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斯專訪:我無需去其他聯賽挑戰
2018年12月28日00:45

馬卡報深度專訪美斯
馬卡報深度專訪美斯

  2018年的美斯收穫了個人的第五座歐洲金靴獎,卻也在金球獎評選中僅僅位列第五。世界盃上再次折戟沉沙,歐聯戰績也不見起色,一生之敵C.朗拿度遠走亞平寧,對於尼馬、迪比利、恩尼斯達...在《馬卡報》記者的專訪中,美斯談起了自己最大的兩個熱情所在:家庭和足球

  馬卡報:又一年過去了,第五座金靴獎,你對今年有什麼感覺?還沒有厭倦贏波吧?

  美斯:這是個美好的獎項,因為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意味著認可。這和門將拿了薩莫拉獎一樣,廣義上來說這是給整球隊的。我很開心我能再次贏下這個獎項。

  馬卡報:五座金靴獎,五座金球獎,還差第五座歐聯?

  美斯:如果有那肯定很好,就像我們在賽季初說的那樣,歐聯總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因為它意味著很多,我們很想再次拿下歐聯。

  馬卡報:你的隊友達史特根在世界盃上是後備,他在巴塞結束了一個出色的賽季,而紐亞則經歷了漫長的傷病,你覺得這對達史特根來說是不是不公平?

  美斯:這確實很令人驚訝,馬克度過了出色的一個賽季。德國隊的主力門將已經傷缺了很久了,踢得很少。但他到國家隊還是成為了正選。但這是他們和教練的決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不能評價什麼,但這對我來說確實很驚訝。

  馬卡報:你更喜歡哪個?希望隊內擁有一個像辛尼一樣的新星,或者某一天重新和哥迪奧拿共事?

  美斯:和偉大的球員踢球總是一件美好的事。雖然這很難,但我很想重新和哥迪奧拿共事,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練之一。我很想和他再次合作,但這會很複雜。

  馬卡報:還有萊奧-美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嗎?你想做,卻知道不可能實現的事?

  美斯: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們總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奮鬥,實現所有我們期待實現的目標。有這樣的信念和努力,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馬卡報:你的直接自由球現在已經出神入化了,你有什麼秘密嗎?有人告訴我說很多次在訓練最後,你們一些球員會留下來練習自由球戰術。

  美斯:確實很多次我們會在訓練結束後留下來,不僅僅是練習自由球,還有遠射。一個人總是習慣以同一種方式踢,我們要習慣找到不同的方式。這總要經過很多練習才能提高。

  馬卡報:之前有說過你會通過很多方法去提高12碼,你是怎麼做的呢?看門將的視頻?多練習?

  美斯:練習並不斷地觀察,現在什麼都被研究透了:自由球,12碼,動作等等。他們會研究一切,不會再有很多巧合,應該一直練習,找到能破解的方法。

  馬卡報:12碼和自由球有什麼不同嗎?

  美斯:有很大不同,在自由球中有人牆、距離遠,踢不踢的進不會對你產生壓力,如果踢飛了,也沒關係,自由球本來就是很難進的。但12碼就不一樣了,門將心態會很好,如果沒撲到那也正常,因為這畢竟是12碼啊。門將和主射者的壓力肯定是不一樣的。

  馬卡報:上季我們談論的是巴塞隆拿打破了更多防守端而不是進攻端的紀錄,你說因為尼馬的離開,球隊在中場組織的更好了,而這賽季為什麼球隊被進了這麼多球呢?

  美斯:這賽季我們回歸了4-3-3,而上季我們踢4-4-2,沒有很多空間。這樣就很難入球,現在的4-3-3體系下我們控球率更高了,但在退防的時候就會有點亂,在反擊的時候對手會找到更多空間,這在去年是不會發生的。但我們在有球的時候會很從容,能向前壓。在最近幾場比賽我們在防守端已經提高了,希望這能繼續。

  馬卡報:你總是很堅信巴塞的青訓模式,我們看到現在像艾蘭拿、米蘭達、布吉之類的年青人已經開始在球隊成長了,他們有令你感到驚訝嗎?

