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盤點2018年最轟動的科技醜聞
2019年01月01日12:26

原標題:俄媒盤點2018年最轟動的科技醜聞

參考消息網1月1日報導 俄新社2018年12月26日發表文章稱,英國《自然》週刊估計,約三分之一的科研人員涉嫌剽竊和偽造數據。同時,科研人員的資曆越老,就越經常想要“調整”實驗結果。即將過去的2018年也不例外。

1.鋌而走險的手術

報導稱,意大利外科醫生保羅·馬基亞里尼給病人移植人造氣管失敗的醜聞似乎終於告一段落。2018年7月7日,他近期發表的幾篇論文被撤稿。

馬基亞里尼從2014年起就受到指責,當時發現,接受其手術的9名患者中有7名死亡。

他所在的瑞典卡羅琳醫學院一直竭力維護他,直到2016年才將其解僱。該院院長安德斯·哈姆斯滕也被迫辭職。

2016年9月,馬基亞里尼出任俄羅斯喀山聯邦大學生物工程和再生醫學實驗室主任。但實驗室在2017年4月被關閉。

報導稱,與此同時,卡羅琳醫學院新任院長成立了委員會,發現馬基亞里尼及其合作者在6篇學術論文中故意偽造了數據。

2.純粹的騙局

報導稱,2018年10月初,三名科學家——詹姆斯·林賽、海倫·普拉克羅斯、彼得·博戈西昂向美國《阿雷奧》雜誌發出公開信,承認他們愚弄了學術界長達整整一年。這三人用假名撰寫了關於男子女性化、男性文化、種族識別和性取向研究的荒誕學術文章,並寄給由權威專家評審的學術期刊。

在這些文章中,他們引用了不存在的消息源和出版物,編造了數字和調查數據,但半年內幾乎無人發現。他們的20篇文章中有7篇通過了著名科學家的審閱,獲準發表在權威學術期刊上。

2018年10月初,三人決定自我檢舉,儘管他們也承認擔心學術生涯被毀。發表假論文的學術期刊承諾撤稿,但沒有對這場爆炸性醜聞發表任何官方評論。

3.核事故抑或中傷?

報導稱,2017年秋天,幾個歐洲國家上空監測到高於正常水平的放射性同位素釕-106。法國《費加羅報》將此事與俄羅斯核企業“燈塔”公司聯繫起來,因為釕-106可能是處理新鮮輻照核燃料的產物。

《費加羅報》推測,“燈塔”公司試圖獲取低能太陽中微子實驗所需的同位素鈰-144。

2018年2月初,“燈塔”公司所屬的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正式駁斥了《費加羅報》的指責。俄國家原子能公司發言人表示,“‘燈塔’公司與大氣層釕-106濃度上升沒有任何關係”。

2018年12月12日,俄宇航員奧列格·科諾年科在太空行走中打開聯盟號飛船的微隕石保護層。(路透社)

4.太空偵探

2018年8月底,國際空間站俄羅斯艙段發生空氣泄漏,宇航員在2018年6月8日與空間站對接的“聯盟MS-09”飛船上發現了一個直徑兩毫米的洞。起初,氣壓下降速度並不快——約每小時0.8毫米汞柱,但一夜之間加快到每小時4毫米汞柱,“聯盟”軌道艙和國際空間站之間的艙蓋因此關閉。

報導稱,根據地面飛行控製中心的建議,俄羅斯宇航員用聚酰亞胺膠帶封住了漏洞,但美方反對這種做法——國際空間站指令長、美國宇航員安德魯·福伊斯特爾建議先觀察幾天再選擇最佳維修方案。但俄羅斯人決定不等待。

建造飛船的俄羅斯“能源”火箭航天公司迅速排除了飛船製造過程中質檢問題的可能。俄羅斯國家航天公司成立了專門委員會進行調查。

2018年12月12日晚,俄宇航員奧列格·科諾年科和謝爾蓋·普羅科皮耶夫從外部觀察了漏洞。他們在太空行走中打開“聯盟”飛船的微隕石保護層,從漏洞周圍提取樣本並拍照,然後把照片傳回地面。

報導稱,俄羅斯國家航天公司暫未對調查發表評論。至於美國方面,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拒絕開展聯合調查。

5.性別歧視

2018年10月1日,意大利比薩大學教授亞曆山德羅·斯特魯米亞在歐洲核子研究中心作報告時表示,物理學是男性創立和發展的,他們在該領域取得的成就大於女性。他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兩性專長的不同,“男性更善於研究物體,而女性更善於研究人”。

這位科學家表示,在學術生涯初期,男性和女性科研人員的論文被引用量是相同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男性得到更多認可。因此,應讓科研機構在招聘時更偏重男性。

斯特魯米亞還抱怨,他曾在求職時被女性擠掉,儘管他的學術成果更大。

報導稱,參加講座的女性科研人員被斯特魯米亞激怒,並在社交網站發起了講述女性在科研機構和院校遭受性別歧視故事的“快閃”活動。歐洲核子研究中心趕緊與這位丟臉的物理學家撇清關係,宣佈不再與他合作。

