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變局:區塊鏈大佬的“過山車”
2018年12月25日15:33

摘要:回顧區塊鏈行業的2018,徐明星、趙長鵬、李笑來、吳忌寒是幾個繞不開的名字,這一年里他們與這個行業共同浮沉,每個人又都有自己的故事,從他們身上,足以窺視這一年來區塊鏈的潮起潮落。

  作者:張吉龍

  在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史上,2018年註定會成為值得銘刻的一年。

  從年初到年末,區塊鏈經曆了從烈火烹油到如墜冰窟的巨大翻轉。起初,區塊鏈被奉為“顛覆互聯網的偉大技術革命”,吸引了從傳統巨頭到無知小白爭先恐後的加入,其上下遊行業也如火如荼發展起來。而到了三季度,隨著比特幣價格“跌跌不休”,整個區塊鏈行業也逐漸蕭條,業內外的評價轉為“浮躁”,無數人倉皇退出。

  從散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輝到遭遇黯淡,一年之內“鏈圈”遭遇巨大反差,身處其中的人無不隨之浮沉。

  回顧區塊鏈行業的2018,徐明星、趙長鵬、李笑來、吳忌寒是幾個繞不開的名字,作為幣圈風雲人物,這一年他們各自遭遇不同:徐明星被維權者三度圍堵;趙長鵬的幣安被紅杉資本起訴;李笑來身陷“錄音門”事件,隨後宣佈轉行,但12月初又突然復出;吳忌寒身後的比特大陸在遭遇IPO困局之後,BCH(Bitcoin Cash比特幣現金)分叉事件的算力大戰又將其推向輿論頂峰。

  他們的故事幾乎構成了2018年區塊鏈行業最精彩的篇章。

  “三次被堵”徐明星

  2018年,國內比特幣交易所OKCoin創始人徐明星被“麻煩”環繞,造假疑雲、圍堵風波、討債事件、舊部“叛逃”構成了他一年的關鍵詞。

  3月份,一位名為“Sylvain Ribes”的作者在社交博客平台MEDIUM上發文,質疑 OKEX 交易所刷量行為,文章指出,OK系主要公司OKEx上93% 的交易額為虛假交易。OKEx則信誓旦旦的否認,“OKEx從來不在數據上做任何人工干擾,也不屑於做任何所謂假數據。”

  但外部疑雲沒有因為這麼一個籠統的回應而消散。一段時間之後,徐明星疑似對外界“承認”刷量現象的存在。“就類似淘寶上的賣家自己刷鑽。”但他辯解稱,每個幣種都會找“流動性提供者”,給他們提供深度以及交易量,不光是OKEx這麼做,每家平台都會這樣做。

  或許徐明星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造假事件”只是他在2018年麻煩的開頭。從4月到10月,徐明星三次登上科技媒體頭條,每一次都是因為被投資者圍堵。3月30日、5月23日、9月5日,OKEx平台上3次發生用戶被爆倉的事件,由於懷疑被“定向爆破”,投資者們紛紛上門討說法,在北京和上海分別發生圍堵徐明星事件。

  面對諸多上門圍堵的投資者,被評價為“從小到大一直態度強硬,從不妥協”的徐明星展示了自己強硬、倔強,好鬥的一面。

  “你們一分錢也別想拿到!我不認識OKEx,你的錢從來沒有進過我們公司賬戶。”被拘在上海濰坊新村派出所的徐明星,對前來圍堵的投資者們稱自己和OKEx沒有任何關係。而他旗下的OKCoin也發文表示OKEx與OKCoin是兩家公司,前者總部位於香港,後者位於北京,各自獨立運營。

  根據諸多資料,徐明星確實和OKEx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自己是OKEx的創始人,這家公司也曾經是OKCoin的子公司,今年2月,徐明星已經辭去了OKEx CEO的職務,但在不少投資者看來,不管是OKEx還是OKCoin,背後老闆都是徐明星,徐明星應該為他們的損失負責。

  對於這些投資者,徐明星有自己的一套理解邏輯,“賺了就是有本事、運氣好,虧了就去鬧事,索要好處”。他曾表示,投資與賭博本來就很難區別,界定兩者不是看市場的波動大小,而是在於參與者的心態,在事件中平台是無辜的,用戶鬧事是投資者的投資心態不正常。

  荒誕的是,在被投資者圍堵的間隙,徐明星也上演過一出討債的戲碼:徐明星在朋友圈發文,揭露區塊鏈項目“馬勒戈壁”創始人李豐欠了自己1500個比特幣不還。徐明星稱李豐為“無恥的人渣”,將不惜一切代價加入討債大軍。

