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千人赴權健總部參加聯歡會 現場氣氛熱烈(圖)
2018年12月27日02:28

  原標題:漩渦中的權健

12月26日,權健產業基地召開“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現場兩千個座位被坐滿,氣氛熱烈。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12月26日,權健產業基地召開“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現場兩千個座位被坐滿,氣氛熱烈。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權健公司總部外景。新京報記者 顧開貴 攝
權健公司總部外景。新京報記者 顧開貴 攝
新京報曾於2016年8月22日,刊發對權健掌門人束昱輝的調查報導。
新京報曾於2016年8月22日,刊發對權健掌門人束昱輝的調查報導。

  12月25日,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一篇《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引發關注,將“權健公司”推至風口浪尖,文章指出,4歲癌症女童周洋因父親相信權健產品,服用相關產品後致病情惡化離世。26日,權健公司方面兩次發佈回應,指文章誹謗和炒作,丁香醫生方面則回應“對每一個字負責”,目前天津武清區市場監管局已介入調查。

  新京報記者26日探訪權健集團總部,其文化長廊每天參觀者眾多,內部聯歡會氛圍熱烈,而據當地居民表示,權健在天津武清發家,當地人卻基本不用權健產品。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權健集團成立14年,控股公司達31家,但其保健產品是否有效一直存在爭議,經營模式也被質疑涉嫌傳銷。

  丁香醫生與權健“互懟”

  12月25日,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發佈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把權健公司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文中稱,時年4歲的周洋身患腫瘤,經過醫院手術和化療之後,相關病情指標得到控製。周洋患病的消息經過媒體報導後,權健公司方面主動聯繫周洋父親,但周洋在服用該公司相關“抗癌”藥物後,病情未見好轉。文中稱,服藥期間,權健方面告知周洋父親,不要吃西藥也不要化療。最終周洋去世。

  除了對權健產品的質疑,文章依據多年前的法院判決,質疑權健公司的商業模式涉嫌傳銷。

  26日上午,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發佈“嚴正聲明”稱,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發佈不實文章,利用互聯網收集的不實信息炒作,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對權健品牌聲譽造成不良影響,望丁香醫生撤稿並道歉,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隨後丁香醫生回應“不會刪稿,對每一個字負責,歡迎來告”。

  丁香醫生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央視、新京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都曾經報導過權健。丁香醫生的工作人員趕赴內蒙古、天津多地調查,曆時兩個月,與多位相關醫生、專家諮詢,並獲得了涉及權健火療、傳銷和經銷商紛爭的20多份司法判決書,寫成此文。文章中提到的所有信息,均有對應實物證據或者影音圖像資料證據,已做公證。曝光的目的是想通過這件事,能夠讓周洋式悲劇不再重演。丁香醫生方面稱,此文絕無利益關係,絕不刪稿,丁香醫生已經收到權健公司律師函,準備啟動司法程序。

  26日下午,天津武清區市場監管局稽查執法部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已關注到此事,正在對網上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核實。

  周洋父親稱:女兒服用權健產品後病情惡化

  周洋父親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第一次去權健的時候,被經銷商接到權健集團創始人束昱輝的辦公室。工作人員說,這種病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太大的毛病,他們可以保證治癒(孩子的病),還給了他一本束昱輝的書。此後在取藥時,工作人員與周先生一家說,治療前提是不能繼續化療,治癒後要配合宣傳。

  周先生說,周洋當時在化療,很痛苦,十天之內做了三次手術。自己不太懂,又著急,沒有諮詢任何人,而對方說得那麼肯定,拿了幾次藥後,因為比較相信對方,就照著權健的說法操作了。

  周洋沒有繼續接受治療,服用號稱“八千萬”的秘製中藥。每半個月檢查一次,但檢查結果卻顯示是一直惡化。

  權健公司方面對此情況回覆說,治療有一個好轉期。但是吃了四個月,周洋病情一直惡化,周先生就帶周洋重新回到醫院ICU。

  沒隔多久,周先生發現,很多網站和媒體都在報導他女兒吃了權健產品康複的消息,還有很多電話打來諮詢周洋吃藥治療好轉的情況。他給權健的辦公室主任和北京地區的經銷商都打過電話,要求他們刪除報導,但後來報導也沒刪,反而收到威脅信息。

  周先生隨後起訴權健公司存在虛假宣傳。判決書顯示,法院最終因證據不足駁回起訴。

  最終,周洋因病情惡化離世。

  權健:“經過我們治療孩子能走能跳”

  26日18時許,權健品牌管理部部長王女士針對丁香醫生及周洋父親的大部分說法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王女士表示,周洋來到權健時已經是“死馬當活馬醫”。“當時過來的時候肚子都爛了,還昏迷,經過我們的治療能走能跳,後來聽她父親說還去幼兒園了,是後來康複不當惡化了。”

