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風波:銷售模式被指傳銷 掌門人清華學曆成謎
2018年12月26日15:25

  事實上,這家公司的發展模式一直備受質疑。2016年,新京報曾詳細報導過權健公司的發展軌跡以及存疑之處。

  12月25日中午,丁香醫生在其微信公眾號發佈的一篇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將權健公司推上風口浪尖。

  今天早上,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權健公司”)通過官方微信號發佈“嚴正聲明”,稱“丁香醫生”微信號發佈的刷屏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不實,指責其“利用從互聯網蒐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曲解。”

  公開信息顯示,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的賬號主體為杭州聯科美訊生物醫藥技術有限公司。

  權健公司在聲明中表示,望“該公司(杭州聯科美訊生物醫藥技術有限公司)立刻撤銷該稿件並刊登道歉聲明”“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權健公司的聲明發佈後,丁香醫生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不會刪稿,對每一個字負責,歡迎來告。”丁香醫生方面認為,權健公司的整篇聲明都在說如何如何“合法”,至於公眾關心的“是否有效”閉口不談。

  12月26日中午,新京報記者自丁香醫生方面獲悉,公司已經收到來自權健集團和權健創始人束昱輝的律師函。律師函顯示,權健方面認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一文,“文字邏輯混亂,內容顯系編造”,對權健集團和權健創始人束昱輝“造成了巨大的名譽影響和經濟損失”。

  律師函稱:“請貴公司立即撤銷上述文稿,並於收到本律師函之日起3個工作日內與委託人或者本律師聯繫,商洽對委託人的賠禮道歉事宜並以最大程度挽回不良影響”。

  丁香醫生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收到律師函之後,公司沒有去與權健或者律師聯繫,“歡迎來告!”

  隨後,新京報記者聯絡到權健集團和權健創始人束昱輝的委託律師,對方表示,自己在12月25日接到權健方面的委託,目前沒有收到來自丁香醫生方面的主動聯繫。

  該律師表示,如果丁香醫生方面拒絕撤稿和道歉,是否對其發起訴訟還要看委託人的意願。至於該文章究竟對權健集團和權健創始人束昱輝造成了多大的名譽影響和經濟損失,律師表示,目前影響還在擴大,經濟損失還在計算中。

  因為一篇文章,當前權健公司被置於公眾的高度關注之中。事實上,這家公司的發展模式一直備受質疑。2016年,新京報曾詳細報導過權健公司的發展軌跡以及存疑之處。

  2016年8月14日晚,2016賽季中甲聯賽第22輪,天津權健隊以5:2大勝深圳佳兆業,球隊重返積分榜榜首。天津權健隊的“金主”、權健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束昱輝,此前在接受天津衛視訪談時撂下一句“狠話:在中國,沒有足夠的資金和實力就不要搞足球。

  束昱輝所言非虛,其通過“民間秘方”一手打造了權健集團。同時束昱輝在資本市場也鋒芒初顯。日前,上市公司豐東股份發佈重組公告稱,束昱輝出資4.3億,認購豐東股份2664萬股。交易完成後,束昱輝個人對豐東股份持股為5.43%。更為重要的是,他與豐東股份第一大股東朱文明為一致行動人,兩人對豐東股份持股比例達33.38%。該重組預案顯示,束昱輝掌舵的權健集團觸角已伸向了中草藥、保健品、房地產、金融、體育等多個領域。束昱輝本人控製的核心企業和關聯企業多達22家。

  作為出身於江蘇農村的“金主”,與高調宣揚自己“自然醫學”理想不同的是,束昱輝極少透露自己早年的發跡往事。隨著權健集團知名度大增,關於束昱輝學曆成謎、產品誇大效果、銷售網絡“疑似傳銷”的聲音開始出現。8月中旬,新京報記者輾轉大豐、上海、天津,通過採訪束昱輝同鄉、同事及下屬,試圖複盤束昱輝財富之路。