  這種性格成就了徐明星,但也讓他時常處於孤家寡人的境地,與很多舊部下成為了“死對頭”。2018年之前,曾經就職於OKCoin的多位骨幹就已經離開,另立山頭,各自成為一方諸侯,這其中包括趙長鵬、何一、雷臻、陳欣、魏鑫、段新星等許多在業內響噹噹的名字。而在年中,OKEx 前CEO李書沸、OKCoin前CTO孫忠英這兩員悍將也離他而去,尤其是李書沸和徐明星之間還爆發出口水戰。離開徐明星之後,李書沸曾經表示,徐明星是個技術男,不大會溝通,不習慣和其他人交流,這是他的管理問題。

  雖然非議不斷,但徐明星取得的成績不可否認。10月下旬,胡潤研究院發佈了《2018胡潤80後富豪榜》,80後徐明星以100億身家位列第11。

  不管外界如何風雨飄蕩,徐明星依然在謀劃著OK集團的業務佈局。為了應對監管,在國內外徐明星為OKCoin製定了不同的發展戰略:2017年年底,OKCoin宣佈逐漸轉型為區塊鏈技術應用和開發公司,在國內以區塊鏈、大數據技術的研發和應用業務為主。2018年7月21日,OK集團(OKCoin母公司)聯手策源資本,啟動100億共贏母基金計劃,重點關注底層技術和資本推動。

  在海外則繼續開展數字資產金融業務。目前OKCoin已經在美國、日本、韓國以及中國香港等地開展了各類數字資產金融業務,在美國、韓國、日本等地設立辦公設備。11月,OKCoin正式獲得了菲律賓政府的牌照。這意味著OKCoin可以在菲律賓境內合規開展各類數字資產金融業務。

  徐明星認為,當下區塊鏈類似於早期的互聯網般被低估。在他看來,未來區塊鏈還有很大的發展前景,“只要是有交易的地方就有區塊鏈,比如區塊鏈上的淘寶、區塊鏈上的Email”,他說,未來很多東西都可以構建在區塊鏈網絡之上,它能夠對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都產生深入影響,應用在所有的領域裡面。

  “神秘富豪”趙長鵬

  作為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之一幣安的掌門人,趙長鵬一貫低調而神秘,他甚少主動在媒體上露面,但2018年卻兩次成為媒體議論焦點。

  2018年2月,福布斯發佈了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趙長鵬以11-20億美元的身價位列第三,成為前十名中唯一的華裔。同時,他以一身黑色衛衣形象登上本期福布斯雜誌封面,“能登上(福布斯)封面是我的榮幸”,對此趙長鵬回應道,他表示非常感謝福布斯團隊。

  但是兩月之後另一起事件卻沒有讓他這麼舒心。4月,一場幣安和紅杉資本之間的訴訟轟動了整個區塊鏈圈和投資圈。香港法庭文件記錄顯示,紅杉就一項融資交易失敗而起訴趙長鵬,這件事情的起因是紅杉不滿幣安違反雙方簽訂的排他條款,以更高的估值接觸其他的投資方。

  面對強勢的紅杉,趙長鵬毫不示弱展開對攻。5月份,他在推特上表示,所有申請在幣安上線的項目披露其是否與紅杉有直接或間接關係。雖然沒有明確表示這種規定是出於何種目的,但外界普遍猜測,這就意味著幣安可能將全面封殺紅杉資本在區塊鏈投資的所有項目。

  “傳統的投資機構投資的方式都很老套,而且有很多套路,對一個創業公司來說非常不友好或者不好。”在一次與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的對話中,趙長鵬說,“但是非常有幸的是,那個時代應該已經過去了,我覺得現在的話語權應該是在創業者的手中。現在好的項目,好的團隊絕對不會缺錢。

  在風波前後,趙長鵬把主要精力花在幣安的海外業務上,他先後出現在多哥、澤西島、百慕大、台灣,與當地政府開展合作。

  2018年3月,幣安將總部遷至歐洲南部的一個小島國馬耳他。8月,幣安和列支敦士登交易所共同成立了Binance LCX,宣佈推出法幣交易服務。9月,幣安宣佈上線新加坡法幣交易平台並開啟內測。10月23日,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旗下的祥峰投資宣佈與幣安聯合成立幣安新加坡(Binance Singapore),以擴展其在新加坡的業務。同時,祥峰投資也將對幣安進行戰略投資。

  在幣圈內橫著走的幣安並非完全沒有挑戰。

  2018年初登頂成為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後,不到半年時間幣安就遭遇到後來者FCoin的挑戰,通過“交易即挖礦”的模式,FCoin交易量在上線短短兩週後超越幣安。

