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基金:探索鄉村體育教育 為行業為金字塔打底
2018年12月26日15:07

  體育的一個重要價值在於改變鄉村孩子的精神貧困,如果敢於勝利的氣質被建立了,貧困就有可能真正被改變

  撰文:張玲

  來源:《中國慈善家》2018年11月刊

  籃球是什麼?

  “一種興趣,一項遊戲,一道風景,一幅畫,一個很好玩的東西,一個高興和傷心都可以一起玩的朋友……”

  孩子們給出的答案,由北京姚基金公益基金會(以下簡稱姚基金)的體育支教誌願者和鄉村學校的孩子們共同書寫。

  “誌願者是我們(姚基金)的靈魂,因為直接面對孩子的就是他們。”姚基金髮起人姚明說,“誌願者的投入和態度,從那些孩子身上就能看得出來。”

  在過去的十餘年,姚基金在四川、雲南、貴州、青海等地捐建了希望小學23所,舉辦了8屆“姚基金慈善賽”,並在2012年發起了旨在改善偏遠地區體育教育的希望小學籃球季項目。

  希望小學籃球季為鄉村學校6~13歲的青少年提供鍛鍊身體,學習籃球,並通過籃球季的比賽走出縣、市、省的機會。經過七年的摸索和實踐,每年參與籃球季的學校從最初的47所增加到現在的近500所。

  “姚基金在中國體育教育方面做了有效的嚐試和先行。”姚基金理事長,姚明的妻子葉莉說,“我們以籃球為載體,以推動鄉村體育教育為目標,擁有一套完整而獨特的項目運營模式。”

  姚基金希望在鄉村體育教育探索的過程中,通過籃球傳遞一種秩序與合作精神。“籃球是一種集體性、對抗型的運動,裡面有合作也有競爭。”姚明說,“你能從中體會到勝利的喜悅和失敗的挫折,但更關鍵的是體會到這兩種感受之後,怎樣去走人生的下一步。”

  “體育的一個重要價值在於,對改變一種精神貧困會起到巨大的作用。”白岩鬆說,“如果這種精神貧困被改變了,敢於勝利的氣質被建立了,貧困才可能真正被改變。” 汶川地震催生姚基金

  在葉莉的眼中,姚明對於公益慈善事業,有一個從認識到行動再到系統性思考的過程。2002年,姚明進入NBA以後,常以球員的身份參與球隊、社區的慈善活動。除此之外,他也通過參與特奧會、拍攝野生救援公益廣告等方式扮演了公益倡導者的角色。

  這些經曆促使姚明對公益有了更多的思考。2003年“非典”時,姚明第一次主動牽頭髮起了體育界的公益籌款。“善款雖然不到100萬元,但這意味著姚明從公益參與者向牽頭者的轉變。”姚基金秘書長葉大偉說。

  是時,姚明和他的團隊半開玩笑地討論過,將來退役了,就成立一個基金會,專注地做一些公益。這件事在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後,提前提上了議程。姚基金副理事長陸浩回憶,那時候團隊內部討論,覺得名人成立基金會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和風險,“就像身上捆著一個炸藥包”。“姚明也對自己的個人品牌非常重視和關切,但他覺得還是應該做點事情。”葉大偉說,“幾經考量之後,為了更系統、專業和可持續地做公益,最終決定成立一個公益組織。”

  2008年10月20日,姚明愛心基金在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下設立。2008年到2012年間,姚基金配合國家災後重建戰略,在災區建設了14所希望小學,同時為學校配備電腦教室、圖書室、運動器材等硬件。

  “由於國家在災後重建方面投入力度非常大,2012年,災後重建的任務基本完成。”葉大偉說,“所以在2011年的時候,姚基金已經開始思考未來具體要做怎樣的公益項目。”

  根據前幾年在鄉村捐建希望小學的經曆,姚基金髮現,由於受經濟條件、師資配備、教育觀念等因素影響,鄉村地區的孩子普遍缺失藝術和體育教育。為此,姚基金根據現實需求和自身的資源優勢,決定於2012年開始發起希望小學籃球季項目,致力於改善鄉村地區體育教育缺失的困境。 體、育是分開的兩個字

  姚基金以“教學+比賽”的模式開展希望小學籃球季的項目。該項目從前期選拔和培訓誌願者,到誌願者去鄉村完成支教,前後總共4~5個月的時間。在支教的過程中,誌願者為小學生教授體育課、指導籃球技術。除此之外,姚基金也為項目提供籃球器材和運動裝備等硬件支持。

  “我們談論‘體育’的時候,經常忽略了這個‘育’字,把它們當成了一個整體。可是,‘體’‘育’其實是分開的兩個字。”白岩鬆說,“在體力方面付出了很多之後,成為一種教育,我覺得這才是關鍵。”

