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加強本科教育 夯實“雙一流”建設基石
2019年01月03日10:51

老師們、同學們,

大家好!

2015年6月,學校在此召開人才培養工作推進大會,時隔三年半之後,我們在這裏再次舉行本科教育工作會議,旨在著眼教育強國、交通強國建設和深化高等教育綜合改革,致力於培養更多優秀拔尖創新人才。本次會議的主題是:以本為本,立德樹人,全面加強本科教育,夯實“雙一流”建設基石。會議的主要任務是:全面總結學校本科教育工作積累的寶貴經驗,深入分析新時代學校本科教育工作面臨的新形勢和新要求,在新階段、新起點上,全面加強本科教育,堅定不移走內涵式發展道路,著力培養有社會擔當和健全人格,有職業操守和專業才能,有人文情懷和科學素養,有曆史眼光和全球視野,有創新精神和批判思維的“五有”時代新人,不斷推進學校本科教育工作邁上新台階,為加快建設“交通特色鮮明的綜合性研究型一流大學”而努力奮鬥!

下面,就學校本科教育工作談三方面的意見:

一、新時代本科教育面臨的新形勢

縱觀世界高等教育發展曆程,幾乎所有大學都發軔於本科教育。然而,在發展進程中本科教育一度被忽視。目前,國內外開始重新回歸本科教育、重視本科教育。

(一)國際本科教育新形勢

國外發達國家早已重新將本科教育作為高等教育發展的一個重要戰略。美國卡內基教學促進會在1998年發佈了《重塑本科教育:美國研究型大學發展藍圖》,在2001年發佈了《重塑本科教育:博耶報告三年回顧》。2016年5月,英國教育部發佈了名為“知識經濟體的成功——教學卓越、社會流動及學生選擇”的《英國高等教育白皮書》,從國家戰略層面強調“回歸”教學。斯坦福大學發佈了《本科教育報告》和《斯坦福大學2025計劃》等文件,強調要像對待科研一樣重視與支持教學。MIT發佈了《麻省理工學院教育的未來》(2014)、《高等教育改革的催化劑》(2016),重點強調要打造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還要求全體教師、大學的高級管理層、學科和專業負責人、科研團隊都必須參與其中。同時,要讓學生學會反思、討論(與同伴和專家)、跨學科思維、自學和掌握學習。哈佛大學本科生院院長哈瑞·劉易斯在其所著的《失去靈魂的卓越》一書中,深刻反思哈佛大學一度忽視了本科教育,是失去靈魂的卓越。

(二)國內本科教育新形勢新要求

大學兼有教學與研究雙重任務,教學與研究應當有機統一,大學的首要任務是人才培養。然而,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在以科研為導向的考核評價體系下,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過分強調科研,崇尚科研是“王道”,科研成為愉悅、成名和獎勵之源,教學或多或少地成為不情願的負擔和陪襯,忽視教育特別是本科生教育的情況普遍存在,大學儼然變成了科研機構。其實,《禮記·學記》早已指出:“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約;大時不齊。察於此四者,可以有誌於本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後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謂務本。”這是2500年前古人對教育為本的提法,意思是“重視根本,教育先行”,這對於我們當代的教育仍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到來,我國正在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高校培養的人才與社會發展對人才的迫切需求已不相適應,切實重視教育並加快教育變革已迫在眉睫。

全國教育大會提出了中國教育“新三步走”戰略,明確到2022年是加快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的關鍵期;到2035年是總體實現教育現代化、建成教育強國、進入世界第一方陣前列的決勝期;到本世紀中葉是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達成期。

本科教育工作會後,教育部出台的《關於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教高〔2018〕2號)文件,給我國高等教育提供了戰略性指導原則,即堅持立德樹人,德育為先;堅持學生中心,全面發展;堅持服務需求,成效導向;堅持完善機製,持續改進;堅持分類指導,特色發展。同時發佈的“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是新時代中國高校的“領跑計劃”,要求打造“一流本科、一流專業、一流人才”示範引領基地,爭取到2022年形成覆蓋全部學科門類的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一流本科專業集群。