6.被編輯基因的嬰兒

2018年11月底,中國科研人員賀建奎宣佈,他用CRISPR-Cas9工具編輯了人體胚胎的基因組,結果讓一對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陽性男子和HIV陰性女子生下了脫氧核糖核酸(DNA)被修改的雙胞胎女嬰。賀建奎解釋說,他去除了嬰兒的CCR5基因,可使其終生免疫愛滋病。

報導稱,科學界對這位遺傳學家的工作發出強烈譴責。100多位中國科學家向政府發出公開信,要求立法限製與人類基因有關的工作。大多數專業人士一致認為,把CRISPR-Cas9技術用於人類還為時尚早,產生染色體缺損、嵌合等副作用的風險太高。

賀建奎所在的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宣佈,他已於2018年2月停薪留職,離職期至2021年1月。學校對他在校外所做的實驗並不知情。

報導稱,對賀建奎的調查正在進行,中國暫停了所有與人類基因有關的實驗。賀建奎本人從2018年11月28日起銷聲匿跡。

【延伸閱讀】西媒:國際空間站推動人類探索太空 其經濟價值卻遭質疑

參考消息網11月24日報導 西媒稱,國際空間站在軌道上已經運行了20年,其中空間站的建造幾乎花了一半時間,現在這個人類有史以來製造的最複雜的機器的科學和經濟價值面對質疑。

據西班牙《世界報》網站11月20日報導,在每平方米接近10萬美元的成本投入下,國際空間站原本計劃在2020年結束的使用壽命被國際夥伴們同意延長到2024年。建造者們表示,它的結構完整性可以持續到2028年。

報導稱,國際空間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58年,當時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決定與蘇聯在太空競賽中一爭高下,建議在地球宜居軌道上建造一個空間站。但因種種原因,美國最終僅建成一個迷你空間站(1973-1979),因為技術問題,該站僅能容許3名宇航員在1974年在空間站內呆24個星期。直到1992年,美國政府已經為空間站計劃投入80億歐元和2萬名工作人員,但仍然無法將任何東西送入軌道,而與此同時,蘇聯的空間站已經正常運行多年。NASA面對非常糟糕的形勢,不過後來一系列國內政治事件的發生以及美國與俄羅斯關係的改善拯救了空間站。

在1992年6月,布殊總統與葉利欽總統會晤時,有人建議美俄在太空事務上進行合作,具體來說就是往各自空間站交換宇航員,這個倡議得到了很好的響應和執行,成為兩國合建空間站的第一步。1993年7月17日,在經曆了多次談判之後,NASA與俄羅斯國家航天公司簽署建造國際空間站的合作協議。1998年11月20日,國際空間站的第一個組件——“曙光號”功能貨物艙搭乘俄羅斯質子號火箭從哈薩克斯坦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升空,標誌著這一最大、最複雜的空間實驗室建設啟動。

NASA每年給予國際空間站的預算是37億美元,其他合作夥伴(俄羅斯、歐洲、日本和加拿大)提供15億美元。這是一筆巨額開支。為了降低這些高昂的年度成本,開發新的載人飛行計劃,NASA嚐試通過商業盈利活動與私人部門分攤費用,但所有研究至今都沒有收到效果。

報導稱,國際空間站存在的原因主要在於美國和俄羅斯對人類探索太空活動領導權的追求,這是出於政治原因,它的發展建設並沒有什麼經濟標準,因為如果以此為標準,它就不會存在。這就是為什麼它的未來不可能依賴於可能的經濟回報的原因。

事實證明,國際空間站及其太空活動是政治工具,在困難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並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它讓國家衝突中非常散亂的標準得到了統一,團結了各國人民,推動人類超越障礙繼續探索太空。參與國際空間站的15個國家及其宇航員對國際空間站深感自豪,並高度肯定它的存在價值。(編譯/王露)

(2018-11-24 00:16:01)

【延伸閱讀】“基因編輯嬰兒”激起千層浪 海外媒體:或影響整個基因庫

參考消息網11月28日報導 海外媒體稱,北京下令對一名中國科學家宣稱實施了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一事展開調查。此事將是突破性的醫學首創,但招致各方猛烈抨擊。

據法新社11月26日報導,一所大學的副教授賀建奎在YouTube網站上發佈的一段視頻中稱,這對幾週前出生的雙胞胎女嬰的DNA已經過修改,可防止她們感染愛滋病病毒。此事在科學界引發激烈爭論。

報導稱,在專家們質疑這一所謂的突破、還有人譴責這是一種現代形式的優生學時,中國媒體援引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上的一份聲明說,該機構立即要求對此事展開調查。

報導稱,這名副教授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進修,目前在中國南方城市深圳的一個實驗室工作。他說,這對雙胞胎的DNA通過CRISPR技術被修改了。這項技術可以讓科學家能夠精確移除並替換一串DNA。

報導指出,基因編輯是應對遺傳性疾病的一個潛在辦法,但它極具爭議性,因為這些修改將遺傳給後代,並最終有可能影響整個基因庫。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技術評論》警告說:“這項技術在倫理上受到指摘。”