  權健“系統”銷售模式引爭議,公司用寶馬獎勵業績突出者

  “這個月我已經提了三輛寶馬轎車。”2016年8月中旬,權健集團產品銷售部門下屬“永成系統”的一位“老師”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司經常用寶馬轎車獎勵團隊中的業績突出者。記者表示在考慮加盟權健,不過還有點猶豫。這位“老師”建議“應該親自去現場看看”。

  2016年8月13日當天,天津市武清區豆張莊鄉,身著帶有“權健”標識的青年與拎著大包小包的外鄉人,在“權健資料”“紀念品批發”等路邊攤密佈的街道上插空前行。街道一邊,是權健集團總部的培訓基地。

  據當地人介紹,權健培訓基地,每天都會有成千上萬人湧入,既有來培訓業務的,也有慕名參觀的。

  參加兩至三天的培訓,是成為權健員工的首要環節。據新京報記者瞭解,權健集團的產品銷售部分以“系統”劃分,集團高層通過發展線下形成自己的系統,每個系統下轄多個團隊,若團隊做起來了,可獨立出來成為新的系統。

  據前述“老師”介紹,在權健目前的近20個系統中,自己所在的永成系統,人數有300多萬人,2015年業績達293億元,占權健所有系統80%。

  權健集團“獨特”的銷售網絡曾引發爭議。據媒體報導,權健的銷售模式被指為“傳銷”,屢遭質疑。

  2014年底,央視新聞頻道的一則報導曾點名批評權健產品涉嫌誇大用途,例如權健的衛生巾能治前列腺炎、鞋墊能治百病等,還提到了權健的銷售行為是“拉人頭”。

  央視報導發佈後,權健曾在官網發表聲明,稱針對有關媒體關於公司產品的報導內容絕非事實,純屬個人惡意策劃中傷,完全違背公司宣傳內容。

  2016年,新京報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查到的一則判決書顯示,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孟某某、徐某甲、戰某某、戴某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經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查明,2008年4月,被告人孟某某在天津市加入“權健自然醫學發展有限公司”,以銷售“權健牌”保健品為名,要求參加者以960元購買骨正基磁療鞋墊等產品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按照代表一星至五星的順序組成七個層級進行傳銷活動。

  判決書稱,2009年初該公司成立銷售團隊“人人系統”,並委任孟某某(皇冠大使)為該系統的最高領導人。孟某某在此系統內共直接或間接發展被告人戰某某、徐某甲、戴某某等下線會員5000餘人,個人非法所得人民幣231.9萬元。判決書顯示,前述被告人均被判處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均判處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判決書中稱,“孟某某對上的領導就是權健公司束昱輝”。

  掌門人靠收購足球隊名氣大增,擁有“自然醫學”理想

  2016年48歲的束昱輝,其創辦的權健集團成立於2004年,官網顯示,該公司橫跨醫療、中草藥、保健品、中醫藥化妝品、金融、機械、體育等諸多領域。

  有數據顯示,權健集團2014年的業績為135億元,較2013年增長了170%,較2012年增長了2355%。

  不過,讓權健集團知名度大增的是2015年,權健集團正式併購鬆江俱樂部,成立天津權健足球隊。

  此後權健集團又收購大連女足股權成立大連權健女子足球隊,簽約世界名帥盧森博格團隊。權健集團出巨資不斷引入著名內援外援,所耗資金均可稱為“天價”,引起各方極大關注。

  同時在資本市場上,權健集團掌舵人束昱輝也初露鋒芒。2015年3月,上市公司豐東股份公告稱,通過一系列股權轉讓,公司控股股東東潤投資新晉股東束昱輝,持股23.99%。到了2016年6月,豐東股份擬向束昱輝等非公開發行股份募資。據重組預案,束昱輝通過4.3億元認購資金,獲取上市公司5.43%股份。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一份權健內部資料顯示,權健集團旗下現有600多家全國連鎖權健醫院、7000多家火療養生館、800餘家本草女人香會所。締造如此龐大的產業帝國,創始人束昱輝經常談起的是自己“自然醫學”理想以及管理之道。

