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強人簽約難解病症!想重返巔峰他們該咋做
2018年12月25日16:09

火箭該怎麼補強呢?
火箭該怎麼補強呢?

  這賽季的火箭戰績不甚理想,一度在西岸墊底區徘徊,而上賽季同期的火箭這時只輸了 5 場球而已。如果他們還想要打回上賽季的狀態,那麼安於現狀顯然是不可行的——是的,他們必須行動起來!立刻!馬上!

  客觀地說,現在的火箭需要一筆重整陣容的交易,光在自由球員池里撿球員無法幫助他們重新衝入西岸前四,雖然開賽至今火箭挖掘出了加里·克拉克、丹紐爾·豪斯兩位被低估的球員,又準備簽下被太陽裁掉的小裡弗斯,但我們都明白,光靠這些“邊邊角角”的補充,無法讓他們再次成為和在西決和勇士大戰七場的超級反派。

  那麼,以奪冠為終極目標的火箭缺少什麼呢?

  回答:好用的持球點、爭冠級別的鋒線、穩定出勤的且匹配 4000 萬身價的聖保羅。

“等等,他們不是準備簽下小裡弗斯麼?”

  這筆操作雖然看似是針對一號位的補強,但聰明的朋友啊,請你自己想想——小裡弗斯真的是合格的持球點麼?

  從進入聯盟開始,小裡弗斯就從來沒有作為 “組織後衛” 被認可過,如果說小裡弗斯有什麼優勢值得球隊信賴,那也是衝擊力和亂戰能力,而不可能是串聯球隊和合理地打球……

“如果小裡弗斯頓悟覺醒成為路易斯式的第六人呢?”

“那你怎麼不期待安東尼場均 30 分?”

  說正經的,小裡弗斯適合火箭,但他不滿足上述列出的條件。比起後備控衛,他更像是火箭會在小球陣容中使用的鋒線。而小裡弗斯風評最好的階段就是在快艇打二、三號位搖擺人。

  所以,火箭要不就繼續對布蘭登·禮特保持耐心,要不就只能通過交易去補充一位符合標準的後備控衛。

  大概搜索了一下,符合火箭選材標準且有可能入市的後備控衛有:泰利·羅齊爾、科里·約瑟夫、泰勒·莊遜、佐敦·奇勒臣、特雷·伯克、林書豪。

  羅齊爾有離開塞爾特人的可能,但在占士離開東岸的大前提下,這賽季的塞爾特人需要保持陣容齊整去衝擊東岸冠軍。所以,即便羅齊爾因為合同年的原因有被交易的可能,塞爾特人也不會輕易放走他,而在不拆散核心陣容的情況下,火箭無法給出合適的籌碼。

  同理,約瑟夫對於火箭雖然是好選擇,但也不是個容易操作的對象,反倒泰勒·莊遜、奇勒臣、伯克和林書豪更有可能被火箭拿下。而莊遜和奇勒臣這樣運動能力更出眾、得分爆發力更強的雙能衛會比較適合火箭現在的陣容。

  泰勒·莊遜是熱火想要送走的 “毒藥合同”;奇勒臣的千萬合同還要到下賽季才結束,而且擺爛的騎士沒有任何理由必須留下他,再加上後衛成群,如果能用奇勒臣換來不錯的資產,那何樂而不為呢?

  如果火箭可以通過基斯、安東尼、禮特為主體,加上一些選秀權完成交易,那麼對於雙方都有不錯的效果。

  除了控衛,火箭也需要一位 “艾列沙級別” 的側翼。市場上最符合這個定位的當然就是艾列沙,但他剛剛被太陽換到了巫師。艾列沙對於火箭的作用包括但不限於:三分遠投、防守、陣容粘合劑。

  如果按照這個條件去索引——公牛的賈斯丁·霍勒迪、塘鵝的摩爾,還有黃蜂、熱火這兩支鋒線擁擠的球隊都有球員符合火箭的選材標準,而且這些球員都不會是各自球隊的非賣品。

  其中賈斯丁·霍勒迪本賽季至今已經投進了 93 記三分球,排在聯盟第 7 ;此外還有 60 次偷球,在三分球命中數前十的球員里僅次於夏登。這樣的數據結構非常契合火箭鋒線的要求,更重要的是,火箭有匹配的籌碼去推進交易。

  其實,紐約紐約人或許也會是火箭的一個潛在交易對象,除了前面提到的伯克,火箭還可以詢價馮萊——本賽季的馮萊場均 8.2 分 8.3 籃板 2.3 助攻,比賽內容也有提高。而火箭也缺這樣的小球內線,類似於 ”小追夢” 。

  當然,紐約紐約人不是隨便逛的超市,但我這麼說也不是信口開河——新秀米曹·羅賓遜基本上是紐約人未來的五號位正選人選,樸辛基斯復出後,馮萊顯然只能打後備;而且以馮萊本賽季的表現,紐約人想要留下他顯然需要一份更優厚的合同。那麼,與其放走合同年的馮萊,不如通過交易去創造價值,即便是一個二輪簽。

  說了那麼多,但大體上也還是一些小修小補的交易。如果我們的想法更神棍一點,用艾力·哥頓或塔克為主體,搭配足夠多的潛力、選秀權去交易杰倫·布朗如何呢?

  乍看起來這樣的交易純屬打劫,但思考一下——塞爾特人本賽季的鋒線輪換並沒有人們預想的那麼和諧,反而用誰正選是困擾史蒂文斯的一個問題,而且杰倫·布朗的表現起伏相當大,比起上賽季不僅沒有進步,反而有下降的意思。

  雖然塞爾特人沒有迫切交易杰倫·布朗的需求,但是如果火箭和他們談成一筆交易,也不會是什麼讓人詫異的事情。

  最後,讓我們的想法再瘋狂一些,如果火箭把保羅擺上貨架呢?

  縱覽交易市場,顯然沒有什麼球隊會對一位平均年薪 4000 萬,合同還有至少兩個半賽季結束的高齡老將感興趣。

  但如果,交易的對方同樣是有處理大合同的需求呢?比如巫師的禾爾……如果巫師能夠在這筆交易拿到充足的甜頭(足夠多的選秀簽和好用的角色球員),那麼扶正比爾、讓保羅傳幫帶,這也並非不是一筆平衡、合理、雙贏的交易。

  當然,以上提到的都是猜想,但火箭如果想接近他們設想的終極目標——奪冠,那麼他們需要參照類似思路去醞釀交易。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