報導指出,此事發生在本週於香港召開一次全球專家會議前,預計賀建奎將在會上發言。但他的主張尚未得到獨立的核實,而且也沒有發表在同行評審期刊上——批評這位科學家的人士抓住了這一點。

報導稱,這項研究受到中國科學家和機構的強烈批評。

賀建奎任職的大學說,他從今年2月開始就已停薪留職,他的研究“嚴重違背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南方科技大學26日在一份聲明中說:“此項研究工作為賀建奎副教授在校外開展。”

報導稱,世界各地的其他科學家也持批評態度。一些人說,通過YouTube視頻宣佈科學發現是不夠的;還有一些人警告說,對健康胚胎和兒童進行基因編輯是不負責任的。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教授喬伊絲·哈珀說:“今天報告的免疫愛滋病人類胚胎基因組編輯研究結果是不成熟、危險和不負責任的。”

另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11月27日報導,中國科學家抨擊一名自稱進行了一項誕生了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實驗的同行,稱這項實驗“瘋狂”和“不道德”。

報導稱,120多名中國科學家在一封信上籤名,譴責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的主張。

報導稱,這封信的署名人之一、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研究員仇子龍說:“該項目完全無視生物醫學倫理原則,在沒有證明安全的情況下對人類進行實驗。”

他說:“我們只能說這種行為太瘋狂了。”

報導稱,這封信於26日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署名者包括中國一些著名大學的科學家,比如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以及包括美國斯坦福大學和新加坡科技研究局在內的海外機構的科學家。

科學家在信中說,基因編輯的一個主要風險是所謂的“脫靶問題”,這將導致其他基因的功能受損。

仇子龍說:“實驗中使用的基因編輯技術並不是新技術,但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

又據埃菲社11月26日報導,爭議和質疑,這是中國一位科學家宣佈創造出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引發的反應。

賀建奎稱,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幾週前在中國健康降生。歸功於體外受精和基因編輯技術,她們將能夠免於感染愛滋病病毒。

“我知道我的工作是有爭議的,但我認為有些家庭需要這種技術,我願意為他們承受指責。”賀建奎在一段視頻中說。

他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學在聲明中表示,將立即聘請權威專家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深入調查,待調查後公佈相關信息。

中國媒體報導稱,賀建奎聲稱通過愛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樺林”,招募到7對夫婦參與實驗。但該平台創始人“白樺”表示,他們只是把想瞭解這個項目的人的聯繫方式給了賀建奎團隊,“白樺林”並沒有參與該項目。

英國《自然》週刊指出:“這項實驗讓正常而健康的孩子面臨風險,而不會產生任何實際效益。”

漫畫:基因編輯嬰兒誕生,引發全球大討論

(2018-11-28 00:16:01)

【延伸閱讀】銳參考

蘇貞昌昨天晚上證實,他已拒絕民進黨台灣地區領導人參選人蔡英文的副手邀請。圖片來源:台灣《聯合報》

中國台灣網9月9日消息 據台灣《聯合報》報導,24小時內,蘇貞昌兩度拒絕出任民進黨台灣地區領導人參選人蔡英文副手,他表明“沒有誠信,對選戰加分有限”;蘇貞昌拒絕後,也宣告蔡英文副手將是民進黨秘書長蘇嘉全,民進黨2012年參選“蔡蘇配”終於成形,只是此蘇非彼蘇。

據報導,蔡英文最快今天宣佈蘇嘉全出任副手。蘇嘉全昨天選擇“閉關”,不接聽電話,幕僚僅表示“開會中”,無法取得回應。

蘇貞昌前天已請蔡英文總部競選總幹事吳乃仁轉達拒任副手,昨晚更親自舉行記者會,強調自己不會出任蔡英文副手。吳乃仁坦言,蘇貞昌已明確拒絕,如果再勸進,對蔡英文、蘇貞昌都不好。

蘇貞昌昨晚表示,蔡英文本週一確實邀請他搭檔參選,但蔡英文一個多月前才提名他擔任排名第18名的不分區民代,還向民眾訴求要拚台民意機構過半,這個訴求突然急轉彎,如何向選民說明?過去他已多次講過不出任副手,現在如果沒有誠信,對選戰加分效果有限。

蘇貞昌指出,他已請吳乃仁報告蔡英文,“請蔡英文另做考量”,昨天也親自打電話給蔡英文,但沒講上話。

他強調,他是蔡英文總部主任委員,也會一直以這個身份努力幫蔡英文和民進黨籍民代參選人助選。

對於副手問題,蔡英文昨天上午仍不願鬆口,她像繞口令般不斷重申,“基本上沒有特定的人選,不同人選有不同的佈局,不同的佈局需要不同的人選,這都要觀察選戰的佈局及不同人選互動的情況。”

蔡英文並否認副手難產,記者追問,副手要“自然產還是剖腹產”?她笑說,“我們不做剖腹產,時間到了就出來了”,勝選當然是最重要的考量,要勝選就要看是什麼樣的佈局。

(2011-09-09 10:28: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