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茲曾獲“21大學生國際文學盛典”,驚奇有眾多中國讀者
2018年12月28日23:39

原標題:奧茲曾獲“21大學生國際文學盛典”,驚奇有眾多中國讀者

奧茲在首屆“21大學生國際文學盛典”活動現場演講

2018年12月28日,以色列著名作家阿摩司·奧茲因癌症去世,享年79歲。奧茲曾兩次來到中國參加公開活動,分別是2007年8月和2016年6月。

2016年6月,首屆“21大學生國際文學盛典”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阿摩司·奧茲榮獲2016年度“國際文學人物”。奧茲除了領取這一文學獎項外,他還出席自己的短篇小說集《鄉村生活圖景》中文版首髮式。

在6月22日頒獎當天,主持人、作家蔣方舟曾表示,“他誕生於苦難當中,在錯綜複雜的民族衝突中,他從來沒有停止過尋求正義。”

阿摩司·奧茲1939年生於耶路撒冷,是當今以色列文壇的最傑出作家,也是最富有國際影響的希伯來語作家,著有《何去何從》《我的米海爾》《愛與黑暗的故事》等十餘部長篇小說和多部中短篇小說集。他的作品被翻譯成三十餘種語言並獲多項重大文學獎,包括法國“費米娜獎”、德國“歌德文化獎”、“以色列國家文學獎”、西語世界最有影響的“阿斯圖里亞斯親王獎”以及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阿摩司·奧茲作品

流淚到無淚可流就是開懷大笑

作為以色列作家,奧茲長年生活在巴以衝突的環境之下,母親的自殺也為他的童年蒙上陰影。他的大部分小說是以家庭為蘊藏,講述愛、婚姻、情感及更豐富的含義,並在其中探討以色列內部的文化衝突、身份焦慮和意識危機。青年作家、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創造性寫作研究生班的學員張楚在對奧茲的致敬演說上表示,“‘家庭’作為宇宙中最神奇的元素,包含著衝突、悖論、矛盾和人類的悲喜劇。奧茲讓我們看到猶太人的曆史命運與現實狀況如何滲透、改變、塑造家庭及家庭中人物的命運,讓我們看到作為個人如何掙紮、尋找、呼喚並最終呈現出一種生命的存在形態。”

奧茲在當天的頒獎典禮上也提到了“家庭”對自己創作的影響,“在我12歲半的時候,我的母親自殺了。我的父親也開始消沉。所以,在很多年里我對所有人都非常的憤怒。我恨我的母親自殺,就好像她跟一個情人跑了一樣。我恨我的父親,因為我認為我的母親自殺一定跟他有關,一定是他對我的母親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並且我也恨我自己,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糟糕的小孩,因為我的媽媽沒有辦法繼續愛我了。我非常的憤怒,並且非常的抑鬱。”

沉默了半個多世紀之後,“這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好奇、理解,以及幽默、耐心。”2002年,奧茲以自己的經曆為背景,寫出了代表作《愛與黑暗的故事》。這是一部自傳體長篇小說,奧茲在描述家族曆史和個人成長故事的同時,也描寫了他童年時代耶路撒冷的文化、社會、政治生活,使作品含有民族史詩的特徵。小說相當一部分篇幅描寫母愛,並對母親的自殺進行了哲學意義上的探討。“在整本《愛與黑暗的故事》里找不到一點憤怒和苦澀的地方,這並不是因為我很勇敢,而是因為當我寫我的父母的時候,就好像他們已經變成了我的孩子。我寫這本書去邀請這些死去的故人回到我的家中。我想把他們介紹給我的妻子和我的兒子,因為他們從未謀面。”奧茲說。

“我知道幽默並不是悲傷的反面。我的祖母曾經說這個世界上處理悲傷最好的對策就是去笑,當你不斷地流淚,流淚到無淚可流的時候就是開懷大笑的時間了。當我去寫《愛與黑暗的故事》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哪些是悲劇,哪些是喜劇。我在寫很多章節的時候,我只是在想,他們會變得很可笑。他們會變得既疼痛又可笑,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一點,疼痛跟可笑兩點並不相對立。如果你們當中一些人不瞭解這一點的話,這需要你們去讀更多的小說。”奧茲認為。

《愛與黑暗的故事》書封

閱讀一部小說就是一場表演

“顯然,在所有的藝術形式中,文學是最不吸引感官的。”奧茲認為,這看似弱點的東西恰恰是小說的魅力所在,“當中國以及其他地方遙遠的讀者讀《愛與黑暗的故事》的時候,他們發現了自我,這些自我是他們過去從未發現過的。對於我而言,這就是藝術。當讀一本小說的時候讀者就是演出的聯合製片人,音樂會的演奏者,作家的積極合夥人。閱讀一部小說就是一場表演:文本就相當於是一個音樂廳,而這些讀者相當於被邀請的音樂演奏者們。文本里提到‘落日’,就要邀請讀者提供你記憶中的落日,並且主動加入到這場遊戲當中來。當故事講述的是初戀,或者初次的孤獨時,就期待讀者置身於你個人初戀時期的遊戲中,或者沉浸在自身的孤獨中。小說的讀者,比劇評人、藝術展的觀眾做得要多,是作家的合著者。”

“我們發現在內心深處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樣的。這種發現對於每個人而言實則是一種安慰、一種真正的釋放。當我們讀一本小說的時候,我會發現我並不像我自己想像的那麼瘋狂,我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危險,我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荒謬,簡單地來說我並不是那麼的獨特,並不是那麼的不同。”奧茲認為,讀小說最大的意義就是從中學習自己,探索自己,瞭解到自己內心的秘密,“我早先曾經說過,讀一本小說就相當於與你自己進行一次幽會。這並不僅僅是唱歌、跳舞、喝酒、做愛,有時候這是非常傷痛的幽會。然而即便是一次傷痛的幽會過後,我們感到了更加的安慰和舒適。莎士比亞、陀思妥耶夫斯基、馬爾克斯等這些偉大的作家們都發現了這一點。他們把手放在了我們的肩膀上,並安慰說,不用擔心,你在這個星球上並不孤獨。”

奧茲在當天也談到了自己與中國的淵源,他表示,自己在孩提時代總是夢見有朝一日能來到中國,至少與真正的中國人相遇並交談。但當時在耶路撒冷見到一個中國人,並且與之交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當他幾年前訪問中國,發現自己在中國擁有眾多的讀者,感到非常的驚奇。他表示,希望自己的文學作品能夠為加強世界上兩種最為繁榮的文化傳統——中國文化傳統與猶太文化傳統之間意義深遠的深入對話做出貢獻,“我感到,世上最古老的兩種文明之間、最漫長的兩種記憶之間以及世上最古老、最富有的兩種文化之間,有許多可以攀談的內容。兩種最漫長的曆史記憶,和兩種最富有的文化之間有許多東西亟待交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