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在職人員:傳銷魔爪不向本地人 "神醫"包治百病
2018年12月26日14:19

  原標題:武清人眼中的權健:傳銷魔爪不向本地人 腫瘤醫院“神醫”包治百病

  作者: 朱萍,王小文

  12月25日,丁香園的一篇《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將一直爭議纏身的權健再次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這篇文章講述了一個叫“周洋”的女孩患癌後治療過程中腫瘤標誌物一度得到接近正常水平的情況下,因家人聽信權健宣傳,選擇吃了兩個月權健銷售的“抗癌”產品後,最終病情惡化並去世的故事,而在“周洋”奄奄一息的時候,權健卻還在以“周洋”為正面案例在互聯網上進行宣傳。

  12月26日淩晨,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通過官方微信號發佈“嚴正聲明”,稱“丁香醫生”微信號發佈的刷屏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不實,指責其“利用從互聯網蒐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誤解。”聲明還要求,“丁香醫生”撤稿並道歉,權健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權益。

  無獨有偶,2016年3月7日,肖重妹到 “權健自然醫學美容院工作室”拔火罐,但因為操作人員張保利操作不當,導致肖重妹右上肢、胸腹及後背等多處皮膚被酒精火焰燒傷,隨後被送往龍崗區第二人民醫院住院治療。法院證實,火療實際操作者張保利為權健公司派駐該工作室的指導、培訓老師,其行為系職務行為,相關法律責任應由權健公司承擔。

  企查查資料顯示,權健集團(以下簡稱權健)坐落於天津市武清區,始創於2004年,是一家立足於健康產業的集團型民族企業,橫跨醫療行業、中草藥行業、保健品行業、中醫藥化妝品行業、金融行業、機械行業、體育行業等諸多領域。信息顯示,自2015年1月至今,權健共涉及22起法律訴訟,其中有4起涉及公民身體權、健康權。企查查信息顯示,束昱輝擔任了27家公司法人,對外投資21家公司,在外25個任職,52個控股企業。但企查查信息顯示,束昱輝有57個關聯風險,

  我們採訪到了一個土生土長的武清人,他的家鄉是武清豆張莊鄉,而這裏也是權健腫瘤醫院所在地;還有一個目前權健在職的人員。

  魔爪不向本地人

  權健面前就是104國道,在權健在這裏落地之前,這裏幾乎不會堵車,而權健建立後,這裏似乎成了交通樞紐。

  對於權健,作為當地人, “心知肚明”卻又“諱莫如深”。

  “心知肚明”的是,這些人實際上就是權健公司發展或即將發展的“下線”,這也正是傳銷的最重要特徵:主要通過發展下線而非售賣商品賺取主要費用;除此之外,我們也對權健產品的生產原料、工藝和生產中的衛生狀況較為瞭解,所以並不會被其眼花繚亂的宣傳手段所迷惑。

  而“諱莫如深”則是因為,權健不僅不會將“魔爪”伸向本地人,將之發展成為下線,還能夠吸納大量的當地人進入其工廠工作,因此,當地人的利益不僅不會受到損害,還能由此獲得可觀的收入,便也就睜一隻閉一隻眼了。

  以前,經常可以看到大巴車載著來自全國各地的乘客來到權健集團“參觀”“學習”。於是便形成了一種奇特的景象:在權健腫瘤醫院,人流十分集中,有人參觀時,人滿為患;而無人參觀時,門可羅雀。不過,從今年開始,這些大巴逐漸消失了,因為現在除了在豆張莊的總部醫院,權健還在全國不少地方開了醫院,起到了分流的作用。

  另外,這裏還有一位“神醫”,名叫吳葆瑩,來醫院的不少人都是找這位中醫的。

  另據一位權健在職人員告訴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葆瑩每週一三五到醫院上班,疑難雜症,什麼都治,只要你有病,吳大夫就敢給你治,其實吃的都是權健的中藥,也不知道治得好不好,反正屋裡都是錦旗;如果有治壞的,也不能怪大夫治病不行,都是因為吃權健的藥,再好的大夫也得給開權健秘方藥,不過這的藥也有吃好的患者”。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權健腫瘤醫院的官網上並沒有查到這位“神醫”的介紹。在百度貼吧名為“權健自然醫學ad的個人主頁”的一篇文章里,寫到這位“神醫”,一位叫黃譯姿得了系統性紅斑狼瘡的孩子,在西安兒童醫院診治未果後,經人介紹來到權健腫瘤醫院吳葆瑩大夫處,兩個流程下來,家長就不用為她的病發愁了。

