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盤點 | 那些曾經的科幻,今天都已成現實!2019更令人期待!
2018年12月30日16:30

原標題:年終盤點 | 那些曾經的科幻,今天都已成現實!2019更令人期待!

來源/視覺中國

科幻與科技,一字之差,卻是夢想與現實的天壤之別。科幻作品里,有荒誕、有困惑、有天馬行空,卻都成為科學家們探索和求真的起點。2018年,人們將載著汽車的火箭送向太空、在大洋深處發現美麗的珊瑚林,而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上天 向星海未來伸出雙手

曾幾何時,當夜幕降臨,仰望星空時,我們對宇宙充滿了疑問。一部部像《2001:太空漫遊》那般描述太空的科幻作品提醒著:人類從地球搖籃向自己在星海間的未來伸出了雙手。在2018年,我們向太空邁出了堅定的一大步!

※北京時間2月7日4時45分,一輛紅色特斯拉敞篷跑車開始在太空中航行。它不是科幻電影中的“太空汽車”,而是“乘坐”SpaceX的重型獵鷹火箭升空的。更讓人嘖嘖稱奇的是,發射後7分58秒,兩個側芯火箭順利飛回,並穩穩站立在回收場中央,今後它們有望繼續重複利用,從而大大降低火箭發射成本。

※北京時間11月27日,美國航天局(NASA)的火星地質探測器“洞察”號在經曆了205天的飛行後,終於來到火星表面軟著陸,並傳回了第一張圖片。作為地球派往火星的“地質學家”,“洞察”號有望帶領我們揭開塵封已久的火星奧秘。

※11月19日,我國第42、43顆北鬥導航衛星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騰空而起,標誌著北鬥三號基本系統的部署圓滿完成。2018年里,我國先後完成11次發射任務,將19顆北鬥三號導航衛星和1顆北鬥二號導航衛星送入預定軌道,組網發射最短間隔17天,創造了北鬥組網發射曆史上高密度、高成功率的新紀錄。

12月27日,北鬥三號基本系統開始提供全球服務。這標誌著北鬥系統服務範圍由區域擴展為全球,北鬥系統正式邁入全球時代。北鬥全球導航系統將為用戶免費提供約10米精度的定位服務、0.2米/秒的測速服務,並且將為付費用戶提供更高精度等級的服務。今後導航用什麼,無疑有了新的選擇。

圖說:嫦娥四號的奔月之旅令人期待 來源/視覺中國

※12月8日淩晨,嫦娥四號月球探測器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由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發射升空。

“四女生”肩負的使命更艱巨也更創新——將實現世界首次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通過實施嫦娥四號任務,我國有望獲得一批重大的原創性科學研究成果,並將為深空探測領域軍民融合、創新發展積累重要經驗。

由於月球本身遮擋,運行到月球背面的著陸器和巡視器無法與地球之間展開通信,可謂“兩眼一抹黑”。為實現與地面站的通信,科學家們在太空裡“布”了一個通訊站——中繼星“鵲橋”。12月21日,“四女生”在環月過程中,與“鵲橋”建立了連接,開始在軌信號測試。

   下海 探索蔚藍世界的奧秘

19世紀,法國作家儒勒·凡爾納創作了長篇小說《海底兩萬里》,將對海洋的幻想發揮到了極致——在這裏,有變幻無窮的奇異景觀和各類生物;在潛艇船長引領下參觀克雷斯波島海底森林、採集印度洋的珍珠、探訪海底亞特蘭蒂斯廢墟、目睹珊瑚王國的葬禮……

地球是個藍色的星球,海洋面積占了七成以上。廣闊的海洋和浩瀚的宇宙一樣,充滿了未知。今年,一位位科學家踏上了探索這片蔚藍世界的征程!