二、學校本科教育的主要成績與不足

(一)主要成績

多年來,學校上下齊心協力,學校本科教學、特別是質量保障體係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得到教育部高教司、教育部評估中心、高教學會的高度評價。學校擁有國家級教學團隊8個、國家級教學名師7人,國家級特色專業、國家級工程實踐教育中心、國家精品課程等一系列質量工程建設,在全國處於領先地位。學校現有國家精品在線開放課程15門在全國排第7位,中國高校創新人才培養暨學科競賽評估結果位列全國第9,是進入前10的唯一一流學科大學。學校還是全國首批“深化創新創業教育改革示範高校”、“教育部創新方法教指委10家創新方法應用示範高校”、2016年獲批教育部首批“全國創新創業50強高校”,獲評“2018年全國優秀創客中心”殊榮的全國5所高校之一。

1989以來,學校共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獎29項,其中特等獎1項、一等獎6項。2018年參加四川省級教學成果獎的評選,獲得四川省一等獎6項、二等獎12項、三等獎6項。近十年來,在軌道交通領域共獲得國家科技獎35項,獲獎總數位居全國高校前列。

新時代在“教育強國”和“交通強國”戰略指引下,學校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堅持紮根中國大地辦大學,認真貫徹落實國家“雙一流”建設戰略部署,全面推進“人才強校主戰略”、“國際化戰略”、“數字化戰略”三大戰略,深入實施“工科登峰”、“理科振興”、“文科繁榮”、“生命跨越”四大學科行動計劃,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以理想信念教育為核心,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以培養“五有”交大人為自覺追求,強化“以學生學習和發展為中心”的教育理念,致力於為學生創造有意義的學習經曆,不斷深化教育教學改革,提升教育教學質量,確定人才培養中心地位,業已形成“1個體系、4個融合、4個支撐、4項保障”的人才培養頂層設計。

(二)主要不足

1.全員協同育人機製不完善

部分教職員工對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重要性缺乏正確認識,育人為本、德育為先的原則未能貫穿於教育教學全過程,全員關心支持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合力還未完全形成,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缺乏吸引力和感染力,實效性不強。

2.學校專業發展不均衡,部分專業培養目標尚不能有效支撐學校人才培養總目標

專業建設適應社會發展新需求不足,新興專業建設相對滯後,部分傳統學科專業亟待改造升級。學校部分專業培養目標存在著定位不夠準確、培養理念不夠先進,無法有效支持學校培養目標,也無法適應社會經濟發展需求等問題。特別是沒有經過工程教育認證評估的部分專業,尚未形成培養目標合理性的定期評價機製和持續改進。

3.重科研、輕教學,科研教學未形成良好互動

教師重科研、輕教學的現像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表現在部分教師把人才培養作為第一要務的自覺性還有待進一步提高,個別教師主觀意識上存在輕視和弱化本科教學的現象,教師提升人才培養質量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不高,本科教學能力和質量意識還有待於提升,教學獎勵的力度以及覆蓋面與先進院校相比仍有差距。

4.通識課程資源不能滿足人才培養新需求

新形勢下社會和企業對學生道德價值、創新能力、溝通交流、跨文化等方面的需求,大多屬於通識教育範疇,工程教育專業認證12條畢業要求中至少有7條就與通識教育密切相關。學校提出的人才培養總目標,也對課程資源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作為傳統工科優勢學校,通識課程資源相對匱乏,尚不能滿足人才培養的新需求。

三、全面加強和改進本科教育

重視教育教學尤其是“回歸本科教育”,已經成為國際高等教育的共識和趨勢。大學要擔當起人才培養的搖籃、科技創新的重鎮、人文精神的高地、推動國家創新發展的引領力量的責任。當前,全校上下要著力提高思想認識,“以本為本,立德樹人”,全面加強本科教育,夯實“雙一流”建設基石。

