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酒店走廊立著宣傳畫:因傳銷獲刑者成“典型”
2018年12月28日01:44

  原標題:調查組進駐權健之後

  27日14時許,新京報記者在權健集團有限公司總部看到,天津武清區市場質量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來到權健腫瘤醫院藥房進行檢查。

  一名執法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看到網上和媒體報導後,27日下午已檢查了權健腫瘤醫院藥房等地,接下來將去權健旗下的其他機構瞭解情況。

  隨後,天津市方面表態稱,天津市委、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責成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對網民關注的諸多問題展開調查核實。目前,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已要求權健集團就反映的問題作出全面、如實說明,並致函“丁香醫生”,希望其提供相關線索和證據,以利於核查工作盡快完成。

  12月26日,商務部直銷行業管理中心表示,如果發現直銷未備案產品或者涉嫌傳銷,消費者可以向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舉報。而對於權健的所有備案產品,消費者可以到商務部網站進行查詢。天津武清區市場監管局稽查執法部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正在多部門協同對媒體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核實。至於調查方向和具體調查內容,其表示不方便透露。

▲12月27日,天津武清,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外牆。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12月27日,天津武清,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外牆。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展覽停止對外開放 兩千人聯歡會突然叫停

  12月27日早晨,武清的氣溫接近零下10℃,原本在權健集團總部大禮堂舉行的“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榮耀盛典”突然被臨時宣佈取消。此前一直對外開放的權健集團總公司的展覽內容,也突然禁止外人進入。

  27日上午9時,前一日還能容納兩千人的大禮堂空空如也。原本掛在樓梯處的氣球,被很多人拍照時摘下來帶走。來參會的大部分人都住在權健集團內的酒店。上午10時,從各地而來的經銷商和用戶們從大樓里陸續走出登上大巴。

  一位來自陝西的白髮老人皺著眉頭說,原本有經銷商介紹,會在當天上午看到權健集團的總裁束昱輝。但沒能等來束昱輝,等來的卻是活動已經停止的消息。“一大早我們‘老師’臨時通知大會取消了,說束昱輝老總和大領導都不在,見不到。現在中午飯都不給我們吃了。”

  另一名來自西安的經銷商李梅(化名)介紹,他們一行94人乘坐兩輛大巴車從西安到權健集團公司來參會。一年多前,她經人介紹開始使用權健,有時候拿7500元的產品很快就能銷售完,目前是五星經銷商。“五折拿貨,利潤還行。情況好的時候一個月掙五六千塊錢不是問題,相當於在閑暇時間上個班。”

  李梅介紹,自己的上級經銷商級別很高,消息也比較靈通,活動最初就知道束昱輝並不會現身活動現場。“人家那個領導級別的,不是一般人能見到的。我來開過五次大會了還從來沒有見過束總。”李梅說。

▲12月27日,天津武清,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召開現場已經空空蕩蕩,參會的經銷商們已經離開。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12月27日,天津武清,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召開現場已經空空蕩蕩,參會的經銷商們已經離開。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一名因傳銷獲刑者成“宣傳典型”

  與一般酒店不同的是,權健酒店的每個房屋約20平方米,分為3個上下鋪,可住6人。有來參會的經銷商還帶著只有三四歲的孩子。

  在酒店六層,有將要離開的人們對著走廊里立著的宣傳畫拍照。其中曾因傳銷獲刑的孟令國赫然在列。

  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檢察院以蛟檢刑訴(2012)7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孟令國領導傳銷活動罪。檢察院指控稱,2008年4月,他在天津市加入“權健自然醫學發展有限公司”以銷售“權健牌”保健品為名,要求參加者以960.00元購買“骨正基磁療鞋墊”等產品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按照七個層級進行傳銷活動,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計酬和返利依據。

  該案件中,孟令國系2009年初該公司成立銷售團隊“人人系統”的最高領導人,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會員5000餘人,個人非法所得人民幣2319007.00元。

  法院認為,檢方指控孟令國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事實基本清楚,證據基本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應予支持。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638000元。

  而在權健自然醫學基地六樓宣傳中的孟令國,是權健自然醫學集團人人體系創始人,“孟子第76代傳人。”宣傳材料顯示,10年前孟令國在自己一無所有的時候定下目標要至少幫助10個人成為百萬富翁,如今他在全國各地及海外已經擁有了超過十幾萬人的銷售團隊。宣傳內容用他一天銷售200瓶洗髮水的故事激勵會員們“只要跟對人,做對事,沒有什麼不可能”。

▲12月27日,天津武清,武清區市場監督局的工作人員在權健腫瘤醫院檢查完後離開。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12月27日,天津武清,武清區市場監督局的工作人員在權健腫瘤醫院檢查完後離開。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權健集團23名後勤工作人員被解聘

  就在“丁香醫生”發表質疑權健文章的當天,23名權健集團後勤工作人員接到被公司解聘的消息。

  被裁員的張芳(化名)從2009年左右開始在權健工作。她回憶,當時權健開會的場所還是在武清一個活動板房,她負責200多人用餐後的洗碗工作。

  2013年左右權健因火療技術被大眾所熟知,此後幾年,來開會的人絡繹不絕。最熱鬧的時候,後勤幾乎天天都需要準備這些經銷商的飯菜。權健酒店餐廳內86張桌子,每桌最多坐13人,此外還有多個包間,提供的飯菜是九菜一湯。有時候因為來開會的人太多,有的只能住在外邊的酒店。

