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做大漠一磐石——記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一營教導員石旭峰
2018年12月25日15:58

原標題:甘做大漠一磐石——記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一營教導員石旭峰

  新華社呼和浩特12月25日電 題:甘做大漠一磐石——記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一營教導員石旭峰

  李清華、付曉輝、殷鵬釗

  清河口、甜水井、哈日蘇海……這些聽起來水靈靈的地名,並沒有河也沒有水,有的只是寸草不生的黑山頭、茫茫無際的戈壁灘。

  在離春風不度的玉門關還有數百公里的巴丹吉林沙漠邊緣,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一營教導員石旭峰一幹就是11年,像一塊磐石,狂風颳不跑、沙塵卷不走。

  (一)

  “過了賀蘭山,越走越心酸;來到清河口,扭頭就想走。”對這句話,石旭峰的妻子李海婷深有感觸。

  2012年,李海婷第一次來部隊探親,從山東輾轉38個小時火車後,又坐汽車在戈壁灘上顛簸一路嘔吐一路,走一路荒涼一路心涼一路。

  到達後的第三天,沙塵暴襲來,李海婷眼睜睜看著連隊新建的蔬菜大棚“隨風飛舞”。她說:“來之前知道這裏很苦,可沒想到這麼苦。”

  是的,冬天奇冷,夏天酷熱,春秋沙塵肆虐,這裏是出了名的苦。5年前,最後一名牧民也從這裏搬走了。

  那年冬天,石旭峰帶領官兵乘駱駝巡邏。零下40攝氏度的戈壁灘上,他們風餐露宿6晝夜、巡邏300公里後,“沙漠之舟”駱駝集體“罷工”了,無奈只能休整半天再上路。石旭峰的襠部也被磨出大片血泡,皮膚、鮮血與衣服粘在一起。

  吃苦受累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石旭峰卻說:“我經曆許多常人難以忍受的苦累,也得到許多常人難以享受的樂趣。”

  2007年,石旭峰軍校畢業後成為一名邊防軍人。首次巡邏,站在界碑旁的他自豪感油然而生。他說,腳下是一寸領土,心中是廣袤江山;捨棄的是一家團圓,擁抱的是萬家幸福。

  (二)

  排長劉文明患了甲狀腺癌,石旭峰到處幫著求醫問診。戰士趙九川老家遭火災,房屋成了焦土。石旭峰得知後,當場就把身上的現金全掏了出來,還發動官兵捐款,幫趙九川解了燃眉之急。

  總想著幫人的石旭峰,其實最需要幫助。

  嶽父母身體不好,孩子尚小,妻子一肩挑起兩個家。一年,嶽父因糖尿病住院,都是剛做過宮外孕手術的妻子一個人忙前忙後照料。

  第一年休假相親,第二年休假結婚,第三年休假懷孩子,第四年休假孩子出生……這個甘心在邊防喝苦水鬥風沙的漢子眼圈紅著說,最虧欠的就是妻子。

  靠著對祖國的滿腔摯愛,石旭峰用忠誠書寫了當代戍邊人的奉獻之歌。

  (三)

  地上不長草,地下必有寶。一次,一個地方老闆直接找到石旭峰,拿出一個厚信封,說“你睜隻眼閉隻眼,你好我好”。

  石旭峰當場拒絕:“徇私枉法的事我不幹。”

  名利的誘惑,往往最能考驗一個人的誌向、品行和思想境界。

  2012年,機關空出一個崗位,任職時間長、表現不錯的石旭峰與之無緣。結果公佈次日,石旭峰仍帶連隊官兵展開徒步拉練。返回途中突遇強沙塵暴,他在背上綁了30多斤重的石頭打頭探路,和官兵手挽手一步步往前挪,終於在天黑前安全趕回連隊。

  “如果說共產黨員有‘職業病’,那就是‘自討苦吃’。”石旭峰對黨員幹部楷模楊善洲的這句話印象深刻。因為他也時常“自討苦吃”。

  2011年,石旭峰主動申請來到條件艱苦的清河口邊防連干連長。今年年初,剛在旅邊境事務科科長崗位上幹了半年的他,又主動申請平職來到一營任教導員,重返清河口。

  當連長,他多次邀請駐地公安、邊警傳授檢跡、取證技巧,摸索總結出“前哨控要”“跨區協同”7種控邊模式、10種執勤手段。當科長,他帶人苦幹兩月開發出邊境數據分析採集系統。石旭峰說,他和戰友們一定要把邊防打造成讓祖國和人民放心的鋼鐵長城。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