑農業、設施農業等為名開展違法違規非農建設,嚴禁農地非農化。

那麼,製約社會資本投資農業農村的問題在哪裡呢?江蘇省農業農村廳發展計劃處處長鄒芳剛認為,社會資本投資鄉村振興一大顧慮是建設用地問題,因為集體建設用地無法入市,所以投入資金不能成為資產,繼而影響到交易、轉讓等。

對此,《意見》明確,各地在編製和實施土地利用總體規劃中,要嚴格落實鄉(鎮)土地利用總體規劃預留少量(不超過5%)規劃建設用地規模,用於零星分散的單獨選址農業設施、鄉村旅遊設施等建設的政策。

同時,《意見》給予了省級權限範圍內的突破性規定,即,農村建設用地使用權經具備評估資質機構評估後,可以作價入股與社會資本合資建設經營鄉村旅遊、創意辦公、產品加工等設施,所建設施經營權等可以轉讓;以及,在不改變農村集體土地所有權、農民宅基地使用權、逢建必報的前提下,允許農村居民利用自有宅基地與社會資本、城市居民合作建房,租賃合作經營房產,共享收益。

作為省級宏觀調控層面,又如何支持呢?“最大的感觸是,辦理各種手續簡便多了,快太多。”鹽城市農業大戶經營者潘存誌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因為自己“文字水平有限”,又是法人,過去需要填寫各種“繁雜”的表格。

具體而言,《意見》以“人”為核心,對過往在農村發展的企業諸多涉農的“手續”進行了大量簡化,要求對社會資本涉農服務參照省級簡政放權中“最多跑一次”的精神。

為著鼓勵地方上勇於創新,《意見》還指出,對為涉農信貸提供擔保的第三方擔保機構,擔保額度在1000萬元以內(含1000萬元)的,按其擔保業務的季均餘額給予不高於0.5%的風險補償;對高標準農田整體推進建設增加的耕地,經嚴格核定後可作為占補平衡補充耕地指標;省級政府投資基金投資農業農村項目超額收益可以部分或全部讓利社會資本;對符合條件的縣域金融機構當年涉農貸款平均餘額同比增長超過13%的部分,財政部門可按照不超過2%的比例給予獎勵,以及鼓勵農業企業在不同的資本市場掛牌上市,由省財政分別給予300萬元、40萬元、20萬元獎勵等等。

建立“三農”財政金融協調合作機製

在社會資本的另一端,則是涉農財政資金,這是鄉村振興戰略中的重要力量。

多位江蘇縣級政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針對當前涉農資金多頭管理、交叉重複、使用分散等問題,目前已在探索建立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製。

《意見》也提出,要探索建立“三農”財政金融協調合作機製,加強合作的頂層設計和中長期合作機製研究,以及建立農業農村產業發展融資指導服務機構,為鄉村各類創業主體提供融資服務。實踐中,縱向看,對於行業內涉農資金,需要進行“整合”;橫向看,對於行業間涉農資金,需要進行“統籌”。

“就涉農口行業內整合的專項資金,原則上一個部門管理的不超過3個。”江蘇一位縣級財政局人士對記者表示,按照“約束性、指導性”兩大任務,省級層面對中央和省級安排的支持“三農”領域生產發展、基礎設施建設、人居環境改善及扶貧等方面的資金進行了歸併,按照農業生產發展、農業基礎設施建設、農村人居環境建設、農業生態保護、水利建設、扶貧開發六大類設置了專項資金。

預算執行上,省級會同步下達資金與任務清單,確保資金投入與任務相統一。並且,會提前下達下年度涉農專項資金,提前資金額度與其前一年度執行數之比在70%左右。

徐州邳州市人大常委會一位副主任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省級賦予了地方在涉農資金使用上更大的權限,但也加了“約束”手段,如建立專項預算動態調整機製,以解決專項只增不減的政策“固化”問題。

至於推進行業間涉農資金統籌,則是省級建立聯席會議製度,以涉農資金統籌整合平台為載體集聚資金,搭建如蘇北地區農民群眾住房條件改善、高標準農田建設、農業(水利)科技創新與推廣、水利基本建設、扶貧開發等平台,由牽頭部門彙總統籌提出資金使用方案,逐步實現同一工作事項由一個行業部門統籌負責,從根本上解決多頭管理、交叉重複問題。

“2018年建立製度框架,基本實現了行業內涉農資金的統籌整合。”睢寧縣委副書記王敏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提升縣級政府支農統籌能力非常關鍵,目前省級正在下放涉農項目審批權限,不斷賦予縣級相機施策和統籌資金的自主權。比如,縣級應編製年度涉農資金統籌整合實施方案,經縣級政府同意後實施。

而在“頂層設計、縱向執行”等製度穩步建立中,江蘇也明確要求實行“互聯網+監管”新模式,利用好“政務平台”,建立涉農資金信息共享、公開平台。對地方而言,涉農資金的統籌整合方案、管理辦法、資金規模、扶持範圍、分配結果等要按規定向社會公開,明確不同層級公告公示的具體內容、時間要求和工作程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