(一)以德為先,價值引領

大學應教會學生三樣東西:知識、能力、精神。以前注重知識,現在越來越重能力。今天這個社會不僅是資源節約型社會,環境友好型社會,還是以能力為本的“能本”社會。從以前過多專注知識傳授,到現在更強調能力培養是個了不起的進步,但還需要再上一個層次。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是形而上的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如果把知識比作血和肉,那麼能力就是筋和骨,理想信念、道德情操就是靈和魂。一個健全的人固然需要血肉豐滿,強筋健骨,更需要高貴的靈魂。雅斯貝爾斯在《什麼是大學》中有一句充滿詩意的話:“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以德為先、價值引領至關重要。《大學》有云:“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左傳·襄公》書:“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資治通鑒》曰:“自古以來,國之亂臣,家之敗子,多才有餘而德不足,以至於顛覆者多矣”。在《資治通鑒》中,司馬光還根據“德”與“才”之間的關係把人分成四類:德才兼備是聖人,無德無才是愚人(庸人),德大於才是君子,才大於德是小人。在眾多有關小人的定義中,我以為司馬光的這個定義最為深刻。小人絕非平庸之輩,很多小人很有才氣,甚至非常有才華,但人品不好,反作用和破壞力更大。

學校應始終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為根本任務,把立德樹人的成效作為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準,遵循思想政治工作規律、教書育人規律和學生成長規律,深度融合思政課程與課程思政,引導學生明確“四個正確認識”,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構建全員、全過程、全方位、全天候“四全”教育大格局,把理想信念教育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融入教育教學全過程各環節,全面落實到質量標準、課堂教學、實踐活動和文化育人中;深入開展道德教育和社會責任教育,引導學生養成良好的道德品質和行為習慣,培養堪當民族複興大任的時代新人。

(二)全面治理整頓本科教學秩序,持續改進和提升培養質量

現在流行一種說法:“玩命的中學,輕鬆的大學”。在中學階段尤其是高二高三固然辛苦,但是,大學也絕不是養尊處優之所,更不是一個禮拜大醉1-2次、一週五天睡到自然醒的“醉生夢死”之地。大學不是用來吃吃喝喝的,不是用來睡大覺的,也不是用來談戀愛、看影視劇、打網遊的,甚至也不是用來創業的。大學是用來學本領的,是用來增強未來職場競爭力的。

在陳寶生部長提出的“四個回歸”中,第一個回歸就是針對學生的“回歸常識”。學生就是要讀書,這是是常識,是天經地義的事。當前和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全面整頓教育教學秩序,尤其是本科教育教學秩序,就是要治理教育教學中的種種亂象,持續改進和提升培養質量。實際上,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伴隨高等教育規模的擴張,加強高等教育質量建設應對教育質量危機,已然成為世界各國的普遍共識和一致選擇。教育部《2007-201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10年來,我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由2700萬人上升至3779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由23%上升至45.7%,高等教育正快速邁入普及化階段,隨之而來的高等教育質量挑戰日益嚴峻。已有經驗表明,外部因素如教育資源投入、外部問責和評估等,並不能必然提升教育質量,促進高等教育內部教學質量,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途徑。

質量是生命線,質量是核心競爭力,放棄質量無異於慢性自殺。現在全社會越來越強調高質量發展,必須加快從外延式、粗放式向內涵式、精準式發展轉變。學校須持續開展對本科教學質量的監控與評估,完善和優化學生學習與發展支持等質量保障環節的質量標準、指標體系與實施辦法等文件。以新一輪《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類教學質量國家標準》為指導,加強“保合格、上水平、追卓越”的三級專業認證工作,依託和完善以“學”為中心的“一框架、兩體系、三支撐”的課程質量持續提升機製,將質量監控有效覆蓋至人才培養全過程,並將之作為學校一項常態化長效機製抓好落實。

