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茨總結2018:我相信創新可以拯救更多生命
2019年01月02日15:00

  導語:2018年已經過去,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也在年末的時候,通過自己的博客發表了一篇“年終總結”。他在總結中傳達了這樣一個觀念:創新可以拯救更多生命並改善每個人的福祉。

  以下為蓋茨博文全文: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月2日中午消息,在我小時候,每逢聖誕節父母都會在卡片上寫下家庭總結。父親的律師事務所越辦越好,母親的誌願工作越來越順利,女兒們學校表現出現,比爾繼續特立獨行。

  有些人會覺得這很老套,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傳統。在每年年底的這幾天里,我仍然喜歡總結回顧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那些令人興奮的方方面面,以及可以改進的方方面面。

  在2018年年末,我希望繼續與大家分享我在這一年的感悟。

  我發現在63歲時,我向自己提問的問題是當年剛剛二十出頭時從未曾想過的。

  當年的年終評估唯獨一個問題:微軟的軟件是否實現了個人計算機夢想?

  而在今年,我無疑仍然會評估自己的工作質量。但是除此之外,我也會對自己的生活提出問題。我是否花了足夠的時間陪伴家人?是否學習了足夠多的新事物?是否結識了新朋友又加深了老友關係?25歲的我對這些問題嗤之以鼻,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這些問題越來越有意義。

  在尋找有意義的問題上,梅琳達幫我拓寬了思路。沃倫·巴菲特也給我了幫助,他說,他的成功標準是“你在乎的人是否也同樣在乎你?”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判斷指標。

  這聽起來似乎很棒,並且我認為我們的世界也在慢慢經曆類似的成長過渡,慢慢開始對幸福形成更廣泛的理解。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們一直致力於通過對抗疾病和試圖種植足夠的食物來延長人類壽命。因而,我們的壽命確實大幅增長。技術在疫苗、藥物和衛生設施的改善領域發揮了重要作用。

  但我們仍舊需要大量的創新來解決瘧疾或肥胖等問題,也需要更多地關注生活質量的改善。我認為,這將成為未來許多重大突破的主題。比如,軟件可以感受到你的失落情緒,為你聯繫好友,在睡眠和飲食方面為你提供個性化建議,以及幫助你更有效地利用時間。

  和疾病一樣,針對這些事務我們目前尚無明確對策,未來也不一定會有。但是,我們並未停止創新,並且在未來我相信我們的工作會不斷加速。

  當我回顧過去這一年時,我也會思考我工作的具體領域。其中很多工作是通過我們的基金會完成的,但也有很多是我們的基金會並未涉及的(比如我在能源和阿爾茨海默病方面的工作)。但這一切的聯繫是,我始終相信創新可以拯救更多生命並改善每個人的福祉。很多人都低估了創新在改善生活這一點上的力量。

  以下是我對工作中創新進展順利與否的一個總結。

  阿爾茨海默病

  2018年,阿爾茨海默病的研究有兩大積極趨勢。

  其一是研究人員對如何阻止阿爾茨海默病有了許多新的想法。

  多年來在這一領域占主導地位的第一代理論側重兩種分別被稱為“澱粉狀蛋白”和“Tau蛋白”的蛋白質。這兩種蛋白質會在大腦中導致斑塊和纏結,堵塞並殺死腦細胞。治療的理念也是阻止斑塊和纏結的形成。誠然,我十分希望這些努力能有回報,但到目前為止成功跡象渺茫。

  去年,研究人員著重於研究第二代假設。其中一個理論認為,患者的腦細胞因其能量生產者(即線粒體)損壞而不能正常工作。另一個理論認為腦細胞無法正常工作是因為部分免疫系統過度活躍並開始攻擊腦細胞。

  這個例子極好地說明了改進我們對生物的理解可以減低醫療成本和減少人類痛苦。

  今年的另一個趨勢是阿爾茨海默病社區正致力於獲得更多更好的數據。我們正與研究人員合作,幫助他們更便捷地分享他們研究的成果,以便大家更好地掌握比如該疾病如何發展等問題。