  她記得,2014年權健腫瘤醫院開張的時候,有許多經銷商都去權健腫瘤醫院拿一種抗癌的產品,隊伍排得特別長。

  產品很火,來的人很多,但被解僱的王莉(化名)說,權健職工都可以三折的價格拿到權健的產品,但是幾乎沒人會使用這些產品。“因為我們在這裏工作,知道他們總是怎麼忽悠人的。”

  王莉說,如果公司突然間隔很長時間沒有大會的話,多半是因為被媒體報導或者有負面消息。

▲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的23名後勤人員被公司突然辭退,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書上,辭退為“因個人原因”,賠償標準按照“N+1”(N代表工作年限,‘1’代表一個月)。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的23名後勤人員被公司突然辭退,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書上,辭退為“因個人原因”,賠償標準按照“N+1”(N代表工作年限,‘1’代表一個月)。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調查

  電商下架權健產品 查詢專利狀態失效

  12月27日,新京報記者在多家電商平台上搜索“權健”均無相關內容,在淘寶平台搜索權健,還可看到“紫草精油”等相關產品。

  京東客服稱,平台現在已沒有和權健相關的商品,“因商品目前還在核查階段,後期會發佈相關處理。”京東方面工作人員確認,已將平台在售的所有“權健”相關商品下架。

  蘇寧客服則表示,搜不到權健相關產品,說明店舖已經撤資或者商品不再銷售,“可能(和權健這幾天的事)有關。”

  阿里方面工作人員稱,天貓上並無權健相關商品銷售,“關於淘寶上的商品,我們高度重視,正在等待調查結果,將根據官方調查結果做出處理。”

  新京報記者登錄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官網查詢,其產品分為“營養保健”、“自然醫學”、“美容化妝品”、“個人護理品”、“家庭養生用品”五個大類,共計101件產品。其中包括“自然醫學”產品29件,“家庭養生用品”產品23件等,其中多個產品在廣告宣傳中有醫療效果的暗示。

  早在2014年,央視曾曝光權健保健品銷售及產品宣傳亂象,包括負離子磁性衛生巾能治前列腺炎,一雙鞋墊包治百病等問題。

  以權健“三大產品”,負離子磁性衛生巾、火療和“骨正基”保健鞋墊為例,新京報記者27日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上查詢到,“負離子磁性衛生巾”於2007年由發明人束昱輝發起申請。但專利狀態顯示為逾期視撤失效。火療專利名稱為“一種用於火療的實施流程”,該項專利狀態也是逾期視撤失效。此外,束昱輝發起的六個按摩鞋墊專利中,3個專利的法律狀態顯示為終止或者撤回。

  對話

  周洋父親:“孩子能走能跳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2012年底,因女兒周洋服用權健開出的藥物4個月後病情惡化,周洋父親週二力將權健公司告上法庭。但法院判決稱其證據不足駁回起訴。最終女兒周洋去世。12月26日,權健公司否認了週二力的大部分說法,稱系無償為周洋治病後其身體有所好轉,能走能跳,後期康複不當致病情惡化,使用的產品是中醫秘藥而非保健品。

  “孩子能走能跳是徹頭徹尾的謊言”,12月27日,週二力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他有新證據可以證明權健公司在虛假宣傳,會在元旦之後再次起訴權健公司,不僅會告權健公司虛假宣傳,而且會提供證據證明周洋是服用了權健公司的產品導致病情惡化的。

  新京報:你決定何時再起訴權健?

  週二力:元旦後。

  新京報:再次起訴有什麼新的證據嗎?

  週二力:有。我現有的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權健公司)在虛假宣傳,孩子(周洋)在服用他們的藥之後,病情在惡化。

  新京報:2015年你起訴權健公司的時候,有提到周洋在服用權健的產品之後病情惡化這點嗎?

  週二力:沒有,當時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要求他們(權健公司)刪除虛假宣傳。

  新京報:一審敗訴之後,為什麼沒有繼續上訴呢?

  週二力:因為那個時候孩子的病情變重,我沒有時間去上訴。

  新京報:周洋過世之後,你和你的家人目前生活狀況如何?

  週二力:堅持活下去吧!能夠讓權健受到懲罰是我活下來的勇氣之一。

  新京報:昨天,權健公司說周洋經過他們的治療之後能走能跳,這是真的嗎?

  週二力:謊言,徹頭徹尾的謊言。

  新京報:當時,周洋使用了權健公司的藥多久?

  週二力:差不多4個月的時間。

  新京報:周洋服用權健公司的藥,總共的費用是多少?

  週二力:兩萬塊左右。

  新京報:在服用權健公司產品期間,周洋的身體狀態如何?

  週二力:我說他們(權健公司)虛假宣傳,是因為孩子每半個月都要到北京的三甲醫院做一次檢查,數據會說話。在服用權健產品後,孩子最明顯的就是腫瘤標誌物在上升,當時我們也懷疑權健的藥了,也給他們打了電話,他們說這是病情好轉的反應。最後,腫瘤標誌物大幅上升,然後病情惡化,血小板歸零。

  新京報記者 康佳 張彤 周世玲 閻俠 實習生 張慧 馬聰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