基於課程主陣地,學校要綜合應用課堂表現、隨堂測驗、課後作業、課程報告、在線學習、正式考試等方式,健全能力與知識考核並重的多元化學業考核評價體系,激勵學生主動學習、刻苦學習、深度學習;完善學生學習過程監測、評估與反饋機製,加強實習實踐、畢業設計(論文)等教學環節的過程管理,優化過程考核成績在整體成績中的比重;基於教學資源數字化、教學支持網絡化、管理信息一體化、人才培養信息數據化等基礎,實現精細化的教學過程管理;圍繞教學質量標準,根據質量保障體系評估要求,依託學校相關學術組織和專家團隊,對人才培養過程中的教學環節和影響教學質量的關鍵因素,定期開展校內自我評估,動態調整評價指標,注重反饋和改進成效,促進教學質量的持續提升。

進一步強化“學生中心、產出導向、持續改進”三大理念,通過持續改進和不斷迭代優化,讓質量變得越來越高,越來越有競爭力,越來越能夠做到實質等效。要吸納教育主管部門、企業、行業協會等多方參與,完善評估結果的反饋機製,注重持續改進效果的跟蹤。加強對質量標準的宣傳與培訓,確保質量文化達成共識。在構建具有西南交大特色的本科教育質量保障體系的基礎上,有效實施全面保障人才培養質量。在此特別提示,學校即將開展的本科教育教學振興行動計劃擬試行“教考分離”製度。以前,到期末時老師敲黑板畫重點,今後,教歸教,考歸考,教課的老師自己不得出考題,要請別的老師出,甚至直接用另外一所大學的考卷,想輕鬆過關——沒門!此外,“裸考”也將成為曆史。

(三)加強對專業的調整、優化和再造

西南交大現有四大學科板塊,分別是工科、理科、人文社科、生命醫學。首當其衝應該審視這四大板塊各專業是否合理、均衡。要縱深推進“工科登峰、理科振興、文科繁榮、生命跨越”四大行動計劃,不斷優化專業結構,突出交通特色。根據現有專業辦學質量,按照不重複、不相近設置的原則,通過合併、停招等方式,淘汰一部分基礎差、實力弱、製約學校長遠發展的專業,對那些落後於時代和市場需求的專業要堅決關、停、並、轉。建設一批引領時代發展和市場需求的戰略性新興專業,實現整體專業結構與佈局的再造與優化,進而全面提升專業建設水平。

要高度重視“新工科”建設,通過數字化和智能化加大對傳統工科專業改造升級的力度,使其“老樹開新花”。培育戰略性新興專業要遵循“實然”與“應然”有機結合的原則,既要立足現有基礎、特色、平台和資源條件,更要突出前瞻性、前沿性、創新性和時代性。要瞄準“1萬個國家級一流專業點”和“1萬個省級一流專業點”,依託學校“雙一流”交通運輸學科群和“智能+”學科群建設,實施一流專業建設“雙萬”計劃。須知,建一流學科須建設“一流專業”且通過國家專業認證,創一流學科必先創一流專業。

(四)推動“課程課堂革命”,加強教材建設,打造“金課”

富蘭和史莫克等教育改革研究專家指出:“僅限於宏觀的策略規劃和學校整體變革的努力多半是無效的,只有每個課堂的教學有所改善,教育改革才會有真的突破。”課程課堂改革勢在必行,教學大綱、培養方案和教育教學方法變革亟待落地。課程要強調科學性、先進性、高階性和創新性,要提升課程的“三度”,即深度、難度和挑戰度,堅決淘汰“水課”,打造“金課”。金課至少包括五類:線上課程、線下課程(傳統課程)、線上線下有機結合的課程、實習實踐課、鮮活生動深刻的思政課。