  白岩鬆的觀點和姚明“以體育人”的理念不謀而合。為了親自踐行姚基金“以體育人”的理念,2015年,姚明到四川省廣安市白市鎮白市二校當誌願者,體驗了兩個星期的支教生活。 雖然姚明是家喻戶曉的籃球巨星,但是要從國際頂尖賽場上遊刃有餘的中鋒變成鄉間操場上普通的姚老師,這個轉變並不容易。

  一節45分鍾的體育課結束後,陸浩給誌願者姚明指出了“30多個問題”:課上有兩次沒讓同學稍息,做示範的時候最好站在同學中間,教學語氣需要調整,解釋要更清晰,時間的把控要注意……

  姚明坦言,支教期間摻雜了各種挑戰和抓耳撓腮,但這並不影響他從孩子們的眼睛里感受到光芒。“孩子們看到籃球上去搶的時候,有這樣一種光芒。”他說。

  基於對中國鄉村體育教育的不斷瞭解和支教的實際體驗,姚明感受到不少鄉村學校對體育課的編排和教學方面的研究還有待提升。這也是姚基金在鄉村體育教育的質量和規模方面希望不斷提升的內容。

  為了保證支教的質量,姚基金選擇的支教誌願者主要是來自各師範院校體育教育專業的學生。誌願者正式支教之前,姚基金會先對他們進行培訓,以使他們對支教的環境和學生的心理和身體素質有?更科學的理解。

  在姚明看來,項目採取這樣的運作模式,不僅有助於提高農村地區體育教學的力量,也為師範學院的學生提供了實習機會。

  支教過程中,前期基礎的體育教學至關重要,後期則通過開展籃球聯賽的方式激發大家參與的熱情。

  截至2018年,姚基金希望小學籃球季項目,“累計比賽4141場,共有1849支籃球隊的18490人次參與比賽。”

  從執行風險的角度,姚基金並不願意舉辦籃球聯賽。一方面籃球比賽涉及到肢體對抗,學生難免受傷,風險未知;另一方面,幾百所學校共同參與的籃球聯賽,從縣級、市級、省級一層一層打到全國聯賽,組織的賽事上千場,週期漫長、組織程序複雜。

  “我們希望通過組織賽事激發孩子們投入熱情和汗水。”葉大偉說,“他們也可以通過打層級比賽‘走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

  聯賽不設總冠軍,而是儘可能多地分組,設置不同組別的冠亞季軍和優勝獎。“我們希望更多人獲得榮譽,從中收穫快樂。”葉大偉說。

  即便弱化了聯賽的錦標性,有比賽就有輸贏的現實卻無可迴避。這一點,不管是籃球的賽場還是人生的跑道都不例外。

  “一場比賽對於人生就像一滴水滴入了池塘,會泛起一些水花和漣漪,但最終會恢復平靜。”姚明說,“更重要的是當結果來臨時,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迎接後面的路。”

  姚基金以2~3個月為希望小學籃球季的支教週期,是一個妥協的結果。“我們其實很希望是完整的一個學期,但誌願者在高校里還有上課、考試等事情。”葉大偉說,“做公益要在自願且相互理解和認可的基礎上,探索對大家的負面影響最小、對受益群體價值最大的模式。”

  而如果想讓鄉村體育教育更穩定可持續地開展下去,葉大偉很清楚,只靠支教沒辦法讓鄉村學校獲得穩定的體育師資。

  據有關媒體報導,2017年我國體育產業總規模已經超過2萬億元。在社會體育不斷髮展,運動已經普遍成為都市人生活組成部分的今天,體育教育專業的學生面臨的就業選擇多元且豐富,畢業之後願意當鄉村體育老師的少之又少。

  在此情況下,姚基金也在思考如何有效激發鄉村教育的存量資源,培訓其擔任兼職體育教師。去年10月,教育部印發《學校體育美育兼職教師管理辦法》,試圖“破解現階段學校體育美育教師緊缺問題”。“接下來,我們希望將這個政策與我們的項目相結合,跟一些地方政府合作。”葉大偉說,“我們可以選拔最專業的人到鄉村去培訓體育老師。” 為“金字塔”打底

  根據姚基金統計的數據:截至2018年,希望小學籃球季項目累計覆蓋全國25個省市區,受益學校累計超過500所。7年間,累計派出支教誌願者1789名,受益學生累計超過922500人次 。