  美斯:一開始確實是,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和他們一起訓練久了,就會發現每球員都是很獨特的,球會把他們升到一線隊,和我們一起訓練,這一點很好。這樣能成長更多,球會提拔青訓小將這一點很好,因為已經很久沒有從梯隊中提拔新人了。

  馬卡報:你覺得有一天會看到巴塞在一場比賽中會出現全青訓的正選嗎?就像維蘭路華時期所出現的一樣。

  美斯:現在談這事很複雜,但給梯隊里的球員機會這很重要。我覺得帶未來這會出現,但這還需要時間。

  馬卡報:不久前布斯基斯說現在的年青人太著急了,很容易迷失方向,你同意嗎?

  美斯:現在的情況和我們那時的情況不一樣。確實現在年青人會收到很多誘惑性的報價,當別人給你提供更多金錢以及更好的競技規劃時,很難做出選擇。那些在梯隊的孩子看到很難有機會升入一線隊,而同時在其他地方給了他機會並且給了更多錢,這確實很誘惑。因此,梯隊的好苗子如果能留下來,給他們機會,這是很好的事。

  馬卡報:艾巴現在已經沒有固定後備了,安迪堤膝蓋還有問題,拉芬拿賽季報銷了...巴塞今天的陣容看起來傷病不斷。除了剛來的梅里路,你覺得冬窗需要再進行補強嗎?

  美斯:這是球會技術部門的議題了。我覺得我們的陣容很好,而且梯隊還有很多球員,有米蘭達、布吉、艾蘭拿,像艾蘭拿已經和我們一起踢了好幾場比賽了。所以,我們現在不著急。

  馬卡報:你想念恩尼斯達嗎?

  美斯:當然,不管是球場上還是球場下。我們在一起度過了很多時光,一起訓練、一起踢比賽、場下一起聊天,我當然很想念他。

  馬卡報:你覺得西甲現在這樣激烈的競爭是好事嗎?雖然這意味著皇馬、巴塞阿和馬體會奪冠會更困難。

  美斯:很多球隊一起競爭冠軍、一起競爭進入歐戰、競爭護級這對這項賽事以及球迷來說都是好事。

  馬卡報:這個話題已經說過很多次,金球獎排第五你會感到驚訝嗎?

  美斯:如果說實話,我不太重視這個,雖然這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獎項。我早就知道這賽季我沒有機會贏下金球獎了。聽到金球獎的前後順序,我知道我不會在裡面了。我不期待自己是排第三、第四還是第五,因此我不會很驚訝,因為我本來就沒什麼期待。

  馬卡報:這賽季球隊在歐聯表現很好,你們對歐聯有什麼特別的動力嗎?

  美斯:每年我們都很有動力拿下歐聯,這很特別,是球會層面能拿到的最美妙的獎項了。這是很特別的賽事,我們所有人都想要拿下它。

  馬卡報:迪比利對陣熱刺的那個入球非常讚,他確實有點東西,但總給人一種感覺他在場外還不成熟。

  美斯:他在場內確實是現象級的,有很多獨一無二的特色。這取決於他自己,他完全能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他完全有可能成為全世界最好的幾球星之一。不過他還在適應這座城市和這個球會的過程中,越少談論他越好。應該讓他在安靜的環境中生活,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了,也已經改正了,正重新成為那個我們都想要的迪比利。我很淡定,他是個很好的孩子,我們所有人都會幫助他,讓他集中注意到足球上來。

  馬卡報:皇馬現在如此想念C.朗拿度,你很驚訝嗎?

  美斯:賽季剛開始我說皇馬是個非常偉大的球會,是世界上最好的球會之一,有很多優秀的球員,但如果曾經有C.朗拿度這樣的球員在隊里,然後又離開了,每球隊都會想念他的。他每個賽季都會進這麼多球,在場上也會給球隊帶來很多東西。我毫不驚訝皇馬會想念他,但他離開了,皇馬依舊是有偉大球員的最佳球會之一。

  馬卡報:你想念這些年和C.朗拿度在冠軍、個人獎項和紀錄上的對決?

  美斯:這段日子很美妙,我們在相同的聯賽,期待著贏下每一場比賽。C.朗拿度對西甲來說是一個偉大的球員,這些對決很美妙,但我在意的一直只是我的球隊,不管他在不在西甲,我在意的都是與我的球隊一起獲得成功。

  馬卡報:你覺得你們之間的競爭是不可複製的嗎?

