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奧茲逝世,這是2018年最後的黑暗故事
2018年12月29日10:56

原標題:紀念|奧茲逝世,這是2018年最後的黑暗故事

阿摩司·奧茲逝世。愛與光明的故事走到盡頭,2018年的末尾沉入黑暗。

12月28日,當代以色列文壇最傑出、最有國際影響的作家阿摩司·奧茲(Amos Oz)因癌症去世,終年79歲。他的女兒法尼亞·奧茲-薩茲伯格(Fania Oz-Salzberger)在推特上宣佈了他的死訊,稱父親“被他所愛的人所包圍而平靜睡去”,並希望奧茲留下的精神遺產能繼續修復這個世界。

阿摩司·奧茲 視覺中國 資料圖

《愛與黑暗的故事》是他最傑出的代表作

阿摩司·奧茲是以色列著名的作家、記者、知識分子,他也是以色列本·古裡安大學希伯來文學系的終身教授。他一生創作了20部小說、11部非虛構作品與多部雜文、隨筆集等。代表作有《愛與黑暗的故事》、《我的米海爾》、《一樣的海》等。他擅長破解家庭生活之謎,家庭悲劇和夫妻情感是其作品常見的主題。奧茲的作品被翻譯成45種語言、在47個國家出版,曾獲法國“費米娜獎”,德國“歌德文化獎”,“以色列國家文學獎”等文學大獎,並被認為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

中國的文學愛好者對奧茲並不陌生。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他的作品被陸續翻譯成中文。2007年,譯林出版社出版了奧茲的長篇自傳體小說《愛與黑暗的故事》中譯本,奧茲也因此首次踏上中國的土地;2016年,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21大學生國際文學盛典”上,奧茲獲頒“國際文學年度人物”,為此第二次來華與讀者見面;2017年,“京東文學獎”將國際作家作品獎頒給了奧茲的《鄉村生活圖景》。

“當中國以及其他地方遙遠的讀者讀《愛與黑暗的故事》的時候,他們發現了自我,這些自我是他們過去從未發現過的。對於我而言,這就是藝術,特別是文學,特別是小說藝術可以給我們的最特別的禮物。”2016年,在中國人民大學領取“國際文學年度人物”獎時,奧茲在獲獎演說中如此說道。

阿摩司·奧茲1939年出生於耶路撒冷一戶東歐猶太人移民家庭,父親來自立陶宛,母親來自西烏克蘭。他原名阿摩司·克勞斯納(Amos Klausner)。12歲那年他患有憂鬱症的母親自殺,這件事極大地觸動了奧茲,他的自傳體小說《愛與黑暗的故事》曾描述過這些家庭生活。兩年後他成為工黨猶太複國者,離家加入基布茲(以色列的集體農場),開始使用現名奧茲,意為“勇氣”。

他的父親懂十幾種語言,卻只教他希伯來文,以增強他的文化認同。在父親的影響下,儘管寫得一手熟練而優雅的英語,但奧茲始終堅持用希伯來文創作。

奧茲從26歲開始發表文學作品。1968年,他的小說《我的米海爾》出版,奠定了他在以色列文壇的地位。此後的50年里,他源源不斷地推出文學作品。2002年,他的自傳體小說《愛與黑暗的故事》出版。在這部作品中,他從自己的成長經曆與家族曆史入手,深刻地觀察了猶太人的政治與個人創傷,以娓娓動人的筆調向讀者展示出百餘年間一個猶太家族的曆史與民族敘事。這部作品成為了以色列文學史上最暢銷的書之一,也成為了奧茲最傑出的代表作。 2015年,以色列裔美國演員娜塔莉·波特曼將《愛與黑暗的故事》搬上銀幕,她在片中扮演奧茲的母親。

2016年,奧茲在中國參加活動中,現場有讀者問起他對這部電影的看法。對此奧茲回答說:“我非常欣賞她(波特曼)把自己的一部分深深注入這部作品中。我從來都沒有期待她完整地呈現600多頁的《愛與黑暗的故事》,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她基於我的小說創造了一種新的藝術。我覺得她的作品非常感人,並且富有感情。”

奧茲的最後一部作品《猶大》(Judas)於2017年推出英文版。這部小說講述了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輕人在耶路撒冷的一幢房子裡理解這個世界的故事。《猶大》入圍了布克國際文學獎的短名單。

“我愛以色列,但我不太喜歡它”

奧茲去世的消息傳開後,對於這位當代以色列的文學大師,以色列的政治家紛紛發聲悼念。

“悲傷籠罩了我們。”以色列總統魯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說。他稱奧茲為“我們最偉大的作家”以及“精神的巨人”。

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yamin Netanyahu)稱奧茲為“以色列曆史上最偉大的作家之一”。他說:“他為希伯來文學的複興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即便我們在很多方面意見不同,我依然欣賞他在希伯來語言和文學上的重大貢獻。在今後的許多年里,他的語言和著作依然會伴我們同行。”

“阿摩司·奧茲是一位文學巨匠,他的作品影響了幾代以色列人、猶太人及其在全世界的支持者,”以色列猶太事務局局長、前工黨領袖艾薩克·赫佐格(Isaac Herzog)說,“他獨創而豐富的語言、強大的道德力量以及為實現正義與和平的不懈鬥爭將成為永恒的精神遺產。”

以色列文化部長米里·雷格夫(Miri Regev)時常與奧茲在政治上產生分歧,但他也評價奧茲的作品“會在全世界廣為傳頌,激勵我們所有人的心靈”。

受到諸多政治家的尊敬與哀悼的阿摩司·奧茲,不僅在文學上造詣極深,同時也是一位政治評論家,是以色列最為強有力的左翼活動家之一。

1967年,奧茲參與了六日戰爭。 在此之後,他成為了第一批擁護以巴兩國共存的公共人物之一。多年來,他不懈地批評拒絕兩國方案、不斷進行以色列定居點活動的以色列政府。後來,他成為了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最大的批評者之一,嚴厲抨擊內塔尼亞胡政府的“愈演愈烈的極端主義”。

作為一名猶太複國主義者,奧茲也支持以色列在很多衝突中的立場,包括第二次黎巴嫩戰爭和2008-2009年期間的以色列-加沙衝突。他撰寫過大量關於以色列衝突問題的文章,發表於國際媒體上,包括《紐約時報》和《觀察家報》。

據《衛報》,在2017年的一個採訪中,奧茲表達了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將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的決定的支持。“每個國家都應該跟隨特朗普總統的步伐,將駐以色列使館搬到耶路撒冷,”他對德國電視台說,“同時,每個國家都應該在東耶路撒冷開設使館,承認該地區為巴勒斯坦人的首都。”

2016年,奧茲曾向《衛報》記者坦言:“我愛以色列,但我不太喜歡它。”他解釋說:“我愛以色列,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每一個階梯都寫滿了回憶、故事和相互衝突的想法。”但同時,“以色列的政治、占領、對巴勒斯坦人的壓迫以及對公民權利標準的不斷破壞”又令他憤恨。他認為,50年的占領與100年的孤立對以色列產生了嚴重的負面影響,“致使這個浸泡在各種衝突中的國家變得更加種族主義、令人無法忍受與不可原諒”。見證了太多曆史令他感到疲倦,他直言道:“長年的戰爭令人噁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