  在過去幾年中,美國政府大幅增加了對阿爾茨海默病研究的資助,從每年4億美元增長到每年20億美元。在更好地診斷方面,我們也有長足進步。

  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我仍沒有看到未來明確發展路徑的問題是如何開發更有效的方式來為臨床試驗招募患者。若沒有對阿爾茨海默病的一個簡單和有效的診斷,我們很難找到處於疾病發展早期階段的患者進行臨床試驗。並且,找到足夠的患者也需要較長的時間。但如果我們可以找到預篩選參與者的方式,我們或許可以更快地開展新的試驗。

  但無論如何,在其他領域的發展動力是如此之多——比如科學工具、更好的診斷、不斷改進的數據訪問等等——以至於我相信,只要我們能夠解決招募問題,我們將會在未來十到二十年內取得實質性進展。

  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症)

  我原本以為在這一年我們可以進一步根除脊髓灰質炎。但不幸的是,2018年脊髓灰質炎病例(29例)高於2017年的數量(22例)。

  我低估了在政治暴力和戰爭肆虐地區為兒童接種疫苗的難度。為了躲避戰爭,家庭四處遷徙,導致我們難以持續跟蹤兒童並確保他們接種到所有劑量的疫苗。或者,汙水處理系統遭到破壞,當兒童接觸到感染者的排泄物時,病毒則會進一步傳播。

  這也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脊髓灰質炎病例從未得到根除的原因——事實上,他們是全球唯二兩個從未根除脊髓灰質炎的國家。

  我在脊髓灰質炎這個問題上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其中不乏跟資助者交流確保他們願意繼續出資資助項目,哪怕根除疾病所需的時間比我們任何人想像得都要長久。我告訴他們,成功帶來的巨大好處,以及倘若我們事業未竟疾病會席捲重來的風險。

  我還告訴他們,創新帶來的不同之處。現在,我們能夠在疾病開始傳播之前測試汙水樣本以跟蹤病毒和找到傳染源。並且,全球衛生界也在戰爭區域尋找創新方式,近來他們已經成功在敘利亞和索馬里阻止了疫情蔓延。

  最後,我對在比利時和巴拿馬進行測試的新型口服疫苗抱有極大期待。測試結果預期在2019年得出,若疫苗經驗證有效,它將有望克服之前的口服疫苗在鮮有兒童得到接種地區所面臨的難題。新的疫苗或將在2020年投入使用。

  儘管挑戰重重,我仍然對未來盡快根除脊髓灰質炎感到積極樂觀。

  能源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18年繼續上升。對我來說,這不過是強調了一個事實,即唯一扭轉氣候變化最糟糕現象的方式是在清潔能源方面取得突破。

  有些人認為我們已經擁有我們所需的一切工具,並且降低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太陽能和風能成本降低誠然令我感到欣喜,我們也應該在任何可以部署這些新能源的地方部署它們。

  但是太陽能和風能屬於間歇性能源,並且我們也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即可以擁有廉價電池,可以允許我們存儲足夠的能源以備在無陽光或無風時使用。另外,所有排放量中,電力的排放僅占到25%。也就是說,我們還需要解決另外75%的排放。

  今年,我參與的清潔能源投資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宣佈了我們投資的第一批公司。我們正在關注氣候變化的所有重要驅動因素。我們選擇的這些公司皆有十分優秀的人管理經營,有望將創新型清潔能源理念從實驗室帶到市場上。

  明年,我將更多地討論美國如何重新在核電研究領域重獲主導權。

  核能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理想選擇,因為它是唯一無碳且24小時不間歇的可擴展能源。目前存在的反應堆問題,比如事故風險等,可以通過創新得到解決。

  美國擁有世界一流的科學家、企業界和投資資本,尤其適合創造這些進步。

  但不幸的是,美國已然失去了50年前的全球核能領導者地位。為重新找回領先者位置,我們需要投入新的基金、更新監管法規並向投資者證明我們的認真態度。

  如果我們克服這些障礙,我們應該努力探索先進核技術中的一些較為有前景的理念。十年前,我成立了一家名為TerraPower的公司,其採用一種稱為“行波反應堆”的安全方式,可以防止擴散並且產生極少的廢料。若美國的監管環境發生變化且我們能夠找到足夠資金,我們或許可以在美國建立試點項目。