  美斯:我也不知道。我們之間的競爭是良性的,我們每個人都是想每天超越自己,盡最大的努力。我覺得這對球迷來說也是好事。

  馬卡報:你會接受C.朗拿度的邀請去意甲嗎?會接受他的挑戰嗎?

  美斯:我不需要任何改變,我已經在世界上最好的球隊了。我的挑戰每年都會更新,我不需要改變球隊或者聯賽來重新確定目標。我現在在我的家,在世界上最好的球隊,我不需要任何改變。

  馬卡報:覺得尼馬有可能回巴塞嗎?

  美斯:我覺得很複雜,從更衣室的角度說,我們想讓他回來,我們是朋友,一起經歷過美好或不那麼美好的事,到我們在一起度過很長時間了。但是我覺得他離開巴黎是很難的,巴黎也不會讓他離開。

  馬卡報:歐聯小組賽已經結束了,你最喜歡哪球隊,祖記、曼城、巴黎...?

  美斯:我沒怎麼看PSG的比賽,因為我們的比賽總是在一天。我知道他們的很多球員,因為我也關注法甲,雖然我們之間有很大不同。祖記是一支非常強大的球隊,之前就是,隨著基斯坦奴的到來,就更強大了。這是一支奪冠熱門。曼城是一支踢得非常好看的球隊,因為他們有著很多高水平的球員。拜仁現在的狀態也已經開始回升了。很難說,但歐聯這項賽事確實很美妙。

  馬卡報:你對VAR有什麼看法?

  美斯:我一開始是抗拒的,但現在我覺得這對西甲和足球來說是好事,現在無論是球員還是球迷,對它的接受程度都已經很高了。我很看好它。

  馬卡報:說說生活吧,你覺得足球放在首位還是家庭?

  美斯:一旦有了我的兒子們,我就一直把家庭放在首位了。這是最最重要的,我當然愛足球,我為了它而活,但家庭是高於一切的。

  馬卡報:三個兒子已經足夠了嗎?還是想要個女兒?

  美斯:Ciro才剛剛開始能站立。我和安東內拉都想要想要個女兒。往後再看吧,現在還早。

  馬卡報:看視頻里你的孩子們經常跳舞,他們在家會經常練習嗎?

  美斯:馬特奧更像我的妻子,而泰亞高,像我。他更內向靦腆。馬特奧則更有性格,他更喜歡音樂和跳舞,就像他的媽媽一樣。

  馬卡報:現在泰亞高經常出現在球場上,不管是在魯營還是在班拿貝看自由盃,比賽中他會問你什麼嘛?什麼會更吸引他的注意?

  美斯:他們都喜歡足球。泰亞高現在能懂得更多了,因為他已經長大了。他總是會評論這場比賽,評論所看到的、場上所發生的。他已經完完全全陷進比賽中了。

  馬卡報:泰亞高對自己的父親要求很嚴格?

  美斯:是的...我已經收到一堆批評了(笑)。他會關注巴塞,關注西甲,關注歐聯。他喜歡問,當比賽結果不怎麼好的時候,他會跟我聊聊。

  馬卡報:當巴塞輸波的時候,在你家就不會談論足球?

  美斯:之前是的,現在不是了。消化失利總是很難的,但泰亞高總會要求我談談在場上發生的事,讓我解釋為什麼贏不了球。現在我們談的更多了。

  馬卡報:現在你和家人回阿根廷渡假了,你會怎麼慶祝這些節日?

  美斯:一般來說我們總是在阿根廷過聖誕節,這是特別而美妙的日子,這會是非常不同的幾天,和孩子們在一起就更好了。

  馬卡報:如果現在有一個天使降臨,告訴你,你的兒子將會成為歷史上最好的球員,但只能是在皇馬踢球的時候,你會說什麼?

  美斯:我也不知道泰亞高未來會做什麼,不管是不是踢球,他都是我的孩子。我只想讓他享受自己所選擇的的路,不管他選不選擇足球,我只希望他能快樂。

  (球場常駐居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