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後一匹黑馬"音遇"背後 是2019創業的哪些方向?
2018年12月31日13:20

  音遇不是一款要講“好好唱歌”的故事的音樂軟件,也並非一款“重社交”的交友軟件。

  原標題:2018最後一匹黑馬“音遇”,背後是2019年的哪些社交、音樂創業方向?

  文丨獵雲網

  作者丨尹子璿

  2018年底已至,一款名為“音遇”的社交軟件成為了年底最後一款現象級產品。

  音遇上線於11月,卻已經超越小紅書、微信等衝上了App store社交榜排行第一,並已經完成了由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共同領投的數千萬美元融資,投後估值超 2 億美元。

  在音遇之前,該團隊曾開發遊戲聊天輔助應用“66鍵盤”,並獲得過今日資本數百萬美元的天使輪和 Pre-A 輪融資。

  音遇是一款音樂社交軟件,模擬了一個多人參與的KTV場景,並增加了競技遊戲的娛樂性,將“唱歌+交友+娛樂”融合在一起。

  而在試用後,獵雲網發現,音遇不是一款要講“好好唱歌”的故事的音樂軟件,也並非一款“重社交”的交友軟件,但是,這款產品卻令人意外地爆紅了。那麼,從產品上看來,這款軟件究竟有何特別之處?而一款音樂社交軟件在此時崛起,能否給我們一些關於2019的創業思考呢?

  新玩法:搶麥唱歌的音樂社交

  音遇模擬了一個多人參與的KTV場景,並增加了競技遊戲的娛樂性,將“唱歌+交友+競技遊戲”融合在一起。

  具體來說,用戶匹配選擇類目進入“房間”後,根據給出歌詞的上半段,用戶搶麥後,接出下半段,由AI識別是否成功。接歌成功則可以獲得積分,接錯則會扣分,積分越多,排名越高。

  這款遊戲的玩法其實類似曾經火熱過的綜藝《我愛記歌詞》,並且出現的大部分歌詞都來自耳熟能詳的歌曲。不過,遊戲會給出歌詞提醒,AI識別重點識別的是在於曲調。

  而給出的歌詞上半段,則是來自於音遇的“全民領唱”功能,即用戶通過搜歌、錄製、上傳的動作之後,被其他用戶票選Pick,每週被選出的“領唱”將就會成為“勁歌搶唱”和“熱歌接唱”的領唱。

  每個房間共匹配6名玩家,會出現12首歌,經獵雲網統計,玩完一局大概需要5-10分鍾。

  在遊戲的過程中,音遇可以給玩家送禮、在房間中聊天,也可以互相關注,進入聊天界面聊天。但是整體而言,這個聊天的功能和界面做得非常的簡潔,所以,這款軟件與抖音相似的一點是,輕社交,重娛樂。

  整體說來,一個新穎的搶麥接唱的玩法+UGC生產內容的全民領唱+較輕的社交屬性撐起了這款軟件。

  然而,就是這個功能看起來較為簡單的軟件,11月份才正式上線,就已經撐起2億美元的估值。不僅是App store社交榜第一的產品,還曾一度在總榜上位列第二。根據QuestMobile提供的數據,截至12月16日,音遇的dau為85萬,另有其他第三方數據顯示,其dau峰值已經超過了140萬。

  圍繞音樂的生意有多大?

  12月12日晚,“中國在線音樂第一股”騰訊音樂成功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音樂撐起了騰訊音樂213億美元的估值,讓音樂產業一度進入人們的視野。這一領域有著巨大的市場和發展潛力,可是,蛋糕卻並不好分。

  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發佈的《2018全球音樂報告》顯示,最近10年,中國數字音樂產業的行業規模增加了10倍,突破150億元,成為世界上最有潛力的音樂市場之一。可是,巨大的版權投入,使得音樂播放器早已成了頭部企業的世界。除了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以外,網易、阿里等玩家入局,早讓普通玩家望洋興歎。