  世界需要關注各種解決方案以阻止氣候變化。先進核能是其中之一,我真切希望可以說服美國領導者涉足這一領域。

  下一輪流行病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全球造成近5000萬人死亡。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至今仍是有史以來最致命的自然災害之一。

  我原本以為,值此大流感100週年之際,人們會廣泛討論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迎接下一輪全球流行病。但不幸的是,100年前的大流感並沒有激發新的討論,並且我們也遠未準備好迎接下一輪全球流行病。

  人們擔心恐怖主義和氣候變化等危險無可厚非。但若說有什麼可以在短時間內殺死數千萬人的話,全球流行病是其中之一。並且,可能性極高的一種形式就是流感,因為流感病毒更為容易通過空氣傳播。在今天,傳染性和致命性類似於1918年那場流感的疫病可以在短短六個月時間內奪走3300萬人的生命。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研究流行病。為充分做好準備,我們需要一個能團結各國政府的方案。我們需要考慮如何處理隔離問題,確保供應鏈可以觸及受感染區域,決定如何啟用軍隊等等。但在2018年,這些問題並沒有獲得多少進展。

  好消息是,我們已經在疫苗上取得進展,這種疫苗可以保護人們免受各種流感病毒的傷害。今年,我拜訪了馬里蘭州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並從主導這一項工作的研究人員那裡獲得了最新消息。

  開發通用流感病毒疫苗的挑戰十分引人入勝。所有病毒菌株都有一定的共同結構。如果你從未接觸過流感,那麼可以開發一種疫苗讓你的免疫系統學會識別這些結構並攻擊它們。但是,倘若你已經得過流感,那麼你的身體會過分執著於曾經讓你生病的那一種菌株。這樣一來,你的免疫系統就很難再去識別共同結構。

  因此,我們可以開發一種通用疫苗來保護從未感染過流感的那些人(比如小孩子們)。而至於已經感染過流感病毒的人,事情就有些困難,而且短期內難以解決。但新的研究資金正在源源不斷地進入,科學家們也在努力。

  為了充分利用這些科學成果,世界需要建立一個監測和應對流行病的全球系統。這是一個政治問題,需要各國政府領導人的互相合作。這個問題值得更多更多關注。

  基因編輯

  11月份,一名中國科學家宣佈他成功更改了兩名女嬰的胚胎基因,從而將基因編輯的話題推向風口浪尖。他的工作的空前之處在於,他編輯了嬰兒的細胞,意味著這些基因更改將遺傳到他們的下一代。

  不少人認為這位科學家的研究越界了,對這一點我表示讚同。但是如果他的工作能夠讓更多人瞭解並討論基因編輯,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這或許將成為最為重要的公開討論,在此之前,我們尚未有過如此廣泛的討論。

  基因編輯存在大量的道德問題。雖然基因編輯可以為治療和治癒疾病帶來諸多樂觀前景,但是這項技術也可能會導致不公平現象加劇,尤其是這一技術成為富人特權的話。

  我很驚訝這些問題竟然沒有引起公眾的足夠關注。當今最受關注的是人工智能這一話題。然而,基因編輯值得受到類似的關注。

  展望未來

  雖然我從未寫下過新年願望,但我一直會為新的一年製定明確的目標並實現這些目標的方案。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兩件事正變得越來越一致。因此,今年,我為自己準備了2019年的新年願望。我正致力於學習並思考技術可以對我們生活質量產生重大影響同時也會帶來複雜道德和社會鼓勵的兩大關鍵領域。

  其一是隱私與創新之間的平衡。例如,我們如何使用數據來深度瞭解教育或健康問題,同時又可以有效地保護人們的隱私?

  另一個是在教育中使用技術的問題。軟件對學生的學習能起到多大的幫助?多年來,人們一直在激烈討論技術對教育的巨大影響。人們對此持有懷疑態度無可厚非。但我認為,最終事情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木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