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遇能成為下一個即時交互領域的“狼人殺”嗎?
2018年12月28日11:33

  新京報記者 萬珮 編輯 蘇琦

  最近,有一款名為“音遇”的音樂社交互動App,在App Store的排名榜上“豔壓群芳”,一度超越了微信、抖音和拚多多。

  資料顯示,音遇上線於今年11月,據QuestMobile提供的數據,截至12月16日,音遇的DAU已達85萬。App內的全民領唱欄目顯示,最火的歌已經有1.2萬人唱過。

  今天走進辦公室,我忽然發現身邊的小夥伴們也會在閑暇時間,拿出手機玩一局。

  初一看,它的玩法並不複雜,6個人組個隊,歌曲接龍。

  一位音遇粉絲對搶歌模式情有獨鍾,“你能聽到別人唱歌,唱得好的、不好的都有,這就比較有意思了。而且由於是賽局製,中途不能離場,非常殺時間。”

  至於音遇為什麼能火?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音遇的爆發首先得益於資本的助推,它的產品雖然不錯,但也只是“在行業平均水平”之上。其次,在線K歌和即時互動的玩法有趣、簡單且易擴散。”

  12月25日,媒體報導稱,音遇完成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共同領投的數千萬美元融資,投後估值超2億美元。

  不同於唱吧、全民K歌,音遇的特殊性在於它更像是一款社交遊戲,它並不要求你唱歌有多好聽,強調的是參與性和互動性。如果說全民K歌和唱吧還是提供給素人中有一定唱功的,那音遇面對的就是素人中的素人,你只需要開口唱就可以,完全不必擔心走音後的小尷尬。

  所以有分析認為,它是一款類似狼人殺的社交遊戲App。那以聲音之名切入社交領域會是個好生意嗎?

  主打社交的在線K歌接龍

  概括來說,音遇是一款在線K歌接龍遊戲。遊戲不求唱好只求唱對,無形中降低了遊戲的門檻。

  音遇的玩法主要分兩種,一是勁歌搶唱,系統唱出上半段歌詞,玩家搶到歌唱機會並唱出下半段,接唱成功則增加積分,否則會扣除搶歌機會(每人每局共2次搶唱失敗的機會),每局歌曲共12首,6人成團,總分最高者會獲勝。

  還有一種是熱歌接唱,系統設定由1 號玩家開始接唱,接唱成功增加積分,賸餘玩家按順序繼續接唱;如果選定玩家接唱失敗,時間一到賸餘玩家可以搶唱,搶到且唱對的玩家會獲得積分。

  此外,還有全民領唱的玩法。玩家可以自己選擇領唱歌曲,由用戶投票選出每週最受歡迎的聲音。比起前兩種競技屬性的玩法,後一種玩法則明顯側重於自我展現。這些聲音後續將有可能出現在遊戲當中,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歌曲版權的問題。

  音遇App內設置了“關注”、“想認識”等功能,可以在玩遊戲的過程中交流、點讚、打賞禮物。如果你不想和陌生人玩也沒關係,可以創建房間,邀請QQ、微信好友一起玩。

  一位音遇用戶談到,他非常看好這個App,原因是基於唱歌領域的社交需求確實存在,“的確有很多人非常喜歡唱歌,”同時,他還秀出了他的戰績,連勝16場,最新一場得了SSS。每輪比賽都會有相應的成績,還會有排行榜、成就、任務等措施來調動玩家的積極性。

  多位音遇玩家稱,音遇還是非常精準地抓住了喜歡唱歌這一類人群的需求,且門檻低於唱吧這一類唱歌平台,6人組團又帶有社交屬性,其中一位在唱歌時,其他5位可以在一起聊天,形成了類似KTV的社交場景。

  但相比於KTV,音遇其實更能讓唱歌愛好者“放飛自我”,有網友稱:喜歡去上面偷偷摸摸聽大家唱歌,也喜歡沒有負擔的自己嚎兩句,能有個地方就算拐調也不會難受還能交朋友,真的太好了。

  遊戲針對不同玩家設立不同的專場,有新手港灣、中華小曲庫、情歌專場、皮皮神曲、KTV必點、天秀00後、死亡高音、2018再見等。其中在死亡高音專場中,不同於一般的唱歌,大多數人都在聲嘶力竭地喊叫,“這也相當於一種解壓方式,”一位用戶表示。

  熱度如何持續?

  雖然都是從K歌領域切入,但不同於唱吧、全民K歌這類主打專門唱歌的平台,音遇是以遊戲化的方式抓住對唱歌感興趣的垂直人群。分析認為,門檻低、趣味性強能夠讓參與人數增多,音遇也更易完成第一批冷啟動。

  所以有人把音遇比作直播答題這類遊戲App,也有人認為音遇的邏輯更像是狼人殺、我是謎這樣的及時互動的遊戲化App。

  如今,YY、陌陌等直播平台都通過在線互動遊戲的方式,加強平台的及時互動性,視頻網站也加上了彈幕提升用戶的參與感,從而提升用戶的活躍度和黏性。

  那麼,一開始就強調互動和參與的音遇會成為一個遊戲還是社交平台?

  現階段,由於用戶基數較小,還難以沉澱出社交關係,許多人的粉絲和關注界面,都還處於空白狀態。一位短視頻從業人員告訴記者,這取決於後續平台的運營,如果社交關係能夠沉澱下來,確實有成為垂直化社區平台的可能,“如果只是一款遊戲,那想像力就會弱很多,遊戲是有生命週期的,玩法膩了熱度就消失了,但社區會有持久的生命力。”

  有分析認為,在音遇平台上可以沉澱出兩種基於社交的關係:好友關係和粉絲關係。鑒於現在App內已經開始出現點讚打賞的功能,如果用戶之間的互動足夠高頻,粉絲關係足夠好,就有可能搭建一個好的商業生態。

  也有人認為,音遇是在用戶產生內容的過程中加入交互過程,是一種互動升級的途徑。在遊戲之外,未來音遇團隊可以深耕內容方向。

  事實上來看,在線K歌的吸金能力很強。騰訊音樂前不久更新了招股書,其中直播和K歌等社交娛樂收入超70%。

  不過,狼人殺、直播答題都在火過一陣後又迅速銷聲匿跡,音遇的熱度又能持續多久?

  一位行業從業人員稱,這一波音遇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要依賴於資本的助推,而後續的產品打磨才是用戶留存的關鍵。比如在玩法上的創新、內容上的延展、社交關係的沉澱都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此外AI識別技術也有待提高。當前的歌曲識別精準度不夠,存在並沒有成功接唱卻顯示挑戰成功的情況。

  音遇團隊當然還不可避免地會遇到巨頭競爭的問題。特別是騰訊這樣既有流量、資本,手中有大量音樂版權,還擁有大量社交關係的巨頭。

  目前,音遇登錄的入口和分享邀請的渠道都是微信和QQ,顯而易見,音遇當前還要依賴騰訊的社交關係完成規模增長和關係沉澱。所以當賽道越來越擁擠後,如何在巨頭的夾縫中生存,也將會是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