  與音樂相關的移動K歌領域也是如此,2018年3季度,移動K歌行業用戶規模再創新高,達到2.55億,環比增長8.5%。全民K歌穩坐行業頭把交椅,3季度活躍用戶數達2.07億人,唱吧以6,560萬活躍用戶排名第二位,而排名第三和第四位的天籟K歌和K米APP活躍用戶數繼續下降,用戶聚集上的規模效應愈發明顯。

  至於直播領域,無論是撐起上市公司的虎牙,還是為騰訊音樂變現的撐起半片天的酷狗直播、酷我聚星,直播平台的吸金能力可見一斑。可是,直播在經曆了5年的野蠻生長後已經進入了洗牌階段,更多是作為平台的延展變現模式出現。

  雖然蛋糕不好分,但是音樂的吸引流量的能力卻不容小覷,如唱吧在上線第五天就曾一躍成為App Store總榜第一。

  除此以外,隨著抖音的崛起,音樂短視頻在2018年也大放異彩值得我們關注。這一領域目前還處於紅利階段,也有不少入局者紛紛進入。首先,以音頻起家的在線音樂平台們紛紛擁抱短視頻,網易雲音樂在今年3月份推出了“短視頻現金激勵計劃”,QQ音樂自製的LIVE短視頻節目《大象房間》最近上線;另一方面,垂直領域的音樂短視頻平台開始進一步深化短視頻與音樂的結合能力,並向整個音樂產業進軍。

  對於音遇來說,如果把音遇看作是一款對標全民K歌、唱吧的音樂社交產品,從音遇官方經常給出的運營素材可以看出,音遇卻對“認真唱歌”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嚴格,而更期望打造一個語音娛樂為主的氛圍。

  但是,目前是以接歌詞的語音交流為主,可是,可選擇的鏡頭功能也顯示了音遇未來的可能方向。畢竟,一款與音樂相關的軟件,無論是後期切入音樂短時頻還是開通直播,都是十分順其自然的事情。

  新型社交的未來在哪裡?

  8月20日,子彈短信意外走紅,一夜之間成為當紅炸子雞,單日最高下載量60萬,一週內融資1.5億,老羅甚至喊話微信產品經理:快來抄走。

  不過數日,子彈短信下載量出現斷崖式下滑,也再沒有掀起波瀾。

  從2011年推出後,微信的用戶呈現持續爆髮式上漲態勢,2013年1月,微信宣佈其用戶已經突破3億。而在微信與QQ的夾擊下,騰訊一舉拿下了熟人社交的江山。根據騰訊2018年9月30日未經審核的第三季度財報,QQ月活躍用戶為8.026億,微信及WeChat月活躍賬戶達10.825億。

  子彈短信並非是第一個想要挑戰騰訊地位的產品。早在2013年,便有網易和中國電信推出“易信”、阿里巴巴推出社交應用“來往”,但是均無法撼動騰訊的社交霸主地位,在隨後的多年中,騰訊依靠微信和QQ的巨大流量,打造了一個巨大的帝國。

  面對騰訊這個佔據熟人社交的龐然大物,社交領域創業者們都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陌生人社交。

  根據鈦媒體的報導,SUGAR創始人麥梓豪表示,用戶此前從陌陌流向探探,是因為低質量用戶大量湧入陌陌,高質量用戶不堪其擾而尋求用戶質量更好的社交平台。現在探探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2018年不過是到了這個週期,雖然用戶量依然在漲,但用戶質量已經開始加速下沉;而Sugar麥梓豪也認為,“陌生人社交的市場規模保守估計在3億以上,用戶量最大的陌陌MAU是1億,排第二的探探MAU大約是陌陌的1/3,市場前兩名的產品加起來都占不到一半的市場份額。這是不是意味著還有大量的用戶沒有被滿足?”