  王女士稱,周洋來到權健後,公司先給周洋使用了益氣養血、提高免疫力的產品,隨後又用了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的產品,總共治療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並未住院,每次拿完藥就走。

  “我們給她用的是院內製劑,秘方中藥,不是保健品。”王女士否認了拿保健品給周洋治病的說法。她提到,給周洋修復肚子上傷口使用的紫草精油也是秘方藥,對燙傷和創傷有癒合作用。她說,權健公司從民間收購了600份秘方,其中一些製成了院內製劑,只能在權健腫瘤醫院看病時才能開出來,沒辦法在市場買到,院內製劑有相關的中藥證書。

  王女士說,周洋來到權健治病“沒有收一分錢。”“公司從來沒有拿孩子的事情做宣傳,網上流傳那些不是我們官方平台或者網站發佈的宣傳信息。”

  針對各地使用權健“火療”後燒傷事件,王女士稱,“火療沒問題,中醫很早就有,束昱輝把它發揚了,使用的精油也是我們從民間收購的方子調製而成,也沒問題,是操作人員操作時存在差異導致燒傷。”

  面對有關權健涉嫌傳銷的質疑,王女士稱,“我們是拿到合法資質的直銷”,“丁香醫生在拿孩子和癌症這些字眼帶流量、炒作。”

  兩千人內部聯歡會 參會者來自全國各地

  26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天津市武清區權健道1號,這裏是權健自然醫學(天津)產業基地,也是權健公司和權健集團的總部所在地。權健集團正常開放,當天下午正常招待來此參觀的人。

  在文化長廊中可看到一張“權健集團產業矩陣”,其中寫明,該集團涉及的醫學領域中,包含一家醫療網站“中國醫療網”,三家醫院,分別是“江蘇權健腫瘤醫院”、“遼寧權健腫瘤醫院(籌)”、“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除此之外,還涉獵中草藥、中醫藥化妝品、保健產品、體育、金融互聯網財稅、華東產業鏈和海外市場多個領域。

  權健工作人員介紹,每天都有上千人前來參觀,“人多的時候幾千人”。如對產品感興趣,可在所在地的經銷商就近取貨。

  26日下午,恰逢權健產業基地召開“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現場兩千個座位被坐滿,走廊里還加了座,從全國各地趕來“開會”的人需要統一著裝才能入場,會議主持人在台上不斷宣講“中醫秘方”、“中醫文化”、“民族脊樑”等內容,舞台兩側寫著“幫助他人成就自己”。大會開始前,全場人呼喊“功在華夏,譽滿全球”口號,隨後主持人介紹稱,登台表演節目的人員均為權健“皇冠級大使”。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來此聽課的大部分是權健“尚德體系”各地的經銷商和用戶,用戶需自費來聽課。

  此外,新京報記者發現,現場來“開會”的部分人員都有依靠權健保健品達到“治病”的想法,一位來自甘肅張掖的女士表示,自己和丈夫因心臟不好前來治療,三個月前開始食用權健的保健品。此次除聽課外,還去醫院做了血液檢查。經天津權健腫瘤醫院檢查,其丈夫血脂較高。“昨天醫生給他做了個血濾,花了一萬五。”

  一名重慶萬州的女士介紹,她因患有關節炎,使用了權健的多款產品,一個多月花費兩萬餘元。後經銷商介紹如簽約加盟,就可以拿到很優惠的價格,因此選擇加盟。此次她打算去權健腫瘤醫院看病。“說開的都是中藥,回去調理調理。”

  記者走訪武清當地,多名居民表示,權健在武清起家,公司負責人束昱輝在當地很有名氣,“經常從民間收來偏方研製產品。”不過,對於權健研發的這些產品,武清許多居民都表示“不會使用”。權健公司雖然總部在武清,當地還有權健腫瘤醫院,但是一般都是外地人來加盟和看病,本地人很少。“一種產品給所有病症的人用,肯定不合適。”

  儘管此前有消息稱權健董事長束昱輝將現身26日活動現場,但截至下午4時會議結束,束昱輝未現身。主持人介紹的一位“公司領導”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幾個“領導”只是尚德體系的經銷商,並不能代表公司發言,此次聚會僅為體系內部的聯歡會,無權健公司人員出席。

  成立14年 權健控股31家公司

  權健公司官網顯示,該公司創立於2004年。2005年,權健招牌產品——“火療”問世。2006年,權健推出骨療產品——骨正基。2007年,權健的負離子磁衛生巾/護墊問世,成為權健最出名產品之一。

  天眼查信息顯示,權健公司旗下投資企業包括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權健(天津)生命科學技術公司、安國市權健中藥材有限公司等,權健還涉獵飲料、保險、體育、房地產、母嬰用品等。新京報記者從天眼查方面獲悉,權健公司控股31家公司,對外投資22家公司。有媒體評論稱權健公司為“百億保健帝國”。

