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文發博傷感:這一生最重要的只有兩個字
2018年12月29日07:16

  作者:慈懷讀書

  原標題:李詠去世61天,哈文發博傷感:這一生最重要的只有兩個字

  我們只有一次的緣份,無論這輩子我和你會相處多久,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時光,下輩子,無論我們愛與不愛,都不會再相見。

  上週末,瀏覽網頁,看到一條消息,李詠去世57天,哈文發微博:除了這一生,我們又沒有其他時間。

看了之後,莫名心酸。
看了之後,莫名心酸。

  看了之後,莫名心酸。

  有人說,這句話的意思是,哈文從悲痛中走出來了,要振作起來,珍惜餘生。

  我理解的意思卻是,我們只有這一生,失去了,就再也沒有機會重新來過。

  但無論哪種,都是,這一生最重要的只有珍惜。

  記得很多年前,有一天我聽庾澄慶的新歌——《春泥》,唱得百轉千回,讓人動容:

  那些痛的記憶 落在春的泥土裡

  滋養了大地開出下一個花季

  風中你的淚滴滴滴落在回憶里

  讓我們取名叫作珍惜

  ……

  我專門去查了一下,這首歌是伊能靜作詞的,彼時,他們還是一對恩愛鸞儔,真的是金童玉女般的組合。

  後來,他們竟然分開了,再後來,他們又各自有了家庭。

  也經常看到他們的種種幸福秀,但我腦海里,總會冒出張愛玲小說《半生緣》中那句最紮心的台詞:我們回不去了!

  不知道午夜夢迴,當初兩個說珍惜的人,想起前塵往事,會不會發出一聲歎息?

  上個月,我去醫院看一位遠房二哥,他肝不好,已經有了腹水,我們去的時候,剛抽完,正昏昏沉沉地睡著。

  他女兒在身邊照顧,還帶著一個一歲多的孩子,她解釋說孩子奶奶身體不好看不了,老公在外地打工,都是自己帶孩子。

  我問:

  二嫂呢,她怎麼不在這照顧二哥,你帶著孩子多不方便?

  侄女歎了一口氣:

  哎,我媽昨天來看了一眼,留下了點錢就走了,說她很忙。

  這也不怪我媽,她沒和我爸離婚,已經很仁義了,我爸都做了些啥呀!

  我沉默。

  這位二哥,他真是荒唐事做盡。

  早先年輕的時候,開了一個飯店,手裡有點錢,就和服務員搞到一起,後來被發現後,就辭退了那個女孩子。

  二嫂帶著兩個孩子,也沒有工作,就忍了,只要他能夠消停地過日子,這事就翻篇。

  結果呢,不到半年,又和一個離異的女人搞到了一起,生意也做不下去,整天往外跑,後來,飯店的生意越來越蕭條,不得不關了門。

  那個離婚的女人看從二哥身上再榨不出什麼錢了,就和他斷了往來,迅速嫁了人。

  二哥那會兒都四十多歲了,想東山再起幹點啥真是很難,就東遊西逛賺不到錢,整天借酒澆愁,喝成了肝硬化。

  他也想挽回和老婆的關係,可二嫂早就寒了心,不再相信他一言半語,自己在村里的工廠打工,存錢養老,和二哥的夫妻名分早就是名存實亡了。

  看著躺在床上的二哥,我心裡感歎,不知道此時,他會不會後悔?

珍惜
珍惜

  有人說,這是個流行失去的世界,可實際上,有時是人在風中,聚散不由你我,但有些失去,卻是因為不懂珍惜。

  前段時間,我中學的好友玲子來找我,一進門,她特別熱情地擁抱了我,還給我帶來了很多禮物。

  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倆,有好多年沒聯繫了,不知她從哪知道我的電話,和我聯繫上,說要來看看我。

  我和玲子上學時,關係特別好,走到哪都像一對連體嬰兒般,我倆無話不談,和父母不說的小秘密,都告訴對方。

  我們老是幻想著未來,說以後要考同一所大學,在一個單位上班,找老公最好是雙胞胎的那種,我們倆就是妯娌了。

  雖說是年少癡話,卻是真情實意。

  一次考試,我成績好,她成績差。

  我和幾個同學說,玲子就是不會學習方法,她其實挺用功的。

  這話也沒啥,可被“有心”人藝術加工傳到了玲子那,就成了我說她蠢笨,只配做差等生了。

  她不再和我一起走,我和她說話也愛答不理,我也懶得解釋,心說,有啥了不起,誰離開誰不行啊。

  真的是年少輕狂,一點小事,兩個人誰都不肯低頭,每天見面都當看不見彼此。

  後來分班,我和玲子就不在一個班了,再後來,聽說她輟學了,回家給開超市的父母打下手。

  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再沒聯繫過。

  前幾天,玲子突然打電話給我,約我見個面。

  我約她到我工作室來。

  雖然少年時的眉眼依稀,但眼前的玲子讓我感到實在太陌生了,面對她,我有點恍惚。

  她從進門來就滔滔不絕地說,介紹一種產品,原來她在做微商,想讓我幫她在平台上推銷。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她有這事約著見面,估計就算在路上遇見,都不會認出彼此。

  那個下午,我極力沒話找話說,一會給她洗水果,一會給她衝咖啡,兩個人誇張地客套,又虛假地近乎,其實,心裡都明白,眼前這個人,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小女孩了。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送走玲子,我心裡酸楚了半天,年少時的摯友,如今已成陌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年齡越大,我越相信緣分二字,父母子女,夫妻手足,親人朋友,無一不是一場場的緣聚緣散。

  當初,母親病重住院,我心裡清楚,與母親這一世的母女緣分就要走到盡頭了,但我還要工作,只能儘量抽時間陪著她。

  好在弟弟時間自由,每天幾乎都是他守在母親身邊。

  有一次,我和弟弟說,多虧你替我陪著咱媽。

  他神色黯然,說:我不是替你,我是替自己,不知道咱媽還能堅持多久,多陪她一天,心裡就踏實一天。

  是啊,緣起緣滅,不是我們能把握的,我們能做到的,只是在因緣際會的時候,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時光。

  哪怕有一天走散,也少一些遺憾。

  香港電台知名主持人梁繼璋曾給兒子寫過一封信,裡面有一段話很感人:

  我們只有一次的緣份,無論這輩子我和你會相處多久,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時光,下輩子,無論我們愛與不愛,都不會再相見。

  是的,在時間面前,每個人都蒼白無力,沒有來生,只有今世。

  願平安,願康健,願珍惜。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