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爺:幾千家企業在排隊等待的“吃人執照”
2018年12月28日12:52

  獸爺丨吃人執照

  原創: 你獸爺 來源:獸樓處微信公眾號

  2006年9月16日,一架直升機緩緩降落在印尼雅加達SENAYAN體育場中央,一位中國男子跳出機艙,對著場內十萬觀眾揮手致意:同誌們好,同誌們辛苦了。

  人群雀躍,閃光燈閃個不停,他們都抬著頭,仰望著這位彷彿上帝一般來普度眾生的人物。

  這位男子是後來的天津首富李金元。

  李金元的天獅集團,是中國保健品之光。為慶祝集團11歲生日,他將全球十萬名天獅經銷商召集到印尼,接受檢閱。

  那是中國保健品出海的最高光時刻。10萬人的慶典,據說也創下了世界保健品行業至今未破的盛會紀錄。

  1992年,還是滄州渤海飼料蛋白粉廠廠長的李金元,注意到中科院一項關於高鈣粉的研究成果。他迅速買下生產專利,開始生產“高鈣素”。

  天獅因此誕生。從豬飼料到保健品,這是天獅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1998年,國務院發佈《關於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禁止一切直銷和非法傳銷。那時中國“老鼠會”遍地,傳銷猖獗,只能用嚴刑峻法。

  擁有34個分公司和1700多個代辦處的天獅,也因此被叫停。李金元無奈地說:我服從國家決定,幫忙不添亂。

  天獅也是那時才無奈轉向國際市場的。

  一項禁令,竟然無意中促使天獅成為了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中國企業——110個國家有分公司,產品銷往190個國家。

  法國的蔚藍海岸、聖彼得堡體育場、萊茵河畔都留下過李金玉衝旗下員工揮手致意的照片。

  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的街頭,當地接受李金元檢閱的天獅人,甚至用AK47護衛公司的旗幟。

  站在印尼體育場中央,看著全世界拜倒在自己腳下,李金元依然有一塊心病:親愛的祖國已經把直銷合法化兩年了,他的天獅仍然沒有拿到直銷牌照。

  中國才是直銷事業真正的沃土。

  1

  直銷牌照是曆史的產物。

  2004年2月初,美國商會代表團到達中國。美國最大的5家直銷巨頭悉數到齊——安利、雅芳、玫琳凱、如新和康寶萊。

  他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敦促中國履行WTO約定,盡快製定直銷業法規,使直銷合法化。1998年那個一刀切的政策,把它們全部趕出了中國市場。

  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中國承諾三年內取消直銷的市場準入限製和國民待遇限製。

  三年期限馬上就要到了。為推動中國放開市場,三年來外資直銷企業一直在多方活動。

  最重要的,就是推動直銷的立法。

  中國政府則擔心一旦立法放開直銷,已經被清理掉的“老鼠會”死灰複燃,禍害無窮。

  直銷立法前夜,商務部外資司的領導只能說:直銷市場不是一次全部放開。畢竟這個市場曾有過的混亂,讓人心有餘悸。

  這些擔心,後來不幸被驗證。

  直銷行業的人把2005年看作“中國直銷元年”。《直銷管理條例》和《禁止傳銷條例》在這一年正式頒布實施。

  2006年2月22日——是的,就是2月22日,雅芳拿到了中國第一張直銷牌照。被禁8年後,直銷重回中國。

  潘多拉魔盒被打開了。

  到今天,商務部一共發放了92張直銷牌照。翻開這92家公司的曆史,沒有一家沒汙點。就連外資巨頭也總不時打一打傳銷擦邊球:康寶萊發展減肥業務存在金字塔式騙術,如新曾經被控宣傳虛假信息、組織聚會洗腦......

  當然,與他們的中國同行相比,這些外資直銷企業簡直就是聖人。

  直銷網絡一旦建成,下面的銷售人員賣什麼產品,做什麼許諾,甚至開醫院治病,總公司都可以甩鍋。

  《廣告法》能管得住大企業,卻管不住推銷員個人的信口開河。

  更不用說,中國人民素來喜歡給別人當醫生,無論有沒有接受過專業培訓。

  雅芳們拿到直銷牌照後,李金元帶領天獅加快了分公司的建設和改造,希望早日過審。他不斷對媒體哭訴“狼來了”:安利等外資企業率先“名正言順”,會導致國內直銷企業業務員成批倒戈。

