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IPO“虹吸效應”待修正,新股發行機製再審視
2018年12月25日11:32

港股IPO“虹吸效應”待修正,新股發行機製再審視

港交所2018年IPO發行數目創下曆史新高,但在這場IPO盛宴背後,在港上市的新經濟公司卻頻頻遭遇“破發”。

文 | 21世紀經濟報導 朱麗娜

自今年4月推出新股上市改革後,港交所迎來了前所未有的IPO盛宴。

截至12月14日,港交所約有208只新股上市,集資近2866億港元。2018年IPO發行數目創下曆史新高。

然而,在這場IPO盛宴背後,在港上市的新經濟公司卻頻頻遭遇“破發”,甚至小米、美團點評這些超級“明星股”亦未能倖免。截至12月27日收市,小米股價由招股價的每股16.8港元,下跌至13.16港元,跌幅達到21.7%。

與此同時,今年在港上市的新股估值水平明顯縮水。根據德勤的統計數據顯示,41%新股以10倍-20倍之間的市盈率上市,較去年同期的25%大幅上升16個百分點。相比之下,以40倍以上的市盈率上市的新股比重今年從去年的21%跌至12%。

“由於最近一個季度新上市企業估值明顯回落,一些公司開始重新調整上市時間表,目前為止我們尚未看到一些巨無霸企業計劃來港上市。”畢馬威香港資本市場發展主管合夥人李玲德此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據悉,兩隻融資金額超過100億港元的新股上市時間表與上市地點仍未有定論。

一些徘徊在上市邊緣的企業更為煎熬。德勤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11個月已獲得原則上批準,但在申請有效期內沒有上市的公司數量達到53家,同比激增77%。

受到一級市場投資者急需退出,而港股二級市場表現不佳的雙重壓力下,只能無奈接受更低的估值。“對於上市這件事,我一直都是被(投資者)推著走的。公司的盈利前景不錯,但在現在的市場環境下,只能接受12倍市盈率。”某在港上市的新經濟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相比之下,某內地教育公司的上市曆程更為坎坷,原定於在今年年底前在港上市,但由於投資者興趣乏善可陳,市場氣氛淡靜,“即使估值腰斬也不能獲得足夠的訂單,因此不得不推遲上市計劃,希望明年市場氣氛能有所好轉。”該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言。

IPO供應激增“虹吸”

截至12月24日收盤,恒生指數今年迄今為止的跌幅近15%。在大市低迷不振的背景下,香港新股發行卻如潮水般湧來,嚴重破壞了供求平衡,讓新股在二級市場的表現雪上加霜。

“今年港交所IPO規模在全球交易所中奪冠了,但是新股的表現卻是墊底的。港股今年的融資額非常大,大量的融資加上美股下跌的拖累以及A股的下跌,港股今年的表現不佳。一方面流入的資金量在減少,另一方面股票供給卻在大量增加,這是今年影響港股表現比較重要的因素。”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彭博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港股集資額超過1億美元的大型IPO首月的跌幅超過6%,為2008年以來最低。

根據安信證券的報告顯示,港股的新股“虹吸效應”,即發行和退市缺口持續擴大,導致IPO項目大量“吸籌”從而產生高比例破發。

上述報告指出,2016年以前每年港股上市公司和退市公司數量基本保持平衡,而2017-2018年期間上市與退市的“剪刀差”明顯擴大,導致港股市場股票供給量迅速增加。因此,今年港股新股上市首日破發率達到34%,而上市後1個月內破發率達82%,上市後3個月內破發率甚至高達88%。

同時,香港上市公司商會主席梁伯韜認為,目前香港市場面臨的一大問題是深度不夠和交投量不夠活躍,“每日市場成交額均集中在不超過五十家企業上,而其它股票交投量十分低,這令資本市場無法充分發揮作用。如果港股市場要有長遠的發展,需要改善股票流通量的問題,建立完備生態系統。”

被稱為“紅籌之父”的梁伯韜坦言,上世紀90年代將內地企業以紅籌的形式來港上市,也受到了很多質疑,認為風險過高,但時間證明此舉徹底改變了香港市場的格局,使香港華麗轉身成為亞洲的主要金融中心。他認為:“香港目前的市場對企業來說時機更為成熟也更多元化,投資者也更加成熟,今年多新股破發乃是生不逢時,但市場的發展方向是正確的,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獨角獸企業選擇赴港上市。”

事實上,相比去年的盛況,今年以來港股的成交持續萎縮,進入12月成交則更為清淡。12月18日,香港市場已提前進入聖誕假期的模式,大部分基金經理已陸續休假,當日的大市交投僅為554億港元,創22個月新低。相比之下,今年1月港股大市成交曾經一度創下1602億港元的紀錄。

與此同時,在市場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下,以機構投資者為主的成交進一步向“頭部企業”集中。市場90%的資金集中在前10%的企業,而騰訊控股一家公司全年的成交額占比達到12.69%。這種現像在新股發行中亦十分明顯,截至12月14日,融資金額最大的前40家公司總融資額達到1240億港元,占整體市場集資額的80%以上,而這些公司的市值通常在70億港元以上。

“香港市場需要的發行規模通常更大,尾部企業可能面臨較大困難。相比之下,美國在定價一項IPO和成功執行規模較小的交易方面也更加靈活。在美國2億美元的小規模IPO也完全可行,香港投資者關於科技行業的知識相對較少,對高增長企業的估值方面經驗相對不足。”某外資投行的TMT主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醞釀新股機製改革

新股高比例頻頻破發,勢必會影響日後內地企業在上市地點上的選擇。為此,港交所總裁李小加近日多次公開表示,正在檢討新股上市機製。

12月24日,李小加在出席新股上市儀式後表示:“證監會建議聯交所檢討新股發行機製,並非對交易所表現感到不滿。雖然香港的新股發行製度運作多年行之有效,但面對充滿競爭的市場,若市場規則及結構未能完全適應新發展,便有需要進一步完善,會研究市場遇到什麼掣肘,再對比改革成本及收益等,強調改革並非因為市場出現問題。”

他透露,港交所在明年初公佈三年戰略計劃時,會有更清晰路線圖,但強調改革並非馬上可以完成,因涉及行業習慣等。

李小加此前曾在網誌中坦言,香港新股發行製度的某些安排賦予了發行者(即上市公司)比較強勢的話語權,例如針對散戶的公開認購定價機製、基石投資者安排等,這些評論並非沒有道理。儘管這些製度安排的背後都有一些曆史原因和合理的邏輯,但這些製度確實與其它市場相比存在差異,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國際機構投資者在新股定價中的作用。

始於2005年的基石投資者製度為香港市場獨有,原意是通過基石投資者的引進,為上市公司的基本面、盈利模式、發展前景進行背書,給投資者帶來更多的信心。這些基石投資者按IPO發行價格承諾購買一定數量的股票,通常有6-12個月的限售期,發揮市場定心丸的作用。但亦有市場人士認為,基石投資比例過高,導致很多二級市場交投不活躍,而且出現一些公司互為基石投資者而抬高上市發行價等亂象。

此外,李小加表示,香港新股發行T+5(新股定價日與上市日相隔5個交易日)的機製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新股定價針對市場變化的迅速反應能力。

然而,某外資投行高層卻認為基石投資者本身是一個很好的製度,而T+5本身有一定的風險,但並非實質性的影響因素,“更重要的是包括投行、審計師等各種中介機構,是否能嚴格把關防止一些公司利用這些製度來上市圈錢,從而出現一定的上市泡沫。”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原標題:港股IPO“虹吸效應”待修正 新股發行機製再審視

(本文來自於界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