  目前市場上,主打一對一交友的軟件中,探探注重根據用戶喜好進行匹配,也是以黑馬之姿衝出了陌陌、百合佳緣的圍剿,而這一領域已經過了紅利期,機會也將越來越少。

  職場社交中,則是脈脈一家獨大。今年4月,脈脈完成了2億美元D輪融資,投資方包括DST、IDG資本、晨興資本和DCM。雖然這一領域入局者甚少,可是脈脈創始人林凡認為這一領域還有很大的機會:“我們研究美國一些職場社交類公司在08年經濟危機中反而發展更快。另外一個方面是,我們用戶確實在過去兩年有十幾二十倍的增長,我們明顯發現服務跟不上,產品為用戶提供的價值跟不上是很危險的事情,因此需要有特別大的投入,讓大家把產品的體驗打磨的更好。”

  更多的創業者選擇將目光投向了以95後和00後為主要用戶的年輕人社交和多人社交。

  因為這些新新人類的社交需求催生了更多樣的社交軟件。全天候媒體曾這樣分析:進入工作崗位的95後和進入大學的00後,這些新新人類的社交需求催生了更多樣的社交軟件。追求小而美的社交產品也在近年湧現,Soul靈魂社交、一罐、Uki、積目、flow等風靡一時。

  除此以外,從泛娛樂場景切入的社交軟件也製造了一個個的爆款:一度大火的狼人殺試圖通過桌遊這種競技性模式進行社交,可是,狼人殺的發展路徑卻更像一款遊戲,用戶在平台上做到的只是互動,而沒有社交的需求;除此以外,今年3月1日發佈的“捏臉” App ZEPETO 也從11月30日起連續8天佔據中國區免費社交榜榜首。但是,這款打著社交名號的軟件的社交功能卻做得極弱,局限於用戶之間的互相關注,如今熱度也已經退去。

  同時,這也成了不少平台的轉型方向,隨著動漫、輕小說、短視頻等形式的火爆,目前不少平台都試圖從內容出發,在社交領域切一塊蛋糕。

  而音遇的發展也更契合這一點,通過帶有競技性的娛樂獲取流量。只是目前,音遇在社交關繫上的嚐試也與狼人殺、ZEPETO相似,僅局限於互動,而沒有實現真正的社交。

  那麼,音遇究竟是一個曇花一現的現象級的產品,還是說如抖音一般創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賽道呢?

  這一切,還需要音遇自己去探索。

  寫在文末:有趣的頭騰大戰

  在看到音遇的第一眼,你就會覺得無比的熟悉,因為音遇的logo與抖音的極其相似。

  而音遇創始人任元也出身於今日頭條,在此之前,任元曾帶領團隊曾開發過一款名為“66鍵盤”的遊戲內聊天懟人應用。這款軟件於2017年上線,如今也正在運營中,而2017年底,66鍵盤也曾上過總榜top10,不過如今遇冷,排行榜數據並不出彩。

  音遇軟件隸屬於北京三個逗號科技有限公司,今年4月,公司成立初期獲得數百萬元天使投資,而據it桔子顯示,投資方為今日頭條。

  與抖音相似的logo、來自今日頭條的創始人,音遇似乎又是一款今日頭條出品的爆款產品,許多人將音遇看作今日頭條對抗騰訊的另一利器,可在口袋ASO的一篇文章中,直言:“「音遇」背後還有'騰訊系'的支援。”

  而當一位音遇的員工在面對我們對於音遇屬於騰訊系還是頭條系的追問時,則給出了一個令人回味的答案:“那就算騰訊吧。”

  進行查詢後,我們發現,音遇的實際控股公司為一家名為66game HK Limited的香港企業,而其背後的資本關係則無從查找。

  眾所周知,今日頭條所屬的字節跳動早已不只是一個信息分發的 APP 公司,其旗下產品至少已覆蓋新聞資訊、短視頻、直播、股票資訊、電商、二次元等方面。而圍繞流量的生意中,字節跳動多次與騰訊短兵相接。從今日頭條VS天天快報,抖音VS微視,字節跳動與騰訊的戰爭早已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至於音遇,是否已經捲入了二者的流量鬥爭當中呢?這一點也值得玩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