建議以後把"慕課”換成“牧課”。說到放牧的“牧”大家眼前浮現的畫面是什麼?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見牛羊。場景是什麼?很自由、很享受、很愜意地揮動鞭子趕著羊群。“牧”和“慕”一字之差,傳遞的教育理念迥異:真正凸顯學生學習的本體性和主體地位,激發學生學習內在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把枯燥的學習變成有意義甚或愉悅的經曆和體驗。師生間不再是簡單的教和被動的學,而是學習共同體。應加快推進“教的範式”向“學的範式”轉移,積極建構基於“學生體驗”(student experience ) 的人才培養體系,注重學生的自主教育,推崇創新精神和批判性思維驅動下的深度學習,力爭做到自學習、自組織、自培養、自規劃、自調節和自適應,使作為學習探究者的學生,盡快成長為知識的建構者、科技的創造者、文明文化的傳承者和光大者。

下一步,要以一流課程建設“雙萬計劃”為突破口,建設一批一流課程,打造一流課程群。須知,建國家級一流專業必須有國家級一流課程,創一流專業須結合Moocs、翻轉課堂、混合式教學等多項改革。當前,首先在省級一流課程層面上,依託四川省高等教育學會課程建設研究專委會,充分發揮學校作為理事長單位的優勢,統籌全省課程資源建設工作,推進優質課程資源的共建共享,引領省級一流精品課程,為打造國家級一流精品課程蓄勢儲能。同時,嚴格把關課程相關環節與要素,強化課程教學設計和課程內容創新,實現教學與科研有機融合、教學模式與學習方式深刻轉變。

課程離不開課堂,三年前西南交大就明確提出“五課堂”概念。第一課堂就是教室內的課堂、45分鍾的課堂;第二課堂是校內林林總總的興趣小組、社團等課外活動;第三課堂是校外的各種實習實訓和社會實踐;第四課堂是通過交換生等方式參加海外的留學遊學訪學以及出席國際會議或workshop、seminar、summer school等學術活動和暑期班。以上四個課堂全部是在真實物理空間發生的。第五課堂則發生在cyberspace,是虛擬電子網絡空間的e-learning,這五個課堂共同組成無時不在、無處不在、線上線下同在的“泛在”課堂,共同構成全員、全過程、全方位、全天候的“全時空”課堂。今後要進一步拓展和豐富“五課堂”的內涵和外延,並切實將有關工作落實落地落細落小。

教材是課程的重要載體,教材體現國家意誌,是“事關未來的戰略工程、基礎工程”。學校要進一步發揮教材在本科人才培養中的基礎性作用,以教材為載體,深化以立德樹人為導向的課程教學改革。學校將盡快成立教材管理委員會,指導和統籌全校教材工作,建立對教材的審查、使用和修訂的長效機製,保障教材編寫質量。在此重點強調五大類教材:核心課教材、新專業(新工科、新文科)教材、數字化教材、特色教材、英文教材。

要爭取若干門核心課教材入選國家十三五、十四五規劃教材,若能納入這個範疇學校的影響力就會得以大大提升。新專業教材要組織專門力量加快推進,有些教材儘管是傳統專業教材,但也面臨更新換代升級任務,從這個意義上講也屬於新教材範疇。數字化戰略是和國際化戰略分別是學校“三大發展戰略”之一,數字化教材英文教材是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重要性和必要性自不待言。要結合信息教育現代化加強數字化教材建設,服務“一帶一路”倡議,加強全英文教材建設教材。要推進以高鐵工程系、高鐵經濟學為代表的系列軌道交通特色教材建設,此外,還要全面推進馬工程重點教材建設。要鼓勵和支持專業造詣高、教學經驗豐富的專家學者參與規劃教材編寫,強化教材研究,創新教材呈現方式和話語體系,實現理論體系向教材體系轉化,教材體系向教學體系轉化,知識體系向學生價值體系轉化,使教材更加體現科學性和前沿性,進一步增強針對性和實效性。