  束昱輝清華大學學曆之謎,並沒有“經濟管理專業”

  對於出身農村的束昱輝來說,究竟如何發跡,鮮被提及。他曾經講述的自己早年的經曆,也飽受爭議。

  在新京報記者獲取的一份權健招商手冊顯示,束昱輝擁有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專業與中醫學專業雙學曆。

  權健集團多位員工向新京報記者推薦了一本名為《生命的代價,民間秘方瑰寶鑄就當代神醫》書籍(簡稱《生命的代價》),束昱輝親自作序。

  《生命的代價》一書提到,1992年,束昱輝從清華大學畢業一年。這一年,束昱輝24歲。據此推算,其是在19歲進入清華大學。

  新京報記者向清華大學核實該信息,教務部以“怕泄露學生個人隱私”為由拒絕查詢。據清華大學校友網顯示,1988年該校設有經濟管理學院,但該學院之下設有“國民經濟管理專業”,並沒有“經濟管理專業”。

  同時,彼時的清華大學,未設立與中醫學相關的院系,清華大學醫學部(前身清華大學醫學院)成立於2001年,如今也沒有中醫學專業。新京報記者從清華大學醫學部證實了這一說法。

  據此前6月份媒體報導,清華大學方面曾對媒體表示,“經過核實,束昱輝、束必和均未在我們校友的名單中查到。”據瞭解,束必和為束昱輝曾用名。

  2016年8月中旬,新京報記者通過多方打聽,找到束昱輝老家所在地,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

  村民們對於束昱輝這個名字比較陌生,但對於束必和,大家都很熟悉,並且知道其改名一事。關於束昱輝是否上過清華大學一事,多位村民均矢口否認。

  另一個權威消息源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束昱輝最高在讀學校為鹽城工學院。據瞭解,1996年,鹽城工學院由鹽城市廣播電視大學、鹽城職業大學、鹽城工業專科學校合併而成。

  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權健集團官網公佈的電話,欲核實束昱輝學曆信息,但電話均無人接聽。

  束昱輝早年曾經商失敗被指欠債,靠收集“中藥秘方”重新起家

  一位名為佟廷海的商人對記者表示,他與束昱輝共過事。

  佟廷海向新京報記者介紹,2002年下半年,他看到一則招商廣告,在與對方幾番電話溝通後,決定去天津實地考察。

  “在天津火車站後面的一座大廈里,這家公司員工著裝統一,各部門均有門牌,看上去挺氣派。”佟廷海回憶說,當時公司掛的牌子是“全國高科技健康工委自然醫學產業專業委員會”。“對方跟我們談的時候說是屬於衛生部管轄,束昱輝當時還叫束必和,是副主任。”佟廷海說。

  2003年年初,佟廷海以連鎖加盟的形式拿到了天津市盛鵬科技有限公司江蘇省省級代理資質,對方收取了16.8萬元加盟費。據佟廷海表示,當時簽訂合同,加盟經營一年若未收回投資成本,對方賠償一切損失。佟廷海表示,該合同文本放在老家,新京報記者未看到合同原件。

  佟廷海稱,當時簽訂的合同上,除了“全國高科技健康工委自然醫學產業專業委員會”印章外,還有“天津市盛鵬科技有限公司”印章。

  三四個月後,佟廷海察覺到這門生意並不好做,虧損較大。2003年底至2004年初,佟廷海北上天津商量解決辦法。“我看當時的辦公樓已經很荒涼了,只保留了一間辦公室,人差不多走完了。”佟廷海說。據佟廷海說,雙方協商後,束昱輝打了欠條,但所欠的16.5萬元至今未還。

  新京報記者從民政部官網檢索發現,2011年,“全國高科技健康產業工作委員會”因“騙取社會信任”等原因,已被相關機關宣佈取締。另據記者查詢工商信息發現,天津市盛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00年,註冊資本1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束必和。目前,該公司已被吊銷。