  商務部拒絕李金元,並不是因為歧視內資企業。

  當李金元帶著團隊轉戰海外時,國內的天獅舊部打著他的幌子在招收徒子徒孫了。一度有十幾個天獅活躍在中國境內。

  假冒天獅最成功的,是李金元曾經的手下羅國文,他在短短幾年時間里吸收了十萬會員,他表面上銷售天津天獅“美麗佳人”化妝品,實際上狸貓換太子。

  羅國文被抓後,人們發現,他所用宣講資料,是李金元的原版講話。

  直銷合法化的外衣終究不可逆。經過七年的“哭奶”後,2011年1月,天獅也拿到了直銷牌照。

  中國直銷之王的春天,到來了。

  2

  2009年,直銷行業爆出了最重磅的一次跳槽。被稱為“中國直銷系統之王”的周希儉跳槽了南京中脈。

  周希儉從安利入行,很快做到翡翠級別。之後在另一家美國直銷巨頭如新達到了經銷商的巔峰——他是如新最快達成“環宇領袖”和“百萬美金名人”的直銷商,一直保持如新大陸第一名的銷售業績。

  完成所有挑戰後,他搖身變成職業經理人,開始幫助中國本土直銷商操盤。

  他先是加入月朗,用2年時間將一款衛生巾的銷售額做到20億元,創造中國直銷的“月朗神話”。

  根據介紹,月朗的衛生巾里有負離子芯片,功能如下:降血壓、降膽固醇、降血糖、改善睡眠、增加血鈣、加速骨骼生長、防止壞血病、佝僂病。此外對血液和免疫能力都有很大改善。

  原來獸爺的好朋友你包叔長不高,是因為沒有用過月朗衛生巾。往衛生巾里加藥這種曠世想法,不拿諾貝爾獎真的都屈才,完全可以當做餽贈歪果友人的中國新四大發明。

  賣出了20億元的衛生巾後,發現同行都在造衛生巾了。周希儉決定下一盤更大的棋,拿直銷牌照。

  那時,地產商人周澤榮正給自己的“東方藥林”申請牌照,他邀請了周希儉來共謀天下。2009年2月,周希儉帶著100多位月朗發展委員會委員集體退出月朗,加盟東方藥林。

  直銷牌照不僅是約束,更是希望。為拿到牌照,企業就要有足夠的資本,起碼要有能力上繳2000萬元的保證金。無數像東方藥林這樣的企業前赴後繼,向牌照發起衝擊。

  保守數據統計,直銷牌照雖然才發了不到100塊,但是以直銷模式發展的企業已經有9000家。他們大力擴張,只為有朝一日能像天獅、權健一樣成為堂堂正正的正規軍。

  結果東方藥林沒有拿到如期牌照,周希儉轉頭盯上了有牌照的南京中脈。

  南京中脈由國企改製而來,是中國第一家拿到直銷牌照的內地企業——僅晚於雅芳和如新,比安利還早。

  中脈的董事長王尤山曾是江蘇省紡織工業廳的處長。雖然拿到了直銷牌照,但是一直沒有用。直到大神周希儉來,王尤山才知道自己守著多麼大的一座金山。

  中脈的遠紅外磁療床墊售價1.5萬起,洗髮水和沐浴露一套賣600塊。周希儉到來僅僅兩年,中脈的年銷售額就達到10億元。

  中脈銷售的產品從一萬多元的空氣淨化器,到號稱可以排毒的塑形內衣,現在還在投資國內外的酒店資產。2017年兩會,高中畢業的周希儉做客人民政協網,對國家健康行業轉型升級獻策獻計。

  周希儉被稱為“中國直銷系統之王”。獸爺一直以為他從IBM、麥肯錫取了經,開發了一套先進的人力管理或者營銷系統。看視頻才發現,他所謂的“道和系統”就是大合唱。

  官方介紹里說:在道和系統里,普及最廣泛的莫過於大唱系統歌曲活動,自編自演,生動活潑,激勵人心,寓教於樂......