  新京報記者從天眼查獲悉,束昱輝擔任法人代表的公司有23家,擔任股東的公司有16家,擔任高管的公司有30家,擁有實際控製權的有101家公司。

  丁香醫生所發佈的文章指出,權健公司旗下所經營的保健產品是否起效一直存在爭議。

  中國裁判文書網以“權健火療”為關鍵字搜索後顯示,權健火療涉多起火療事故。以被權健公司占股75%以上的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為例,該公司曾因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被他人起訴。

  (2018)粵03民終3367號民事判決書顯示,2016年3月7日,肖重妹在“權健自然醫學美容院黃雅麗工作室”拔火罐時因張保利操作不當,導致肖重妹右上肢、胸腹及後背等多處皮膚被酒精火焰燒傷。經司法鑒定,肖重妹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傷殘程度為九級傷殘。

  判決書指出,黃雅麗工作室雖沒有與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簽訂書面的加盟關係,但其工作室內的主要標籤以及同時根據黃雅麗與營銷人員張保利微信聊天記錄,“做權健上線就是下線的老闆”、“你帶我入行,你就是我老闆”等多重證據,表明黃雅麗從事的商業活動始終受到自稱為權健公司員工的人的業務指導,並自行發展下線會員,與權健公司存在重大關聯。

  法院一審判決涉事黃雅麗工作室、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須賠償肖重妹經濟損失272001.05元。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隨後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除了權健的產品,權健的運營模式同樣被人質疑為傳銷。

  早在2014年底,包括央視在內的多家媒體,就曾披露權健產品涉嫌誇大用途,用“拉人頭”的方式進行銷售。

  中國裁判文書網一份《孟某某、徐某甲、戰某某、戴某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一案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權健2012年因為涉嫌傳銷被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檢察院向當地法院提起公訴。

  蛟河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孟某某、徐某甲、戰某某、戴某某行為均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該4人判處3年或2年的有期徒刑,但因有自首情節和悔罪表現等,依法判處緩刑執行。

  天眼查信息顯示,權健在2013年即拿到了直銷經營許可證。

  業內人士稱,在中國,直銷的前提是要有商務部下發的直銷牌照,要有產品,要有店面。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國法律規定,“純粹的單層次直銷歸為直銷,多層次歸為傳銷(多層次即發展下線式)”。 “直銷和傳銷的區別,在中國的法律上界定很清楚,但實際情況是,法律跟市場很不相容,這是中國直銷界普遍的問題”。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對新京報記者稱,“中國的直銷法規,把純粹的單層次直銷歸為直銷,多層次歸為傳銷。實際上,我國多數直銷企業無法規避多層次傳銷”。

  人物

  權健創始人束昱輝

  學曆被指造假

  束昱輝老家所在地,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一位曾與束昱輝同校的男子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束昱輝小學時調皮,是一個“孩子王”,但成績不算太好。

  村民們對於束昱輝這個名字比較陌生,但對於束必和,大家都很熟悉,並且知道其改名一事。有村民告訴記者,束昱輝十幾歲時曾在新豐鎮一家機械廠做電工,後來機械廠倒閉,員工解散。束昱輝早年離家,並且很少回家,不過近幾年束昱輝每年過年都回老家,還在老家蓋了一棟別墅。

  一本名為《生命的代價,民間秘方瑰寶鑄就當代神醫》書籍(簡稱《生命的代價》)中,束昱輝為書親自作序。書中提到,1992年,束昱輝從清華大學畢業一年。這一年,束昱輝24歲。據此推算,其是在19歲進入清華大學。

  經多方核實,且有權威消息源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束昱輝最高在讀學校為鹽城工學院。據瞭解,1996年,鹽城工學院由鹽城市廣播電視大學、鹽城職業大學、鹽城工業專科學校合併而成。

  一位名為佟廷海的商人此前告訴新京報記者,束昱輝早年曾經商失敗,被指欠債。後來靠收集“中藥秘方”重新起家。

  2004年,束昱輝在天津武清註冊成立了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權健官網顯示,束昱輝的母親曾在1991年被確診為鼻咽癌淋巴轉移,在經由某中藥秘方的持續治療和調理之後,束的母親“全然康複”,“奇蹟發生了”。

  權健官網表示,十餘年來,權健先後挖掘、收集和整理針對各類疑難雜症的民間中藥秘方。權健集團對外宣稱,“其中一個治療腫瘤的秘方耗資8000萬元”。束昱輝也成為“中醫秘方複活者”“用秘方治病的神醫”。

  這種用詞或與束昱輝的做事風格分不開。佟廷海稱,束昱輝常說的口頭禪是,“要做事,先造勢”。佟廷海對於其個人評價是:聰明、膽大、會忽悠。

  在束昱輝的家鄉,許多當地人表示,2014年之前,他們並未聽過權健集團。直到2014年9月的一個傍晚,一架直升機在鹽城市大豐區上空盤旋後,降落在大豐和平飯店門口。權健集團以一種非常閃亮的方式登場,引來群眾圍觀,一度導致附近交通堵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