(五)持續深入推進信息技術和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

“互聯網+”催生了新的教育生產力,打破了傳統教育的時空界限,引發了教育教學模式的革命性、顛覆性變化。在ABC時代(AI+Big Data+Cloud,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VR(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AR(增強現實Augmented Reality)、MR(混合現實Mixed Reality)、CR(影像現實Cinematic Reality)等技術大行其道,“互聯網+教育”“智能+教育”正在成為世界各國爭奪下一輪高等教育改革發展主導權、話語權的重要陣地。

要積極推進線上線下的深度融合,實現高等教育教學領域的“變軌超車”,推動在線開放課程、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應用;創新教育形態、豐富教學資源、重塑教學流程;推進教學管理系統現代化,優化管理手段。以教學目標為牽引,建設多元協同、內容豐富、應用廣泛、服務及時的高等教育雲平台,打造“智慧校園2.0”,注重真正實現以“學”為中心的學生個性化學習。進一步推進學校在線開放課程建設和虛擬仿真實驗室與實驗項目建設,打造優質課程資源。通過慕課建設帶動整體課程教學水平提升,規劃建設高質量Moocs以及SPOCs、微課等,重點在思政、創新創業等領域推出在線課程。積極推進“翻轉課堂”及“混合式教學”模式試點,加大“智慧教室”投入,加快建設數字化教學資源。通過促進數字化、信息化、網絡化、智能化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全面提升學生的創新精神、創業意識和創造能力。

(六)“領跑計劃”,引領未來

今年上半年,在成都召開了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會後發佈了高教40條和“六卓越一拔尖”創新人才計劃2.0,此計劃被官方稱作“領跑計劃”。現在,很多人僅僅知曉創新計劃2.0這件事,卻並沒理解為何冠以“領跑”的深意。

中國已經從一個地區大國變成了一個名至實歸的全球大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可是,總量上去了,內涵和質量呢?我們的教育、科技、金融、軍事、國防,特別是創新能力怎樣?差距顯然很大,可以改進和提升的空間還非常多。就高等教育而言,目前,中國高校與世界一流高校的硬件設施差別不大,有些甚至更好,但人才培養質量尤其是撥尖創新人才的水準亟待提高。從人才質量競爭力來看,中國在100餘個國際組織中均普遍存在“代表性缺失”現象。

正是意識到這些差距,我們才知恥而後勇,將幾年前小範圍試點的“六卓越一拔尖”創新人才計劃升級為2.0版,打造覆蓋文、理、工、農、醫、教等領域的卓越拔尖人才培養領跑計劃。特別地,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計劃2.0,將在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科學、計算機科學的基礎上,增加天文學、地理科學、大氣科學、海洋科學、地球物理學、地質學、心理學、基礎醫學等自然科學基礎學科;增加哲學、經濟學、中國語言文學、曆史學等哲學社會科學基礎學科,旨在培養具有家國情懷、世界胸懷、勇攀世界科學高峰、引領人類文明進步的未來科學家和思想家。假以時日,希望他們成為棟樑之材,成為站在世界科技最高峰和人類思想之巔的巨擘。

今年10月底,我在上海滴水湖參加了一個論壇。這個名為“世界頂尖科學家大會”的論壇,共來了26位“諾獎”獲得者,其中11位化學獎、7位物理學獎、5位生物醫學獎和3位經濟學獎。還有8位菲爾茲獎、圖靈獎、拉斯克獎、沃爾夫獎、麥克阿瑟天才獎等世界頂級獎的獲得者。此外,還有包括張首晟等多位傑出科學家和幾十位國內兩院院士在內的諸多大咖,這是貨真價實、名副其實的世界“頂尖”科學家大會。參加這個論壇令我感慨萬千,一方面,感慨在五年十年前中國怎麼可能舉辦如此頂尖的論壇,但今天真真切切做到了;另一方面,感歎論壇唱主角的多為國外科學家,我們自己的“諾獎”、圖靈獎、菲爾茲獎在哪?