  面對來勢洶洶的FCoin挑戰,趙長鵬發文質疑稱FCoin的模式是變相ICO,是走不通的模式。幾個月之後,Fcoin果然如趙長鵬所料,由於自己發行的FT代幣暴跌而沒落。

  雖然這一次幣安依舊笑到了最後,但在這個妖孽橫行的幣圈子裡,顛覆是常態,沒有永遠的第一,趙長鵬能否保持不敗還需要時間來考驗。

  “流年不利”李笑來

  在幣圈里,李笑來是個繞不開的話題。這一年,他過得不安靜。

  7月初,一段流傳出來的錄音讓李笑來形象盡毀,在這段被公開的長達50多分鍾的談話錄音里,李笑來提到自己曾幫某知名公鏈項目賣六個月“空氣幣”。

  談到區塊鏈的共識價值,李笑來言語充滿諷刺,多次強調不要盲目相信價值投資,“不管是投資還是投機,賺到錢的才是成功。核心目的目標只有一個,賺錢。”另外他還對行業內多個知名人物和知名投資機構出言不遜。

  實際上多年以來,李笑來就屢次被批評為在“割韭菜”,有人評價李笑來“從最初的銷售、教書、寫書、開公司,到任職新東方的名師,鑽營絕對是一流的”。但是李笑來從來都不認為自己割韭菜,"我經常演講,經常講課,對於揣摩、理解受眾的感知與反應,我當然是積累了足夠多的經驗。"

  錄音門之後,這位原新東方名師、“中國比特幣首富”遭遇到有史以來最大的信任危機,

  李笑來花了兩週時間,寫了一本《韭菜的自我修養》,表明新書是“韭菜的進階之路,寫給每一位進場者的生存指南”,意在公開自己的投資原則。

  隨後不久,他又捲入了和原快的創始人陳偉星的罵戰中。7月9日,李笑來在微博表示由於“雄岸全球區塊鏈百億創新基金”因為自己受到了很多負面影響,他宣佈辭去雄岸基金管理合夥人職務。據雄岸基金此前發佈信息顯示,李笑來擁有杭州雄岸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雄岸”49%的股權,另一位執行董事姚勇傑擁有51%的股權。

  9月30日,他發佈微博宣佈轉行,“從今往後,李笑來個人不會做任何項目投資(不管是不是區塊鏈,不管是不是早期)”,至於下一步幹什麼,他表示自己沒想好,準備花幾年時間認真轉行。

  事實證明,李笑來還是放不下這個行業的財富機會,又出來了。

  12月3日,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發佈公告稱,李笑來將出任公司執行董事與聯席CEO,距離上一次其宣佈辭去雄岸基金管理合夥人職務不過5個月的時間。雄安科技是由雄岸基金創始合夥人姚勇傑聯合裂變資本董事長滕榮鬆協議收購了港股上市公司SHISLimited共計72.29%的股權,更為名"雄岸科技"。

  雄岸科技表示,未來會在數字貨幣挖礦的服務領域、交易所、支付領域、落地應用、基金管理方面進行佈局。根據雄岸科技發佈的公告,李笑來將作為雄岸科技執行董事和聯席CEO負責公司穩定幣體系建設、基於有向無環圖(DAG)及可信執行環境(TEE)以及其他有關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項目。

  “真心希望姚老闆和李首富做好本職工作,對公司負責,對大老闆負責,千萬不能和以前一樣,集了一堆散戶投資人的錢,然後一拍屁股走人,不管項目死活。”對於此消息,陳偉星表示。

  這一次李笑來能挺多久?

  “水逆礦霸”吳忌寒

  在著名的幣圈撲克牌中,吳忌寒和李笑來都排在A位。但對於吳忌寒,一向眼高於頂的李笑來對其也評價甚高,他稱吳忌寒為“區塊鏈行業中帶傷帶血的戰士”,如果這個世界里有一個自己可能打不過的對手,那就是吳忌寒。

  作為比特大陸的聯席CEO,吳忌寒一直以來都是該公司的對外代言人,由於比特大陸在ASIC芯片礦機市場的占有率接近8成,同時直接掌握著30%左右的全網算力,比特大陸有著巨大的影響力。所以吳忌寒在幣圈內一直是武林盟主的形象。

  但2018年從年初到年末,“一代礦霸”吳忌寒卻一直遭遇“水逆”。

  5月份,吳忌寒猝不及防的撞了三個大雷:先是5月閃電比特幣LBTC中國區負責人張銀海指出吳忌寒破壞紐約共識強行分叉比特幣、找假中本聰為BCH站台、偷挖10幾萬個BCH幣等諸多問題。