  上述在職人員稱,在權健醫院,經常有賠償糾紛,不過因為醫院很大方,一般都會賠錢處理,所以沒有多少人會把醫院告上法庭。

  據這位在職人員透露,2017年發生也在權健腫瘤醫院的一起事故,當事人是個20多歲女孩,卵巢癌,來到醫院的時候是早期,然後就在權健住院保守治療,醫院不讓她做手術,他們家也是一個親戚相信權健,結果沒有兩個月就死在了醫院。與周洋事件不同的是,這位小女孩的父母對女兒的死並沒有什麼質疑,並未將權健告上法庭,女兒死後,他們便在附近的火葬場將女兒火化了。 “他們是偏遠地方來的,很相信權健。”

  早期團隊來自天獅離職人員

  提到權健,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個企業——天獅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天獅”)。

  1992年,李金元在天津塘沽開發區註冊成立天津經濟發展總公司,準備從房地產入手,開創基業,但這一實踐因種種原因以失敗告終了;同年,李金元關注到中科院的一項關於高鈣粉的研究成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買下了這種產品的生產專利,並開始生產“高鈣素”,這也是天獅集團最早的產品,借由這一產品,加上其倡導的“直銷”模式,天獅開始崛起,李金元也被稱為中國直銷第一人。1995年,李金元在天津正式創立了天獅集團有限公司。

  權健最早的創立就與兩企業之間的人員流動有關,相傳,早期權健就是由一個從天獅辭職離開的團隊創建的,而權健的“成功”更像是對天獅的複製:用西醫亦或是中醫的概念將產品進行包裝、宣傳,再通過一層層人際網絡進行銷售。也正是因為如此,當我們看到權健的崛起時,我們便知道,又一個天獅從武清建起來了。

  另外,從權健創立到如今,中間不斷有天獅的高管跳槽到權健,擔任重要職務,如在前幾年,據傳聞,天獅的副總吳益群就被權健挖走了,作為元老級成員,吳益群對天獅的盈利模式瞭如指掌,這對當時正在複製天獅成功的權健而言可是說是一大幫助。

  束昱輝在武清是個名人,幾乎提到他,人們都知道,這是權健的創始人。在權健的官網上,也將他塑造成了“當代儒商英傑,古老秘方傳人”的形象:

  “束董共收集對症於各類疑難雜症的中醫藥秘方已逾600副,全線產品均在此基礎上創新研發而成,權健已成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批準的民間秘方挖掘、整理、轉化推廣基地。”

  上述在職的工作人員對束昱輝有著不錯的印象:“束總挺好的,挺親民的,講話沒有老總的架子,還做慈善事業,贊助了不少孩子。不過現在束總不經常來醫院了,以前經常來的,但是現在回到江蘇大豐去了,這邊沒有什麼發展,就回自己家鄉發展去了。”

  與束昱輝一同經常被人們提起的,是他成立的足球俱樂部。2015年年初,權健集團出資1億元冠名中超勁旅天津泰達,並計劃收購部分天津泰達股份,但隨後雙方談崩,權健索性收購當時天津另一隻中甲小球會天津鬆江並且更名為天津權健,接下來的時間里,整個中超乃至歐洲足壇都感受到了天津權健“砸錢”的力度。先後請來名帥盧森博格、卡納瓦羅與與保羅索薩,重金簽下法比亞諾、帕托、莫德斯特等國際足壇知名球星以及孫可、趙旭日等國腳,一時間,一張束昱輝的照片配上“我害怕,害怕我的球員不喜歡錢”的圖曾在國內球迷群體中廣為流傳。

  不僅如此,束昱輝還獲過不少獎項:“中國傑出創新人物”、“中國健康管理行業星光領袖”、“中國(行業)”品牌十大創新人物”、“2014年度中國十大慈善家”、“2015年度中國十大慈善家”、“天津市五一勞動獎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