   海底旅程像“愛麗絲漫遊仙境”

※5月,82歲高齡的海洋地質學家、中科院院士、南海深部計劃指導專家組組長汪品先,在9天內乘“深海勇士”號三探南海西沙,進行了長達8個小時的考察。汪先生把這些海底之旅稱作“愛麗絲漫遊仙境”,“20多年來,這是我第4次南海科考航次,都是進行國際前沿研究,但前3次都乘坐外國的船,這次乘坐我國自己的船、自主研製的載人深潛器,親眼觀察到南海的海底,真為我國海洋科學技術發展感到驕傲。”最讓他感到興奮的就是冷水珊瑚林,“像鞭子一樣的是竹節珊瑚,仔細看是一節一節的。那些趴在上面的小東西也是動物,如同樹林里的鳥和野獸。”

圖說:“沈括”號在蘆潮港裝運科考物資 上海海洋大學供圖

※11月,另一批勇士在上海出征!由上海海洋大學和西湖大學聯合組成的“彩虹魚”2018馬里亞納海溝海試與科考團隊,乘坐“沈括”號小水麵線雙體型科學調查船,從蘆潮港起航前往馬利亞納群島海域,在全球大洋最深處——“挑戰者深淵”區域附近海溝開展一系列深海裝備試驗和科考取樣。12月11日,科考團隊在馬里亞納海溝成功完成兩台“彩虹魚”第二代著陸器的萬米級海試,深度分別為10918米和10899米。“這標誌著第二代‘彩虹魚’著陸器萬米級海試成功。”“彩虹魚”科考團隊海上總指揮崔維成表示。

   “新戰友”加入極地科考

※9月10日,由中國船舶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第七〇八研究所設計、江南造船(集團)自主建造的我國第一艘極地科學考察破冰船正式下水,並被命名為“雪龍2”號。它集眾多“國內第一”和“國際首次”於一身,有著“十八般武藝”。“雪龍2”號具有國際領先且首次應用的雙向破冰能力——艏向可持續破1.5米冰和0.2米雪、艉向可突破極區20米當年冰冰脊,還配有集中實驗室格局和月池系統,並裝載22米長柱狀采樣器和水下機器人等先進考察裝備,是能滿足無限航區以及南北兩極海域航行和科學調查作業要求的“綠色船舶”。

圖說:“雪龍2”號下水 來源/視覺中國

“雪龍2”號預計於2019年上半年交付使用。據透露,“雪龍2”號起航的第一年,可能就要開始“環球遠行”,北極南極兩極跑。未來,具有雙向破冰能力、滿足最新國際公約的“雪龍2”號將成為中國探索極地的又一國之重器。

※12月12日,中國第35次南極考察隊也傳來了好消息,他們在距中山站西南方向15公里的冰蓋上打下了一記冰鑽。透過鑽眼望去,冰洞泛出藍光。未來,中國在南極的永久機場或許就將建在這塊可以承載輪式大型飛機起降的藍冰上!

   生命 原創技術突破世界難題

《西遊記》里,大聖拔根毫毛變出一群一模一樣的小悟空的場景還留在我們的腦海中,而位於上海的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將這一幕變成了現實。

※1月25日,生物學國際頂尖學術期刊《細胞》(Cell)以封面文章在線發表中國科學家研究成果——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孫強帶領團隊率先利用體細胞核移植技術複製出兩隻獼猴:“中中”和“華華”。通過DNA指紋鑒定,證明姐妹倆都是正宗的複製猴。該成果標誌著中國率先開啟了以體細胞複製猴作為實驗動物模型的新時代,實現了我國在非人靈長類研究領域由國際“並跑”到“領跑”的轉變。

圖說:“中中”“華華”剛出生時 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供圖

體細胞複製猴的重要性在於能在一年內產生大批遺傳背景相同的模型猴。使用體細胞在體外有效地做基因編輯,準確地篩選基因型相同的體細胞,然後用核移植方法產生基因型完全相同的大批胚胎,用母猴載體懷孕出生一批基因編輯和遺傳背景相同的猴群。這是製作腦科學研究和人類疾病動物模型的關鍵技術。

※8月2日,國際頂尖科學期刊《自然》(Nature)在線發表了上海科學家在“人造生命”領域的突破——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的覃重軍研究團隊與合作者,在國際上首次人工創建了單條染色體的真核細胞。研究團隊成功地將單細胞真核生物釀酒酵母天然的十六條染色體人工創建為具有完整功能的單條染色體。這一成果完全由中國科學家獨立完成,打破了教科書中原核生物與真核生物的界限,讓人類瞭解到生命形式也可以通過人工改造化繁為簡,同時為進一步研究人類細胞衰老提供了良好的模型。