  2004年下半年,佟廷海再次拿著欠條北上天津。“一去我就傻眼了,之前的辦公場所沒了,電話號碼也是空號。”佟廷海向大樓保安打聽得知,束昱輝的公司搬到天津武清去了。

  正是這一年,束昱輝在天津武清註冊成立了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權健官網表示,束昱輝的母親曾在1991年被確診為鼻咽癌淋巴轉移,在西醫無從施治的局面下,“奇蹟發生了”,在經由某副中藥秘方的持續治療和調理之後,束的母親“全然康複”。

  權健官網表示,十餘年來,權健先後挖掘、收集和整理針對各類疑難雜症的民間中藥秘方600餘副,全線產品均在此基礎上創新研發而成。權健集團對外宣稱,“其中一個治療腫瘤的秘方耗資8000萬元”。束昱輝也成為“中醫秘方複活者”“用秘方治病的神醫”。

  對於如何用秘方創新,《生命的代價》中有一些描述:“在天津某個小作坊中,束昱輝與兩位老大爺用木棒攪動液體,束昱輝的體力瀕臨透支。不久,世界上第一桶用於火療的火龍液誕生了”。據介紹,這款被權健用作火療的火龍液,主要功效為通經活絡、祛風止痛、活血化瘀,可調理人體血脈、呼吸、神經等系統。

  《生命的代價》還提到,通過火龍液,束昱輝用了一年半時間,將此前所欠下的巨額債務悉數還清。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從2004年開始至2007年,束昱輝先後成立了多家與醫藥相關的公司,除了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迅速發展壯大外,其餘大部分仍默默無聞,甚至被吊銷。如北京中方權健醫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於2004年成立,註冊地址為北京西城區百萬莊大街,現已被吊銷;成立於2006年的北京自然健康文化發展中心,已被註銷;四川權健醫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07年,現被吊銷。

  束昱輝衣錦還鄉,用直升機“造勢”

  佟廷海對新京報記者稱,此前與束昱輝共事的時候,對方常說的口頭禪是,“要做事,先造勢”。對於其個人評價,佟廷海簡單明了:聰明、膽大、會忽悠。例如在束昱輝的家鄉江蘇鹽城大豐,權健集團以一種非常閃亮的方式登場。

  許多當地人表示,2014年之前,他們並未聽過權健集團。直到2014年9月的一個傍晚,一架直升機在鹽城市大豐區上空盤旋後,降落在大豐和平飯店門口,引來群眾圍觀,一度導致附近交通堵塞。

  據一位現場目擊者描述,“直升機在降落時揚起很大灰塵,讓人幾乎睜不開眼睛。幾分鍾後直升機停穩,從上面下來3個人,緊接著他們坐上了一輛小汽車離開。”直升機上下來的,就是束昱輝等人。那次“空降”大豐事件轟動一時,江蘇當地媒體《現代快報》當時進行了報導。裕北村一位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直升機也在村里上空盤旋,聲音極大。

  另一位村民則說,束昱輝在當地出手“闊綽”,其稱束昱輝為給兒子籌辦婚禮,在當地高端酒店辦了約500桌,邀請的均是近年來與束昱輝有過往來的當地知名人物。

  據瞭解,權健集團在大豐區城西建設其華東總部。宣傳資料顯示,該項目占地2000畝,投資60億。與此同時,大豐區每年都會迎來大量外鄉人前來參加培訓,當地人介紹,人多的時候市里大部分賓館酒店都會爆滿,導致一些人無房間可住。

  2013年開始,束昱輝陸續參與註冊成立了多家公司,其中大部分均為與金融投資相關領域。

  如在2013年成立束昱輝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其營業範圍為提供貿易融資;同年,天津武清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目前的工商信息顯示,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參股4%,實繳出資額750萬元,而束昱輝任監事一職;2015年,以投資管理、創業投資等為主業的南京東旭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成立,束昱輝為股東之一。