  姚基金這一核心公益項目得以大規模且持續不斷地開展,很大程度上有賴於過去11年姚基金前後8屆慈善賽的舉辦。

  2007年,在一次NBA常規賽之後,NBA球員納什跟姚明聊到了中國偏遠貧困地區的孩子們,都希望能為孩子們做點什麼。隨後,兩人在中國發起了一場籃球慈善賽,並通過這場慈善賽籌集善款1700多萬元。這筆錢最後分別捐給了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北京市美疆基金會和特奧會。

  “籌備賽事是一場浩大的系統性工程。”葉莉說,“除了賽事審批、組織、推廣、募款等方面的工作,其實最難的是美國球員的邀請。”

  為了籌備姚基金慈善賽,姚明需要親自挨個兒給球員打電話。“當他能邀請到10個球員到現場參加比賽時,他要打出去的電話應該是三到五倍,而且中國和美國有時差。”姚明的經紀管理團隊眾輝體育的總經理李璐說。

  姚明每次籌備慈善賽,常常忍不住要說“這是最後一次”“這事兒咱不能再幹了”,但每次做完之後那份真真實實的成就感又會讓他忍不住想,“明年在哪兒辦”。“從2014年開始,姚基金先後和匹克、耐克合作邀請球員,這個問題才輕鬆了很多。”葉大偉說。

  截至2018年,“共有160多名中美職業籃球運動員參與姚基金慈善賽,募集善款超過6500萬元人民幣。”

  陸浩認為,慈善賽是希望小學籃球季的內容之一。除了資金支持的關聯性,姚基金還在慈善賽的第三節讓參加希望小學籃球季的孩子們上場打球。

  慈善賽除了募集的善款用於公益之外,姚明和團隊也在思考“何為慈善賽”的問題。他們想嚐試在慈善賽的內容和環節上讓觀眾和關注賽事的人理解這是一場慈善賽,並試圖讓孩子們在現場成為大家的焦點。於是,在2013年慈善賽的第三節,增加了讓孩子們上場打球的環節。

  “小朋友打球會不會有人看呢?”“觀眾會不會利用這個時間去上廁所?”不少人為此憂慮。畢竟幾分鍾前,賽場上還是全球頂尖和中國頂尖的籃球運動員在“廝殺”。

  然而,孩子們上場之後,慈善賽籌備團隊感受到了“山呼海嘯般的尖叫和掌聲”,這樣的效果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期,此後,第三節由孩子們上場打球成為姚基金慈善賽的固定環節和特色。

  過去10年,姚基金從一棵小苗長成了葉大偉口中那棵“健康的小樹”。這期間,姚明也經曆了從職業籃球運動員到2011年退役再到2017年擔任中國籃協主席的轉變。在這幾段人生里,姚明通過不同的方式將自身的資源和影響力、對體育教育價值的認知、樂享體育的理念投入到姚基金的平台上。

  2017年,姚明擔任中國籃協主席之後,很難在姚基金的平台上投入更多的精力。為了姚基金更好地發展,姚明以姚基金副理事長的身份繼續參與其中,葉莉擔任姚基金的法人和理事長。“過去這些年,我參與了姚基金所有重大的工作事項,經過慎重考慮,我決定挑起這個擔子。”葉莉坦言,“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全新的嚐試和挑戰。”

  “姚明可能是姚基金的催化劑或者說‘藥引子’,但我們努力的目標就是,姚基金要成為一個用項目證明自我生命價值的專業公益組織。”葉大偉說,“因為姚基金的項目具有偉大的公共價值。”

  擔任中國籃協主席一年之後,基於對中國籃球事業發展的規劃和長期以來對青少年體育教育的思考,在今年的兩會上,姚明給出了“小籃球發展計劃”提案,希望通過使用小型的籃球、球場、球筐和球架,並專門製定符合小學少年兒童特點的籃球比賽規則,開展少年籃球運動。

  “中國籃協出台《小籃球規則》的一個重要出發點是激發孩子們對籃球的興趣,”姚明表示,“這也是基於對中國籃球未來的考慮。”這其中,體現了姚明希望孩子們能樂享體育的理念。

  從20世紀中期開始,美國、西班牙及其他歐美國家相繼開展的小籃球事業,已經成為這些國家籃球金字塔中最堅實的塔基。

  在白岩鬆看來,姚基金做的金字塔塔底的工作,具有公益性,但不僅如此。“這是一件事情的兩個路徑。”他說,“籃協做俱樂部、國家隊和各級青年隊的發展,姚基金做籃球和生活之間的關係,在我看來,這是水乳交融的。”

  這或許也體現了姚明對於青少年體育教育和籃球事業一以貫之的理念。“公益實際上是潛移默化的,應該是淡泊如水的。”姚明認為,“雖然有時候需要一些濃墨重彩,終將回歸到一個源遠流長的狀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