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頻繁使用社交媒體 會因此犧牲自己精神健康嗎?
2018年12月28日08:15
一些研究顯示,手機的存在會影響聊天質量。
一些研究顯示,手機的存在會影響聊天質量。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2月28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全球有30億人都在使用網絡社交媒體,約等於全球人口的40%。我們每天平均要花兩小時在這些平台上分享、點讚、發帖、更新自己的狀態,相當於每分鍾都會產生50萬條新推文或微博。

  隨著社交媒體在我們生活中所占的地位越來越重,我們是否會犧牲自己的精神健康、生活質量、以及個人時間呢?這方面有證據嗎?

  由於社交媒體仍是一個較新的概念,總結性的發現還十分有限。僅有的研究也以個人報告為主,往往存在漏洞,並且大多數研究都聚焦在Facebook上。儘管如此,這是一個快速發展的研究領域,線索也開始逐漸顯現。本文將對目前的一些研究發現進行總結。

  壓力

  人們往往在社交媒體上吐槽這個、吐槽那個,但這樣一來,我們的首頁總是給人無休無止的壓力感。2015年,華盛頓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調查,看看社交媒體給人帶來的壓力更大、還是幫人釋放掉的壓力更大。

社交媒體會模仿遊戲中的獎勵製度,對人們是一種很大的誘惑。
社交媒體會模仿遊戲中的獎勵製度,對人們是一種很大的誘惑。

  有1800人參與了此次研究。其中女性受試者認為自己感受到的壓力更大,並且推特是“一大助長因素”,因為推特會令人們更清楚地認識到他人面對的壓力。

  但對女性而言,用推特越多,感受到的壓力就越小。這種現像在男性身上則不存在。研究人員認為,這是因為男性對社交媒體更有距離感。研究人員總結道,總的來說,社交媒體的使用僅與“較低壓力水平”有關。

  情緒

  2014年,奧地利研究人員發現,受試者在刷Facebook20分鍾後,情緒會比剛打開網頁的人低落一些。研究顯示,這是因為人們在刷完社交媒體後,會覺得自己浪費了時間。

  而加州大學的研究人員在2009年至2012年間分析了1億多Facebook用戶發佈的10億多條狀態的情緒後發現,積極或消極情緒都會在社交媒體用戶之間傳播。

最不該瀏覽社交媒體的時間就是睡覺前。
最不該瀏覽社交媒體的時間就是睡覺前。

  惡劣天氣會使帶負面情緒的帖子數量增加1%,且研究人員發現,如果某人生活的城市正在下雨,也會對生活在並未下雨的城市的朋友產生影響,導致後者發消極帖子的幾率增加1.3%。不過好消息是,快樂積極的帖子影響更大。一條快樂的帖子會使其他人發積極狀態的幾率增加1.75%。不過,科學家還不清楚這類帖子是否真的會對用戶情緒起到振奮作用。

  焦慮

  研究人員分析了由社交媒體引發的焦慮感,如坐立不安、憂心不定、睡眠困難、注意力難以集中等等。一項研究發現,與使用0-2個社交媒體的受試者相比,使用7個以上社交媒體的受試者產生高水平焦慮症狀的幾率高達前者的三倍以上。

自拍照可能會對觀看者產生消極影響。
自拍照可能會對觀看者產生消極影響。

  話雖如此,但我們還不清楚社交媒體是否真的會引發焦慮、以及其引發焦慮的原理。2016年,羅馬尼亞巴比什-波雅依大學的研究人員對現有的針對社交焦慮感與社交媒體間關係的研究展開了分析,稱研究結論堪稱五花八門,還需開展更多研究。

  抑鬱

  雖然有些研究發現抑鬱與使用社交媒體之間存在一定聯繫,但越來越多的研究開始關注社交媒體在這方面的積極作用。

  兩項涉及700多名學生的研究發現,情緒低落、感受不到自身價值與希望等抑鬱症狀往往與網絡互動的質量有關。研究人員發現,報告稱自己消極互動較多的學生通常會表現出更高水平的抑鬱症狀。

  2016年一項涉及1700名受試者的相似研究發現,使用社交平台頻率最高的人產生抑鬱和焦慮感的風險為其他人的三倍。研究人員認為,網絡霸淩、看待他人的角度發生扭曲、以及浪費時間的感覺都是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