諸位要從培養理、文未來世界領跑者的高度看待“領跑計劃”,進一步增強使命感、責任感、緊迫感。通過探索書院製,搭建高校與科研院所深度合作的戰略平台,建立本研銜接特別是“本博貫通”培養模式、招生考試及配套製度等,加快建立自然科學和哲學社會科學拔尖人才脫穎而出的機製。要切實落實教育部“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的要求,構建“價值塑造、人格養成、能力培養、知識探究”“四維一體”創新人才培養體系,著眼未來確立培養目標,優化培養方案。突出我校傳統優勢學科,強化建設交通、土木、機械、電氣、信息、地學、材料等學科集群,打造一批卓越工程師培養的國家級專業。對具有迫切需求的人工智能、數據科學、生態環境保護、智慧城市及卓越律師、卓越新聞等相關專業加強培育,建設一批具有發展潛力的省部級優質專業。依託茅以升學院,構建數學、物理、力學、計算機科學、經濟學等一批基礎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試驗區。

(七)加強通識教育,培養“全人”

未來本科教育的發展方向是:淡化專業,強化通識;淡化知識,強化能力和素質。時至今日,人們對通識教育的認識遠未到位。在一些人心目中,通識教育就是理工科學生讀點文史哲,或者反過來,文科學生學點數理化,或者理科生和文科生都知道點天文、地理、歌賦、音律、金石、篆刻、書藝、丹青、戲劇等。也有人認為,通識就是什麼事都知道一點點,通識課就是概論課、導言課,就是什錦課、拚盤課,甚至就是輕鬆過關的“水課”。如此這般的認知,可以說是對通識、通識課和通識教育的極大誤解,甚至是褻瀆。

通識教育中“通”有普通、普遍、通解、通用、通曉、明白、貫通、通透之意,“識”則指稱見識、器識、智慧等。因此,只有那些最普遍、最基本、最根本、最核心的東西,才能稱通識。大學為何強調通識教育?這得從大學的本義說起,大學最經典的定義是:探索和傳承普遍學問的場所。注意,這裏的關鍵詞是“普遍”。實際上,大學的英文單詞是University,其詞根為Universal,中文意思是普遍的、宇宙的、世界的、一般的,而不是專門的、專業的、更不是職業的。由此可見,“大學”和“通識”之間的內在邏輯。

現在,大學過分強調專業教育,過分強調就業和職業,過分強調與市場接軌、適應社會,有些學校甚至淪為“職業培訓機構”。當前,就業形勢嚴峻,關切同學就業狀況、重視專業教育無可厚非,但問題在於“過分重視”。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漠視通識教育,尤其漠視作為通識教育題中之義的理想信念和道德情操。愛因斯坦說過一句振聾發聵的話:“學生必須對美和良好的道德有深切感受,否則,僅有專業知識的學生不過是(更像是)一條經過良好訓練的狗。”

大學培養的人,不應該僅僅是具有某些專門技能和專業知識的“單向度”人。大學應致力於把學生培養成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堪當大任的人,培養成為知識全面、視野廣闊、教養博雅和人格完整的人,培養成有個人修養、有社會擔當、有人文情懷、有科學精神、有曆史眼光、有全球視野的完整人,簡言之,大學要培養“全人”。著名教育家潘光旦一針見血地指出,“教育的理想是在發展整個的人格”。強調教育的本質乃是培養健全的“全人”,是古今中外前輩先賢們深邃的通識教育思想精要所在。

關於通識教育,還應作更深入的思考。大家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們大陸講的“通識教育”,在海外更多對應的不是general education,而是liberal education,即“自由教育”。何故?能否因此說通識教育的精華、精髓、精要就是自由?從一定意義上講,回答是肯定的。陳寅恪有句名言“獨立之意誌,自由之精神”,裴多菲有首名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帕特里克·亨利曰:不自由毋寧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這些都是對自由之重要和寶貴的極好詮釋。