  解碼束昱輝財富版圖

  新京報記者通過豐東股份2016年6月份發佈的重組預案發現,束昱輝控製的核心企業和關聯企業多達22家。在這22家企業中,大多涉及醫藥健康領域,也有涉足金融、廣告、房地產、硬件等行業。

  這22家公司累計註冊資本達到15.77億元。其中,權健集團有限公司、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規模最為龐大。工商信息顯示,二者註冊資本分別為4.008億元、3.45億元。

  此外,有2家公司註冊資本在1億元至3億元。註冊資本在億元之下千萬元之上的有6家。其餘註冊資本均在千萬元以下。

  在這些企業中,束昱輝掌握著大部分的控股權。如其持有權健集團有限公司51.1%的股份,持有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22.17%股份,持有江蘇權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70%股份。

  在體育領域,工商信息顯示,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有限責任公司,註冊資本1500萬元,束昱輝持有22.17%股權。另一家從事足球賽事活動策劃、訓練等業務的大連權健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00萬元,束昱輝持股40.88%。

  2015年註冊的江蘇權健置業有限公司,是束昱輝進軍房地產行業的開端。在大豐區權健華東總部,一處圍擋介紹了疑似江蘇權健置業旗下地產項目,該項目名為“權健•皇家禦院”,項目占地面積約為7萬平方米,投資約5億元。

  在金融領域,束昱輝正在積極佈局,如束昱輝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其營業範圍為提供貿易融資,應收賬款的收付結算、管理與催收等業務;天津束昱輝醫院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則以自有資金對醫院建設、醫藥、保健食品等項目進行投資;而遼寧權健產業投資有限公司經營範圍顯示為產業投資。與此同時,自束昱輝介入豐東股份後,關於權健借殼豐東股份的猜測也在股吧不斷出現。

  2016年8月13日,在天津武清權健集團總部,人潮湧動。新京報記者看到,一撥身著黃色、白色統一製服的權健銷售人員聚集在一起。有演講者站在中間,分享工作得失,說到動情處潸然淚下。演講完畢後,人群中響起整齊劃一的拍掌聲和口號聲:好!很好!非常好!權健最好!耶!

  束昱輝往事:成績不好的“孩子王”,有生意頭腦

  在束昱輝老家,一位曾與束昱輝同校的男子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束昱輝小學時的確調皮,是一個“孩子王”,但成績不算太好。

  《生命的代價》對束昱輝的童年有所描述:從一年級開始,束昱輝便坐在教室最前排的“特殊座位”,不是因為他成績不好,而是太好動。

  關於如何跟中醫“結下不解之緣”,《生命的代價》寫道,高二時,束昱輝在一次體育比賽中右手骨折,醫生認為要痊癒必須開刀,康複至少半年。為不影響學習,一位親戚提議去中醫館看看。中醫館的木櫃子、中藥味給束昱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束昱輝在裕北村度過的時光並不長。多位村民表示,束昱輝有生意頭腦,初中畢業後,曾在當地學校周邊做過文具生意,掙過一些錢。

  有村民告訴記者,束昱輝十幾歲時曾在新豐鎮一家機械廠做電工,後來機械廠倒閉,員工解散。

  裕北村多位村民表示,束昱輝早年離家,並且很少回家,對於束昱輝在外面“混得如何”並不知情。

  一位經常與束父打麻將的村民說,其父前幾年經常在牌桌上表示出對兒子束昱輝的想念。

  最近幾年,束昱輝對家庭的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據村民介紹,現在束昱輝每年過年都回老家。

  2011年前後,束昱輝在老家蓋了一棟別墅,並拓寬了房屋前面的一條馬路。據當地村民介紹,每年束昱輝都會給姐姐和兩位妹妹支付一筆不菲的經費,讓其幫助贍養母親。

  2016年8月中旬,記者在裕北村找到了這座別墅。從外表看,該別墅是一棟西式別墅,門窗關閉,鐵門緊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