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19名華裔女孩的選擇 被奧林匹克喚醒的中國心
2018年12月31日15:41

奧運儲備軍:來自“根”的歸屬感
奧運儲備軍:來自“根”的歸屬感

  上世紀五十年代,印尼羽毛球國家隊到訪中國,在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地的全部比賽,收穫勝利如取囊中之物,當時的中國羽毛球是徹徹底底的“0”。時任印尼羽毛球協會領導人之一的印尼華僑林豐玉被祖國落後的羽毛球現狀刺痛,毅然回國執教。八年後,弟子印尼華裔湯仙虎在第一屆印尼新興力量運動會上奪得男子單打冠軍,中國隊在團體賽上擊敗印尼隊,從此中國羽毛球的嶄新時代被打開。

  在中國體育史乃至世界體育史,僑胞歸國效力早已不是新鮮事。他們懷揣一腔熱血回到故土,並為之勤勉拚搏。

  在2018年聖誕假期的第二天,桂嘉莉背上沉重的護具包,與家人擁抱告別。踏出家門前她伸手撥了撥門上的掛飾——一個中國結,搭上開往波士頓的車。

  “我媽媽說那是‘根源’的魔力,中國人經常會說“根”,它代表著歸屬、家,所以這種奇妙的感覺應該就是歸屬感。”假期奔波在路上,桂嘉莉卻一點不在意,甚至有點興奮,“我是第三次參加了,還是那麼期待和大家見面!從七個月前我第一次和那麼多同樣血緣的人在一起打球,我就總覺得很奇妙。”讓桂嘉莉倍加期待的是第三期崑崙鴻星奧林匹克女子冰球訓練營,與此同時,有另外19位球員正從北美各地趕赴波士頓。

  崑崙鴻星奧林匹克女子冰球訓練營在今年五月、八月分別於深圳和溫哥華舉行,集結了二十餘名優秀的女子華裔冰球運動員。崑崙鴻星此舉旨在為中國女子冰球培養梯隊,帶她們參加儘可能多的比賽,積累經驗,為2022年北京冬奧做人才儲備。女生們普遍都在讀高中或大學,正是年輕熱血的年紀。對於成為中國女冰儲備力量、參加訓練營,她們各自都有不一樣的理由。嬌小身材、爆發力型球員桂嘉莉的理由是她找到了歸屬感。

  “我打算下次在頭盔上噴一個五星紅旗,應該很酷!“門將陳緹婭和同是門將的隊友餘安美比劃著。20個女生五分鍾前剛集結完畢,正趕在上冰熱身的路上。明天訓練營正式開營,將在6小時內迎戰兩場比賽。

  陳緹婭今年16歲,是營里最小的隊員,因為五月的那第一次跨洋旅行,她對“成為中國隊運動員”產生了想法:“像Emma說的,是中國血緣讓我們聚在了一起。五月去深圳是我第一次跨洋旅行,和我以往參加的冰球比賽或者訓練都不一樣,不僅只有比賽,還有這樣的經曆、我在這次旅行里認識到的不同文化,這些都讓我突然冒出了想法:想繼續和這個地方保持關聯。”

  哈佛雙學位在讀的餘安美是陳緹婭突發奇想的見證者,她修了工程和電影兩個學位,從第一次到達中國開始,就拿著相機記錄下了這一具有歷史性意義的旅程:“說不定我將來真的會來到這裏(中國)和中國隊員們成為隊友,不過和大家在一起打球這個經曆就已經很難得了,如果我割捨不了學業,那我希望自己可以以另一種身份參與到這一個歷史事件里,比如做一個紀錄片攝影師。”

  和以往兩期訓練營不同,這次是以比賽形式代替訓練。20位女生組成的廣東深圳隊成了東部奇才假期巡迴賽中唯一的中國隊伍。U19年齡段一共十六支球隊參賽,分成奧運儲備組和美國女子職業聯賽儲備組,她們中的相當部分球員會是今後美國國家隊、美國女子職業聯賽的人選。女生們一路過關斬將,三天里的四場比賽全勝,準決賽大比分贏下布法羅野牛後,穩穩地進入決賽,對陣最強勁的東部奇才隊。

  因為大腿受傷,今年即將大學畢業的黃小華站在了場邊,人不能上場,心卻跟著緊張了起來,“我知道她們可以做到的,我們合作無間,打出過一次次漂亮的快攻,但還是不能輕敵,畢竟鷹隊是另一個分組的冠軍。”黃小華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修讀歷史,日常說話頗顯穩重,此刻說了一句話讓大家一下輕鬆不少:“昨天我還說不能代表中國出戰的話我就去當中國歷史研究學者,現在我看我只能選擇前者。”

  祖輩移民是大部分女生們的共同特點,黃小華的外公外婆就來自中國廣州,當時生活條件艱巨,外公為養活一大家子人而破釜沉舟,換掉僅有的幾根金條,遠渡來到加拿大。“兩位老人經常跟我說起中國,雖然那時候生活不好,但他們說起來都是很懷念的。我覺得我就一步一個腳印的走,現在也在學普通話,希望將來有機會來到中國的時候,我可以更方便地去瞭解那個給予我親人生命的地方。”

  隨著最後一聲哨響,廣東深圳隊1:0險勝,將U19年齡組桂冠帶到了中國深圳。

  “老一代那時候沒有得選擇,根在那裡,葉卻要飄去他方,現在時代不同了,我有很多選擇,而我作為後代,選擇回去尋根也是自然。如果我可以實現這些,我想外公外婆他們也會為我自豪。”冰場玻璃擋板映出黃小華看向賽場的臉,奔跑的球員從面前劃過,頭盔上一個小小的五星紅旗閃爍著她的雙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