  不過,研究人員正在研究利用社交媒體診斷抑鬱症、從而使患者早日接受治療的方法。微軟的研究人員調查了476名受試者,並對他們的推特賬號中出現的抑鬱性語言、說話風格、互動與情緒進行了分析。利用這些數據,他們建立了一套分類依據,可以在出現抑鬱症症狀之前進行準確預測,且準確率高達70%。

  去年,哈佛大學與佛蒙特大學的研究人員通過分析166名受試者的Instagram照片,也開發了類似的分析工具,預測成功率同樣為70%。

  睡眠

  過去的人們都是在黑暗中度過一個又一個夜晚,但如今不分白黑晝夜,我們的身邊永遠充斥著人造光源。研究發現,這會抑製人體分泌促進睡眠的褪黑素,且智能手機和電腦屏幕發出的藍光或許是最大的罪魁禍首。換句話說,如果你夜裡躺在床上刷微博,就很可能度過一個不眠之夜。

  去年,匹茲堡大學的研究人員就社交媒體使用與睡眠習慣,調查了1700名18至30歲之間的受試者。結果發現社交媒體與睡眠障礙之間存在一定聯繫。他們認為藍光也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此外,與人們使用社交媒體的總時長相比,使用頻率對睡眠的影響更大,因為這些人可能存在“強迫症搬的刷新行為”。

  研究人員提出,這可能是由入睡前的生理反應導致的,並且電子設備發出的明亮光線可推遲身體的晝夜節律。但科學家尚不明確社交媒體是否會幹擾睡眠,也不清楚睡眠質量差的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時間是否更長。

  上癮

  雖然有少數研究人員提出,使用社交媒體比菸酒令人更難抗拒,但“社交媒體成癮”並未被列入最新版精神障礙診斷手冊。

  話雖這麼說,社交媒體的變化速度比科學家的研究步伐快得多,因此有些研究團隊正在研究與使用社交媒體有關的強迫症行為。如一些荷蘭科學家提出了自己的診斷量表,以此判斷人們是否使用社交媒體成癮。

  假如這種上癮症真的存在,將會是一類新的網絡成癮類型,而網絡成癮的確是一種官方承認的精神障礙症。2011年,諾丁漢大學研究人員對43項相關研究展開了分析,總結稱社交媒體成癮是一種“可能”需要專業治療的精神問題。他們發現,過度使用社交媒體與感情問題、學習成績下降、以及線下活動參與度低等問題之間存在一定聯繫,並且酗酒者和高度外向者更容易對網絡媒體上癮,容易上癮者還包括現實生活中人際關係較少、需要靠社交媒體來填補的使用者。

  自尊

  女性雜誌上體重過低、經過PS的模特形像一直為人所詬病,認為它們會引發年輕女性的自尊問題。但如今社交媒體上也充滿了各種經濾鏡處理的光鮮形象,因此越來越成為一些活動團體和慈善組織的關注重點。

  一項涉及1500名受試者的調查發現,半數使用者會因為社交媒體產生不滿足感,且半數18至34歲間的受試者會因為社交媒體感覺自己缺乏魅力。

  賓夕法尼亞大學2016年開展的一項研究指出,看別人的自拍照會降低自信感,因為使用者是在拿自己和拍照者最開心的模樣相比較。其他研究人員還發現,女性會將自己與其他女性的自拍照進行消極比較。

  不只是自拍照有這樣的作用。對1000名Facebook瑞典用戶的調查顯示,花在Facebook上時間更長的女性的快樂感和自信感都較低。研究人員總結:“當Facebook用戶把自己的生活與他人看似成功的事業和愉快的感情相比較時,就會覺得自己的生活相比之下頗為失敗。”

  但一項小規模研究提出,瀏覽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也許可以增強自信心。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研究人員將63名學生分成了若干組,有些受試者面前的電腦屏幕上貼了一面鏡子,有些屏幕上顯示的則是受試者自己的Facebook主頁。