若進一步追問,自由的核心是什麼?自由就是無限,即沒有限製。由此引申,既然自由等於無限(製),那麼自由就是為所欲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錯!“為所欲為”表明被慾望所約束、綁架,恰恰是不自由的表現。基於這樣的邏輯,“喜物”、“悲己”也是不自由的,因此,才有了範仲淹的千古名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同樣,待在“必然王國”是不自由的,需從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自由就是對必然的認識和超越”,斯賓諾莎如是說。

(八)通識教育的“無用之用”

對前面所講的通識教育重要性,想必大家認同。但仍有一個疙瘩尚未解開:怎麼想怎麼看都覺得通識教育沒那麼有用!誠然,通識教育本身不是一個實用性、專業性、職業性的教育,也不直接以職業作準備為依歸,它不能產生功利的、現實的、物質的、實在的和直接的效用、功用或好處,從功利的角度講的確無用。實際上,現在很多人做不做事,用多大的力氣做事,都取決於做事帶來的“功利”或“效用”。有功利或效用的事就做,否則免談。君不見,有些人去支教或扶貧,是因為可保研或給“素拓”加分;去聽(夠)十場學術報告,是因為可以折合0.5個學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實際上,功利主義古已有之,只是如今猶烈。“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詩。但是,如果沒有千鍾粟,沒有黃金屋,沒有顏如玉,請問這書還讀不讀?難道讀書就是奔著千鍾粟、黃金屋、顏如玉去的嗎?須知,讀書不僅是“為稻粱謀”,讀書的最高境界不是學以致用,甚至也不是學以致知,而是孔子、朱熹所推崇的“為己之學”:心靈的攀登與成長。

通識教育看似無用,實則有“無用之用”。因為“有用有所難用,無用無所不用,無用即大用”。通識教育充分體現羅素“從無用的知識與無私的愛的結合中更能生出智慧”的論斷,充分體現老子“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的思想。蓋房子一定有柱、梁、牆,然而,真正用的卻是空間,這就是“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以及理想信念、道德情操,這些東西表面上看很空、很虛,卻無時不在根本性地發生作用和影響。

(九)經典閱讀

2017年全球年均閱讀書籍數量排名顯示,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6本,人均每天讀書20.38分鍾,民眾閱讀總量穩步增長,然而與其他國家相比,差距巨大,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以色列一年的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達到60本,同時它也是全世界唯一沒有文盲的國家。在座的各位同學請捫心自問,除了教材你還讀過什麼書?讀過幾本?有人會很不服氣地說,紙質的書雖然很少讀,可自己天天甚至時時在刷微信、微博、朋友圈。誠然,使用電子瀏覽器和智能終端瀏覽電子資訊資料行為,包括刷微信、微博、朋友圈在內,當然也是閱讀和學習,但通常屬於快餐化、淺表化、碎片化和平庸化的“淺閱讀”。

讀書學習若習慣於“淺閱讀”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慣性的“淺閱讀”式讀報、讀圖、讀網等行為一旦形成,將使閱讀止於資訊獲取和字面意思,難以進行深入思考,缺少思維的獨立性、深刻性、敏銳性和批判性。恰如雅斯貝爾斯多年前感歎過的情形:人們草草閱讀,只知追求簡短的、能快速獲知又迅速遺忘的訊息,而不是能引起反思的東西。因此,需要沉靜潛心的“深閱讀”,尤其要儘可能多地讀經典,因為但凡稱得上“經”和“典”的,都代表了所在時代的最高智慧,讀經典是性價比最高的事。通過閱讀經典,“將曆史上人類的精神內涵轉化為當下生氣勃勃的精神”,充盈個體的靈魂,從而體悟自身的存在與意義,學會思考、選擇,擁有信念、自由與幸福。長此以往,必將涵養出由內到外透出來的高雅氣質,心胸更加敞亮,心態更加平和,人生也更加圓融。

(責編:劉婧婷、熊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