  到南京中脈後,周希儉對系統進行了強大的升級,其實就是寫了幾首系統歌曲——《中脈和道歡迎您》、《中脈和道一家親》、《中脈,我的精彩》。

  直銷的技術含量,果然比獸爺的煎餅攤高哎。

  周希儉的經曆證明,無論是安利還是如新這樣的巨頭,還是月朗和東方藥林這種本土玩家,成功可以批量複製。

  賣什麼產品不重要,重要的是洞悉人性深層次的慾望,建立起一個病毒式傳播的會員製度。

  3

  聖誕節這天傍晚,一輛汽車撞到了清華大學東南門的校訓牌上。

  “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最後兩字被撞碎。背面的“清華大學”只剩下三個字:華大學。

  清華經管EMBA16級B班畢業生、權健老闆束昱輝正被口誅筆伐。多年來,虛假宣傳、履曆造假的他一次次被推上了輿論風口,又一次次平安落地。

  這一次,看來他很難脫身了。天津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連人民日報都發話了:違法違規一經查實,毫不手軟。

  束昱輝比李金元年輕十歲,二十年前,他還叫束必和,是天獅集團300萬銷售隊伍的一員。二十年後,他取得的成就似乎要比他的師傅李金元大很多——他已經是十三屆政協委員了。

  今年年初,束昱輝從清華經管EMBA16級B班畢業了,正式成為煎餅系畢業生你包叔的校友。畢業的時候,束昱輝說:這些成績的取得,都與這兩年在清華的學習是分不開的!

  束昱輝還說,如果你沒有成功,那一定是哪裡出了錯,一定還有地方沒有做到位。

  四歲的小女孩周洋,不知道哪裡出錯了。

  2012年12月24日,“煎餅哥”周大力登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在愛心救女的感召下,畢姥爺向全國觀眾呼籲幫助周洋尋找治療抗癌方案。

  周大力其實是周洋的伯父。很多觀眾在節目後聯繫他,包括一位名叫王菲的女士。王菲領著周家人來到權健天津的總部,見到了束昱輝。

  “神醫”老闆說他幾十年來蒐集了600多個中醫秘方,另有8000萬元購得的治療癌症秘方,包治百病。

  中國神醫8000萬就能攻克癌症。相較之下,那些跨國醫藥巨頭的能力真不行呀。

  病急亂投醫的周家人,相信了。他們暫停了小周洋的正常治療,專心喝起了權健的藥。

  他們並不孤獨,權健的生發火療、治療心臟病鞋墊、內置CPU可以治療前列腺炎的衛生巾等等,正在服務著千千萬萬的中國百姓。

  周家人告訴媒體停止治療後,周洋的病情開始不斷惡化。不過在當年的文字和視頻資料中,周家人其實一直沒有停止多方為周洋尋找專家。並且根據周大力的微博描述,孩子的中藥治療一直沒有中斷。

  在權健利用周洋進行虛假宣傳之前,周大力在自己的微博將周洋的病情惡化歸咎於醫療事故。比如如果第一次手術後值班醫生負點責,就不會發生感染,直腸穿孔和後續的大手術。

  應該是線上線下出現大量權健徹底治好了周洋的材料,激怒了這一家人。涉及周洋的虛假宣傳文章和材料這樣寫道:

  “內蒙4歲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權健自然醫學重獲新生”

  “權健秘方救助罕見癌症……”

  每天有幾百個電話詢問他,孩子是不是被權健治好了。

  忍無可忍的周家人將權健告上法庭。權健的辯護詞里說,王菲只是權健消費者,和權健無關。周家人因此敗訴。

  這不是第一起敗訴,也肯定不是最後一起。

  多年來,幾乎所有直銷商都被消費者不斷訴訟,但是沒有一家被撤銷牌照。一旦出事,直銷商可以毫不費力地說:很遺憾,這些人都不是我們的員工,跟我們毫無關係!

  推銷員只是直銷公司的“會員”。他們沒有簽過勞動合同,連臨時工都不算。

  2013年,權健拿到了直銷證。隨後的幾年,權健業績成倍攀升,成為了僅次於外資企業無限極、安利的中華直銷之光。

  按照規定,權健的直銷業務範圍只有天津的7個區,也不能銷售藥品。

  但是,規定有什麼用呢。在天津賣保健品和化妝品,束昱輝怎麼能創造那麼多稅收呢?

  幾年前的媒體報導和幾樁人命官司,並沒有對束昱輝和權健造成實質影響,通過在全國建立的600多家全國連鎖權健醫院、7000多家火療養生館及800餘家本草女人香會所,權健的年銷售額接近兩百億元。

  束昱輝說過:我從不在困難中倒下。相反,這些困難正是我成功的奠基石!

  束昱輝熱情招待周家人並利用他們宣傳的那一年,正好是權健上台階的一年。

  2013年8月7日,權健終於拿到了直銷牌照。

  四歲的周洋,成千上萬的病人,他們的健康,他們的生命,他們無助而有力的希望,都成為了束昱輝成功的那塊奠基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