  另外有礦工爆料,比特大陸旗下的某螞蟻礦機存在誤導消費者、器件翻新、算力不足、挖礦收益不及預期等問題。

  BTG(比特幣黃金)創始人廖翔也稱遭遇到51%攻擊,矛頭直接指向比特大陸。“51%攻擊需要能力和動機,能力方面,只有比特大陸有Equihash ASIC礦機,比特大陸最有能力51%攻擊所有Equihash算法的鏈。”

  不過,5月26日,吳忌寒發推特稱,廖翔花錢僱人寫BTG遭51%攻擊的新聞。

  除了受到外部的輿論壓力之外,在比特大陸內部,吳忌寒和詹克團兩位聯席CEO之間的權力之爭也受到媒體的關注。

  據報導,比特大陸於2013年由吳忌寒和詹克團共同創建。在過去的幾年里,兩位創始人分工明確:詹克團負責比特大陸的財務、技術與研發;吳忌寒則負責比特大陸的資本、市場與銷售。

  但是近年來,隨著比特大陸成為一家礦機生產商的霸主,這家企業未來何去何從內部產生分歧。詹克團則希望轉向人工智能押注AI芯片,而吳忌則力挺BCH,希望在幣圈內繼續發展並走向國際化。

  不過隨著幣圈熊市的到來,包括BCH在內的虛擬貨幣普遍遭遇重挫,比特大陸所持有的虛擬貨幣損失較大。根據其IPO文件披露,截至6月30日,比特大陸說持有的比特幣、比特幣現金、以太幣,萊特幣等過去6個月淨虧損1.027億美元,是前幾年淨虧損的10倍以上,而三季度虛擬貨幣再次下挫,損失尚無法估量。

  11月中旬,比特大陸發生的一次人事變更備受外界矚目——吳忌寒、趙肇豐、葛越晟、周鋒不再擔任比特大陸董事,退出董事席位,吳忌寒轉而擔任公司監事。詹克團成為比特大陸唯一的董事。

  對此,有人認為這代表吳忌寒在比特大陸內部權力鬥爭中失敗,有法律界人士解讀認為,吳忌寒在職務變更之後失去了投票權,失去了企業經營決策權。

  除了內部的權力之爭外,吳忌寒還參與了BCH的硬分叉大戰。11月15日,以吳忌寒方為代表的BCHABC和以澳本聰(CSW)為代表的BSV就硬分叉展開算力大戰。雖然目前來看,吳忌寒方取得了暫時的勝利,但其隨後導致幣圈普遍大跌,同時招致了官司。

  總部位於邁阿密的數字電信戰略公司 United American Corp宣佈將對比特大陸等幾家公司提起訴訟,指控比特大陸等公司通過精心策略,操控比特幣現金謀取私利,損害了 United Corp 的利益。

  算力大戰的另外一個後果是帶動了加密貨幣的普跌,從而使得比特大陸礦機銷售難上加難。自比特幣價格在今年1月達到了19343美元的峰值,目前的價格已經下滑至4000美元上下,由於挖礦所得不抵電費支出,許多礦工關機。11月25日,在比特幣跌破3500美元後,數量最多的螞蟻礦機S9一度被迫關機。

  比特大陸寄予厚望的新一代的7nm礦機在10月發佈後銷售堪憂,據一位比特大陸銷售人士表示,目前新產品已經大幅度降價。

  由於市場波動劇烈,比特大陸IPO也遲遲沒有新進展。9月底,比特大陸提交港股上市申請,作為繼小米、美團之後的香港第三家同股不同權公司,比特大陸IPO引發高度關注。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比特大陸及另外兩家礦機公司的上市之路都不太順利。其中億邦國際因捲入非法集資,上市進程已經被叫停。而香港證券交易所的頁面顯示,嘉楠耘智的IPO申請書已經失效了。

  有信息稱,在今年比特幣價格連連暴跌下,香港證券交易所等都對這些公司的業務前景表示擔憂。因為該行業非常不穩定。港交所不希望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批準此類IPO的交易所。

  由於市場形勢不佳,比特大陸的經營似乎已開始收縮,最近被曝關停了兩年前在以色列開設的區塊鏈與人工智能技術研發中心,裁員23人。12月23日,一名認證為“北京比特大陸科技公司”員工的用戶在脈脈爆料,稱比特大陸將於12月24日裁員,比例或達50%。不過,這遭到比特大陸官方否認,稱裁員傳言不實,此舉是比特大陸根據業務發展情況進行的年末正常人員調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