※7月,中國科學院與上海市政府共建的張江藥物實驗室、G60腦智科創基地、傳染病免疫診療技術協同創新平台共同揭牌。在浦東、在鬆江、在奉賢,這三個重量級“科創新地標”聚焦新一輪科技革命中與百姓最息息相關的領域——生命健康,力圖衝破“卡脖子”的技術瓶頸,用國際領先的原創成果為上海這座創新之城帶來新的驚喜。

   AI 西岸體驗智慧生活

1978年,葉永烈出版著名科幻小說《小靈通漫遊未來》,向讀者展示了眾多科學技術的發展遠景——未來市上課不用記筆記,一種名叫“寫話機”的電子儀器,能自動把老師的講話變成文字記錄下來。  

這些奇思妙想,成了我們現實可用的語音識別技術。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開幕式上,主會場的大屏幕兩邊實時滾動的字幕,將發言者的講述內容迅速、清晰地展示在觀眾面前。不管是帶家鄉口音的普通話還是英語,人工智能都可以識別、翻譯。

時間撥回1956年的夏天,在美國達特茅斯學院,幾位年輕學者圍繞自然語言處理、神經網絡等當時技術遠無法觸及的問題,展開了一場頭腦風暴,“人工智能”一詞橫空出世。今年9月17日至19日,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在上海徐彙濱江舉辦。如同大會的主題“人工智能賦能新時代”,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最大的亮點之一,就是呈現AI+金融、智造、教育、交通、健康、零售、服務等AI應用場景,全面展現AI技術如何賦能時代發展、推動產業升級。

圖說: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在徐彙濱江舉行 新民晚報記者 陳夢澤攝

隨著技術的飛躍進步,人工智能早已飛入了“尋常百姓家”:智慧便利店讓年輕人在上班路上“飯來張口”、智能駕駛足以化解自駕車時的種種尷尬、智慧課堂能為學生定製個性化學習方案、智能診療可以快速識別病灶形態及屬性……

據統計,中國人工智能商業落地的100強企業中,上海擁有22家,人工智能產業規模達700億元左右,核心企業150多家。上海正籌建的人工智能發展聯盟,集聚了超過300家人工智能相關的企業、投融資機構及科研院所。

上海正向這類人才與企業敞開懷抱。大會期間,上海發佈《關於加快推進上海人工智能高質量發展的實施辦法》,22條細則聚焦人才、數據、資本三大重點,為上海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提供新動能。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董純蕾

新民晚報截圖

   【延伸閱讀】上海元素閃耀港珠澳大橋

10月24日9時,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55公里跨海大橋、7公裡海底隧道,從設計到建設前後曆時15年,它集橋、島、隧於一體,是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被公認為當今世界最具挑戰性的工程。這座集多項世界之最的港珠澳大橋,背後也有不少上海元素。

來源/視覺中國

在大橋建設的過程中,同濟十餘支科研團隊參與其中,解決了最難的東西人工島及隧道建設中的許多技術瓶頸。築島、抗震測試、抗風實驗、拱北隧道開挖……用該校原常務副校長李永盛的話來說“同濟啃的都是‘硬骨頭’”。

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由33節巨型沉管連接而成,沉管之間使用“接頭”組裝。安裝最終的12米接頭,是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全線合龍的最後環節。同濟大學92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孫鈞四次實地考察,為最後12米沉管“望聞問切”。同濟校友中國工程院院士葉可明也是耄耋之年,他同樣為工程實施建言獻策,從沉放窗口、沉放誤差、沉放預估量等方面提出了意見。2017年5月2日,“振華30”吊著重達6000噸的接頭,在施工海域完成90度旋轉後,緩慢下沉,最終接頭成功著床。整個過程克服海流、波浪的影響,平面誤差始終保持在1.5釐米,最終實現了史無前例的海底穿針。

“每次看到同濟大學的老院士們坐在那裡,我的心裡就定定的。”中交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林鳴說,“整個沉管隧道的施工安裝過程,就是彰顯國力的過程,我們運用了很多大國重器裝備,集成了很多跨行業跨領域的技術,應該為我們的同事點讚,更應該為我們的國家點讚。”

新民晚報報記者 郜陽 張炯強

   【相關鏈接】

   年終盤點 | 告別!向遠去的他們致敬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