  結果發現,相比於其它做法,Facebook對提高自我意識可以起到積極作用。研究人員解釋道,這是因為鏡子和照片都會使我們將自己與社會標準進行對比,而瀏覽自己的Facebook主頁則可增強自尊心,因為你在自己的賬號上可以更輕鬆地掌控自己展現給世界的形象。

  幸福感

  在一項始自2013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員每天給79名受試者發5次短信,詢問他們目前心情如何,以及自上條短信以來、使用Facebook的時長如何。結果發現,人們每天在Facebook上花的時間越多,之後心情就越差,對生活的滿意度也越容易隨時間遞減。

  但另一項研究發現,對部分人而言,使用社交媒體反而會提高其幸福感。研究人員發現,情緒不穩定的人更喜歡發表與自身情緒有關的帖子,以此獲得他人支援,借此把消極情緒化解為積極情緒。

  總的來說,社交媒體對個人幸福感的影響仍不明確。但研究人員指出,對於一類人而言,這種影響是非常明顯的:社交媒體對社會關係較為孤立的人更容易產生負面影響。

  人際關係

  你一定也有邊和你說著話、邊掏手機出來刷微博的朋友。所以你可能也思考過社交媒體對人際關係的影響。

  一項小型研究發現,光是手機的存在就足以對人際關係造成干擾,尤其是當我們在談論某件有意義的事情的時候。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讓34對陌生人與對方談論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趣事,每一對受試者都坐在一間私密的小屋中,其中一半房間的桌上放了一台手機,另一半則放了一本筆記本。

  研究發現,在事後回憶這段聊天經曆時,視線範圍內有手機的受試者的反應往往不那麼積極,認為有意義的聊天內容更少,且對聊天同伴的親近感更低。

  戀愛關係也不例外。2009年,研究人員調查了300名17至24歲之間的受試者,討論他們在使用Facebook時產生的妒忌感。問題包括“如果你的伴侶在Facebook上加了一名陌生異性為好友,你感到妒忌的可能性有多大?”等等。

  女性花在Facebook上的時間比男性多得多,且發生這種情況時,產生的妒忌感也強得多。研究人員總結道:“受試者認為是Facebook的環境創造了這種感覺,並且社交媒體會加重他們對感情質量的憂慮。”

  嫉妒感

  一項涉及600名成人的研究發現,約三分之一的受試者稱社交媒體會使他們產生消極情緒,主要是嫉妒引發的沮喪感。當他們將自己的生活與他人比較時,這種感覺往往會被激發出來,其中他人的旅遊照片效果最為明顯。嫉妒感還會創造“嫉妒循環”,人們對某種內容感到嫉妒後,往往會往自己的主頁上添加更多同類內容。

  不過,嫉妒也不完全是件壞事,這往往可以激勵人們更加努力工作。研究人員要求380名學生瀏覽“容易引發嫉妒感”的照片和推文,如購買奢侈品、四處旅行、訂婚等等。但這些嫉妒感主要為“良性嫉妒”。研究人員稱,良性嫉妒更容易促使人們努力工作。

  孤獨感

  去年的一項研究調查了7000名19至32歲的受試者,結果發現,在社交媒體上花時間最多的人產生孤獨感的幾率是其他人的兩倍,這種孤獨感可能包括缺乏社會歸屬感、缺少與他人的互動和充實的人際關係等等。

在有些情況下,社交媒體或許可以提升幸福感。
在有些情況下,社交媒體或許可以提升幸福感。

  研究人員指出,在社交媒體上花時間會減少面對面互動,可能使人產生孤立感。

  “看到同齡人高度理想化的生活,可能會引發嫉妒感,還會使人誤以為他人的生活更幸福、更成功,進一步增強社會孤立感。”

  結論

  從上文可以看出,該問題的很多方面還缺乏足夠的證據,暫時無法得出有力結論。但諸多證據都指向一點:社交媒體對各人的影響不盡相同,具體取決於已有條件和個人性格。

一項涉及1800名受試者的研究顯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在使用社交媒體時感到壓力。
一項涉及1800名受試者的研究顯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在使用社交媒體時感到壓力。

  就像食物、賭博和現代社會的眾多誘惑一樣,過度使用社交網絡也許並不可取。但與此同時,我們不能一票否決社交網絡的積極意義,因為我們的生活的確從中受益良多。(葉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